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5章 谁怕谁(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躺在床上,缓慢的消化这从秋绿口中探到的身世,原来这个身子的名字不叫东西南北的‘西儿’而是潮汐的“汐儿”原名是上官汐儿。

     而上官汐儿的父母原本是幕僚徐州的富商,她和冷牧是古代最广泛的指腹为婚,原本婚期就定在昨年年夕,却不料竟在婚期的前半月一场无名的大火带走了除她的所有家人,而上官汐儿本人也在那一场大火之后不知所踪。

     料想,应该就是无钱无银的奔亲这个未婚夫的路上而当上了乞丐!

     很狗血的遭遇,也很悲催的人生,依依都不知道她和这个上官汐儿到底谁的命运更坎坷一些。

     虽然,此时依依很想要起身去看看,如今这个比自己足足小了五个周年的脸蛋长什么样,可全身的酸痛还是迫使她放弃了一睹为快的心思。

     月光像一块绒布一样泻进屋来,轻柔的银光茕茕地把房间映得凄迷不清,薄薄的青雾笼罩在铅色的地砖上,凄清不已。

     来到古代的第一个夜晚,依依睡的并不安稳,不仅仅是因为身上的酸痛,更因为那过去亲身走过的二十年和如今白捡的十五年。

     睡梦中,依依的眼前闪过妈妈那张青春永驻的容颜,闪过爸爸那张帅气温柔的笑脸,也联想了这个时代这具身体的无数个悲惨画面,虽然,她只是听来的身世,脑海并没有半点零星碎片,可不知为什么,仿佛间,一切一切的回忆蜕化成一种前所未有的悲伤情愫汹涌而至,痛得让她无法呼吸。

     前世,她的妈妈只陪了她六年光阴就消失在那个世界里了,而她的爸爸也在她八岁那年离开了人世……从此,她便成了孤儿中的一员。

     直到她离开那个辉煌灿烂的世界,整整13年的独立,她都清楚记得自己是怎么度过每一个白昼与黑夜。

     命运似乎对她真的很残忍,一个人奋斗,一个人哭泣,连一个可以给她温暖的肩膀都没有,曾经多少次她都想过要放弃,放弃这个世界,放弃生命,可又有多少次,她在默默的告诫自己,活着就是父母的希望。

     “穿越是不是老天对自己的弥补?”依依靠在床头,沉?在自己的思绪中,喃喃的低语道。

     伸手,抹掉滑落眼角的酸涩泪水,依依在心里为自己鼓了把劲安慰道:“既然那个地方也没有多余的眷念,就当是自己又一次重!”

     “汐儿,你怎么了?快醒醒……”

     “谁?谁的声音如此温柔?如此急切?”

     迷糊中,依依恍然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冷牧那一张俊逸而熟悉的脸庞,只是不知为何,此时那双温柔而深情的眸子里却闪烁着一抹浓浓的担忧之色。

     “汐儿,你怎么了?是做恶梦了么?”

     屋内的烛火已经熄灭,缕缕青烟盘旋而起,古老的窗花依稀可见一束帜白的光线。

     “天亮了么?”依依岔开话题,她是做梦了,而且那梦好长好长,是那样的真实仿佛她这一夜都未合眼,又重新在那些往事里跑了一个来回一般。

     然而,她已经习惯了独自品尝。

     “汐儿,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若不是事出突然,早在半年前你我就已经结为夫妻…”

     冷牧紧握住依依的手,凝重而深情的说着,见依依一直沉默不语,他的眉宇也在瞬间紧拧,而后又满心憧憬道:“等你的伤好了,我们就挑个日子完婚…”

     依依望着他,虽然眼前的他是那样无微不至的关心着自己,可这婚姻到底不是儿戏,即使抛开那表兄妹的关系,她也不可能如此仓促的决定自己的终生。

     撇过头,不再对视那充满期待眸光:“对不起,我还不想…”

     “没关系…”

     或许是依依的眼神早以给出了答案。

     然,不等她歉意的答案出口,冷牧便佯装无谓的急急开口道,眼眸在不经意间,扫过桌上那原封未动的那碗药汁,脸色遽然一沉,略微责备道:“这药怎么没喝?”

     “我不要喝。太!”依依任性的抿了抿唇说。

     昨夜,原本她是打算要当一个听话的病人的,只是,这黑糊糊的中药太苦了,仅仅是抿了一小口,她都用了三壶茶来漱口,现在再让她一口气喝完一大碗不是等于要了她的命么?

     要知道,在现代的时候,她杨依依一旦感冒,那可是宁愿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也坚决吃那些酸酸苦苦的西药的。

     更何况,现在这药水不仅味道比西药苦上一百倍,就那黑乎乎的模样,也足足够她恶心大半天的了。

     “病了,怎么能不喝药呢?”

     冷牧稍显责备的说罢,侧身就对着门外大声吩咐道:“秋绿,去把表小姐的药!”

     “是。公子。”

     门外秋绿翠翠的应了一声,依依想阻止也来不及,只能一脸委屈的看着冷牧道:“真的很苦…”

     冷牧不语,只是一双无比坚定的眸子仅仅锁在依依的瞳孔内。

     然而,抬眼,还是拗不过那双充满命令与柔情的黑眸。

     依依也只能选择妥协。

     秋绿的速度很快,冷牧的话音刚落不久,一碗黑乎乎正冒着热气的中药就被送到了房间。

     这速度还真让人怀疑,是不是秋绿一直都端着药碗侯在门外。

     “必须要喝完么?能不能…”

     依依请求的看着冷牧,然而想要说的话还没说完,冷牧就已经从秋绿的手中接过了药碗,并温柔的将那盛满苦涩的药勺递近了她唇瓣。

     “良药苦口,别任性了……等你身子好了,我带你去府外转转。”

     还是那般温柔却又不容拒绝的声音。

     一听可以去府外看看这个陌生的世界,依依当即便来了兴致,“什么时候?”

     冷牧不语,目光直直的盯着那久久不准备张开的唇瓣,那意思仿佛就在说,你要是不喝药就没门。

     当然,对于冷牧这样一个温柔的谦谦君子,一旦出口也绝对不会这么直接,他一定会和声细语的说道:“不是说了么,要病好以后。”

     见此,依依也只能一咬牙,慢慢的捏着鼻子张开了嘴。

     然而,就在她因为怕苦,想要急速咽下那一味苦涩之际,喉咙却很不给面子的抗议起来,瞬间,因呼吸不畅,依依便大力的咳嗽了起来。

     冷牧急急上前伸了手在后背帮依依轻拍着,是那样的温柔是那样的呵护备至,这让一直备受孤单的依依突然有一种很想哭的冲动。

     眼泪在眼眶里不争气的打圈,多少年了,她一直倔强的生活着,曾今不管在学校,在公司她都是以那般要强的形象出现,瞬间,辛酸瓦解了一切理智,猛的扑进那个陌生而充满温暖的怀抱里,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滑落眼眶。

     是的,今天她就要放肆的大哭一场。

     接连几天的休养依依的身体已然痊愈。

     脸色也由之前的苍白变得微微红润。

     坐在那古老的梳妆台前,看着那深黄铜镜里那张依旧陌生到极至的脸蛋,依依已经问了不下十遍,“你确定要在这里生活吗?”

     然而,答案永远都是一片空白。

     虽然,那个世界她真的拥有的不多,亲情,爱情,甚至是友情都是那样的屈指可数,可到底在那个世界凭着十六年的苦学她也能算的上一个知识分子…而这个世界她却全然不知。

     来了近十天的日子,她连这个房间都没出过。

     每天见过的人也就春红秋绿,冷牧。春红每天负责打扫房间,秋绿负责伺候饮食起居,而冷牧则是一日三餐都来陪伴,尤其是喝药其间,他更是千万个惶恐依依又不听话。

     只是很奇怪,这些天依依的身体在渐渐康复,可春红秋绿看她的眼神却越发带着担忧与怜悯。

     先前那个她曾见过一面的美女丫鬟叶儿,这些天也没再见过。

     想着想着,依依便觉得有些头疼,心说,“应还是还没习惯的原!”

     的确,虽然她已经来这个世界好多天了,可每当清晨醒来,她脑海还是会有一瞬间的呆滞,仿佛又回到了现代一般。

     也或者是夜间醒来就盯着那古朴的房顶看上老半天,然后才恍然大悟的对自己说道:“原来我真的在古代了。”

     仔细端详铜镜中那张小巧精致的脸,依依禁不住自语:“才十五岁而已,为什么我却只能看到美,而看不到半点稚气?”

     “吱呀--”

     房门被推开,依依还未回头,春红那稍显喜悦的声音便在依依身后传来,“表小姐,今个儿是一年一度的花会,公子奴婢来给您梳妆,说是一会儿就来带您出府去转转。”

     春红一向说话比较利落,可不知为什么,依依总觉的她内心极力在表达着什么一般,仿佛她只是嘴上在背诵一段阅读好久的台词。

     就像演员一般。不真实。

     “难到有人要害我?”

     依依心下暗想,不过这想法在大脑只停流了不过数秒很快又被她否定了。因为和她一同去的就是她的表哥个加未婚夫。

     在这个世界,他也是第一个给她无微不至关心的人。

     生命中有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是每个女孩都会开怀的事情。依依也不例外,相反,在经历过太多磨难,过去二十年的感情空白,这个男人便是更让她信赖的人。

     只是,隐隐就因为那层血缘的鸿沟致使,依依没有失控的去让自己全身心的投入着。

     虽然,一个近亲的身份阻碍了一种极了能产生的情绪,可她心里他无疑已经是他最最亲的人了。

     然而,她从来都不会想到就是这个她看作不生命更重的男人却给了她最深的伤害。

     春红的手很巧,不多时依依便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看着铜镜中那个美的如同仙子的自己惊讶了起来,“!这真的是我吗?”

     “表小姐,这的确是你。”春红在身后附和着。

     然而,明明还是喜庆而又愉快的话题,从她口中说出却是那般的不对味。

     恍惚间,依依脑海突然闪过那天初见那个叶儿的神情,她仿佛是在因为冷牧关心自己而吃醋,心想这丫头的情绪该是和她脱不了干!

     待梳妆完毕,春红搀扶着依依来到大门口之时,冷牧已经等在了一辆华丽的马车旁。

     见依依上前便一脸温和的笑脸道:“今天是月城每年一度的花会,以往常听表姑父和表姑母说你也想亲自去看看,可就是路程太远一直都没机会…”

     说着,冷牧便察觉了依那略显失落的眸子,立即一转话锋道:“这些日子也该是把你闷坏!…”

     听着冷牧那温柔而关怀的语言,依依自然不是勾起了什么伤感的回忆,只是眼前这男子更温柔她心里就越是过不去。

     心中不断的自问道:“到底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汐儿…过去的事就不要在压在心上了,若时表姑父个表姑母在,他们也不想看到你如此…”

     说话间,冷牧更是万般怜爱的抬手抚平依依那不意间紧蹙的眉。

     依依原本还打算后退一步避开那份糊涂的亲密,却不想脚步还未来得及退让,冷牧便有所察觉一般的收了手臂,

     神情有些尴尬,随之,用手握了拳头在唇边干咳一声,又道:“来,时间快赶不上了,快上马!”

     “赶不上?难不成这古代的花会和现代的电影院一样要门票?”

     依依不仅好奇的想着,本来想脱口而出,可一晃神,一只修长而白皙的大手已经伸向了她的面前。看来这花会还真是赶时间。

     马车急速行驶着,车内依依和冷牧对立而坐,或许是因为之前上马车时的尴尬,两人都只是静静的坐着谁也没有打算要开口打破这压抑的沉静。

     依依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女孩。

     虽然,她自己不喜欢说太多的话,可她的八卦神经却是异常的发达,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她的好奇心立马就会被勾起。

     就像此时,车外一阵莫名吵杂传来,她立马便转身掀开了,那一个仅仅二十厘米大小的窗户好奇的往外探视着。

     由于视角关系,她脖子都快扭酸了也只看到对面十字街上挤满了人,整整一条长龙的摸样,似乎在为什么让路,又像是在争先恐后的抬头观望……

     心中一旦有了好奇,依依抬头疑惑的看着一身白衣的冷牧,“为什么会麽多人,他们在看什么?”

     别误会,依依可不是传说中的25!

     虽然,依依知道今天是花会而她也正要去那个被冷牧说的很漂亮的地方,可那街头的热闹显然不是和她同一个方向的。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冷牧嘴角一勾故能玄虚地说。

     过了一会儿,马车突然停在了路边。

     立时,一排排穿着蓝色统一服饰的人组成的队伍就缓缓从另一条街道饶到了依依的视线以内。

     前方盔甲侍卫开道,而后有的人边走边跳着依依从来没看过的舞蹈,十分优美,看的依依都有些目瞪口呆。

     “花会就是从这里开始么?”

     依依呆呆的看着窗外,一脸趣意头也不回的问道。

     紧接着,一个装饰华丽的大轿子被抬了过来,轿子的四周用白纱遮着,隐隐约约能看到轿子里有人,而且是女人,隐隐依依还等进一步判断,那女人应该是美得让人发狂。

     “这是花仙子么?”

     依依很大胆的问出自己的猜测,冷牧也在第一时间靠在了依依身边坐下,同依依一起观望着。

     “不,那是宫里的人,是皇上最宠爱的玉公主,跟在轿子两旁的蓝衣女子便是宫女……”

     冷牧目不转睛的望着哪一行华丽的轿子,一一为依依解说着,依依只是明了的点点头,也没太在意。

     在这个时代她本身就一无所知,所以对于冷牧的太了解她也不算太在意。

     “那坐后面的轿子里的人又是谁?我猜想他一定是驸!”

     “嗯,不是,他是玉公主的孪生哥哥,二皇子,每年的花会玉公主和二皇子都会参加,不仅如此,还有很多皇子也会参加……”

     冷牧淡淡的说着,然而,话语中却夹杂着一种淡淡的恨意,似乎一提到皇子身份,他的情绪就多了几分顾忌和犹豫,甚至还有痛……

     依依禁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冷牧的神色果然不是之前那般自然,目光紧锁窗外,虽然分不清是在看那对兄妹的地位还是人。

     直觉告诉依依,他有心事。

     “不会是嫉妒他比他更!不过貌似这理由还有点不够……”

     依依心里正揣测着他一分富商恨一个皇子的理由。

     忽然,一阵疾风从脸庞刮过,几个个漆黑的蒙面的人,从人群中纵身飞起,其中,手中拿着一把剑直刺向轿中的玉公主,顿时,街道的看官,两旁的小贩,立即落荒而逃,整个市集在刹那间变得乌烟瘴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