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9章 难消美人恩(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然而,接下来的画面几乎都要让依依抓狂了。

     一屋子的莺莺燕燕尽然不是来和他们同桌用餐,而是特意来伺候她用餐的。

     再她久久没叫起身,似乎这失误已经开始无形的种植在这些花园中的女人心里了。

     虽然,此时,众人都围站在她和那个城府男的身边,但那有意无意的清脆声音,她却是不能忽略。

     只是,对于这些她也只是无奈的笑笑。

     布菜的是美人,添饭的是美人,帮她乘汤的也是美人,甚至是用完餐之后,递了丝绢给她擦嘴的还是美人……

     整个饭厅她来时分明看的很清楚,丫鬟婆子都不在少数,如果说坐上饭桌的那一刻她是茫然,可以理解,毕竟万事开头难嘛,不知则无罪,可忙了一圈下来,她杨依依也不是傻子,唯一的解释就是她身边这个男人故意的。

     是替她立威?

     答案显然不是。

     因为,从那最后一句邀请她入桌之后,那个男人便自顾自的悠闲吃饭,没有再说过个字,一切行动都在我行我素。

     而这一刻,他对依依也不再是那样的眼神眷顾了,有些透明的感觉,似乎她此时面前坐的并不是昨夜那个和她斗嘴,的司徒夜而是一个在饭馆里随时可以遇见的陌生人。

     这样的一餐早饭依依自然是很难下咽了。

     简单的拔过几口之后,她便起身学着那些美人拙作的行了个退身礼回房了。

     司徒夜也没再阻止,也或许是吃的差不多了,然后也就一起下了桌。

     只是,出了饭厅后,他的脸色便不再如之前那本狗皮了。

     淡淡的对着依依身后的秋绿和另一个陌生丫鬟吩咐一声,“伺候好侧妃娘娘……”

     然后,便离开了。

     也是这时,依依才知道这个丫鬟的名字叫叶儿。

     很意外,她竟然和那个再冷府或者也不叫冷府的府邸里的那个丞相二小姐同名。

     秋绿依依是不可能再信,不过眼前这个和她一般年纪的叶儿,她也不敢过于交心,因为她不敢再轻易相信这些从小玩心眼张大的人了。

     或许是直觉,也或许是因为一个骗局。

     支秋绿回房拿披风过后,依依便单独带着叶儿漫走在这个陌生的府邸里。

     其实,更准确点,应该说是叶儿带着她,因为她还是第一次来这里,真可谓是人生地不熟。

     走了一段,依依便开始直白的问自己想知道的一切,当然除了昨天那婚礼的事情。

     然,叶儿也没避讳,一路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虽然不知道是不是受过什么人指示,但这样的效果也的确是依依想要的……

     二皇子府邸很大,大约走了三十分钟依依才算勉强把整个府邸的格局看清楚。

     前院是二皇子司徒夜所住的‘明锐楼’和她的烟雨小院‘烟雨阁’,接着绕过花园再由一汪水榭长廊横跨最后便是后院。

     那也就是其他美人侍妾的院落。

     秋绿一直不在,似乎她很明白依依是要支开她一般,久久都没能拿了斗篷出来。

     依依心中不仅明了一笑,“如此识趣,难怪这个龙潭虎穴,那个人会单单选择她来。”

     这一路走来,依依也明里暗里的从叶儿嘴里探得了一个惊人的数据。

     那就是她现在的夫君,二皇子‘司徒夜’美人总有十二人,侍妾九人,外加她侧妃一人,总数是二十一人。

     虽然,这些对依依来说似乎也没什么妨碍,看贯了古代片,比起皇帝的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这数目也不怎么咋舌了,可,依依很想大笑的是,二十一个老婆的种马,居然在外界还只是未婚男,单身汉?

     多么可!

     好在依依根本就没有打算要和那个男人有什么发展,不然,这样的情形换任何一个女人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丞相之女居然只是侧妃?

     停长廊上,抬眼望着那清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依依忽然在想,是不是这男人早已预料了结局?

     所以才敢如此猖狂大胆,自古以来,丞相都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重量级人物啊,居然能让自己的千金去当一个无名的小妾?

     这的确是难以置信。

     面对叶儿,依依很大胆也很直接,这个时代的朝代,日期,国君……几乎能问的和想问的她都一一的问出了口,似乎她穿越这个时代的日子不是近月以前,而是昨天一般。

     原来,这个朝代叫“维京国”。

     此次,听来依依还以为这是一个盛产味精的时代呢,而这个时代总分为三大国,维京算老二,老大是漠北的“阐渊”,最小的是靠南部的“月寒”剩余还有一些貌似现代自治区之内的巴掌大的什么客汉的少数民族……

     因为太多,地理位置也较偏,所以依依直接就忽略在记忆之外了。

     不过,再脑海里收索了近三千个回合,依依也没找这个时代再历史的哪一个角落。

     显而易见这明显扭曲了时空。

     不过这样也好,虽说不知道走向,却也不用为只知道别人而不知道自己而苦恼,正所谓茫然道公平嘛。

     虽说这时代和历史的任何一个时期都挂不上勾,什么人文地理也各不相同,但唯一不变的多妻定义似乎却是不谋而合的。

     “叶儿,你说,二皇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依依不知为何,突然,她很想听听这丫鬟对那个男人的评价。

     算来,她只见过那个男人两次,或者加早上应该是三次,可这三次见他,似乎三次给她的感觉都不一样。

     第一次在十字路口遇刺时,他似乎很冷静,胸有成竹,身手敏捷,决绝,甚至洞察力也是极好,完全就是睿智冷冽的类型。

     可第二次,昨夜的新婚之夜,他却忽而想变了一个人一样,阳光,邪气,甚至还有一些很男人的绅士风度,就仅仅这两次,貌似就已经是天壤之别了,可清晨饭桌上,他却给人一种很窒息的感觉。

     她想不出到底是为什么?似乎在那个男人身上全是谜团……

     人们常说,迷一样的女人最吸引男人的眼光,可这谜一样的男人,再依依看来却是那样的另人害怕,因为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下一秒到底会事什么样。

     心下不由的暗自低问:“难道,这就算在心眼堆里长大的正常效果?”

     “奴婢!请娘娘责罚,奴婢不敢对主子有任何的评价……”叶儿猛的跪在地上,很直白的说出自己不回答的理由。同时,也让依依治她的罪。

     “傻丫头,起!我又没问你其它什么,看把你吓得,只不过就想多了解了解爷的性子,也免得……”

     一见叶儿那本谨慎的摸样,依依也算证实了心中所想,当即便故作温婉面上微带娇羞的把话锋一转。

     心说:“虽然,姐没吃过猪肉,可好歹姐也看过猪走路的,这皇家后院即使姐只是隔着屏幕看了看,可到底也知道一些,想随便画个圈圈给姐钻,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姐姐,这是怎么了,叶儿可向来都是最得二爷心的,今个儿不知是犯了什么错……?”

     忽然,一个酸酸的声音传来。

     依依不由一惊,顿时循声望去,几个陌生的且穿戴的五花八门的莺莺燕燕正朝她走来,话无疑正是出自为首那个,一身扭动的满园乾坤,面容最为出众的女人之口。

     只见她,肩膀一下大腿以上的部位就跟扭着呼啦圈一样的,一步三晃的唯美而来。

     至于脸蛋,依依的脑海只能映出四个最为贴切的字迹“浓妆艳抹”一脸的很厚粉末,五官除了正常,远远望去她根本就无法分辨这到底是什么脸型,什么鼻子,什么眼。

     迎面而来,唯一给依依的感觉是,这女人她并不认识,而且再这一刻之前她发誓她没见过。

     因为,早上伺候她的那些莺莺燕燕中并没有如此出众的个性。

     只是,和她身后的那几个沉闷女子相比,依依看她会更顺眼一点,因为她明显就是那种胸大无脑的类群,即使此时她可以出演挑衅,依依的心中也没有完全的厌恶。

     虽然,早餐时,十来张脸她不是完全能过目不忘,但她相信假如这个妖精在场的话,那她绝对就是过目不忘。

     而跟在她身后的其余几张脸,她倒是有些映像,不过还是叫不上名换不出姓,思量数秒,她便索性来了个统称:“众妹妹可真这可真是冤枉姐姐了,姐姐初来咋到“那里敢”这般不知深浅啊?”

     依依怪声怪调的说着,虽然,是笑脸迎着那风火而来的几人,可实际这眼神却是留给叶儿的。

     因为这丫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在她吩咐了这么久还未起身,那楚楚可怜的摸样,真不知道是想倒打一耙符合那些迎面而来的莺莺燕燕说是依依责难她,还是想给来的几位主子行礼。

     “叶儿见过蕊夫人,见过蝶夫人,见过蕴夫人,见过莲夫人…”

     或许是依依那记了然的眼光起了作用。

     顿时,叶儿便挨个挨个的和几个莺莺燕燕见了礼,起身便又候在了依依的左右。

     然而,叶儿刚起身站定,迎面的粉底美人便再度酸酸道:“不知姐姐昨夜可睡的安好?爷到今个儿起身都惦记姐姐一天的花轿劳顿呢,说是本想在姐姐房内安歇的,可又怕姐姐身子吃不消…”

     一听这话,一旁叶儿显然是满脸诧异,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可又好似想起有些不合适宜,而后有只是低头站在一旁。

     从叶儿那稍显不自在的神情,依依大致也猜到这女人应该以往在府里要算大头了,再回想之前叶儿请安的顺序,想必这应该就是蕊夫人了。

     真还有些人如其名。

     听着那句句讽刺般的叫嚣,依依给真是想大笑至死。

     心想,“这女人居然为了挑衅自己而拿男人的下半身说事,谁不知道男人是感性动物啊?这就是宠爱?就和分糖果一样的,貌似多和她那个点啥就表示她最大,最不的了?真是无知的可笑。”

     可这想归想,依依到底也不是傻子,当即便一脸真诚十二分感谢道:“那可是有劳妹妹了,姐姐素来身子欠佳,这往后伺候爷,想必也是力不从心,幸好妹妹不同于姐姐,这往后妹妹可得在爷面前多担着点了……”

     心想,“既然有人抢那就顺水推舟也不错,省得以后经常为找不到介口而苦恼。”

     而迎面站着的几个莺莺燕燕,显然是满脑子浆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要多大度有多大度的奇怪女人。

     可是,此时惊讶的又何止这几人呢?

     湖塘中心,那一望无际的荷叶丛中,一艘雅致的小舟上,司徒夜正和一个白衣少年悠闲的下着棋。

     忽而,一阵女声传入耳膜,司徒夜便好奇的运起内力,当听到到如此淡漠的竟出自一个原本该是乞丐女的口中传出后,心下也不仅一阵愕然道:“怪事,难道她昨夜的态度真不是欲擒故纵?”

     一双睿智的眸子紧望着那远处的长廊,她一身淡雅,是那样的傲骨铮铮,没有丝毫的做作……虽然,隔着数十米的距离,他根本无法看清她的脸庞,看清她的眼睛,但那一身的傲然却是那样的明了。

     突然,他禁不住嘴角勾起一抹致命的幅度,手中把玩着那个洁白无瑕的玉扳指,玩味的低语道:“但愿你真如你的气息一般坚定……”

     “夜兄,你在说谁呢?”白衣男子亦然再棋盘上落下一白子后,猛然抬头,不明所以的问。

     司徒夜下巴随之朝着长廊的方向一扬,继续一脸玩味道:!”

     “呃?……怎么是她?”白衣男子一脸惊愕的出声,显然没想到堂堂维京国的二皇子,娶的侧妃娘娘,丞相的千金居然会是那日在街头的野蛮女子。

     脸上随即也来了趣味,而后便讪笑的调侃道:“没想到,丞相的家教方式还真为!”

     “她?……她可不是那老匹夫的!”

     司徒夜冷哼的说罢便从那长廊上移开了视线,随之再棋盒中拿出一粒黑子,嘴角一弯便胸有成竹的在一群白子间落下,而后在白衣男子万分惊诧之际,又道:“那老家伙,是玩的偷梁!”

     白衣男子一听,神色遽然变的明了,呼啦一声收了手里的折扇,好不遗憾道:“噢?那他还真是没考虑周!……居然,敢在堂堂二皇子面前玩这招,就不怕夜兄你给他来个釜底抽薪……”

     说罢,白衣男子便直接举起一白子落于棋盘边缘,“我!”

     “凤兄,这认输可不是你的作风啊?……这棋盘还未见分晓……”

     司徒夜调侃的说罢,又自顾自的在棋盘上,两手,两色的对弈起来,对面被称之为凤兄的白衣男子,一脸无谓笑笑便自顾自悠闲的摇起了折扇。

     好半天才,摇摇头,一脸先知道:“夜兄的置之死地而后生应该不会常!一旦用上又何来认输一说呢?早晚一输,凤某倒愿意早些做个闲人呢。”

     闻声,司徒夜也停下了手中的对弈,一脸不敢恭维的朝着白衣男子拱了拱手道,“凤兄果然还是那个世间闲人的态度……只是不知道,月寒王知道凤兄如此闲心后会怎么想?”

     两人云里雾里的说罢,便把酒言欢相视而笑起来。

     笑声透过一层层密布的荷叶,传达长廊,几个莺莺燕燕脸色遽然一变,似乎根本没想到她们的夫君正在荷叶间,当即便假惺惺的朝依依屈身做了万福之礼道:“姐姐好兴致,妹妹们就先行告退了。”

     “呃?”依依顿时大脑一层浆糊,嘴上虽还是挂着那淡淡的笑容,可心里却不解的惊诧道:“这就收场了么?还真是!”

     夜晚,朦胧中,依依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父母依依辞世的那一瞬间,任凭她怎么拼命的追逐,拼命的哭泣,他们都始终没能再醒过来,再看她一眼,再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

     瞬间画面又像转换到了外公执意要捐赠家中所有价值的那一天,她从一个豪华的别墅搬进了那间,外公一共住了四十余年的老宅,一个仅仅只有一百来平方的三居室。

     每天清晨六点准时起床,夜晚准时八点入睡,每天饭前午后还要听着那个严厉的胜过老师的外公的教导,不是考文言文,就是考数学应用……

     整整一夜,依依似乎就在追逐着那个她曾经走过的灾难童年……画面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千转百折,终于再转到那最后一次攀爬烟囱,再次身不由己的作为自由落体时,她被吓醒了。

     猛的从床上弹起身来,怔怔的望着那不知再何时已经变得透亮的窗花,心里第一时间便是如往常一样,不断的自我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终于醒……”

     “怎么了?爱妃做噩梦了?”

     依依满头大汗,受惊吓的神经还未完全放松开来,就被耳边一个磁性而魅惑的声音又吓出了一身冷汗,立即侧脸,瞪大眼睛,一片茫然的道:“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进来的?”

     先前说话的正是一大清早便钻进新房内的司徒夜,他原本是想吩咐吓人过来给她传话说,今天是进宫谢恩的日子,却不想,突然心血来潮的自己他进了这间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