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10章 难消美人恩(2)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此时,被这一问,他才恍然回神,但却神情却略带了一丝尴尬,因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来,明明只要吩咐一个侍女来通知她就好,为什么他会亲自出现,而且,还会在看到她眉宇紧皱,满头大汗的时候,唤她醒来……

     见面前这男人一脸木然神色,依依还以为是自己的说话让对方不快,是即将要变脸的前奏呢,于是,还不等司徒夜回答,她便立即识趣的改了口气,稍显温和道:“臣妾失礼,还望爷不要怪罪。”

     依依说罢便要下床行礼,司徒夜这才回国神来,脸上却是如那天在饭厅时的那般淡淡道:“哦,没什么,我就是来告诉爱妃,别忘了今天是进宫谢恩的日子。”

     说罢,司徒夜便一撩衣袍,准备起身走出房门。

     却不知为何,身形还未站定,他便再次鬼使神差的看着床上,神色还有些欠佳的依依开口道:“夫妻间,往后这些虚礼就免!”

     这样的话还是他第一次说出口,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再看到她想要生疏的毕恭毕敬的行礼时,心中为何会有一种强烈的反感。

     当司徒夜走出房门后,依依这才锦被一掀,光着脚丫火急火燎的关了房门。

     心想,“这男人还真是个怪胎中的极品,时好时坏的太度还真有点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自从离开那个不知是冷府还是热府,甚至算黑府的地方后,依依便发誓,她以后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帮她洗澡或是穿衣了。

     所以,在昨天参观完整个二皇子府后她便对秋绿和叶儿下了死命令,今后但凡清晨没有她的招呼便不得踏进她的房门半步,若是有事急于找她也得要先敲门。

     来这个时代近一个月的时间了。

     穿衣服这件事情对依依来说,已经不再有任何的难度了,相反,没有侍女再身边她更可以为所欲为想穿几件就穿几件,不必在乎那些俗礼一裹就是六七件了,直接省略为内中外三件,裤子就一条短裤一条长裤,短裤自然是她恶作剧的从新改良,就是拿了剪刀把一条完整的长裤去掉两条长长的裤腿。

     然而,刚为自己利落的穿戴完毕的依依,突然脑海中闪过,前一刻,那个啥,说过那句今天是进宫谢恩的日子,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进宫,自己又貌似不是正牌货,会不会牵涉什么……

     如此一想,依依便立即把衣服再度腿到一边,然而再从衣柜中找出那一堆被她省略掉的,什么中衫,长袖,罗裙,褒裤,齐齐再麻利的套上身,虽然如今这四月的天气还不算大热,可当再次衣物上身只是,某女的额前已经起了一大片的水晶珠子了。

     “怎么这么热啊?”一边纠结的嘀咕,依依一边随手甩开床榻上的锦被,在一片空的位置坐下,本身就已经够热了,要是再有一堆的棉织品围着她身边,那她一定非发疯不可。

     当她一把撩开锦被,正要落座却还未坐下,屁股正僵持在半空之时,忽然,床榻上有一团殷红落进了她的视线,当即不由心下一紧,“难道是大姨妈到场了?”

     然而,这样的想法再依依的脑海中只停留了不到三秒钟的时间,又被她那极为正常的感觉给否定了,目光再次紧锁床单,这明显已经不是今天的痕迹了……这时,房门被人从外面叩响,一个略微惶恐的声音随即传了进来,“主子,您起了么?”

     说话的正是叶儿,因为二皇子司徒夜不是王爷,也没有封号,所以,依依便吩咐丫鬟们不要称呼她为娘娘或者夫人的,直接让她们称她为“主子”一来时觉得这个称呼比较合适,二来她也有她自己的盘算,她可不希望她身边是装着别人的摄像头,所以这也算变相提醒。

     正打算让叶儿进屋,忽然,她便想起了昨天起床后,叶儿整理被单的娇羞摸样……顿时,脑海中闪过一个很不可思议答案,那就是她在无形间又被你阿哥男人摆了一道……

     有了这个答案的出现,依依仿佛更觉得那个人的可怕。

     她回想了很久,也没想起,那夜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明明那一夜,自己和他一直还算是友好的谈话着……难道是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时候?……不对,那时他两只手都再自己的身长,总不可能是咬了自己的舌头,然后把血吐上!

     而且……貌似这血是来自食指……

     因为,在校期间依依曾经也想过学医,所以也就看过一些医书,看如此暗红的颜色,人体除了经血便只有食指的血是这种颜色了。

     虽然,她已经清楚的一些,但她还是没能想到他是什么时候有机会动的手脚。

     正在苦思,突然,门外有传来了叶儿的声音,“主子,您起了么?二皇子已经派人来催说,进宫的马车已经等在大门口了……”

     “哦……进!”依依这才迟疑的应声,随即也从床榻上弹起身来,一把拉过锦被,遮掩那一抹恶心的颜色。

     当房门被推开后,依依已经稳稳的落坐于梳妆台前了。

     秋绿随着叶儿一起走进屋内,因为那冷府一直是她伺候依依梳妆的,依依也较为习惯,所以也就没改,叶儿依然是负责给依依送洗脸水,再一旁帮村着挑选朱钗什么的,然后,等整个发髻就要落成之际,她便去整理床榻,以便出门时她能跟上依依的身后。

     眼前叶儿就要转身去打理床榻了,依依突然觉得心里一阵紧,不过,还在在下一秒就分付出了心中所想:“不用整理,直接抱去!”

     叶儿闻声,一脸疑惑状,大脑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她停在依依唤她的转头姿势,努了努嘴,大概还想问些但忽而又似想到了原因一般,脸上立即映上了害羞的红霞。

     透过铜镜,依依显然也没错过叶儿那经典的表情,正要解释却又发现,这事情她还真的不好解释……难道要她说,丫头,你想叉了,那是我不小心划破了手指……?

     !只怕她还没解释清楚,自己的小脸还外加那个男人的脸面都没着落了。”

     在心里如此想着,依依倒爷就不再多言了,坐在铜镜前任由秋绿打扮着,只是,感觉面上像着了火,她索性也不再看着铜镜了。

     因为时间的关系,依依也就没再同昨日一样去七拐八弯的去饭厅用了,直接便吩咐了叶儿让厨房的婆子那些糕点来。

     在现代,依依的饮食一向也不算规律和绝大多数的上班族一样,她很少吃早饭,即使是哪天心情大好,想要填填胃,那也是随便买些牛奶或者面包什么的就足够。

     所以在此时,即便是只有一些昨夜剩下的绿豆糕她也无所谓的接受了。

     倒是一旁的叶儿,看的满心的酸楚,一边细心的倒了热茶伺候依依,一边难受的忍者泪,看的一旁原来还一脸无谓的秋绿也禁不住底下了头。

     虽然,秋绿从小到大都是丫鬟的命,可她始终是清楚依依之前的乞丐身份的,看着,那好不雅致和做作的吃相,她突然有些哽咽起来……

     或许是这个身体饿怕了,所以依依不看到食物还好,一看到食物还真有忍不住的冲动,当下便大口大口的咬着绿豆糕,再加上赶时间,她更是每个形象了。

     正吃的欢,忽然,感觉气氛有些怪异,一抬眼就看见两个丫头,狠低头颅,十分委屈的摸样……当即起身到门外看看,心下不仅更加疑惑了:“这不是没人么?两丫头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猛的咽下那口因疑惑,竟然忘记吞咽的糕点,依依这才满心疑惑道:“怎么了?你们要是饿了也吃!”

     依依语气淡淡,明显不是很和善的说道,她虽然口上那么问,但实际心里却是明白的,这两个丫头绝不是饿了的原因。

     目光,不停的徘徊再两个丫头的头顶,一个是冷牧的眼线,一个是二皇子司徒夜的眼线,都没有一个踏实的主,她也懒得去纠结她们心中的那点小九九了,径直再桌上端了茶水漱口之后,便大步的走出了房门。

     身后,秋绿和叶儿见状,还以为是自己的情绪让主子生气了,随即也跟上脚步,一路除了房门,两人都想致歉,可因为前方依依的脚步太快,也不曾停歇,因此一路到大门,两个丫头都没能解释。

     大门口,司徒夜已经在马车旁等候了,围在他身边的自然也不会少了昨天和依依冲突的那个蕊夫人。

     只见,她一看到依依身后跟着两张小委屈的脸,又忍不住酸溜溜的开口道:!姐姐,这一大早是怎么了?”

     依依不是傻子,她当然知道这女人在说什么,当下便是淡淡一笑,“妹妹可真是早,姐姐今个儿起晚了,丫头们兴许是怕也怪!”

     说罢,依依又朝着一旁一直淡笑着未曾开口的司徒夜请安道:“臣妾给爷请安。”

     闻声,司徒夜这才收了笑容沉闷的应了一声,!起!”

     他不是前一刻才告诉他不要这么多礼吗?

     难道她记性这么!

     转身踏上马车,便对着身后的依依吩咐一声,

     依依这才由叶儿搀扶着上了马车。

     虽然,以她平日的伸手即使叶儿不上来搀扶,这不足一米的高度也难她不到,只是,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永远还是觉得规规矩矩安全。

     因为,只有平凡才能让她过的安稳,因为只有平凡才不会引起这个种马的注意。

     然而,当依依上了马车之后,身后似乎才后知后觉的传来一声娇嗔而不甘声音,“贱妾!”

     这时依依才知道,原来所谓的美人再自己夫君面前是这般的没地位。

     看着那个面无表情落座于对面的男人,依依突然为马车之外的女人感到万分的不值,同时也为这个时代所有给人家做小妾和通房的不值。

     不仅是因为那毫无地位的自称,更因为这些男人从来没有正眼的看过她们,欣赏过她们。

     或许在别家,那些小妾和通房的主要作用是孕育工具,可再整个二皇子府却不然。

     在她进门之前,足足已是二十个女人住在后院,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女子怀孕,也从未听说这府里有个小仕子,或是小郡主之类的……

     这无非就两个解释,其一,司徒夜这个二皇子没有生育能力,其二,他不会轻易让任何一个女子怀孕。

     当然,这二者要让依依必选其一的话,那她肯定是选择第二。

     因为,不管是在现代或是古代不能生育的男子都是少数,即使是女人太多但也不可能是二十个都没人中标……更何况,假如一个男子没有生育,那他还争什么?藏什么?

     自卑都还来不及了,那里还有心思去勾心斗角,即使全天下的人都愿意将他供上皇位,一个终身无后之人,又能坐的了那个位置多久呢?

     看着,面前那微闭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养神的司徒夜,依依突然有些好奇的想问:“这样的日子有意思么?”

     他的表情虽然是那样的一再强调他是那样的风流倜傥,那样的眷恋美色,那样的绝世风流,可如今透过那张冷冽却稍显孤独的脸廓,她却是那样可以肯定,这个男人骨子里就不是那样的货。

     尽管他装的很像很像,可他无意中的气质还是将他的内心一览无余。

     “爱妃这是在看什么?”

     忽然,司徒夜睁开眼,嘴角一勾极其暧昧的看着眼前直直打量自己的女人说道。

     他虽然一直闭目,可却真如依依想的那般,并没有让自己的感觉沉睡。

     原本还在胡思乱想的依依,冷不防定就被司徒夜这一问吓了一跳,慌忙移开自己的视线,低下头颅,假装唯唯诺诺道:“没……没什么……”

     嘴上虽然如此的回答,可心里却在不停的咒骂自己猪脑袋,明知道这男人危险,还敢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人家看。

     一时间,马车内又变的安静起来,可依依却始终不敢抬头,一直小心翼翼的低着,又过了一阵,料想这男人又改闭目之时,依依这才长长的舒了口气。

     正要放肆的抬起已经低沉的有些酸痛的脖子,头顶却突然想起一声不冷不热的话语道:“一会儿进宫,父皇问话你只管答就好,父皇不会太过为难你的。”

     闻声,依依猛的抬起头颅,心下这才恍然一惊想到:“也是啊,自己怎么这么大意,都没想过进宫以后……自己可是人竟皆知的冒牌货……!那谁知道这皇上是不是会一怒之下砍了自己的脑袋……”

     如此一想,原本平静无波的心,立即又变的有些忐忑不安了。

     正慌乱的大气不敢出的时候,司徒夜又无比好心的开口道:“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虽然,这事已经是人竟皆知,可以他的身份也不至于会掉!”

     司徒夜,淡淡的说罢,又再度靠回了马车壁,闭目养神,只余下依依目瞪口呆的好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心下,“丫的,姑奶奶现在担心自己都来不及了,那里有空管别人死!”

     不过,司徒夜的话语一出,依依还是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因为她一直都是个好奇宝宝嘛,“那个冷牧到底是什么身份?”

     虽然,好奇心致使她现在就很想脱口而出,可当抬眼看着那张冷冰冰的俊脸她还是没敢问出口。

     就这样,一阵好奇,一阵后怕,大约又过了半个小时的路程,马车外终于传来了赶马小厮毕恭毕敬的禀报声:“启禀二皇子和侧妃娘娘,到宫门口了。”

     一听到宫门口了,依依立即怔了怔神情,心里乱糟糟的,虽然曾经在二十一世纪有无数个夜晚,她都妄想的考虑着假如自己生活在古代,假如自己见到那九五之尊的皇帝,假如……

     只是,眼前,那么多的假如竟没有一个是和她如今这样忐忑不安的心里的……

     “怎么?还不走么?”

     闻声,依依这才缓过神来,正要大幅度的撂起裙角跳下马车,突然一双优美的大手伸到了她的面前。

     依依霎时看的有些痴迷,那样修长的手指,白净的皮肤,第一次她好命的看到它竟然长在一个男人的身上

     见车上的女人又再发傻犯呆,司徒夜的嘴角禁不住又勾起了一抹邪魅,心想,“这女人也不过如此。”

     恍惚感觉一道不屑的目光,依依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蒙的憋开自己的视线,一把撂了裙角便轻松的跳下了马车。

     她不喜欢有人那般瞧不起自己。曾经在现代是,如今在古代也是。

     司徒夜看着这个瞬息万变的女子,不由的又是一阵惊愕,她明明只是了可怜巴巴的乞丐,可为什么自己总是在某一瞬间可以清晰的在她的眼睛里捕捉到那一丝明显的倔强与冷傲呢?

     尽管她时而给自己一种胆小懦弱的表情,可却那表情却始终不够真实。

     依依一时赌气忘乎所以的走了很远,司徒夜怔怔的站在原地,这是他第一个感到疑惑却又琢磨不透的女人。他看不出她心中所想,也读不懂她的真实性格,嘴角一勾不由得喃喃道:“有意思。”

     因为一般的奴仆不能进宫,所以秋绿和叶儿也只能将依依送到大门口,赶马的小厮也只能和马车一起远远的停在宫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