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20章 询问(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主子,你醒啦?来,洗个脸。”依依刚一撑起还有些昏沉沉的脑袋起床,门口秋绿就捧着一盆温水进房间,一脸喜气的说着。

     依依怎么会不知道这丫头的喜从何来呢?昨夜,司徒夜强行要留在烟雨阁,虽然,还是半个月前那般做戏,可却是实实在在的让这丫头看到了他们的同床共枕。

     心想,“看来还是自己嘀咕了司徒牧,以及他的这条眼线。”

     虽然,以往司徒夜也在烟雨阁中待过,可她却从未让这个鬼精灵的丫头看到那样亲昵的同床共枕,司徒夜也总是会在丫鬟进门的前一刻离开,而依依更是不允许谁如此贸然的闯进房内。

     然而,看着秋绿那一脸喜气,依依还真是顿时哭笑不得,虽然清晨她和司徒夜是那般亲昵的同床共枕甚至是相拥而眠,可有谁知道这一夜到头司徒夜点了她的血才会有那样一幕呢?

     其余漫长的四个时辰,八个小时,依依几乎都是和司徒夜僵持着一个关门,一个卡在门口的画面,这也是为什么一大早依依便觉得鼻塞头晕的紧的重大原因。

     “秋绿……”依依难受的吸了吸鼻子,轻唤一声,此时,她头重脚轻一点也没有想起身的概念,再加上这一夜的僵持站立,甚至是点穴,她全身的骨头几乎都僵硬了,本想说自己再睡一会,早饭也不用喊她了,可是转念就又想起了那天众多莺莺燕燕给自己请安的一幕……

     “奴婢在……主子有什么事么?”秋绿把铜盆放在凳子上,偏过头循问着依依。

     “哦……没什么?”依依猛的摇了摇头,努力让大脑的感觉好受一些,而后便一把撩开被角,起身,把刘海撩到耳背后,便接过秋绿殷勤递上来的毛巾擦脸。

     只是,她才刚一动作,秋绿就立马附近她的耳畔轻语道:“主子,三皇子说今个在月香茶楼等您……”

     秋绿在依依耳边说罢,便立即起身打岔子掩饰道:“主子,您今个气色真好,是要穿那件水湖蓝的衣衫,还是鹅黄色的……”

     闻声,依依还没恍然回神,便听见秋绿那响亮的打岔,心间怎么会不明白这丫头的意思呢?

     一抬眼,便透过那半掩的窗户,看见叶儿正在院门口朝屋内走来。而且手中貌似还端着一碗什么,不用想,大概也知道这一定有是秋绿的调虎离山的小把戏了。

     转过头,望着窗外那湛蓝湛蓝的天空,看起来是虽如此的舒服,没有中午的深邃,没有黄昏的落寞,是那样的清澈干净可实质上却包含了万众灰尘,似乎就和这个时代一样,明明是那样的古朴,可永远无法避免世人的恶念。

     面对秋绿的打岔,依依没有符合,语罢,秋绿自己也感觉自己很是做作,知道面前的依依不会喜欢,只好悻悻住口,如以往一般乖巧的拧了毛巾之后便端着水盆出门了。

     这时,叶儿也一脸笑容的走进了屋,大概是和秋绿一样的误会了昨夜,所以一进门便道:“主子,来喝碗红枣汤看看身子会不会好些……”

     叶儿说着话时,脸上一片红,大概是想到了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顿时,看的依依满头的黑线还真有些下不来台的感觉,那一碗仅仅递上她面前的红呼呼热腾腾的汤,也不知是喝还是不喝,一时愣愣的僵持手上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另一个不请自来的娇嗔声音便传进了耳膜,“姐姐,怎么也不多睡一会?”

     依依抬眼,看着门口那个一身华丽的女人,心想,“这大清早的她来干什么?”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清晨刚听丫鬟禀报说,“王爷在烟雨阁住一夜……”之后,就大发雷霆的,摧毁了一屋子的茶杯茶具的蕊夫人。

     来人那酸溜溜的口气,依依怎么会不明白她的韵意呢,心中虽是郁闷不已,但嘴上也半点不饶人道:“妹妹不是起的更早么?”

     蕊夫人嘴角忽而一勾,缓步步入房内,一眼就直扫过叶儿刚刚才放上去的红枣汤,神情竟在瞬间便的更好,仿如三月的桃花般,做作的朝依依请了安起身才又道:“姐姐,怎么还趁热喝呢?这可是王爷的心意。”

     “这女人真是恶心,自讨没趣还一脸风光。”依依心底暗自郁闷的数落,突然也觉得喉咙一阵赶,轻扯了嘴角之后,便就第一次很失礼的把客人凉在一旁,自顾自的端了桌上的红枣汤在嘴边。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她刚解气的一口灌了半碗下肚,耳边便传来了那句,意味无穷的挑衅:“没想到姐姐如此受王爷厚爱,最后还是……”

     蕊夫人的话说一半留一半,还得依依差点没当场的激动喷了,满口甜甜的糖水此刻就如同那入口的黄连一般,吞不下去,也不好吐出来,最后,一个气息不接,便大力的更下喉咙,甚至差点从鼻腔倒流出来,霎时禁不住一阵剧烈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

     “主子,您没!”叶儿见状,立即上前为依依轻拍着后背,在王府里呆了数年,她怎么会听不懂这女人话中的韵意呢?

     当即便一眼怒瞪的朝转身就要踏出房门外的蕊夫人望去,眼神里充满了不满,可又大概是碍于身份,更或许是眼前的依依,因此才只是怒瞪一眼,没有说话。

     依依虽然咳嗽的半死,可这丫头的目光她也是看的一清二楚,从而也只是好笑的勾了勾嘴角。不过,心下还是很疑惑,这丫头到底给自己吃的什么?

     是真的只是简单的红枣汤么?

     如果是,为什么那女人的话就好像是在嘲笑自己喝的是堕胎药一样的恶心?

     转而甩甩头,貌似堕胎药也不太可能就是了,因为别人不请吃昨夜是怎么回事,那个男人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么?

     心中不免也有些松了一口气道:“看来自己是太紧张了。即使真是那女人口中的堕胎药对自己而言又有什么关系呢?肚子里又没有所谓的孩子,错吃了要顶多也就是腹泻或者提前大姨妈来而已......。”

     如此,想着依依倒也觉得心情好了不少,那个她一直解不开为何这王妃一直没有小仕子或小千金的谜底也算是有了答案。虽然,这狗血了一点,不可思议了一点,但从而她的疑心也更重了一点。

     因为,她越发的看不懂男人的行为了。

     如果说,那男人是不希望这么早为人父……那另外一个美人肚子里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而且那个蕊美人也没那么强的反应……

     “哎……很奇怪……很奇葩……还是不想了。”

     待一切妆容妥当后,依依终于一把大力的甩甩头,走出了府外。

     她可不能忘记今天是她第一次接任务的日子,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她离那个现代很近很近了。

     突然,心情好的没影了,大脑的遇刺情节也顺势烟消云散,她依然还是那个过客,这里就好比一场让人害怕却终有一天会苏醒的噩梦。

     为了掩人耳目,也为了不必要的人不起疑心,索性依依便直接坐上了睿王府的马车,带上叶儿以及秋绿同行。

     虽然,这样看似一定自由也没有,但她相信一个王妃大大方方的去茶楼,即便是遇见什么奇葩的人和事,应该也不会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因为,人无法避开偶遇不是吗?

     不过,即便是这样周密的计算,依依终究还是要为自己的出门找个理由,索性便对着赶马小厮道:“去,慕容!本王妃也有好些日子没见过将军了……”

     “是,王妃。”小厮恭敬的应声,正打算掉头马车之时,忽而一个高头大马上,出现了一张依依做梦也想不到的脸,她的哥哥,她这个时代的哥哥,慕容凡……

     而,经跟在慕容凡身侧的则是另一匹高头大马上的司徒夜,她的夫君。

     “主子,王爷和慕容少爷回来了……”叶儿在秋绿之后,还未转进马车,视线便也看清了不远处的来人,立即惶恐的从马车折了回去,站在马车外,探头对着马车内的依依道。

     那询问的眼神,大致就是在说,这慕容公子已经来王府了。

     朝马车对面的来人看了一眼,很明显司徒夜也是看见了她的,不过,那悠然的神情并没有对依依为何在大门口或是要出门有任何异议,索性只是,一眼,依依便也收回了视线,转而对着底下的叶儿吩咐道:“你去禀报王爷说,我心情闷去去街上逛逛。”

     “是。”叶儿应声便快步跑了过去。赶马小厮也在第一时间赶到司徒夜身旁行了礼,待叶儿和赶马小厮再回到马上,之时,就仅仅是带了那句依依不用听也回知道的传话:“爱妃一路小心。”

     不多时,马车外便传来了滔滔不绝的各种叫卖声,依依这才撩开那一抹小小的帘布,看着窗外那喧闹非凡的街道。

     因为慕容凡去了王府所以她的理由也变的很虚,索性就直接对着马车外道:“就在这里停车!”

     因为,有了司徒夜的批准,赶马小厮也没有多语恭敬的应了声是便找个个较为宽阔的空隙停了马车。

     一下车,依依虽然很急着知道她的第一次任务是什么,但理智还是让她不得不把戏做足,慢悠悠的看了看四周,而后便朝着那个距离目的地最近的街道而去。

     这街道她是来过几次的,所以凭着良好的记忆,自然不需要任何人的提点,她也能清楚的知道那个月香茶楼的位置。

     “客倌,别再喝了,您已经喝得太多了。”

     “滚,别来!”三人刚一七拐八弯的越过几条街道,就要走进月香茶楼之时,在月香茶楼旁的一个小酒馆内,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酒馆内传出。

     “这声音我好像在那儿听过?……在哪呢?”好奇的依依大步朝,这才发现原来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为了几个馒头足足追逐了她好搭几条街,最后还差点害她一脚虚就摔死的大胡子。

     看着那半趴半倒在桌上,已然分不清嘴脸,只剩下一罗圈胡须的男人,依依真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踹上两脚。

     只是,她的思想还未来得及行动,另一边,一个小二打扮的男孩便快步跑到了她的身边,”这位姑娘,楼上有人请……”

     店小二边说边用手指着旁边的一家酒楼。

     “谁?”依依茫然的开口,只是,大脑在下一秒就反应过来,因为小二的身后就是月香茶楼。

     心想,“在这里,除了司徒牧还会有谁?”

     如此一想,依依便了然的随着小二大步走进了月香茶楼,只是,刚进门便有一张熟络的谪仙脸庞在对她微笑,从而也示意她过去,小二也在这时点头离开,大意就是,要请姑娘的人就是这位公子。

     “咦,原来是你。”依依禁不住好奇的而欣喜的开口,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她两次的救命恩人,那个莫名的白衣男子。

     也是当她再一看见那一身雪白的衣衫,她才想起那天遇刺那个从天而降的背影……

     “请进。”白衣男子依然温柔的朝依依笑了笑,然后绅士的做了一个请字。

     男子狭长的眼眸似潺潺春水,温润得如沐春风,看得依依不由一怔愣神,好在秋绿和叶儿一同跟了进门,待听到那相继传来的脚步声,依依这才缓过神来。

     缓步,走到桌前,坐下来道,“谢谢你,两次救我。”

     “没什么……在下只是碰巧路过,举手之劳不足为谢……”白衣男子温润的笑笑说着,便在桌上翻开一个茶杯,然后为依依倒上一杯,礼貌道:“姑娘请用……”

     “谢谢……”依依毫不避嫌的接过茶杯,然后习惯的说了声谢谢,便端了茶杯小抿一口。

     又道:“可换了别人就未必会像你这样!两次搭救,不知我能否有幸知道恩人大名?……”

     “哦……失礼……在下雪莲,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呃?”依依顿时一脸愕然,刚抿进嘴的一口茶也因为她想笑而又碍于场合的憋着而变的进退两难,心想,这古代也太……居然一个大男人的名字取的这么……

     “让姑娘见笑了……”雪莲似看出依依的隐忍,当即便不温不怒,还如以往一般温润的拱手行礼道。

     面对,对方的一排谦和,依依的脸上倒有些挂不住的起了大团红霞,好半天才吞下那口压了很久的茶水,道:“没有……不过,这名字和公子很配,很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闻声,雪莲笑了笑,不语,好半晌才放下手中的茶杯,只是神色微微有些犯难的看了看依依身后的叶儿以及秋绿。

     依依见状,虽不明了面前这个长得很谪仙的男子到底想要单独和自己说什么,但出于礼貌,也出于哪一种莫名的信任,随即便转脸对着身后的秋绿道:“你们去楼上!”

     “是。主子。”

     秋绿和叶儿齐齐应声,担忧的看了一眼依依之后便由着一旁的小二招呼着上了楼。

     待秋绿和叶儿离开后,依依这才询问道:“不知公子是什么事?”

     “还记得在下上次帮姑娘把过脉……只是,上次事出匆忙也……”

     听着,那隐隐带着几分难言的话语,依依当即心下也变的一阵紧。毕竟眼前这人是大夫,当一个大夫有话要对一个病人说,却又恨难说出口的时候,这意味着什么?

     依依不是傻瓜,这样的情况如实在现代那一定就是癌症晚期或者其它的不治之症。

     愣是迟疑了好半晌,依依才敢低如蚊蝇的假装一脸淡定道:“公子有话请直说。”

     脸上虽是无比的淡定,但依依那微微沉重的鼻息,却将她的全部紧张出卖。

     凭着那深厚独到的内力,雪莲自是没有错过依依着一种害怕的情绪,当即也不由的换了换之前有些凝重的口气,转而温润的笑笑,“姑娘不必紧张,在下上次帮姑娘把脉,只是觉得姑娘脉象有异于常人……”

     “什么意思?”一听只是异常,依依便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转而又联想起一些本不能科学解释的东西,所以当即更是激动的想要问个明白。

     “不知姑娘是何人士?”雪莲不达反问,一脸认真的看着依依道,只是,话刚问出口,又怕依依多心,索性有道:“别误会,在下只是觉得姑娘脉象比平常人慢了三分,不知姑娘是否是从小生长在极寒之地?”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一紧张差点没让依依的整个心脏都从嘴巴里跳出来。猛的端起桌上的茶水大口的灌了一杯道:“不过,老实说,公子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而另一边,王府。

     “什么?”一声暴怒响彻整个府邸。

     司徒夜刚刚送走了慕容凡,便听见一个劲装侍卫,回府禀报说自己王妃在茶楼屏退了两个丫鬟和一个陌生男人同桌……

     顿时,司徒夜心间一阵莫名火气,当即便一脸黑沉的起身大步流星的朝着府门外走去。

     立时,整个王府都变得人心惶惶,丫鬟婆子三五个聚在一起,而话题,无疑就是,“看来王妃这次是没好果子吃了。”

     月香茶楼中。

     依依毫不避讳的对着这个,让她第一次结识仅有书面之缘,却莫名觉得熟悉的雪莲道出了自己实情,当然,这其中也略去了那前世今生的部分,只说了之前失踪,沦为乞丐的那段。

     听后更是一脸的茫然,简单的告诉依依脉象的不对之后便又匆忙的离开了茶楼。

     害的依依一颗心更是没底的悬着,一直到秋绿找了借口直走叶儿,下来禀报说司徒牧在阁楼等待依依之时,依依还在为雪莲临走是的嘱咐反复思索,“切忌不可动怒,不可伤心……”

     搜索自己前世加今生的所见所闻所学,依依几乎都没想到是哪一种病需要这样的忌讳。

     “汐儿……你来了?”按照秋绿的布置,依依刚一步上阁楼台阶,一个半掩半开的房门内就传来了那熟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