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24章 真正的手段(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当天空出现那道迟来的曙光,夜晚即将过去之际,司徒澈终于不知从哪里带来了一个身体单薄,约莫不过十四五的小丫头。

     看着那张明显欣喜又泪眼模糊恍如隔世的清秀小脸,依依第一次觉得自己就是个天生的坏人,因为,在确定眼前那个同样像是看到曙光希望的俊逸脸庞,她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死扛到底,不管她现在这具身体是否真是他口中的那样和他有一段浪漫而刻骨的感情,她都不想再和这个精神不正常的男人牵扯下去。

     怔怔的看着,从天际滑下来的两人,依依无比镇定,冰冷而陌生的眼神,连她自己都可以感觉到,没有先开口说话。

     然而,事情却不会因为依依的不开口而画上句号。

     “小姐……”小丫头落地,脚跟还未站稳,便一脸欣喜又不可置信的,迈着后怕的脚步,待到了依依跟前,便一把拉着依依的手,恍如初梦的唤道。

     “你是谁?,你以前认识我吗?”看着那张泪水流的稀里哗啦的脸庞,依依其实很不忍心这样决绝的开口,可是却无可奈何。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奴婢是小桃啊……你怎么了?你不认识奴婢了吗?”自称小桃的丫头,一听依依那极其陌生的口吻,和异常冷漠的话语,立即便的激动起来,当即便一个劲的拉着依依的手臂猛摇,眼泪也更加疯狂的涌出。

     不得不说,在这一瞬间依依的心底开始有些柔软了,从来到这个世界,这应该还是她第一次感觉真实的主仆情!

     尽管,这个叫小桃的小丫头那一脸的泪水看上去是

     那样的令她不敢相信,这个世界真会有电视中演的那般主仆情深,可看管了以往叶儿和秋绿的表情,她却是那样的可以肯定这情绪是真的。

     好半天,再看到自家小姐那一张完全没有半点变化的冷漠脸庞,小桃终于有些不可置信更有些忧伤和失落的把头扭像了身后不远处一直紧张迫切希望依依能有一点动摇的司徒澈道:“六皇子……我家小姐这是怎么了?”

     闻声,司徒澈轻皱眉宇,那张俊逸的脸庞期盼也迅速换上了失落,深深的闭了闭眼,无尽忧伤的开口道:“晚儿她不记得以前的事了。”

     听罢,小桃虽是一脸的诧异,可也不得不慢慢消化着这个突来的事实。

     只是,顿了一秒,表情却微微起了一丝不容察觉的变化。

     到底是哪里变了,依依也说不上来,只是仿佛少了些失落,多了些欣喜……

     依依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更不可置信自己心中的结论……因为前一刻她才那样肯定过这个小丫头眼泪的真实。

     抬眼,再望向那一脸突然,有些失落而,坐在一旁桌前矮凳上的司徒澈,他显然在说完那句,“晚儿,不记得一以前的事了……”就像心脏被腾空,力气被抽干了一般,目光丝毫没注意到小桃脸上的变化。

     见如此,依依只得装出一脸无奈的表情,佯装淡定的说道:“你叫小桃是吧,不好意思……我记不起以前的事情了。或许……根本就不是……”

     “不是吧小姐!”不等依依的后半句说完,泪水刚刚因惊诧而变得呆滞的小桃,立即一脸惊诧的说着,只是,在依依被问的还不知道如何回答之时,她又换上了一开始进门那种欣喜的神色道:“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小姐就不用伤心了。”

     “呃?”依依在心里无语的咯噔一想,心里还真没想到一场狗血的失意用错了地方,不仅没让小丫头继续追问,司徒澈继续求证,反而还换来了这样也好……

     虽然,依依再听到伤心二字,心里并没有多大的不良反应,可一旁的司徒澈一听小桃这个刺心的字眼,却明显的坐不住了。

     立即从矮凳上弹起身来,一个箭步就越到了依依跟前,小桃的面前,好不激动追问小桃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六皇子……”小桃神色微微有些犯难,不知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更或者是估计眼前自家小姐的平静情绪,欲言又止的唤了一声,而后又目光微怜的看了一旁的依依一眼……然而,咬紧的嘴唇正要微微开启之时,忽而,那半掩半开的窗户外,传来一声“咕咕……”

     循声望去,一个鸟儿,或者是鸽子的娇小身影正停留在那窗沿上。

     然而,一见那熟悉的小身板,司徒澈却没了听下去的心思,立即一个箭步便跨到窗沿前,迅速一把抓过那个娇小的身子,然后在依依和小桃同样好奇的目光下,缓缓接下了那纤细的大约就一根牙签般粗细的鸽子腿上的一卷同样娇小的字条。

     然而,更令依依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当字条展开的下一秒,司徒澈那俊逸的身形便再次一跃出了房门,消失在那浅灰色的夜幕中。

     随之,空气中传来了那声,“晚儿,我有要事,过两日再来接你……”

     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欣长的身体就这样轻轻一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依依好半天也没正常的恢复神思,脑海中一直不停的反复诧异道:“天呐,太神奇了,这真是传说中的轻!”

     虽然,在几个时辰之前,她也是这般神奇的随着他从王府的大门外到这个莫名的山巅上,可那时,她只是感觉,并没有真正看见飞跃的一瞬间,和期间的过程。

     所以,此时亲眼看见,更是禁不住一阵诧异。

     “小姐……你累了么?要不要先休息……”或许这样的场面小桃并不是第一次见,所以很快便缓过神来,一脸担忧的看着依依道。

     “呃……不用,我不累。”依依这才回神,淡淡的开口道。

     其实,说不累是假的,只是心里装着一肚子的事情,她怎么能安心的休息呢?不想王府那边会是什么疯狂摸样,她也要思考,她那个慕容爹爹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又一次失踪的消息是多么的伤心,伤神。

     而且,不知心中怎么的,隐隐她还有种感觉,那只信鸽带来的消息,就是和自己有关联的,而且,一定是很急,不然,就司徒澈那表情也不会变的那样深沉,离开的速度也不会那么快。

     “小姐,那奴婢去厨房看看,帮你做些点心!六皇子说,您晚膳都没怎么用,身子要紧……”小桃一脸乖巧的说,不过神色却是有些怪异,像是怕安静会让依依追问一些什么一般,总是在岔着话题。

     虽然,小桃的言词闪烁依依看的清清楚楚,可现在司徒澈不再,就正是她想刨根问底的最好机会,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她可没打算就这样被那个男人圈养一辈子。

     一辈子留在这个山巅上,一辈子和青山绿水为伴,一辈子不被那个和她有着夫妻头衔的司徒夜找到。

     “小桃……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一些我以前的事情啊。”想到这些,依依索性就一把拉着即将转身去厨房为她张罗的小桃,一脸期待的看说。

     “那个,小姐你今天还是先好好休息吧,等你身体好一点我再告诉你,我先去帮你准备一点吃的……”小桃话还没说完就飞似的跑出去了。

     “我咋这么倒霉居然会遇上这么离谱的是,真是头啊大了,这要这么回去!”看着那急速远去的背影,依依禁不住又皱着眉头叹息到:“这叫什么事!”

     大约半个小时的时间,小桃便端了托盘进屋。

     一碗清淡的小米粥和三道喷香的小菜。

     “小姐,我刚刚做了你最爱吃的薏米粥,你先吃一点,暖暖胃……”小桃一脸笑意的看着依依道。

     “我会吃的,你先放下吧。”依依无可奈何的说:“小桃就算你今天不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难道明天也不告诉我吗?”

     “小姐,我……”小桃泪眼汪汪哽咽的说。

     “小桃,等我吃了粥你再告诉我,我以前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了。”不容拒绝的说罢,依依便大口解决着面前香碰碰的食物。

     的确要不是心事太多,她大概早就被饿的半死了,晚膳在皇宫连底都没垫上,此时再说不饿就是瞎话。

     一阵风卷缠云过后,依依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小桃你可以开始讲了。”

     “小姐闺名晚儿,曾经是甸舟城里……杜老爷的义女……”小桃低着头难过的说道。

     “等等,甸舟城是哪里?怎么又多出来个杜老爷,杜老爷是谁?”依依一脸傻傻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奴卑我怎么敢骗小姐呢……”小桃说着似乎又想起了那些过往的伤心往事,眼泪随之便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哗啦啦的一颗接一颗的往下滚。

     然而,从小桃的嘴里依依知道了她的又一段复杂,同时也不得不承认,她这具身子的前十年是非常非常的背......

     不仅是走失,甚至连她的养父母一家都被人活活的尽数灭了门,然后更狗血的沦落风尘,还好,当时那家收养她的杜姓人家,也算是大户,她虽是作为养女,可也是享受着高等的待遇,比如琴棋书画不说样样精通,但村托着这张还算精致的小脸倒也算能唬人,很快就成了扬名一方的一流艺妓,然后就更悲催的遇上了司徒澈,从而也因为招惹了这个皇亲国戚,因此,她最后才沦落到露宿破庙那惨淡光景。

     “唉~~~~”依依真是无聊死了,已经在这荒郊野外的小别墅待了N多天了。

     可小桃这丫头片子说什么就是不让依依有机会越出整个院子一步。

     “唉~~~~”依依抗议继续抗议:“唉~~~~”

     “小姐,奴卑也是为您好,这六皇子可是说了,这山林间随时都会有野兽出没。”小桃一脸认真的说道。

     依依是真不忍心打击这单纯的小姑娘啊,想想司徒澈这家伙也真是够绝的,居然把她安排在这样一个绝世之地,往前走失一览纵山小的,悬崖,虽是没有树木灌丛,但对于从小恐高的依依而言,也仅仅是那个被带来的夜晚有幸懵懂的走近过一回,其余时间别说靠近悬崖,妄想从哪里离开,哪怕就仅仅是站在院门口,想着前方就是万丈悬崖,她的腿也会很不争气的哆嗦个半天。

     而在整个院子的其余三方,几乎都是一望无际的碧绿,远远望去几乎是一模一样,她根本就分不清东南西北,再加上小桃此刻还说有野兽……

     “呼~!”依依禁不住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无语的继续看着那唯一平静而明朗的天空,真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会比遇上一个精神病更可怕。

     “小桃啊,我的样子真的和以前一样吗?”依依想着想着还是还是忍不住又问出口了。

     眼前这个小丫头,从见到她这张脸开始就已经认定了她就是她的小姐,她就不相信经过几天的相处,这丫头就不能分辨,她和之前的那个不管是杜晚儿还是慕容清儿的性格。

     “小姐,你已经是问了几百遍了,你的样子当然和以前是一样的啊。”小桃瞪着眼睛看着依依说道。

     “真的会一模一样的吗?”依依心里无语的嘀咕道。

     心想,“虽然相信这个世界上面孔可能会有相同,可性格呢?”

     “以前这个具身体的主人会和自己这个千年后的孤魂一样?”

     想着,想着依依心里就禁不住一个颤抖,她本就是个无神论者,可现在却实实在在的站在这个青山绿水,空气别致的古代,因此,小桃的话她是唯一的选择就只有相信,相信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和自己的性格一样。

     不过,心中虽然这样认命的想着,可依依还是很想再试试这个小丫头的眼光。

     随即,歪着头一脸诧异就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的惊奇道:“对了,小桃你家小姐平时都怎么打发时间的啊?”

     “什么叫我家小姐啊,小姐,你不就是我的小姐了。”小桃一脸不赞同的撅着嘴说,貌似又想起什么一般,神色微微一暗欲言又止道:“小姐……你这些天还是没有想起……”

     “想起什么?”依依口快的回答,小桃的心思其实她很懂,这两天一个劲的在她耳边唠叨司徒澈那个精神不算正常的六皇子的好话,话里话外还不时会旁敲侧击的提到,婚姻和嫁人。

     一听自家小姐的话语不再含有任何悲伤的情绪,小桃便更是推波助澜的开口道:“想起……你和六皇子的过去啊,六皇子对小姐的心奴婢是看的真真的……而且六皇子府里也就一个侧妃而已,想必……”

     “侧妃?”不等小桃的话语说完,依依便有充满好奇的抓住了一个字眼,同时心下也变的更是几分茫然,暗自心中底喃道:“!这古代到底是几岁结婚啊?”

     司徒夜排行老三,二十余位美人,怎么着也听说是过了十七,也就最近三年才满上的嘛,可那司徒澈排行老六,算到如今大概也不过十七,搞不好还不到十六呢?虽然,那张俊逸的脸廓是很成熟的,让依依都有些分辨不清年纪,可……

     “小姐……你怎么了?”看着自家小姐一脸诧异而后又渐渐变的落寞,小桃还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让小姐想起了不开心的事情,随即又担忧的安慰的开口安慰道:“小姐,你别难过了,六皇子他娶侧妃也是迫不得已的,当初,站们在楼子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和皇上告密说,六皇子迷上了……这才无奈……”

     “哦……没……”一看小丫头说着说着,又想起了那些过往的不开心,眼睑瞬间下垂,清亮的眸子中也随之蒙上了那一层薄薄的雾气,可是一开口,依依却不知道要怎么安慰才好,索性话到一半,便一转话锋,脸上随即彰显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道:“我唱首歌给你!”

     “好啊……好啊……奴婢好久都没听到小姐的歌声了。”闻声,小桃立即欣喜不已,两眼无比期盼的望着依依。

     见此,依依的嘴角也禁不住画上了一抹可爱的弧度,大脑却在急速运转着,到底要唱哪一首具有代表意义的歌曲呢?既能考验小丫头的眼光,又能……

     顿时,依依一抬手就用拇指和着中指打了一个响指,心想,看着小丫头这么认命的男尊女卑思想,还是来首二十一世纪,最为代表意义的“好男人都死哪去了”

     如此一想,依依索性就把小桃一把拉在院门前的一张椅子上做下,然后自己起身,走至空旷的院子中央,像个歌手更像个老师一般,先清了清嗓子,而后便开始拿了一旁的茶水铁盘,一边有节奏的敲击,一边轻唱着:

     你送我鲜花吃饭却要我刷卡

     你说女人应该独立AA制好吗

     我说算了吧这顿我请啦

     明天就从手机里删去你的号码

     他送我回家说想上来喝杯茶

     我说家里还有一位八十岁的老妈

     他突然不说话走得很潇洒

     今晚一别后会无期相望于天涯

     好男人都死哪去啦死哪去啦

     好女人们问天问地没人回答

     看看网上只有八卦没有童话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心乱如麻

     好男人都死哪去啦死哪去啦

     好女人们排着长队等着出嫁

     看看街上人来人往有点害怕

     我心中的白马王子藏在哪啊

     你很有文化彬彬有礼有些傻

     可是看到漂亮姑娘开始眼巴巴

     我的姐妹们你也敢勾搭

     你信不信我一巴掌打掉你门牙

     他事业发达每天带三部电话

     没空陪我偶尔约会还像个哑巴

     也曾谈婚论嫁他突然很尴尬

     他说自己早已成家还有两个娃

     好男人都死哪去啦死哪去啦

     好女人们问天问地美人回答

     看看网上只有八卦没有童话

     我心中的心里七上八下心乱如麻

     “小姐……小姐……你……这……”小桃越听眉头越是皱的紧,很想开口打断依依的怪异旋律,可,那些简单如独白的歌词却又是那样的让她纠结的想要听完,于是,几次蚊蝇般的出声都始终没有喊停。

     依依心里唱的那叫一个欢啊。

     她不是没有性格,她不是不向往自由,可来这个世界,她一直都无奈的压抑着自己,每天都在惶恐和紧张中度过,可这一刻,面对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她是那样的无拘无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