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撒旦强制温柔 > 第32章 去意已决(1)
最快更新撒旦强制温柔 !

    经过几次的接触,这个温润尔雅的男子,似乎真成了她心中的亲人一般。也许是时代的代沟,更也许是性别的代沟,更或者是不想他再多操心自己一些……

     因此,依依只是轻唤一声,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的犯难和他一起分享。

     看着自己妹妹如今这样艰难的处境,慕容凡真是恨不得立刻就将她带回慕容府。

     可转念又不得不顾忌那些祖制礼仪,俗话说这万般皆是命,女子一旦嫁人就只能选择一辈子认命。。。。

     因此,他只能强忍下自己内心的疼惜,苦口婆心的劝解道:“清儿,你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很多事情都不要再如小时候那般任性了。正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忍一时……”

     然,慕容凡的话还没说完,依依便开口打断道:“哥……你到底要说什么?”

     古人文绉绉的拐弯抹角,她是很难猜疑,索性就直接的问出口得了。

     然,经依依如此一问,慕容凡倒有些词穷了。他只是想提醒自己的妹妹要大度一些,要更温顺一些,可现在想来似乎自己的妹妹又并没有什么过分之处。

     心想:“毕竟,和六皇子的事情也是被动。刚刚在王府的大门外,师兄已经把那天遇见妹妹的事情说的一清二楚,如此一来,外界的谣言便是虚无,那府里的谋害侧妃及子嗣一事,只怕也是另有蹊跷……”

     而此时的另一边。

     王府东苑内。

     “啊~啊~”一声声惨人的叫喊声,让人不由的一阵悲怜。

     院内,浓浓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丫鬟,婆子更是忙不应暇的在房内外穿行。

     一盆接一盆染红的血水,从屋内端出。

     很难想象,屋内到底是躺着人还是猪。

     “蕊儿……蕊儿怎么样了……”一声霸气的急切声,由远至近传来,使得整个院子更是陷入一阵慌乱之中。

     丫鬟婆子急急上前行礼道:“奴婢见过王爷!”

     “混账,都什么时候了,还在乎这些!”

     司徒夜气氛的一脚踹像那个距离他最近的老婆子,眼神无比关切的望向那扇紧闭的房门。只是,从小耳读目染的礼节致使,他不能再向前迈进一步。

     因为,男儿是不得沾染污秽的。

     耳膜已经被那痛苦的惨叫声填满,指节紧紧握起,此刻他还真有把那个女人掐死的心情。不为别的,就因为那已经随着丫鬟一盆接一盆往外端的鲜红。

     “哥,你能不能让爹爹去和皇上说说……说……我和王爷不合适,让王爷休了我?”见慕容凡一脸动容之色,依依索性说出自己内心的真正想法。

     只是,说这话时,她又不得不想起这古代女儿家名义受损,家中父母也会颜面扫地的事实。因此,话到最后,她自己都变得毫无底气。

     “清!”慕容凡闻声立即有些不悦的低斥一声,同时,眼中的疼惜更是不可言喻。

     他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妹妹有不一样的思想,知道这十年的遭遇让她很多行为异于常人,只是,当亲耳听到自己的妹妹要主动下堂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然而,他又更加的悔恨自己没有早点找到她,让她过上好日子,以至于嫁到王府却没有半点王妃的待遇。

     然而,正当依依不知道该怎么在慕容凡面前取得帮助,成功离开王府。

     慕容凡不知道该如何劝说自己的妹妹,兄妹就这样各有所思沉默的时候,突然,房门却被人大力踹开,发出!的声响。

     “贱人,做了好事就打算一走!没那么!”司徒夜黑了脸站在房门外,对着屋内还来不及反应的依依呵斥道。

     蕊儿的小产,那彻骨的喊叫声历历在心间还未消散,却不想,在他来找这个女人算账的时候又听见她装可怜的求自己兄长替自己要!

     真是可恶至极。看来他是真不应该手软的让她活下来。

     慕容凡一见满脸怒火的司徒夜便立即侧身挡在依依身前。

     司徒夜的到来虽然他也是措手不及,毕竟一个男人亲耳听见自己的妻子说要下堂是多么的大的屈辱他知道,只是,他依然会竭尽全力的保护着自己的妹妹,哪怕对方的身份是高过自己的王爷也不能伤害她的一丝一发。

     “慕容凡,你还有什么!你慕容家的好女儿,好妹妹已经嚣张到杀了本王的子嗣……”司徒夜气氛的说着,目光怒气的直视着,平静望着他的女人。今天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要给那个女人颜色看看,即使不为那未出世的孩儿,也要让她为她那水性杨花的思想付出!

     “王爷执意如此,那我慕容凡就只能得!”见司徒夜上前立即要对自己的妹妹不利,慕容凡更是将依依紧紧的护在身后,挺身上前不容司徒夜半点靠近的说道。

     “皇上驾到!”突然一声太监独有的尖细嗓音打断了房内紧张的气氛。

     顿时,依依不自觉的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

     不为别的,只是她从来没想到关键时刻曾经的电影情节居然出现了。不管结局如何,但至少眼前这两个拔剑怒放的男人是可以停手了。

     司徒夜诧异的朝门外看了一眼,而后又疑惑的那目光探向一脸坚定的护着依依的慕容凡,那疑惑的眼神,充满了杀气,要不是碍于门外的来客,他真的会立即拔剑刺上去。

     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从鼻腔里冷哼,瞟着还懒懒不为所动的依依,

     “这是在干!”王府的正厅之上,一身稍显华贵丈青色便服的皇上司徒烈,饶有趣味的看着像只暴怒却无处爆发的公鸡的儿子发话道。

     目光早已把底下三人看了个清楚。

     这些日子以来,王府的流言四起,自己从未真正理会。原以为将自己这第二子封了王,侧妃提升为正妃,其间的相处会变得更为融洽一些,却不想……

     “也是朕疏忽了……”皇上司马烈在心里悠悠长叹一声,面上却没有将自己的愧疚之心表露半分。

     知子莫若父,他虽然常年被朝政压得脱不开身,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和自己的儿子相处,可到底是自己的骨血,他的一举一动又怎能瞒过他的眼呢?

     继而又发话道:“朕老了,眼睛里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家和’变成‘假!……”

     皇上司徒烈慈爱而又不容质疑的话音还未落下,一个小丫鬟又匆匆的跑进了众人的视线。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几乎头也不抬一脚冲进正厅,直直对着立在一旁的司徒夜急禀道:“王爷……不好了……”

     她要禀报的话还未出口,空阔的大厅内响起一声太监的呵斥:“大胆刁难,皇上在此竟还这般莽撞,不想要脑袋了!”

     闻声,小丫头立即一个颤抖,扑通一声跪地求饶道:“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奴婢只是一时心急,不知皇上驾到……奴婢!奴婢!”

     一边求饶,小丫头一边响亮的朝自己的脸上扇着巴掌。就像是一种美妙的节奏一样。让人心里说不尽的舒坦。

     只是,这样美妙的节奏不等她延续,司徒夜就一个箭步上前,猛抓了小丫头的手,急道:“怎!蕊儿怎!?”

     小丫头这才适时住手,眼眶盈盈泪光,好不哀怜的看了看上座的皇上,见他神色没有太多异常,转而这才对着司徒夜禀报道:“王爷……您快去看!蕊侧妃她……她……”

     小丫头的断断续续,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纠结了心脏。司徒夜更是急切的不顾一切的,冲出了房门。

     依依心里本就愧疚居多,见此这番更是不免联想道:“她死了吗?怎么会死了呢?……”

     如此想着,依依的脚步也不免一个后退的踉跄,幸好一旁的慕容凡眼疾手快扶了扶她的身子,这才不至她在皇上面前太失了礼数。

     她无心害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故。这个心结,她杨依依一个现代人,一个从未见过半点杀戮,半点血腥的人,只怕是一生都放不开!

     “清儿……”见依依神思异常,慕容凡不由轻声唤道。

     自己的妹妹什么品行自己自然是知道,可眼下出了这等事情,他心里也半点都不好受,那毕竟是一尸两命。

     “李全德,你去看看,这都什么个情况。”皇上司徒烈淡淡的开口,对着他身侧不远处的老太监吩咐。那从容不迫的面容真让人猜不透,不知他是见多了世事变迁的九五之尊,还是,对于一个普通的一捞一大把的平妾就是这淡如水的情绪。

     不担忧,更不怜悯。面上反而带着一丝依依根本看不透的笑。

     那笑容亲和,狡猾,又似在看好戏,更似在对依依说,“丫头,你多虑了。”

     “是。”李公公恭敬的应了一声便弓着身子退出了正厅。

     然,在路过依依身旁时,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和皇上司徒烈一般无二,只是,其间更多了几分笃定。

     依依更是满心的茫然。心想,“这对主仆不会是都中邪!”

     李公公退出身后。整个大厅内就更显安静压抑了。

     皇上司徒烈自然是很悠闲的端了一旁的茶杯细细品着。他是一国之君,更是这个大家庭的大家长,结果无论如何,他都有理由不担忧,不难过,甚至是不怜悯。

     可依依却不同,事由她起,虽不是故意为之,但结局她都无法改变。此时,几乎都不知道自己的手脚该放在什么地方。指节第一次很木然的纠结丝绢。

     慕容凡,见此,眼里除了心痛就只剩下后悔。后悔自己没有能力主宰这一切,后悔自己找到妹妹的时候太晚,后悔自己不是一个乡间樵夫而是将军之子。生在无法自颐的官场之内。

     时间,就这样一分钟接一分钟的过去,整个大厅内几乎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清晰的听见。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或许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对依依来说就像整个世纪一样的漫长。厅外,那个满面慈祥的李公公弹着他一贯的拂尘快步走来了。

     一脸正色。看不出事情的结局。可依依的心却一刻也未能停在狂跳。她很想问,那个蕊侧妃到底怎么样了,是生?是死?

     可话到喉咙,喉咙却像前一刻啃了一大块铅一样,堵的难受。双眼只能期盼的向李公公快步上前的上位方向望去。

     司徒夜并没有跟着李公公一同回来。

     慕容凡的心情也瞬间紧张到了极点。这一刻,他怕了,生平第一次感到害怕,怕那个女人的结局不好,自己的妹妹跟着遭殃,更怕自己的父亲也因此受到无谓的牵连。

     然,尽管如此,他却不能将自己的内心表现出来。索性也只是抬眼望着那高高在上,还未曾有任何变化的龙颜之上。

     希望,下一刻他能扭转乾坤。

     “事情怎么样了?”皇上司徒烈放下茶杯,不紧不慢的开口。

     “回皇上,都是老把戏了,奴才刚一带了徐太医进去,小丫头就什么都招了……”李公公一脸狗腿,轻笑的回道。转而又不着痕迹的看了依依一眼,继续道:“这会子,睿王爷正在大发雷霆呢。真是委屈了睿王妃了。”

     “嗯……这个是自然。”皇上司徒烈正色应和,顿了顿吩咐道:“去吩咐徐太医,也为睿王妃瞧瞧……”

     看着那高高在上的雍容之色,听着这主仆二人别有深意的对话,依依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惑瞪大了眼。

     皇上司徒烈见此,也看出了依依心中所想,随即大笑出声,“罢了罢了,李全德,你就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这丫头!她今个儿要是不知道个子丑寅卯怕是定不了心了。”

     “是。皇上。”李公公满面喜色的应声之后,这才转身对着依依和慕容凡娓娓道:“王妃娘娘无须多虑,这事本就是那蕊侧妃自编自导的争宠戏码,老奴刚一带了太医进去瞧迈,那侧妃娘娘就已然花容失色……”

     经过李公公的一番解说,依依终于知道了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那个女人根本就没有身孕。只是,她没想到这事情会如此轻易的惊动皇宫,皇上更是亲自带了太医来。

     不过即便是如此,依依的心也早已变得不可挽回了。

     她深知此次是她唯一解脱的机会,虽然不知道胜算到底是几分,可她依然选择一试。

     趁着司徒烈还在和蔼的笑着,依依侧移一步到正下方,扑通一声跪地,不折不扣的行了个跪拜礼,“皇上,臣女有一事相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