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05章 护送回宫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茗月已来到跟前,见到来人立即蹲下身子行礼,来人正是东方恪,他身形修长,伫立在身后随行的小太监撑起的大伞下询问出声。茗月因为惶恐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片刻的静寂中,阮流烟感觉头顶的雨势仿佛又大了些。

     东方恪不动,茗月更不敢伸手去扶。

     刚下过雨,地面又硬又湿冷,阮流烟趴在地上,藏在袖子里的右手已然悄悄收紧,两手撑在地面慢慢起来,她垂首道:“皇上不要怪罪茗月,是嫔妾自己脚下滑了,不小心从石桥摔了下来。”

     “可有伤到哪里?”东方恪这回伸出了手来扶她,被阮流烟避开了去,“嫔妾摔倒身上沾了泥泞,皇上还是先别碰嫔妾,以免脏了双手。”

     “也好。”东方恪略一停顿,收回了悬在半空的右手,“既然爱妃都摔倒了还如此替朕着想,那就由朕就护送爱妃回宫吧。”

     解下身上的黑色披风,他径直穿过阮流烟的双肩两侧,绕到胸前给她系上,阮流烟欲要推辞,触及东方恪的眼神时慢慢噤声。胸前给她系披风的手灵活穿梭,指修长、肤白皙,让她不禁有片刻恍神。

     方才摔倒时她的裙衫各处都沾到了泥水,东方恪的这件披风刚好解了她的窘迫,回过神来的阮流烟有一丝不解,她不明白的是:在她摔倒时都吝啬伸手扶上一把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转变到面不改色的给她系上披风?不容她多想,东方恪已转身离去,身后李得诏一路小跑紧跟而去。

     茗月适时起来将油纸伞撑起,一手扶起阮流烟手臂,两人抬步前行。阮流烟一步迈出去,落地时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忍着没有痛呼出声,她示意茗搀扶她慢慢行走。

     前方的东方恪驻了脚步转头,瞬间了然,回身大步朝着她们走来。

     “皇上,让奴才找个人背…”

     看出东方恪意图,李得诏连忙开口提议,被东方恪一个眼神扫过来攸的住口。

     东方恪来到阮流烟跟前,俯身将她打一横抱起来。见此,其余众人纷纷颔首低眉。阮流烟花容失色,挣扎着想要下地,被他桎梏的更紧,“别动,朕送你回去。”

     东方恪言简意赅,阮流烟无法忤逆他,于是只好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一路上雨声未歇,回到重华宫内已是午时用膳时间。东方恪理所当然的留了下来,赵淙岩再一次被传来重华宫,这次是给阮流烟开跌打损伤的伤药和敷药。

     褪去足衣靠坐床头,阮流烟表情平淡,身后的枕头柔软舒适,加上茗月的动作很轻,上药的过程并不难捱。就是远处软榻东方恪的目光偶尔投来,让她不自觉的想要收脚。好不容易等上完了药,一干伺候的宫人鱼贯退了出去。

     靠坐在床头的阮流烟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她发现一件事,那就是这次出去了一遭回到宫中,回来了宫内的人竟全然都是生面孔,就连她准备审问的那个宫女红儿也不见了。

     眼见东方恪从软榻起身走来,她不由更紧张起来。

     “还痛吗?”东方惝落座’床铺一耦。

     “回皇上,已经不痛了。”阮流烟摇头。

     宫人全部被换,除了东方恪,阮流烟想不出还有谁能这么‘关注’她,既然人都换了,那丢失玉钗的事想必皇帝也知道了。沉默两秒,阮流烟掀被起身跪在床铺,见此东方恪眸色攸深,沉声道:“爱妃这是做什么?”

     “皇上,嫔妾今天有件事欺瞒了皇上,就是嫔妾的耳环没有丢,是一支玉钗失窃了,嫔妾怕皇上知道了会觉得嫔妾管教不严,所以就…”阮流烟面上故作惶恐,“还望皇上恕罪,嫔妾不是有意欺瞒皇上的…”

     由于躬着身子,她的秀发从双肩垂落下来,更显其柔顺无垠,东方恪扶起她,“朕当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爱妃是不想用这些小事烦扰朕,这份心其心可嘉。朕怎么会怪你呢?”

     “嫔妾谢皇上不怪罪嫔妾。”阮流烟嫣然一笑,借助搭在东方恪扶着她双肩的手臂起身,重新在床铺靠坐。

     玉钗的事她是不敢再问,但单独与东方恪呆在一室又让她浑身不自在,阮流烟转动脑筋绞尽脑汁想要想个话题,让气氛显得不那么沉闷,还没等她用上,东方恪就已经起身要离开。

     鉴于她的脚伤,皇帝并不让她起身跪安。口头恭送皇帝出门,她目送他离去。时至初夏,散开的窗户处大片的花卉盛开,嫣红的花瓣映入眼帘,让阮流烟不禁陷入沉思。

     她八岁回府,十二岁被送去尼庵,在尼庵三年,物质上虽清贫困苦,日子倒也无拘无束,在那里没有在殷府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也可以说那三年是她这十五年里最为快乐的日子,也就在那个时候,她结识了子瑜。

     那支“玉钗”就是阮流烟在尼庵时,子瑜亲手送她的生辰礼物。这个儒雅知礼,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至今阮流烟还记得他们初次相见的一幕。

     尼庵的后山草木茂盛,盛夏时常有各种野果果实可采摘,那时阮流烟经常一个人偷偷跑去后山爬到树上去摘杨梅。有一次她又偷偷溜了出去,对着高大的杨梅树摩拳擦掌,三两下上了树。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次她竟不小心从树上摔落,子瑜就是那个时候出现的。原本以为会重重摔到地上的阮流烟被人接在怀里,睁开眼睛时就是一张俊颜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第一次被个陌生男子这样近身,十四岁的她惊慌失措,从对方怀里挣脱、满脸通红的跟对方道谢。

     子瑜对她的窘迫报以善解人意的宽慰,阮流烟虽满心羞涩,但对这个无意中闯进她生活的男子也报以欢迎的态度。后来他们渐渐熟悉,临近她的生辰,子瑜知她不爱那些花俏珠宝,还亲自做了一个梨花簪给她。

     她对此爱不释手,“投我以桃,报之以李”,为了答谢子瑜的送簪之情,她熬夜做了一个荷包,准备第二日两人见了面送给他。让人没想到的是,荷包还没送出去,殷家就来人了。

     再后来就是她在殷家逃脱无望,迫不得已答应进宫,见她乖乖听话,殷忠贤就不太限制她的活动范围,只是去到哪里就有人形影不离的跟着。临进宫前,阮流烟特意去了一趟有名的首饰铺子,请求店里的老师傅将她这只梨花簪镀上层层碧色,将其包裹起来做成玉钗。

     女人喜欢一件首饰,就算日日带在身边也不会引人起疑,她想的周深,唯一没算到的是宫里竟有手脚不干净的窃人。

     “小主,药来了。”

     门外茗月轻唤,阮流烟收回思绪,坐直了身子:“进来。”

     没有犹豫的将茗月送来的汤药喝掉,阮流烟将其递来的一枚蜜饯接在手中,茗月收了药碗准备退下,阮流烟唤她,等她说明了话意,茗月睁大了眼睛,“二小姐,您是说石桥上您摔倒,是有人背后在做手脚?”

     “你说呢?”阮流烟睨了她一眼,“好了,把我交代的记住,你下去吧。”

     “是,主子你放心,奴婢知道该怎么做了。”茗月胸有成竹的保证,见阮流烟已意兴阑珊,连忙快步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