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29章 化险为夷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阮流烟的身子摇摇欲坠,唯有紧紧抓着茗月扶住她手臂的双手方能站稳。忍下心中的那股滔天巨浪,她朝着一旁的茗月开口:“扶我到位置上去。”

     茗月应下,连忙扶她到位置上坐下,那边苏长白一曲完毕,他从坐席上起了身,双手抱拳行礼道:“臣献丑了。”

     “大司乐有心了,难得朕和太后,嘉和公主还有众臣能听到你的琴声,你就不要谦虚了。”目光落在苏长白身上,东方恪口中赞赏。

     其实他心中清楚这曲子尾声时苏长白犯了一个细小的错误,一般不识音律者或初学者都听不出,以苏长白的音律造诣来说,他不应该会犯这样的错误。一般只有心绪不稳时才会出现这种失误,这个让苏长白心绪不稳的源头,是谁?

     目光不经意扫过台下,视线一一从众人面上掠过,他将目光锁定在台下脸色有些苍白的阮流烟身上。此时的她正出神的望着一个方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东方恪看到了不远处正撩袍落座的当朝大司乐——苏长白。

     只一瞬间,他的脸色沉了下去。

     “皇帝怎么了?”太后郑氏发觉他脸色不对,不由开口问道,东方恪回神,缓了缓脸色,“朕无事,多谢太后关怀。”见东方恪不肯多说,郑氏压住了心底狐疑,不再言语。

     一旁的东方溶自始自终都没有把视线从苏长白的身上移开过,听到东方恪队对苏长白的肯定,她面上笑的更灿烂了。苏长白的琴艺插曲过去,此番又回来献礼上面来,轮到阮流烟准备的生辰礼物上场,待到殿内太监将重华宫里带来的礼物展架抬上来,周围坐着的人群开始在交头接耳。

     展架是用蓝色的布绸蒙着的,但是一看大致轮廓就与之前刚升了贵人的郑采女的礼物非常相像,这让众人不禁更加好奇这两人送的礼物是否有什么关联。阮流烟知道在场的人都在想什么,未等质疑的人话说出口,她自己首先站起身来。

     “启禀皇上,我…臣妾有话要说。”

     对着高台行礼,阮流烟强迫自己无视苏长白投来的目光。不管他是子瑜,还是苏长白,如今他们都是自己没有关系的了,现在有人想要害她,她必须靠自己才能反击。

     “你说。”东方恪言简意赅,阮流烟走出座位,来回扫视了大殿内众人一圈,她昂首开口,“想必大家已经看到臣妾的献礼了,也在心中猜测,是否是我抄袭了别人的设计,又或是我的设计被人抄袭,现在臣妾想让大家明白一个真相,还请皇上成全。”

     此话一出,在太和殿掀起轩然大波。没想到还真有偷盗谋思这一说,阮流烟出其不意,这让他们完全没想到。他们觉得,出了这种事,一个女人应该至少会慌乱才对,这个女人却看起来异常的镇定。

     “准了。”东方恪点头,他右手边的东方溶颇感兴趣的探长了脖颈,“殷充媛,我等你给我惊喜呀!”阮流烟闻此点头,示意一定会。继而她转向殿内太监,要他们把殿内的八方火把灭掉几把,几人对视一眼,看向高台上的皇帝,东方恪略点了点头,几人依令灭了四方火把。

     火把灭了一半,殿内的光亮骤然暗了不少,火光明明灭灭里,郑采女,也就是现在的郑贵人脸色惨白如纸。明明那个人说了万无一失的,她才敢在这么大的场面仿造阮流烟的献礼是自己的,可是这个女人却这么有自信证明她是原创者,若是她真的能证明,那自己该怎么办?

     没人注意到郑贵人的惨白的脸色,此时大家都被阮流烟先发制人的自证清白吸引了过去。展架上蒙着的蓝绸被缓缓揭开,众人看到了悬挂的八个大字——公主千岁,洪福齐天。这几个字跟之前郑贵人的献礼一模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是,阮流烟献上来的这几个字,此时看起来闪着萤萤绿光,淡绿色的光芒从鼓起的大字里散发出来,神秘中又夹杂着美丽。

     “哇,好漂亮!”东方溶首先惊叹,从高台上走下来,她迫不及待的开口,“殷充媛,你是怎么做到的?这里面是什么?”

     “公主,您看过就知道了。”

     吩咐几个人用蓝绸将展架蒙起,阮流烟请她到透过蓝绸留有的缝隙查看,东方溶甚觉好玩,立即迈步过去。

     其他人只能干巴巴的望着,东方溶探脑一望,望见里面的情景不禁更兴奋了,“原来是用这个做的!殷充媛,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很喜欢这个礼物!”听到东方溶赞不绝口,众人更加好奇,只是这种场合,任谁也不敢失礼出格。

     高台上太后紧缩眉头,平静的嗓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殷充媛,你就别卖关子了,快些说出来吧!若你真是被人抄袭了构思,哀家和皇上,定会为你主持公道,不会冤枉了你。”

     “回太后娘娘,臣妾这就为大家解惑。”

     微微一笑,阮流烟对着身侧的茗月点了点头,茗月早已准备好,事先备好的气体袋拿出来,她走至大殿中央打开,众人不禁探长了脖子看。不一会儿,张开的袋口首先有个绿色的、如同豆子般大小光亮的流萤飞了出来,荧光在昏暗的大殿里甚是好看,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流萤从袋口飞出,一时间流萤在人群中飞舞,细微的光芒充满了大殿。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那鼓起气体的字里装的就是这晚上尾部会发光的夜火虫,怪不得要用厚厚的蓝绸蒙着。之前那郑贵人的献礼,根本就是拿了一个半成品来忽悠公主,真正的东西还没放进去,这下是谁弄虚作假,一切都清楚了。

     众人议论纷纷,唯有独坐的苏长白不发一言,伫立在大殿中央的阮流烟扬起唇角,在东方恪冷冷的吩咐声里回了自己的位置。嘉和公主的生日,本还是高兴欢乐的日子,却偏偏现在出此幺蛾子,再看郑贵人,她现在完全没有了被晋封时的面若桃花,此时完全是一副彻底绝望的模样。

     由于公主生辰,不兴见血光,动责罚,是以郑贵人只是先被押了下去等候处置。太后吩咐剩下的节目继续,在各位王宫大臣的献礼如火如荼的进行里,阮流烟终于松了一口气。

     殿内的熄灭的火把再次点燃,之前一直缠绕在周身那道炽热,带着微些责怪之意的视线终于有所收敛。这边阮流烟一派的颔首低眉,再不往苏长白所坐之处望一眼。直到快要接近辰宴的尾声,阮流烟终于还是悄悄起身离了大殿,殿内的气氛太过让人喘不过气来,让人不自觉就想逃离此地。

     伫立在液庭池前,她望着远处湖面微微出神,忽闻背后传来细微的响动,阮流烟转身,首先望见来人白衣胜雪的衣袍,再往上,就是曾经她无比熟悉的丰神俊颜。

     再也站不住,她就要从液庭池另一方逃走,然而没等她走出两步,一股强大的力量就将她扯的往后退去,身子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她听见头顶男子说:“为什么跑?阮流烟,你让我找你找的好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