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31章 臣妾不知(修标题)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亥时三刻,东方恪气势汹汹来到重华宫。

     众人皆不敢拦,茗月守在殿外,连忙上前请安,“奴婢参见皇上。”

     “殷充媛呢?”东方恪脚步未停。

     见来者不善,茗月连忙回道:“皇上,娘娘她已经歇息了…”看出茗月试图阻拦他脚步的意图,东方恪顿了脚步,“滚开。”

     丢下这句话,他自顾自走进大殿去。茗月再不敢上前,眼看东方恪即将越过殿门,她急中生智半蹲着身子行礼大喊,“奴婢恭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一声喊出来,在夜色里传出老远。想到房中的阮流烟也能听到,茗月深吸一口气放松下来。这边东方恪见一个小小宫女居然也敢耍心思,心中怒火不由更盛,大步来到阮流烟房前,他想也不想推门而入。

     “皇…皇上?”阮流烟的声音迟疑不定,看样子是听到茗月的喊声刚要从床铺起来。烛光摇曳,床上之人身着睡衣下床,三千青丝披散于双肩,丝质的衣绸衬着女子白皙的肌肤,在烛火的映衬下让东方恪有一瞬间的微怔。不过片刻,他便恢复过来。

     “皇上怎么现在这个时辰来,臣妾以为皇上在乾清宫歇了。”阮流烟迎上来,面色如常道。东方恪不答,待她走近,大手一捞,将她带入怀中。酒气扑面而来,阮流烟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皇上,你喝醉了?”

     “没有。”东方恪冷冷回道,视线触及怀中人明明抗拒却又让自己不躲开的模样,心中顿时一阵怒火,想也不想,他抬手捏住了对方的下巴,“爱妃今日说身子不舒服提前离了宴会,能告诉朕是哪里不舒服吗?朕也好让太医来给爱妃诊个脉,爱妃若是病了,岂不让朕心疼。”

     从一进门来,东方恪就察觉到屋内的气氛不太对,虽然阮流烟是惺忪着从床铺刚要起来的样子,但越走近床铺,那股被人在黑暗中窥视的感觉越来越盛。笃定屋内藏了人,东方恪杀人的心都有了,想不到他们竟如此饥渴,竟敢在这重华宫深夜幽会!

     他的动作毫不怜惜,阮流烟被迫昂头,对上东方恪怒火中烧的目光。想到某一个地方藏匿之人的视线也在望着他们,她不禁心中更为焦急,“臣妾只是略有些头晕,回来后歇息片刻便无事了,有劳皇上挂念…”话音未落,阮流烟感觉自己身子已经凌空而起,被人打横抱在怀中,还未等她回神,一阵头晕目眩,她整个人被抛到了床铺。

     她花容失色,想要从床铺爬起,还未起身就已被身后人压倒。后背传来的重量让她动弹不得,就连东方恪说话时呼出的热气也在一阵阵轻袭她的耳后,“爱妃身上好香。”

     阮流烟伏在床铺的身子僵硬,忽感脖颈一痒,竟是东方恪探过手在褪去她肩头的睡衣,宽大丝质衣绸,纵然不解腰带也被人轻易褪了下来。香肩半露,感受空气中丝丝凉意,阮流烟忽然感觉一阵耻辱,殊不知东方恪刻意用身躯挡去了另外那双眼睛的视线,能看到她身子的,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触手嫩滑如脂,注视这圆润肩头,东方恪打定主意俯身下去,他火热唇瓣在女子肩头流连。东方恪原本是想用这方法逼迫那人献身,谁知一沾上女子身子,竟有种想要更深切的索要女子身子想法,还好他的理智还在,倒是那人倒也沉得住气,这样都不出来。不过,敢觊觎他的女人的人,他也不会轻易放过他!

     眼神蓦地幽深,他握在阮流烟腰间的大手两指不由用力,意识混沌中阮流烟只觉腰间一痛,不禁痛呼出声,她是因为痛叫出声,听在人耳中,倒是像做某种事欢愉的呻|吟。东方恪只觉小腹一热,还未等他多想,身后武器夹杂着丝丝破空声传来,他眼神一冷,抓起一侧锦被覆在阮流烟周身,抽身躲了过去。

     一击未成,那人迅速退开。两人僵持,望着那人一身白衣胜雪,绢巾蒙面,东方恪冷冷道:“你是谁?”那人并不回答,手持软剑再刺,招招直击人的要害,看来方才那一幕彻底惹怒了他!东方恪弯起唇角,对来人攻势游刃有余,外面守卫也发现不对,片刻之后,大片守卫冲了进来,白衣男子见势不对,眨眼间破窗而出。

     眼看刺客逃跑,吩咐一部分人留下保护皇帝,守卫首领延茸带着剩下的人去追。原来皇帝早就知道屋内有人,靠坐在床铺,阮流烟整个身子卷缩在一起,宽大的锦被将她完全包围。扫了一眼低头不语的女人,东方恪吩咐众守卫,“你们都下去,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是!”守卫回答整齐划一,很快训练有素的退了出去。眼见外人全部撤离,东方恪再次来到阮流烟跟前,“流烟,告诉朕,那个人是谁?”

     “臣妾不知。”闭着眼睛回答,阮流烟硬着头皮装作不知,东方恪刚刚下去的怒火又上头来,大手一伸,他将女子身上围着的锦被扯掉了去。一点一点逼近女子身子,他将手停顿在阮流烟腰间妃色的腰带之上,“当真不知?”

     “臣妾…真的不知。”

     阮流烟依旧嘴硬,东方恪毫不犹豫将她的腰带扯下,对襟的睡衣敞开,露出了里面炎红色的抹胸。女子禁闭双眼,细长白嫩的脖颈与窄细倾斜的的肩侧辉映,入目让人移不开眼光。

     东方恪自认定力比常人更为坚定,此番也不禁内心一阵燥热。女人嘴硬的让他迫切的想要她屈服,脑中一热,他双手扣住阮流烟双肩,随即低头狠狠吻上女子淡色的唇瓣。

     既然不肯说,那就不用说了!

     这样想着,东方恪吻的又|凶又|猛,身下女子终于忍不住挣扎起来。阮流烟只觉得被身上人吻的喘不过气来,推也推不动,她焦急伸手去捶对方,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压制住。

     “不要!”阮流烟惊呼,将她抗拒的样子收在眼里,东方恪眼底闪过一丝怒气,他冷笑,“爱妃就这么嫌弃朕?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朕的女人,难道还想为谁守身不成!”

     阮流烟身不能动,只能拼命摇头,当东方恪的手触及她身上衣物时,她终于崩溃大喊,“皇上,我根本就不是殷相嫡女,我是假…唔…”她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听到这几个字时,东方恪飞快的以唇封住她的口,不让她有机会把下面的话说出来。假的?假的又如何,你已经是朕的妃子,就是朕的人,朕心悦你,能容忍你一次,两次,可不会次次任你摆布!”

     想到前几次阮流烟有意无意的找借口避开侍寝,如今又在她的房里发现的白衣男子,东方恪自觉胸中有一股邪火在烧,内心的渴望越来越盛,横冲直撞的撬开女子贝齿,他强势与她纠缠在一起。既然她的心里已经有别人的存在,进不了她的心,不如先要了她的身子,来日方长,还怕她不肯打开心门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