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38章 风餐露宿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不知马车行驶了多久,最后在一处葱郁的树林里停下。夜色渐晚,这里除了殷明誉的人马、晚风和头顶的星空,再也找不着其他多余的人出来。

     马车赶车的并不是十一,阮流烟猜测他应该是藏匿在其他暗处的人群中。果不其然,当夜色降临,所有一路上隐匿在暗处的人马纷纷现身出来,十一也在其中,不过同样的,他也在脸上戴上了面具。出现的人除去赶车的“车夫”,另外还近有十人左右。

     落脚地确定以后,这些人里有人去捡柴生火、有人去搭建帐篷、还有人牵马喂食,所有人都井然有序,并且对殷明誉十分恭敬,看的出殷明誉将他们管教的十分忠心和听话。

     空地生起了火堆,其他人自发散了去组成一团,唯有阮流烟和秋容,还有殷明誉所在的火堆再没人靠近。殷明誉似乎对自己的手下很满意,用铁棍串起手下送来的被剥了皮清洗干净的野兔,他动作娴熟的翻动和加盐巴在火堆翻烤,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很快兔肉的香气伴随着晚风飘散的四处弥漫。

     在牢里阮流烟几乎滴水未进,后来被救出还是以清理伤口放在第一位,殷明誉不会不记得给她准备吃的,可再甜美的点心,那个时候还怎么能吃得下?如今闻了这兔肉的丝丝香气,她腹中的饥饿感居然一下子就来了,而且欲演欲烈。

     “咕咕~”

     饥肠辘辘的抗议声响起,在这静谧的夜色里听起来非常明显,这里都是习武之人,听力都是练的极好,这呼噜声出来,阮流烟顿时觉得周围一下子变的更静了。

     一旁的殷明誉强忍笑意,用匕首卸下一条兔腿递了过来。阮流烟接过,转手把它给了秋容,“这个给你。”秋容受宠若惊,连忙摆手,“主子,这怎么可以?还是您先用…”

     “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强行把这兔肉塞给秋容,阮流烟再朝殷明誉伸手,殷明誉本是切下最肥美的一块给她,阮流烟不领情的举动无疑是打他的脸。虽对她的举动不满,殷明誉还是重新割了另一条兔腿肉给她。

     秋容默默进食,心中暗暗分析殷明誉与阮流烟的互动。她看的出来这男子十分迁就娘娘,娘娘却对他十分戒备,每次这男子接近,娘娘都会变的十分紧张,甚至有些不自觉的身体僵硬,这说明娘娘潜意识不欢迎这男子的靠近。

     秋容对阮流烟身上伤势也好奇,却选择识趣的不去询问,因为作为一名暗卫,最不应该有的就是好奇心,她只需要遵循主子的吩咐办事。

     用过晚膳便是去帐休息,人太多,帷帐只搭了一个供两名女子使用,其他人原地靠在树身休息。阮流烟和秋容进了帐子躺下,不一会儿,帐子外不时走动的身影逐渐散了去。

     帐里两人小声的说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冷不冷?”阮流烟一边问秋容,一边抓过她的手,在她手心写下“逃走”二字。秋容意会,反过来在她的手心里轻划,“奴婢不冷。”

     亥时,如厕。

     默默在心里念出秋容写的这几个字,阮流烟明白了她的意思,“不冷就好,睡吧。”

     帐外的人自然听到里面女人讲的什么内容,后来两人再无别的私语声发出,一直小心盯着两人的殷明誉稍有些放心。他不傻,去疆防这一路还需阮流烟好好配合不添乱子,因为追兵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追来,他得做好应对的准备。

     亥时左右,阮流烟出帐来说要如厕,秋容也跟着她出了帐子,这里总共就两个女人,殷明誉不可能让个男人陪着她去。是以,他只得重新引燃一个火把交于秋容,让她们俩相携到隐蔽处解决。临走前殷明誉不出意料的警告了秋容一通,秋容会武,虽然现在被他点了周身大穴,若她生了逃匿之心,恐怕会节外生枝。

     很快离这些人歇脚的地方越来越远,她们俩绕到树林后某一高地的一个小山坡后面。阮流烟不会武功,一切只能听秋容安排,秋容理智的分析了形势,告诉她现在还不是逃走的时机,需要耐心等待。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她尝试与秋容商议,秋容低垂眼帘似在沉思,再抬首指着阮流烟身后开口,“皇上,你怎么来了!”

     “什么?”阮流烟一愣,秋容则趁机劈上了她背后脖颈。

     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做了一个噩梦的阮流烟猛地惊醒,看到身旁守着的殷明誉。殷明誉此刻表情淡淡的,“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哪里还不舒服”

     “秋容呢,她在哪?”阮流烟不答反问。

     殷明誉冷笑了一下,狠声道:“还能在哪,送她见阎王了!”

     殷明誉的话让人心中一惊,阮流烟爬起身冲出帐子,当看到不远处被绑在树身的秋容,她整个人放心下来。

     看殷明誉这般生气,秋容一定是做了让他十分恼怒的事情,阮流烟心中分析,等到再次上路,她向殷明誉提议把秋容丢下。

     殷明誉正有此意,他发现自己居然疏忽大意了。昨晚烟儿会突然晕过去,跟这个女人肯定脱不了关系,她必定做了什么手脚给东方恪通风报信,说不定他们行来的这一路,这个女人都有留下记号供东方恪追踪他们——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殷明誉就恨不得把秋容杀之而后快,什么慢慢报复,那是他糊涂!若是这次带不走烟儿,秋容,我一定让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皇宫里自从传出皇帝要带着长公主去万宗寺休养七天的消息,太后郑氏就坐立不安。长公主中毒一事对殷氏已经没了太大的威胁性,依她的猜测分析,皇帝必定是要着急去接那殷氏出狱,这个时候她只需拖延住皇帝即可。等到李宗巡把那殷氏治的服服帖帖的画押认了罪,那就是板上钉钉,皇帝就算是再想包庇也是不成了。

     可如今皇帝居然没有丝毫要迫不及待放出殷氏的意思,反而还要带着长公主去万宗寺休养祈福,东方恪不按常理套路来,这让郑氏有些猜不透他到底在打算什么。李宗巡那里递来的消息是殷氏死咬着牙不肯认罪,他希望郑氏能再给他些时间,不出五天,他定能让殷氏乖乖认罪画押。

     郑氏开始对东方恪离开皇宫十分不赞同,当后来收到李福山的消息,想到需要这么久的时间,眼前东方恪提出去万宗寺反而是个机会,于是假装为难的样子应了下来。东方恪早已将一切洞悉于心,对她的装模作样配合演戏,一切敲定以后,于第二日便出发。

     至于东方溶,现在她已经恢复了活蹦乱跳的模样,东方恪的计划她并不完全都知晓,但一想到能够正大光明的随着皇兄去宫外逍遥,她的心中就忍不住的雀跃。

     带着欢喜的心情,东方溶力邀苏长白同行。苏长白婉拒了她,抵不住东方恪一道口谕下来,他还是入了去万宗寺的百人队伍。这是一趟荒唐的出行,因为这队伍里的两位真正的主子早已金蝉脱壳,要问苏长白为什么知道,因为金蝉脱壳的其中一个主儿就在他的身边。

     此时东方溶一身便装穿梭于人群中,对着街道两旁贩卖的一切东西都感到新鲜不已,宫女凉音疾步跟着她,只怕把她跟丢了。东方溶这位“大小姐”,喜欢什么只懂拿,凉音又是贴身不离的,所以结账和提东西的“重任”就落到了苏长白和他的小厮黑石身上。黑石拎着手上的都快要拿不下,于是胳膊肘夹,脖子里挂,这时一张苦瓜脸摆出来,他心中奇怪他家主子怎么就这么淡定。

     走在他身侧的苏长白思绪早已飘飞到远处,当日他察觉劫走阮流烟的男人和她认识,并且关系不菲,他又不能暴露他会武一事,所以才任由这人将人带走。后来他就进宫先将李福山动用私刑一事禀告皇帝,再将狱中阮流烟被劫一事全盘托出,皇帝听后果然大怒,当时却也只是让他先退下。

     苏长白以为皇帝会派人搜捕,却不想隔日就传出去万宗寺的消息,这般弯弯绕绕,却也让他明白了东方恪的用意,旁人直道皇帝对长公主疼爱,殊不知皇帝是想不走漏阮流烟被人劫狱风声的将人带回,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他是顾及阮流烟的名声的。至于皇帝特别吩咐他守着嘉和公主,他只能从命,再另外再派人去打探消息。

     宽敞官道,一队人马黑衣肃杀,行在最前的是一位骑着赤焰宝马的俊隽男子,他双目直盯远方,薄唇紧抿,五官在这青冥天色更显坚毅。这人便是东方恪,万宗寺的队伍从皇宫一出来,他就匿了身影离开,现在在皇撵里坐着的,不过是个特意安排的替身。

     一路疾行到了歇息时刻,众人翻身下马各自散去。马儿被人上前牵走,墨弦递了水袋过来,东方恪接在手中,声线冷漠平静:“确认是这条路吗,会不会出纰漏?”墨弦取出干粮的手顿了一下,“回主上,大方向应是没错,就怕那人狡猾,若是兜起圈子,恐难以追踪——”

     “是么!”东方恪猛地起身,手中水袋狠狠掷至地面,“那就再让人去探!若追不回殷氏,所有人不必回来见我!”

     默默将水袋捡起,墨弦欲要开口再言,视线中突然闯入一物,他指着远方某一处惊喜交加,“主子你看那是什么!那是“同眠”!它来给我们引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