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44章 回到宫中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玉缀是穷苦人家的孩子,从小母亲早亡,跟着父亲讨生活,谁知就在不久前,她的父亲也去世了,因为家中欠债,她被卖进风尘之地,不甘在里面倚人卖笑,玉缀一直谋划着想要逃走,所以才有了今日被鸨母的人追捕一幕。

     听玉缀娓娓道来,阮流烟知道了她的全部身世。说实话,她看到玉缀被人追着打时于心不忍,可真的故事听到耳中,心中反而没什么感觉了。这姑娘的身世跟外面千千万万百姓里面,某些更凄惨的人们比起来不算什么,但她一介孤女,要想独身活下去也实非易事。

     阮流烟不疾不徐的给自己斟茶,玉缀观察她的神情,忽然起身“扑通”朝她跪了下去,“夫人,你就可怜可怜我吧!玉缀甘愿跟着夫人做丫鬟也不愿再过着那种提心吊胆,被人惦记,被人看不起的日子!玉缀这条命是夫人救的,你若是肯收玉缀,玉缀愿意为夫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她讲的诚恳,这边阮流烟眉头微颦,放下了雕花的茶壶,她冷声道:“既如此你便跟我说实话,你我以前有无见过?你先前看到我第一眼,分明是看到熟悉之人的神色,可你却有意隐瞒,这让我不得不怀疑你是故意接近我们,目的别有用心。”

     她的声儿如白玉棋子洒落玉盘般敲击人心,玉缀浑身一颤,她手心里慢慢沁满了细汗。这女人看模样是真的不认识她了,可似乎并不好糊弄,重新被阮流烟扶起在座,她开口解释:“夫人当真是聪慧,是玉缀不该隐瞒夫人。其实夫人跟之前一个救济过我的贵人长的很像,方才第一眼,我还以为见到了那个贵人,但很快反应过来夫人您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贵人。所以后来夫人您问起,我才会说不认识夫人,因为是玉缀差一点认错人。夫人,你就让玉缀跟着你吧,玉缀保证以后对夫人忠心耿耿的,绝不会生二心!”

     玉缀说到最后显然有些急了,生怕阮流烟不肯要她似的,她又要起身俯跪下去。阮流烟制止了她,“原来如此。你先听我说,玉缀,我们家并不缺仆人,我跟我家夫君也正在赶路途中,现在有些事耽搁两日,待后天便要启程,是不能带上你的。但是你放心,我会让墨弦给你找个住处,把你安顿好,保证你以后的生活无忧。”

     “夫人…”

     玉缀眼眶立即红了,晶莹的泪珠顺着白瓷似得肌肤流淌下来,柔弱惹人怜,阮流烟看在眼里,莫名觉得有丝厌烦。

     她从小跟在母亲阮氏身边,阮氏老实可欺,被人欺负了也只知道流眼泪不知道反击,因此她们住的地方常常被一些可恶的孩子丢转头,上午种下的小花苗子下午就会被人踩踏的干净,甚至阮氏给她做件新衣服,也要被几个同龄孩子要扒下来拿走。

     有一次阮氏给她做了身新衣,被几个孩子看到,这几个人平日里欺负她惯了,这次竟要把她的新衣扒下来,那时候她被几个孩子摁在地上,心里只知道这是母亲亲手给她做的,这些人是坏人,要抢她的东西,所以她反击了,张口咬住了一个领头的男孩伸手解她衣扣的手,这男娃惊慌,更加和其他人用力的踢她打她,可她就是咬住不松口,男娃被她咬的鲜血淋漓,哇哇哭个不停,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跑。

     最后的结果是她松开了口,这男孩看她的眼神像是看可怕的怪物,她恐吓对方,要是他敢让家里人来找她麻烦,下次就咬掉他的耳朵,男娃傻了一样点头,最后连滚带爬的跑走。从地上爬起来的阮流烟去到溪流把身上的血迹洗净,回到家门口脱下衣物想告诉阮氏她不要新衣了,可刚进了门,就看到阮氏低声下气给人赔礼的一幕。

     那男娃看到她进门,更躲进他的父母身后,他的母亲口水横飞,凶神恶煞指着阮氏痛骂,阮流烟准备开口解释,迎头却是阮氏一耳光,她的耳朵被这一巴掌打的轰鸣,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阮氏拉着跪下去给人赔罪,那男娃的父母还是不依不饶,嚷着要阮氏赔钱看伤,最后看他们实在没钱才骂骂咧咧离去。

     阮流烟被阮氏一巴掌打的懵了,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是别人欺负了她,她反击了,最后反而是她的不是,她的母亲还要对她动手。她被打后呆傻的样子吓坏了阮氏,阮氏抱着她哭嚎,说这对父母威胁她,要是她要不跪下给他们赔礼道歉,就把她的女儿送到官府去坐牢。

     听到这,阮流烟终于回了魂,阮氏这才放下心来,那泪水还是止不住横流,她就是这样的,遇到什么事都是流不尽的眼泪,只会哭,只懂哭。相反的,从那以后阮流烟就暗暗发誓:从此以后,绝不轻易掉眼泪。因为眼泪只是弱者被人欺辱时产生的无用产物,它代表的只有屈辱;而她,以后绝不会任人欺辱。

     从思绪回神,对面的玉缀还在默默抹泪,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阮流烟起身离开,“不要哭了,哭也是无用的,我们不会带上你走。你先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我会让人给你安排。”

     留下这些话,她从玉缀的房门出去。

     两日很快过去,今日几人就要动身赶路。

     墨弦已经帮玉缀找好了妥善的住处,阮流烟的伤势经过这两天也恢复不少。临走前她去跟玉缀道别,可到了玉缀的厢房门前却发现房门紧闭,敲门也无人回应,有预感到不测的她急忙让开身子,跟在身后的墨弦把门打开,他们同时望见了悬梁自尽的玉缀。

     还好发现的及时,人救了过来。玉缀脸色苍白躺在床铺,脖子上一道深痕,人醒过来依旧是默默流泪,看她的样子,阮流烟倒是说不出什么狠话了。叹息一声出房去,她来到了伫立在走廊另一头的东方恪身旁。

     “我们能不能带上玉缀?”

     阮流烟开门见山,东方恪看了她一眼,“你喜欢这丫头?”她不语,静默了一会儿,东方恪道:“那就带上吧。”

     启程在际,因时间紧着,所有人骑马前行。不出一日来到万宗寺外,阮流烟同东方恪绕过外面把守的守卫进的寺内。现在长公主东方溶中毒一事的案子已清,太医院验出的结果的确是那甜点和金皮小桔一起食用会引起食物中毒,食者上吐下泻。

     东方溶也在这时也赶回了万宗寺,因为七日之期就快到了,他们整顿后便要返回皇城。据说与她一起回来的应还有苏长白,到了东方溶出现,那白色身影始终没有出现,说不出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阮流烟让自己不要再多做猜想。

     这边东方溶见到她,就迫不及待的告诉她东方恪这些日子的“丰功伟绩”,她故作羡慕的打趣阮流烟,阮流烟附和着陪她笑闹,心里暗暗品评她话里的意思,这时她才才明白,是东方恪一开始就为她打了掩护,他没有计较她的以下犯上,就连谋害公主这样的罪名也轻巧的帮她洗脱。

     这让阮流烟心中有些震撼,东方恪做到这个地步,他的心思她岂还能装作不知?只是她的心里还尚存有疑惑,还来不及问出口,所有人就要整装待发回宫。

     玉缀被万宗寺的人马惊得傻了眼,身在随行的女眷马车里,她靠在车厢怔神,她料到阮流烟和跟她在一起的男人身份肯定不一般,可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阵仗,直到跟着随行的女眷在皇城城门以内下了马车,她才恍然大悟她跟了一个什么样的主子。眸光流转之间,玉缀已经为自己做好了打算。

     阮流烟被墨弦等人护送回宫,老远就望见重华宫宫门茗月等人排成一排在大门张望,望见她的马车,几人兴奋起来,相互握着对方的手激动异常,望着这些熟悉的面孔,她发觉自己的眼眶竟有些微的湿润。

     众人异口同声的请安,看得出大家都很欣喜,阮流烟唇角带笑让他们起身,由着他们簇拥着她进宫门,当然她没有忘记身后的玉缀,招呼玉缀同她一起进门,她边迈步边跟一干宫女太监把玉缀给他们简单介绍。

     重华宫自她入了狱,早已经变成了人人踩一脚,这些宫女太监在宫里可谓受尽白眼欺辱,这回阮流烟大难不死回来,他们个个都振奋异常,据说还是皇上在万宗寺得知主子无罪,亲自去了京兆狱接的人出来,谁说他们重华宫的主子再不能翻身了,这不是回来了?

     让茗月取了银子挨个赏下去,阮流烟吩咐人准备热水沐浴更衣,等会她要挨个去那些“好久不见”的、某几个嫔妃宫里请安奉茶,毕竟想她死的人都在这皇城后宫,她既然大难不死,可不是得先好好膈应膈应对方,然后再跟她们慢慢的把这一笔笔账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