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50章 不慎中招(二)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一更

     钻心的疼痛让人的瞬间清醒,努力的撑起身子下床,阮流烟想要去查看茗月如何,奈何脚下发虚,起身的那刻就整个人扑倒在地。

     门口有细微动静传来,卧房门被打开,有人走进来,视线朦胧里,一双绣花金丝缕的女子软鞋映入眼帘,再往上,就看到来人身穿桃红色纱裙的裙摆上繁琐花纹。脑仁一阵阵发昏,就在即将看清来人的面目之前,她整个人彻底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便是身处在破旧的木屋,阮流烟发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绑着平躺在床铺,她的身子越来越热,隐约听到窗外有人在讲话。她想要凝神听的更清楚些,奈何体内情|潮让她止不住身子发颤,根本没办法注意他们在讲些什么。

     不一会儿有个粗布衣赏,右眼有块紫色胎记的的男人进来,关上房门朝床铺走来。阮流烟全身戒备,盯着对方的目光警惕异常,这男人回到屋里看到阮流烟已醒,刚开始一愣,后来咧开大嘴冲她一笑就要脱衣物。这变故让阮流烟花容失色,不由更使劲挣脱手腕,脚腕的绳索。

     “别白费力气了,你是挣不开的,只有我能帮你解开。”胎记男人很快把自己脱的只剩一条底裤,随后开始解她身上的绳索,待到绳索解去,他又开始动手脱她的衣物。阮流烟冷眼看着,直到这男人最后把她脚腕那绑着的绳索除掉,她拼尽全力捞住了床头一旁的木桌搁放的茶碗,狠狠在桌木棱角一磕,碎裂的茶碗瓷片握在手中,冷冷与胎记男人对持。

     “别碰我。”

     阮流烟的警告没有任何作用,除了换来这胎记男人哈哈仰头大笑,胎记男人笑完,立即又朝她扑来,想要夺下她手中的“利器”。阮流烟自知力气不敌对方,就算把这碎瓷片握在手里也用处不大,等到对方快要抓住她手臂,她看准时机,狠狠把这碎瓷掷向他的眼睛。

     胎记男人回手护眼,阮流烟趁机想要下床,被对方一把扯住头发抓了回去,“臭娘们,心还挺狠!爷要躲得慢,这眼就瞎了!”越说火气越大,胎记男人抽了她狠狠一巴掌,阮流烟被这一巴掌打的耳朵轰鸣,仿佛间又回到小时候她被人欺负,反被母亲阮氏打的的那次。

     身心的折磨让阮流烟快要晕过去,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晕,她要自救,她要让这个男人付出代价,还有那背后害她人,都要付出代价!

     胎记男人看她不反抗,以为挨了打的女人终于老实了,于是开始动手撕扯她的衣物,阮流烟任由他动作,等待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撕裂的外衣露出里面妃色的抹胸,如脂白皙的肌肤映衬着浅色肚兜和锁骨,美得不可方物,胎记男人望向她的目光越发急色,最后忍不住埋头下去。

     阮流烟盯着头顶的灰色帐子默数:“三、二、一”数到最后一声,她右手猛然扬起扎向男人后颈大动脉处,下手干净利落,毫不留情。

     她的武器是一枚如小指长短,比簪身稍粗的铁钉,就在被胎记男人打了一巴掌以后,她倒下的身子手边摸到这个东西。以前家里修缮木柜之类的都会用到,阮流烟知晓这个东西用处,虽然不知道这枚铁钉怎么会出现在这人的床铺,可是这却给了她一个绝好的反击和逃生机会。

     她是不会武功,但是她杀过山鸡,懂的怎么样一刀毙命,让割断喉咙的山鸡不能再蹦跶把血溅的到处都是。

     杀人,应该也是,只要找准切口处。

     片刻以后,身上的男人再也不动了,费力的推开他,阮流烟浑身血污的下床,踉踉跄跄的打开房门,她整个人冲了出去。从刚才那么大的动静来看,这人没有同伙,否则不可能一点动静都不会发出。果然如她所料,外面空无一人,这似乎是个隐蔽的院子,来不及想太多,阮流烟沿着蜿蜒小路逃走。

     前方灯火阑珊,喧嚣声一阵阵传来,眼看那对人马就要到眼前,往回走已经来不及,阮流烟只得寻了旁边半人高的草丛钻进去隐蔽。这群人越来越近,趁着这火把能清楚的看到来人,是殷府刘管家,还有殷明珠!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她心中奇怪,心绪激动□□内那股子燥热异动的厉害,强撑过这些人越过草丛而去,阮流烟整个人终于坚持不住扑倒在地。晕过去的前两秒,她隐约听到刘管家说什么‘捉|奸’,‘太荒唐’之类的话语,之后就什么意识也没有了。

     阮流烟做了一个梦,先是看到的是子瑜,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东方恪,看到这男人的第一反应,她劈手就是一个大嘴巴上去。对方好像被她打懵了,那阴沉的脸色好像又不是在梦里,阮流烟很委屈,她差点就要死了!既然是在梦里,那就没什么好压抑的了,于是打完她就扑了上去,眼泪像是洪水般肆意横流,圈住对方的脖子,她喊的歇斯底里:“你个混蛋!你为什么不来救我!”

     奇怪的是,在她喊出这句后,被她圈住脖颈的男人似要把她推开的动作变成把她在怀里锁的更紧了,耳后是男人说话时温热的气息,这个男人在对她道歉,他说:“对不起,我来晚了。”这样温柔的道歉出来,阮流烟更能确定是在梦里了。

     阮流烟的身子还烫的厉害,此刻挨着男人的身体觉得格外清凉舒服,情不自禁扯着衣物,她整个人又陷入意识不清里。被打了一巴掌的男人无奈的望着挂在身上的女人,强忍住把人扑倒冲动,他把阮流烟从身上扒下来,然后把她重新放平躺在床铺。

     怎么药酒还不来?

     盯着女人脸庞上了药仍然还无比清晰的五指印,东方恪眼神无比阴鹜,竟然有人敢对他的女人下手!天知道他找到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浑身衣衫破烂,血迹斑斑、脸庞红肿的模样看在眼里让他有多想把伤她的那人碎尸万段。但这个女人很强悍,她不禁逃了出来,还已经给自己报了仇。

     因为殷府的人赶到的时候,小废院里的男人已经咽气。

     “热…热…”阮流烟喃喃自语,不自觉开始撕扯身上的衣物,东方恪不想趁人之危,可现在情况是女人根本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就连春光乍泄也不自知。虽然他已经“闭着”眼睛给她洗了一遍澡,但不代表他能忍住视觉的二次冲击。

     这个女人说她聪明,她精的很;说她笨,也当真是笨,居然笨到会被人下这种药。只能看不能吃,东方恪除了怒意还有郁闷,就在他要爆发的时候,墨弦隔着房门传来回禀,“主上,药酒带到。”

     面无表情的取了药酒,东方恪挥手把房门重新关上。愣在原地的墨弦眨了眨眼睛,方才皇上左半边脸庞是…手指印?是谁这么胆大包天敢对皇上动手!墨弦费解,转身准备离开,忽然听到屋内一阵呓语呻|吟,他脚下一阵踉跄,踢到了台阶摆放的花盆,发出一道细微响动。

     “滚远点——”

     屋内东方恪暴燥的吼声传来,墨弦面色一僵,整个人像受了惊的兔子弹走。脚尖轻点纵身飞出,墨弦落到外院高墙,因为太过紧张,落下时脚下一个不稳险些摔倒。守院的护卫们听的清楚,见他这般狼狈逃出来,纷纷无声对视,抿嘴偷笑。

     火闷的盯着床上的女人,东方恪觉得自己心火烧的更猛了,这个女人居然不肯吃药!不吃药可以,他是不介意在这个地方办了她的,反正她迟早也是他的女人。不能下手的最大问题是,这个女人表面看是一团棉花,可以揉来捏去,其实真正的性子可以用两个词形容:绵里藏针,柔中有刚。

     你可以揉捏,只要不怕被针扎着手。

     所以做任何事都不会犹豫的东方恪才会考量,没有十足把握的时候,他不能对这个女人轻举妄动,有些东西,如果一旦破碎,就再不能修缮的起来。

     思量再三,东方恪仰头灌了一口药酒,对着女人喂下去,昏沉中阮流烟只觉苦味在口中蔓延,一向讨厌药苦味的她唯一的意识就是不要喝,这大大增加了东方恪的喂药难度,整小瓶药灌下去,女人终于安静了。

     “痛…”阮流烟无意识的呢喃让东方恪稍稍紧张,“哪里痛?”

     “腿…腿痛…”

     面色一暗,东方恪毫不犹豫的将女人的底裤扯下来,方才知晓她人是安全的,没有受到侵犯以后,他只顾着匆匆将女人洗干净给她的脸庞上药,怕控制不住自己便没有细细检查她的身子,这时女人喊痛,怎么能让他稳的住。

     褪去女人衣物,东方恪除去杂念翻看起女人的细嫩白腿,大手触及女人肢体,只觉触手柔滑,让人有些爱不释手的心猿意马。不过很快他就在女人的右腿侧面找到了伤处,那是个类似于一颗小痣般大的红色小点,触手已有些结痂。

     不用细想也知道这伤处因何而来,东方恪做了一个决定,等到醒来以后好了,他一定要教她习武!教她基础的拳脚功夫,至少让她略有自保的能力!

     他正想着,冷不防一抬手,望见女子如猫儿一般的漂亮眼睛正直楞楞的盯着他,好似没有察觉到自己下|身还光着一样,目光平静而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朦胧魅惑。

     二更

     “你醒了?”

     打破这道平静,东方恪越过她的身子捞了里面的锦被准备给她盖上,阮流烟冲她一笑,双手锁了他的脖颈就把他拉了下来,两人身体相贴,阮流烟戳了戳起了他的下巴,“这是谁家的公子,怎么生的这么俊俏——”

     她呵气如兰,那调调就像是对着勾栏院里面的小倌,东方恪被她目瞪口呆,然而更劲爆的还在后面。阮流烟抬头亲了他唇角一下,抱着他身体的双手不安分的游弋,最后翻身而上,跨坐在他的腰腹之间。“我要骑马!”这句话让东方恪面色一黑,这女人把他当成马骑?胆大包天!

     正准备把女人拉下来,就听阮流烟俯趴下来,脸庞贴在他的胸膛自顾自自言自语,东方恪抬手的动作又放了下去。阮流烟完全是毫无章法的凌乱叙述,东方恪很佩服自己能听下去,并且理出了她想表达的意思,最后便成了他任由她骑在他身上放肆。

     直到过了一阵东方恪才意识到,不会饮酒的女人是在耍酒疯。她身上的热度已经下去,说明治疗媚|药的药效已发了效,媚|药解了,这个女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药酒的原因!

     哭笑不得的东方恪头一次觉得自己败了,败在一个叫阮流烟的女人身上,他还在为迟了这么久才发觉女人在耍酒疯懊恼,贴近他胸膛女人口中吐出的下一个名字,却足以让他天气心晴表转为“暴雨”。翻身把女人压在身下,他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你刚才喊的是谁?”

     “什么…”阮流烟视线朦胧,眼前那张脸不停的和飘忽的映像重合在一起,摇了摇头,她试探出口,“子瑜——”

     “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记得他!”抚住她的脑袋,东方恪不让她再乱晃,“我是谁?”

     “你是…子瑜”阮流烟指着他笑,东方恪心中火花四溅,恶狠狠吻上他,直到把她吻的喘不上气来,他又对她问一遍,“看清楚,我是谁?”

     “是你——”阮流烟瞪大了双眼,口中嘟囔一声,“东方恪,讨厌…”

     讨厌?东方恪挑眉,这次有进步,至少没把他认错。“讨厌,乖,流烟,告诉我你讨厌他哪里?”

     “讨厌哪里?”

     费力的想了一会儿,阮流烟摇头傻笑,“嘿,讨厌哪里…不知道…”

     “那你告诉朕他们两个谁对你最重要!”

     “子瑜…”

     东方恪要疯了,又是一通肆意带着报复性的强吻,他再次不死心道:“刚才吻你的男人是谁,说!”

     “坏人!”阮流烟这次说的笃定,抬手朝他面庞挥来,东方恪怎么会二次中招,轻而易举的把人压制住,他深吸一口气问出最后一个问题,“那…你喜欢这个坏人吗?”

     “不…”仅说了一个字,阮流烟剩下的话就被男人吞到肚子里去了,他不能容忍女人说出他不想听到的答案,所以索性不听答案。

     谁料他这次一吻完毕,抚在女人发髻的拇指竟觉得有一阵湿意,定睛一看,居然是女人在哭。无声无息,像受伤的安静小猫一样。

     “不…不能喜欢…”

     女人抽抽噎噎的说出几个字,让东方恪眼前一亮。粗暴的擦去女人眼角泪水,他粗声粗气逼问对方,“为什么不能喜欢?”

     他逼问的紧,对方却是再不肯说一个字了。

     叹了一口气把人揽在怀里,东方恪深觉“吃肉”之路任重而道远。想他堂堂一国皇帝,也有求而不得的时候,都道世间万物相生相克,这个女人,怕就是她的相生、相克。

     闹了这么久,阮流烟终于沉沉睡去,东方恪这才想起脸庞的五指印,戳了睡梦中女人额角一下,他翻身下床给自己找来化瘀膏抹上。待到痕迹消除的几乎看不出来时,他吩咐墨弦备好马车回殷府。

     殷府现在乱成一锅粥,从宫里回来的娘娘不见了,殷忠贤不敢声张,只派人悄悄寻找。殷明珠唯恐天下不乱,昨晚硬要带着刘管家一起去捉|奸,到了地方才发现死了人,这人是殷府长工,为了避免造成不好影响,殷忠贤让刘管家出钱私了。

     大厅里殷忠同刘氏同坐,审问下面跪坐的茗月,茗月跪坐在地面哭泣不停,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正当殷忠贤一筹莫展时,大门小厮忽然拿着一样东西来报,殷忠贤打量一眼,道了一声“坏了”就冲出了屋内。

     大门外东方恪正一身便服的伫立马车前,殷忠贤急里忙慌的出来,就要行叩首礼,被东方恪拦下。随后马车里下来一人,这人正是阮流烟,她脸的红肿已经看不出来,款款下的马车来,阮流烟站到殷忠贤身旁。

     “女儿啊,你没事吧?”殷忠贤上上下下打量她一番,着急问道。未等阮流烟开口,东方恪笑着接口:“能有什么事,昨日朕经过相府,一时兴起,未惊动任何人就把就把流烟带走,现在想想真是糊涂,殷相不会怪朕吧?一”

     “臣不敢。”殷忠贤连连摇头,原来东方恪和流烟还有这种闺房乐趣,无声无息的把人从府上带走,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心中腹诽归腹诽,殷忠贤仍是极其恭敬的请东方恪进府。

     东方恪婉拒,离去时留下了墨弦在殷府保护阮流烟的安全,殷忠贤有好些话想问阮流烟,奈何墨弦在场,他所有的话都要咽回了肚子里。

     回到殷府内,茗月在大厅已经哭成了泪人,看到阮流烟回来,第一个冲上来拉住她问个不停,一边问还一边自责,为了避免殷忠贤看出什么来,阮流烟握着她的手悄悄掐了她两下,茗月收到暗示,立即有所收敛。

     接着便是来自刘氏的嘘寒问暖,刘氏是个聪明人,见她已经相安无事的回来,根本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说只求人能平安回来就好。阮流烟笑着应对,目光扫视大厅。直到落在殷明珠身上时,那眸光俱是冷意。

     “你看我干吗!”殷明珠心虚的喊道,握着椅柄的手越大收紧,泄露出她的紧张不安,阮流烟的视线在她身上定格几秒,忽然冲她一笑,“听说明萱妹妹去捉妇找到了吗,要是找到了,府里可绝不能姑息的,是吧?萱妹。”

     “当…当然!”

     殷明珠硬着头皮接口,心想莫不是阮流烟察觉出什么,昨晚的事她可是做的绝顶隐秘,就算她能察觉什么,没有证据,又奈她如何?

     阮流烟看她这样子,就知道自己被绑走,下药跟这女人脱不了关系,下药?找个男人来侮辱她,最后再带着一帮人去捉|奸,真是好计谋,好手段!所有事情串联起来,真相无比清晰,阮流烟心中气恼,面上不动声色借口身子不舒服要回房休息,金琳儿哪敢怠慢她,当即叫下人把她护送回房。

     说到早上今天阮流烟醒来,发觉自己下身不着寸缕时,已然动了自尽的心思,可是房间的摆设,还有空气中淡淡的熏香,则是让她觉得自己被人救了。穿好衣物,阮流烟想查探一下此时的情况,门口传来脚步声,她拎起了插门的门栓握在手中,不管情况如何,先把进来这人制服再说。

     后面当然没如她所愿,进来的人是东方恪,在她出手的那刻,他已经洞悉了她的想法,轻松的把她手中门栓夺了去,他顺便把人捞入怀中,象征性的深嗅一口。居然是东方恪,阮流烟十分惊讶,明白自己这是被他救了,心中不可谓不震撼,东方恪不该在宫里批奏折么,怎么会在这?

     她问了心中疑问,得到的是东方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过东方恪倒是问了她一个奇怪的问题,他问她:还记不记得从废院逃出以后发生的事?阮流烟费劲回想,发现脑子就像是一团浆糊,什么也也想不起来,于是便照实回答,最后脸色阴沉的男人没说什么,接着就把她给送回来了。

     阮流烟自己也很好奇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可是脑海里就是想不起来。等到跟殷忠贤,刘氏等告别,她回到房中后,昨天那些回想不起来的东西竟走马观花似的全涌进来,她终于想起昨天自己都做了什么。

     她不仅打了东方恪一个耳光,后面还对他动手动脚,最后还要把人当马骑…全想起一切的阮流烟懊恼,由着自己仰倒在大床。茗月端着小点心进房,看到的就是她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主子,老爷说了,下午就让咱们去祭拜‘奶娘’。”茗月边整理床铺边对着软榻的阮流烟开口,阮流烟点头,“那准备好的东西你再检查一遍,我不想去看‘奶娘’时出什么纰漏。”

     “奴婢记住了,奴婢这就去。”茗月应下,随后退出房去。

     三更

     墨弦现在在府上负责保护阮流烟的安全,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殷忠贤与阮流烟商议,让她去阮氏坟前祭拜时,就说是祭拜自己故去的奶娘,只因小时候感情好,现在奶娘去了,她每年仍要去祭拜她。

     殷忠贤这么说,阮流烟当然是答应了,她盼了这么久,就是希望再看到母亲,只要能见到母亲的坟墓,她怎么都可以。

     午后小憩一会儿,阮流烟就让茗月梳洗准备出发,坐在梳妆台前,隐隐约约听到东院吵吵闹闹,似乎是出了事。茗月给她贴花黄,“主子,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茗月你记住,这府里无论什么事,都跟我们无关,不要上去瞎凑热闹。”

     由着茗月把花黄给她贴好,阮流烟支着下巴懒洋洋道。她这厢与茗月说教,话音刚落就听房门大力“砰”的一声被人用脚踹开,接着便是殷明珠衣衫不整的未穿鞋子就冲进来。

     “萱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不要吓我——”

     跟来的小丫鬟巧黎带着哭腔喊,殷明珠一把推开她,恶狠狠来到阮流烟跟前,一双眼睛要瞪出血来。

     这个贱人,竟然敢给她下药!殷明珠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碎尸万段,她想痛骂对方,可是她的嗓子根本讲不出话来,一觉醒来就发不出声音了,天知道她多对这幅嗓子引以为傲,阮流烟这个贱人,竟敢毁她的嗓子!

     殷明珠目龇尽裂,对面的阮流烟却好整以暇,从梳妆台起身,她面对面拨弄对方的衣领,“萱妹这是怎么了?就算是想见姐姐,也要把衣服穿好再出来吧?大庭广众萱妹只着足衣便跑出来,姑娘家家的这像什么样子?”

     她对殷明珠教训的理所当然,因为阮流烟知道怎么样才能引起对方更盛的怒气。果不其然殷明珠听了这话,就要掐住她的脖颈置她于死地,阮流烟眼疾手快躲了过去,抬手对着她那张脸就是狠狠一巴掌,一巴掌下去,殷明珠那张白皙的小脸蛋立即就有了血红的五指印子,一眼望去触目惊心。

     茗月和巧梨都被这变故吓白了脸,就连应声而来的几个家丁也看的目瞪口呆。挨了一巴掌的殷明珠发疯似的冲上来击打阮流烟,阮流烟躲开,冷斥众人,“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萱小姐发疯了,还不快把她制住送回房!快去把爹爹请来!”

     她这一声吼过后,众人如梦初醒,很快把人制度住送回房,其他人飞快的跑去请殷忠贤。

     屋里一片狼藉,画眉的炭笔没了踪影,圆立的雕花带漆的木椅也倒了,由着茗月收拾,阮流烟对她嘱咐,“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慌张,一切有我。”

     茗月连连点头,不一会儿有人来唤,主仆两人对视一眼,出发到了殷明珠的院子。

     殷明珠被人关在房内,阮流烟赶到的时候殷忠贤正和请来的大夫从她的房里出来,隔的老远就能屋里砸落瓷器花瓶的碎裂声,伴随着金琳时不时安慰声,可见里面的情况着实“惨烈”。阮流烟缓缓上前,“流烟见过父亲。”

     “不必多礼。”亲生女儿出了这种事,还如此失礼没了名门闺秀的样子,殷忠贤面色大为不郁,听闻殷明珠之前还跑到阮流烟的房中大闹一场,他不禁打量她两眼,“流烟没事吧?方才萱儿有没有伤着你?”

     “并不曾,”阮流烟否认,面上愧疚道:“女儿惭愧,方才萱妹那样冲进我的卧房,女儿一时惊吓,为了让萱妹清醒,我对萱妹动了手,现在想想女儿心中真的很难受,我想进去看看萱妹,再去祭拜奶娘,还望父亲恩准。”

     她讲的诚恳,殷忠贤想起大夫说起殷明珠嗓子,心中更为烦忧,挥挥手让她进去,他背着手下了台阶在院中踱步。阮流烟同茗月推门进去,刚踏进门槛,一个白玉瓷碗就在脚边碎裂摔的粉碎,可见这摔它之人的火气。

     殷明珠发狂摔了所有能摔的东西,扯掉了所有能扯掉的帐幔和桌布,只为发泄心中那团怒火,金琳儿也被她癫狂的样子吓到,劝也劝不住,只好由着她去。

     阮流烟的到来更是火上浇油,殷明珠火冒三丈,抡起平常放盥洗盆的木架就挥向她,阮流烟拉着茗月就退出去,临走时合上房门。她来就是为了更刺激殷明珠,现在看来不用了,殷明珠一副要崩溃的样子,已经不需要她再费力刺激对方。其实对比殷明珠的恶毒计谋,她回敬她的真是太轻了!

     吩咐守门的家丁好好守着,阮流烟心情大好的带着茗月施施然离去。

     备好了东西,阮流烟同茗月上了马车,由殷忠贤的人带着她去阮氏的坟墓地,墨弦负责保护她的安全,一路骑马随行,大概走了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在一处坡脚处停下,下了马车,名叫虎子的小厮就领着他们朝一个方向走,百丈左右,一眼就望见立于杂草丛中的墓碑。

     “阿娘!”扑倒在墓碑前,阮流烟哀声喊道。可惜阮氏再也听不到她唤她,她哀切,眼里泪意汇聚,终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将带来的供品和水果都摆上,点了白烛同阮流烟一起给阮氏烧纸钱,同他们一同来时的虎子背对着他们而站,阮流烟和茗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摸向草丛中腕口粗的木棍。

     那边墨弦见他们奇怪的举动,正欲开口被阮流烟摆手制止。悄悄来到虎子背后,阮流烟示意茗月下手,茗月刚开始还雷厉风行,后来真上阵就哆哆嗦嗦的没法下手,阮流烟“恨铁不成钢”,夺过她手中木棍,朝着虎子一闷棍下去,虎子身体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娘娘,你们这是…”

     人昏了过去,墨弦问出心中的疑问,阮流烟指着坟地对他道:“麻烦你帮我们做一件事,把这个,挖开。”挖坟?墨弦惊诧,面上镇定自若,“娘娘稍等,我去找工具。”

     来时就记住了路形的墨弦找来铁铲,应阮流烟的要求开始刨坟,用不到一会儿,已经能看到棺椁的棱角,终于把棺盖打开,阮流烟朝里面望去,里面除了几件衣服,正如她所想般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殷忠贤还是在骗她!阮氏的尸身骨骸他还是要握在手里做筹码,阮流烟心中冰凉至极,她还存着侥幸心理,觉得殷忠贤不至于这次还骗她,真是可笑,既然这样,她就不要再心慈手软!

     将棺盖重新盖上,把土掩埋成原样,茗月把小厮虎子叫醒,虎子惊恐自己居然会睡去,一个劲儿给阮流烟请罪,阮流烟哪有心思再搭理他,摆摆手表示无妨。虎子一路心惊胆战的送她们回府,在坟地发生的事他一个字都不敢往外透露。

     回到府内,阮流烟打算第二日就启程回宫。谁知刚一回到府进门,就望见屋内圆桌处坐了个人,那人转身,阮流烟顿时后退一步,殷明誉!

     “你怎么在这里?”冷着脸,阮流烟站在门外并不进去。殷明誉起身踱步过来,“这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要在哪里?”

     说着,殷明誉拽了她进门,两扇门飞快地合上,将茗月关在了门外。茗月焦急万分,府里却没一个能求助的人,于是只好贴着门板听屋内动静。

     “别对我动手动脚!”

     甩开殷明誉,阮流烟在圆桌旁坐下,盯着他冷冷开口:“你爹藏我娘的骨骸要挟我,卑鄙;你的好妹妹殷明珠想法设法置我于死地,恶毒;你又死乞白赖缠着我,无耻!殷明誉,你们殷家没有一个好人,我做梦都想你们死!”

     殷明誉一愣,眼眸逐渐深邃,从前的女人不会这样夹枪带棒,针针见血,这是受了刺激?察觉阮流烟与平时不同,殷明誉笑了笑,顺着她接口道:“你说得对,殷家没有没一个好人,我也不想待在这个家,不如你我浪迹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

     “做梦!”阮流烟嗤笑,随后淡淡道:“殷明誉,我不拆穿你,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那个娘做过什么好事你想必比谁都清楚,我一直疑惑你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的欺凌我,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你想不想知道我都想明白了什么?”

     阮流烟的笑里带着胜券在握,殷明誉盯着她,语意渐冷:“你说。”

     “那我可就说了。”轻笑一声,阮流烟笑的越发灿烂,“你之所以这么无所顾忌的欺凌我,真正的原因就是:你非殷忠贤亲生子!我的身世毋庸置疑,数年前我娘就用命证明,可是你不一样,在这腌臜的殷府酱缸,什么龌龊事都有可能发生。让我猜猜你是谁的种,是殷府的哪个长工,或者外面你那好娘养的野汉子?又或是你娘为了坐稳正妻之位上演的一出狸猫换太子?”

     她越说越离谱,边上殷明誉的脸色已黑沉到极点,显然被她说中。她不管不顾,继续用语言攻击对方,“看吧,你才是那个私生子,才是那个让人唾骂的孽障…”

     “住口!”

     殷明誉终于暴怒,大手掐住她的脖颈,他一字一句:“你再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