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54章 狐狸尾巴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墨弦现在在府上负责保护阮流烟的安全,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殷忠贤与阮流烟商议,让她去阮氏坟前祭拜时,就说是祭拜自己故去的奶娘,只因小时候感情好,现在奶娘去了,她每年仍要去祭拜她。

     殷忠贤这么说,阮流烟当然是答应了,她盼了这么久,就是希望再看到母亲,只要能见到母亲的坟墓,她怎么都可以。

     午后小憩一会儿,阮流烟就让茗月梳洗准备出发,坐在梳妆台前,隐隐约约听到东院吵吵闹闹,似乎是出了事。茗月给她贴花黄,“主子,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茗月你记住,这府里无论什么事,都跟我们无关,不要上去瞎凑热闹。”

     由着茗月把花黄给她贴好,阮流烟支着下巴懒洋洋道。她这厢与茗月说教,话音刚落就听房门大力“砰”的一声被人用脚踹开,接着便是殷明珠衣衫不整的未穿鞋子就冲进来。

     “萱小姐,您这是怎么了?不要吓我——”

     跟来的小丫鬟巧黎带着哭腔喊,殷明珠一把推开她,恶狠狠来到阮流烟跟前,一双眼睛要瞪出血来。

     这个贱人,竟然敢给她下药!殷明珠恨不得把眼前的人碎尸万段,她想痛骂对方,可是她的嗓子根本讲不出话来,一觉醒来就发不出声音了,天知道她多对这幅嗓子引以为傲,阮流烟这个贱人,竟敢毁她的嗓子!

     殷明珠目龇尽裂,对面的阮流烟却好整以暇,从梳妆台起身,她面对面拨弄对方的衣领,“萱妹这是怎么了?就算是想见姐姐,也要把衣服穿好再出来吧?大庭广众萱妹只着足衣便跑出来,姑娘家家的这像什么样子?”

     她对殷明珠教训的理所当然,因为阮流烟知道怎么样才能引起对方更盛的怒气。果不其然殷明珠听了这话,就要掐住她的脖颈置她于死地,阮流烟眼疾手快躲了过去,抬手对着她那张脸就是狠狠一巴掌,一巴掌下去,殷明珠那张白皙的小脸蛋立即就有了血红的五指印子,一眼望去触目惊心。

     茗月和巧梨都被这变故吓白了脸,就连应声而来的几个家丁也看的目瞪口呆。挨了一巴掌的殷明珠发疯似的冲上来击打阮流烟,阮流烟躲开,冷斥众人,“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萱小姐发疯了,还不快把她制住送回房!快去把爹爹请来!”

     她这一声吼过后,众人如梦初醒,很快把人制度住送回房,其他人飞快的跑去请殷忠贤。

     屋里一片狼藉,画眉的炭笔没了踪影,圆立的雕花带漆的木椅也倒了,由着茗月收拾,阮流烟对她嘱咐,“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慌张,一切有我。”

     茗月连连点头,不一会儿有人来唤,主仆两人对视一眼,出发到了殷明珠的院子。

     殷明珠被人关在房内,阮流烟赶到的时候殷忠贤正和请来的大夫从她的房里出来,隔的老远就能屋里砸落瓷器花瓶的碎裂声,伴随着金琳时不时安慰声,可见里面的情况着实“惨烈”。阮流烟缓缓上前,“流烟见过父亲。”

     “不必多礼。”亲生女儿出了这种事,还如此失礼没了名门闺秀的样子,殷忠贤面色大为不郁,听闻殷明珠之前还跑到阮流烟的房中大闹一场,他不禁打量她两眼,“流烟没事吧?方才萱儿有没有伤着你?”

     “并不曾,”阮流烟否认,面上愧疚道:“女儿惭愧,方才萱妹那样冲进我的卧房,女儿一时惊吓,为了让萱妹清醒,我对萱妹动了手,现在想想女儿心中真的很难受,我想进去看看萱妹,再去祭拜奶娘,还望父亲恩准。”

     她讲的诚恳,殷忠贤想起大夫说起殷明珠嗓子,心中更为烦忧,挥挥手让她进去,他背着手下了台阶在院中踱步。阮流烟同茗月推门进去,刚踏进门槛,一个白玉瓷碗就在脚边碎裂摔的粉碎,可见这摔它之人的火气。

     殷明珠发狂摔了所有能摔的东西,扯掉了所有能扯掉的帐幔和桌布,只为发泄心中那团怒火,金琳儿也被她癫狂的样子吓到,劝也劝不住,只好由着她去。

     阮流烟的到来更是火上浇油,殷明珠火冒三丈,抡起平常放盥洗盆的木架就挥向她,阮流烟拉着茗月就退出去,临走时合上房门。她来就是为了更刺激殷明珠,现在看来不用了,殷明珠一副要崩溃的样子,已经不需要她再费力刺激对方。其实对比殷明珠的恶毒计谋,她回敬她的真是太轻了!

     吩咐守门的家丁好好守着,阮流烟心情大好的带着茗月施施然离去。

     备好了东西,阮流烟同茗月上了马车,由殷忠贤的人带着她去阮氏的坟墓地,墨弦负责保护她的安全,一路骑马随行,大概走了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在一处坡脚处停下,下了马车,名叫虎子的小厮就领着他们朝一个方向走,百丈左右,一眼就望见立于杂草丛中的墓碑。

     “阿娘!”扑倒在墓碑前,阮流烟哀声喊道。可惜阮氏再也听不到她唤她,她哀切,眼里泪意汇聚,终是忍不住落下泪来。

     将带来的供品和水果都摆上,点了白烛同阮流烟一起给阮氏烧纸钱,同他们一同来时的虎子背对着他们而站,阮流烟和茗月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摸向草丛中腕口粗的木棍。

     那边墨弦见他们奇怪的举动,正欲开口被阮流烟摆手制止。悄悄来到虎子背后,阮流烟示意茗月下手,茗月刚开始还雷厉风行,后来真上阵就哆哆嗦嗦的没法下手,阮流烟“恨铁不成钢”,夺过她手中木棍,朝着虎子一闷棍下去,虎子身体就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娘娘,你们这是…”

     人昏了过去,墨弦问出心中的疑问,阮流烟指着坟地对他道:“麻烦你帮我们做一件事,把这个,挖开。”挖坟?墨弦惊诧,面上镇定自若,“娘娘稍等,我去找工具。”

     来时就记住了路形的墨弦找来铁铲,应阮流烟的要求开始刨坟,用不到一会儿,已经能看到棺椁的棱角,终于把棺盖打开,阮流烟朝里面望去,里面除了几件衣服,正如她所想般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殷忠贤还是在骗她!阮氏的尸身骨骸他还是要握在手里做筹码,阮流烟心中冰凉至极,她还存着侥幸心理,觉得殷忠贤不至于这次还骗她,真是可笑,既然这样,她就不要再心慈手软!

     将棺盖重新盖上,把土掩埋成原样,茗月把小厮虎子叫醒,虎子惊恐自己居然会睡去,一个劲儿给阮流烟请罪,阮流烟哪有心思再搭理他,摆摆手表示无妨。虎子一路心惊胆战的送她们回府,在坟地发生的事他一个字都不敢往外透露。

     回到府内,阮流烟打算第二日就启程回宫。谁知刚一回到府进门,就望见屋内圆桌处坐了个人,那人转身,阮流烟顿时后退一步,殷明誉!

     “你怎么在这里?”冷着脸,阮流烟站在门外并不进去。殷明誉起身踱步过来,“这是我家,我不在这里,要在哪里?”

     说着,殷明誉拽了她进门,两扇门飞快地合上,将茗月关在了门外。茗月焦急万分,府里却没一个能求助的人,于是只好贴着门板听屋内动静。

     “别对我动手动脚!”

     甩开殷明誉,阮流烟在圆桌旁坐下,盯着他冷冷开口:“你爹藏我娘的骨骸要挟我,卑鄙;你的好妹妹殷明珠想法设法置我于死地,恶毒;你又死乞白赖缠着我,无耻!殷明誉,你们殷家没有一个好人,我做梦都想你们死!”

     殷明誉一愣,眼眸逐渐深邃,从前的女人不会这样夹枪带棒,针针见血,这是受了刺激?察觉阮流烟与平时不同,殷明誉笑了笑,顺着她接口道:“你说得对,殷家没有没一个好人,我也不想待在这个家,不如你我浪迹天涯,做一对神仙眷侣?”

     “做梦!”阮流烟嗤笑,随后淡淡道:“殷明誉,我不拆穿你,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你那个娘做过什么好事你想必比谁都清楚,我一直疑惑你为什么这么肆无忌惮的欺凌我,现在我终于想明白了!你想不想知道我都想明白了什么?”

     阮流烟的笑里带着胜券在握,殷明誉盯着她,语意渐冷:“你说。”

     “那我可就说了。”轻笑一声,阮流烟笑的越发灿烂,“你之所以这么无所顾忌的欺凌我,真正的原因就是:你非殷忠贤亲生子!我的身世毋庸置疑,数年前我娘就用命证明,可是你不一样,在这腌臜的殷府酱缸,什么龌龊事都有可能发生。让我猜猜你是谁的种,是殷府的哪个长工,或者外面你那好娘养的野汉子?又或是你娘为了坐稳正妻之位上演的一出狸猫换太子?”

     她越说越离谱,边上殷明誉的脸色已黑沉到极点,显然被她说中。她不管不顾,继续用语言攻击对方,“看吧,你才是那个私生子,才是那个让人唾骂的孽障…”

     “住口!”

     殷明誉终于暴怒,大手掐住她的脖颈,他一字一句:“你再说一次——”

     那我可就说了。”轻笑一声,阮流烟笑的越发灿烂,“你之所以这么无所顾忌的欺凌我,真正的原因就是:你非殷忠贤亲生子!我的身世毋庸置疑,数年前我娘就用命证明,可是你不一样,在这腌臜的殷府酱缸,什么龌龊事都有可能发生。让我猜猜你是谁的种,是殷府的哪个长工,或者外面你那好娘养的野汉子?又或是你娘为了坐稳正妻之位上演的一出狸猫换太子?”

     殷明誉终于暴怒,大手掐住她的脖颈,他一字一句:“你再说一次——”

     你再说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