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61章 尘埃落定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阮流烟同东方恪回了屋内,气氛宁沉静谧。她的有些手脚难以安放,对于容妃这件事上,她的确是耍了心机,而且是赤|裸|裸的要把容妃拉下马,东方恪应该早就见惯了这后宫女子争斗,想来不会因为这个对她有其他成见,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单独对着他时,心里会有些忐忑。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叮嘱阮流烟好生休养,东方恪起身出了她的寝房,阮流烟送她到宫门外,直到皇撵在拐弯处消失这才回了重华宫内。一旁搀扶着她的茗月语调轻快,“娘娘,奴婢简直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你真是太厉害了!容妃她这次肯定很难翻身了!”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叮嘱阮流烟好生休养,东方恪起身出了她的寝房,阮流烟送她到宫门外,直到皇撵在拐弯处消失这才回了重华宫内。一旁搀扶着她的茗月语调轻快,“娘娘,奴婢简直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你真是太厉害了!容妃她这次肯定很难翻身了!”

     “别得意忘形。”睨了茗月一眼,阮流烟同她缓缓进入宫门,“一个容妃倒了,还会有另外的‘容妃’起来,我们这次扳倒容妃太高调,树大招风,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会被其他人盯上。茗月,你吩咐下去,命令所有人都提高自律和警惕意识,一刻也不要掉以轻心,以免被人抓住小辫子和把柄趁虚而入。”

     “别得意忘形。”睨了茗月一眼,阮流烟同她缓缓进入宫门,

     “奴婢明白。”茗月乖巧点头,“娘娘,那那个玉缀你打算怎么处理?她太可恶了,居然敢勾搭容妃陷害自家主子,真是不敢想象她要是得逞了,主子你和我们该怎么办?娘娘,你可不能轻饶了她!”提到玉缀,茗月就一肚子的火气。她前些日子被罚,只有玉缀帮助她,不嫌弃她,她还以为玉缀是真心跟她做朋友,对她的防备心松懈了不知多少层,谁成想,这不是一只软绵羊,而是一个潜伏着伺机而动的“美人蝎”。

     “带我去看看她。”

     茗月脸上的浮肿早就消了下去,浅印过两日也能完全消除,她的孩子气让阮流烟有些上扬唇角,吩咐一声,两人朝着关押玉缀的仓房而去。

     守在门口的小九依言打开房门,阮流烟望见被制服了用暗红色麻绳捆绑了手脚的玉缀,她歪靠在黑色的大木箱箱身,房门打开的一瞬,她眼里射出的恶毒目光几要把人吞噬。

     “你来做什么!”玉缀挣扎端正了身子,“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嫣嫔不必手软!”

     “杀人么?”阮流烟呢喃,“杀你轻而易举,不过我要先弄明白一件事,你到底为什么要处心积虑的害我?当初不惜拿上性命赌注,费尽心机随我入宫,当真仅仅是为了与容妃勾结陷害与我?这个理由牵强太说不通,玉缀,你能不能给本宫好好解释解释,或许我一高兴,会留你一个全尸。”

     阮流烟的声儿带着猫捉老鼠般的悠然胜算,玉缀双唇紧抿,被她一问之下仿佛又想到了什么难以忍受之事,终是忍不住破口大骂,“绿拂,你别装了!你当初强迫我去摸男人的身体羞辱于我,就该知道天道轮回,报应不爽!我做的一切都是源于你种下的“因”,我只恨老天无人,不让我手刃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嫣嫔,你杀了我吧!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放肆!”茗月呵斥她,走上前重重给了玉缀两个嘴巴,“这一巴掌,是我替娘娘打的,娘娘在宫外救了你,你却这样对她,实在是狼心狗肺!另外这一巴掌,就是打你出言不逊!”

     “贱人,有种你就打死我!”

     玉缀嘴角溢出一丝鲜血,猛地回头,她盯着茗月骂道,茗月被她骂的火气四起,挽起袖子就要再教训她,被阮流烟呵斥退下。

     来到玉缀跟前蹲下身子,阮流烟掏出洁白的帕子触上玉缀流血的唇角,轻轻给她拭去嘴角血丝,她表情淡淡开口:“玉缀,我从来没有过‘绿拂’这个名字,而且我确定以前与你并不相识。你该知道这个世上有一种秘术叫做“易容术”,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告诉我,我可以承诺不杀你!

     但是你千万别跟我耍花招,”说到这,阮流烟眼神冷了下去:“否则,今日你将必死无疑!”

     竟有人大胆到敢在宫里行窃,竟敢…竟敢偷走了子瑜送给她的东西,是她太由着他们放肆了。

     “爱妃不必多礼。”东方恪伸出大手虚扶她的双臂,仿佛未看到跪在地上的众人,他道:“昨日你旧疾复发,朕走的仓促,没能陪在你身边。你现在身子可好些了?”

     “回皇上,嫔妾已经没事了。多谢皇上记挂。”阮流烟反握住东方恪的手掌笑道,挽着他的手臂来到石桌坐下,“皇上还没用早膳吧,嫔妾这就让人去准备。”

     “不用忙活了,”东方恪制止她欲动步的身影,“朕一会儿还要去太后宫里。”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扫了一眼跪着的众人,东方恪稳声问道。

     面对东方恪询问的眼神,阮流烟有些忐忑不安,方才把众人都叫过来,竟然忘了留两个人守着大门,门口连个守门的也没有,他们一行人长驱直入,门口是何幅景象定然已收入眼中了。

     “回皇上,是这样的。方才嫔妾丢了一只耳环,一时心急就把宫里的下人都唤来让他们去找,还好大家尽心竭力,已经将耳环找到。嫔妾正准备让茗月拿些银钱赏他们,没成想皇上您就来了,让皇上您见笑了。”

     潜意识不想让皇帝知道她丢的是钗而不是耳环,阮流烟半真半假的说出了原因,随即对着跪着的宫人吩咐,“你们先下去吧,回头我让茗月把赏钱拿给你们。”

     “谢小主赏赐,奴才/奴婢告退。”

     跪着的宫女大气也不敢出,阮流烟为什么撒谎她们想不通,也不敢想。众人只知道这种事若是被皇帝知道,那才是小命难以保全,如今阮流烟让他们退下,底下的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好在东方恪听到阮流烟所说的原因之后并没有继续追问,吩咐茗月取来点心,阮流烟陪着他边用边说了一会儿话。东方恪没有待太久,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就起身要离开,阮流烟亦步亦趋,直到送他离了重华宫门口。

     目送东方恪离去以后,阮流烟踏进宫门,吩咐两人守着宫门,她直接让人传了方才那个看起来有嫌疑的宫女来问话,这名宫女名叫红儿,红儿刚到跟前欠身行礼,重华宫就来了客人,她不得不先吩咐红儿退下。

     随着宫人通传,身着水青色外衫,内衬雅白襦裙的女子就从拱门处款款而来,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两名宫女。来人乃是户部侍郎之女,郑采女郑雪儿。

     三月前参加选秀时,阮流烟曾与郑采女曾与同住一院,那时两人不远不近的搭过几句话,后来各自封了位分,就鲜少有来往走动,她此番来访,阮流烟自是打起精神应对。

     待迎着郑采女在大堂坐定,两人边喝茶边心照不宣的寒暄,一杯茶饮毕,阮流烟笑着开口,“妹妹,你今日来,可是找姐姐有事?”

     郑采女亦是笑意满满,“听闻皇上昨日特意来重华宫内看望姐姐,妹妹是来给姐姐道喜的。时至初夏,御花园内已有不少名珍花卉竞相开放,妹妹想邀请姐姐一起去御花园赏花,不知殷姐姐可赏脸?”

     面对郑采女的邀约,阮流烟是想拒绝的,但转念一想一会儿时间久了,宫中恐怕可不止只有一个郑采女到访,既然她来邀约,不如随了她去赏花,那些人来了顶多就是扑个空。

     于是阮流烟笑笑,面上不动声色的答应。郑采女一听阮流烟如此爽快,立即从石凳上起身,拉住阮流烟手心,“如此甚好,殷姐姐,那我们就出发吧!”

     两人相伴而出,头顶云彩洁白,碧空如洗,让她们一致选择了徒步而行,就这样,身后跟着一干太监宫女,两人一路徒步朝着御花园的方向而去。

     去往御花园的阮流烟并不知道,就在她和郑采女出了宫内,李得诏带着一行人又来到重华宫。约莫一盏茶的功夫,他匆匆领着人离了重华宫,将审问来的东西交给了身处乾心宫的主子。

     “就是这个东西?”

     端坐在宽大的紫檀雕漆木椅上,把玩手中与其他首饰并无大不同的玉钗,东方恪问的漫不经心。

     李得诏上前身子前倾,恭敬回答:“回皇上,千真万确,今日殷容华大动干戈,要找的就是这只玉钗。”

     东方恪手执玉钗起身,只身来到窗前。眺望远处□□,他的手中不觉使力,只听“吧嗒”一声,东方恪低头,看到手里玉钗的钗身玉色剥落,露出一只纤细的木雕簪子来。

     这簪显然是手工之作,样式简单而又素净,只在簪头处雕了一朵梨花,但胜在工细,一朵梨花雕刻的惟妙惟肖,可以看出做簪之人十分用心。

     嘲弄的弯了弯唇角,东方恪顺手翻过簪身,一眼便瞧见,在不起眼的簪头底处,竟有个刻成的行楷小字:烟。

     东方恪手执玉钗起身,只身来到窗前。眺望远处□□,他的手中不觉使力,只听“吧嗒”一声,东方恪低头,看到手里玉钗的钗身玉色剥落,露出一只纤细的木雕簪子来。

     东方恪手执玉钗起身,只身来到窗前。眺望远处□□,他的手中不觉使力,只听“吧嗒”一声,东方恪低头,看到手里玉钗的钗身玉色剥落,露出一只纤细的木雕簪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