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73章 食言而肥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脖颈处耳珠被男人牙齿噬咬的微痛,阮流烟只觉全身软的没有一丝力气,男人无赖话语就在耳边,此刻也由不得她不答应。

     “总之…你不能——”剩下的话阮流烟没有说出来,东方恪听后大喜,“朕保证!”

     “你…好了没有?”

     不知过去多久,耳边男人的喘息越来越重,阮流烟面红耳赤的嗔问。

     东方恪有心捉弄她,故作气息不稳道:“哪有这么快,朕都有半月未见你。你不让朕碰,又让自己解决,朕听不到你声儿,出不来。”

     东方恪这番直白话语叫阮流烟面红耳赤,她用力抽回被男人哄骗牵引给他疏解的手心,“那皇上自己在这里‘解决’,臣妾先走了。”她欲起身离去,被东方恪拖住不得动弹,“不行,你走了朕怎么办?难道叫朕这样出去——”

     他不能走,也不让她走。

     他们出来时间已不短,再拖下去大殿那里必会起疑。东方恪这会儿就是疏解不出来,阮流烟岂不知道陪着他耗在这里久一分便是多一分危险,她尝试跟对方商量先行离去,奈何东方恪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你唤我的名字。”

     灼热的气息在耳边一阵一阵的喷过来,东方恪忽然提了这样一个要求,阮流烟一愣,随即顺从道:“东…东方恪?”

     “不是这样的!”东方恪更凑近她些,“就是中秋宫宴,在你的寝房里…你情动时唤朕的那次,就是那个声儿…”

     他居然要她再次发生那种声音取悦他,瞬间明白东方恪何种意思,阮流烟迅速打断他,涨红脸色呵斥:“别说了,你想都不要想!”

     听到阮流烟拒绝,东方恪深邃目光又加深了一层,目光如炬望着她,他突然凶狠的凑过来吻她的唇,一遍一遍的以舌描绘她的唇形,大手亦顺着她滑腻腰肢一直往下。阮流烟被他的举动惊得花容失色,“你想食言而肥!”

     “朕当然一诺千金。”东方恪喃喃自语,“只是亦要你配合,否则今天我们谁也别想出这个屋子。”他的双手意图分开她并拢的双腿,阮流烟抓住他的手腕不放,东方恪暗使巧劲,轻易从她手中挣开了去。

     “你乖些,别乱动。”桎梏住女人身子,东方恪嗓音低沉道,染上情|欲的嗓子有些沙哑。阮流烟怎么会听他的,一言不发只想找准时机逃脱了去。

     被男人挤进双腿间的时候,阮流烟终于忍不住抖着红唇谩骂,“你这个骗子,骗子!说好了不…”她的骂声戛然而止,后面的再也骂不出来,口中反复都是‘骗子’二字。

     东方恪此时哪里还忍得,他面上青筋都有些涨起,女人气愤的模样映入眼帘,更让他兴致高涨,尚存一丝理智的他还记得先前答应过阮流烟什么,重重喘息一声,他挺了挺身下,更贴近女人身子。

     男人火热抵在身下,令阮流烟全身都僵硬起来,隔着薄薄衣物,依旧让她心惊胆战。心跳紊乱间,阮流烟只觉腿间挤进一物,不待她挣扎,身上男人已经按紧了她。

     “你乖些。”仿若哄骗的语气。

     男女力量悬殊,阮流烟现在只能被动承受男人的欲|火,东方恪接下来的举动更让她的脸色泫然滴出血来,他竟然无耻的在她的双腿间疏解欲|望,现在所有的感觉都集中到了双腿那一处,让人心中惊颤。

     阮流烟脸色已经难看到极点,气愤东方恪的狡黠,她的双腿一也也不肯配合,东方恪一点受不得她挪动身子,抓住她双腿的大箍的更紧。阮流烟愤然推了推他:“你…”

     “猫儿,猫儿你在哪——”

     房门外突然传来一道稚嫩的童声,屋内两人同时止了动作。

     不远处的小猫不知何时已跳上了他们身在软榻不远处的圆桌之上,此刻正睁着猫眼好奇的盯着他们两个,眼珠一动不动。虽然是只猫,被这么盯着阮流烟还是感觉不自然,她张口想要呵斥东方恪起身,反被对方吻住了唇瓣。

     “大皇子,沁儿可能没在这里,不如我们去其他殿看看吧!”有宫女好言在劝东方凌。

     “不可能,沁儿他一定就在这附近,本宫一定要把它找到!”东方凌的声儿带着超乎寻常的坚定。

     房门外东方凌还在呼唤找寻,桌上的小黄猫翻来覆去翻了两个跟头,显然还没意识到它的主人正在找它。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有人停了脚步在这间房的门外,“猫儿,你在里面吗?”

     是东方凌。

     阮流烟身体紧绷,若是东方凌听到猫叫声一定会闯进来,如果他闯进来,则会看到他们如何衣冠不整的躺在这里…

     小黄猫显然也听到了主人在唤它,于是张了口就要喵叫,东方恪满是冷漠警告的目光投射过去,令这小猫顿时怯怯的后退两步。似是有灵性般,成人手掌那般大的小黄猫跳下圆桌,一溜烟的蹿进了他们二人身下的软榻,再也不肯出来。

     “看来猫儿不在这里,大皇子,咱们还是快些回去吧,一会儿择选就要开始了。”

     有宫人在劝,时间紧迫,东方凌虽不甘心,最后也只好先行离开,留下两个宫人继续找。

     不一会儿室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安静的室内重新有了悉索之声。清理完腿间已有些干涸的痕迹,阮流烟冷着脸就要下软榻,被东方恪拉住了手心,“方才是朕不好,朕给你赔罪。”

     “还请皇上先容臣妾换身衣物。”

     低垂眼眸,阮流烟挣脱了他的手掌下榻去,这回东方恪没再拦她,女人衣衫之前被他撕破,下榻时零落露出大片雪嫩肌肤,目不转睛的跟随她的身影消失在屏风另一侧,东方恪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房间内早有准备好的衣物,两人各自换了,双双出门赶往大殿,依旧是兵分两路,阮流烟赶到的时候,几乎大部分嫔妃已经到齐。她新换了一身衣物,引得有心人不由多看她几眼,目光里充满了好奇,约是估量猜测她去哪里。

     这边阮流烟神色自然,落座后接过茗月递来的茶水饮用,温茶入腹,让她一直紧绷的神经放松不少。大腿内侧还有些异样的火热,脑海里涌出东方恪之前对她的所作所为,阮流烟刚刚轻快了些的心情又低沉了下去。

     “皇上驾到——”

     “太后娘娘驾到——”

     “嘉和公主到——”

     三道通传声此起彼伏传递上来,阮流烟将将靠坐在椅背的身子重新坐正了端直起来。

     东方恪同太后郑氏,东方溶一同入殿,换了一身衣物的他更显气宇轩昂,之前的舒爽让他浑身舒畅,此刻精神焕发数倍,举手投足间直让一干妃子看直了眼睛。

     低不可闻的冷哼一声,阮流烟随同众妃一起站起身来,待到东方恪等人登上高堂,台下整齐划一的请安声随后响彻大殿。扫视台下,东方恪上前一步温声道:“平身,都入座吧。”

     “谢皇上。”

     众人依话入座,一直候在一旁的瑾王收到指令上前一步,来到众人面前不疾不徐开口,“第一场择选的方法是,等一会儿大皇子会蒙着眼睛来到这里,让你们每个人以自己的一种方式上来抚摸一下他的脑袋,被大皇子选中的那个人,就相当于赢了第一场择选!”

     瑾王此话一出,全场哗然,这是什么怪要求!

     东方凌此刻就候在大殿高台后面,听闻众妃一阵唏嘘,脸上流露出一丝得逞的笑意。不管如何,这场择选会就这样实施了下去,用长条黑巾蒙上眼睛的东方凌被人牵引着来了大殿,到了准备好的交椅坐下,随后众妃按照瑾王的命令,按照位份从低到高的顺序依次上前,动手抚摸小皇子的脑袋让其感受。

     对于东方凌设置的择选会奇怪的要求,阮流烟表示理解,抚摸秀发、脑袋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喜爱,东方凌之所以这样要求,应该是想找一个真正喜爱他,能够真正疼爱他的女子做母妃。

     一波一波的妃子上前,随着人数愈来愈少,最后剩下十余人也不到,也没见东方凌有一个表态,其中剩下的妃嫔里秦贵嫔,萧贵妃都在,高台上太后的脸色有些乌云笼罩,但仍耐着性子等待结果。东方凌小小的身子在红椅端坐的笔直,丝毫不见疲累之色,终于轮到阮流烟上前,她款款上了小小展台,来到小皇子的面前站定。

     “可以开始了。”

     伸手的那刻,阮流烟有一丝犹豫,碧波湖那次东方凌说言她还记着,小皇子说容妃对他不好,他想让她做他的母妃……

     但是方才她跟东方恪只不过赶在差不多的时辰里换了衣物到大殿,现在已有几个看她的视线越发不善,如果东方凌选了自己呢,那她岂不是又成了众矢之的?

     想的再多不若顺其自然,从思绪回神,阮流烟抬手覆上了东方凌的脑袋,轻轻拂了便收手,岂知在她收回掌心那一刻,东方凌抬手拉住了她的,“母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