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贵后专宠记 > 第087章 画舫调情
最快更新贵后专宠记 !

    “怎么了?”东方恪停下饮水的动作,转头望向阮流烟。阮流烟眼神飘忽,一时之间想不出什么借口能让他放弃那个水袋。一旁的陆鸯鸯趁机催促,“方大哥,你不是渴了吗,快喝呀!”

     再拉不下脸说出阻止东方恪饮水的话语,阮流烟索性撑着椅柄起身,快速走向道路一旁的松树下独自憋闷,身后茗月焦急跟前,被她勒令不得上前。

     说不清方才那抹不愉快是因为什么,总之就是看不得那副场景…深深吸了口气,阮流烟调整心态重新回到他们停驻的地方,东方恪还在跟陆鸯鸯讲着话,两人似乎谈论的十分愉快,不想看他们两人在一块磨蹭,阮流烟吩咐轿夫行的快些,把他们二人远远甩在身后,远离陆鸯鸯这个娇小姐和东方恪的气息范围,让她感觉轻松不少。

     行了没多久就到了山脚下,远远就能望见承载着无数有情人美好愿望的香樟树。阮流烟转头望了一眼身后的那两人,想来东方恪定然把说的下山陪她掷姻缘牌的事儿给忘了。说不清是惆怅还是失落,她漫无目的的沿着人流行走,连身后跟着的茗月的呼唤都给掠过。

     “小心!”关切的男声在头顶响起,阮流烟回神,发现自己正被人托着左臂稳住身体——方才有小摊贩提着东西跑过,太急差一点撞到了她。顺着这儒意衣袖往上望,阮流烟望见一张五官端正,清秀俊逸作书生装扮的男子。

     “你没事吧?”见她稳住身体,男子放开双手,眼神关切的的询问。这双眼睛里满是真诚,阮流烟摇头:“没事。”话音落身子已经被人扳转了一个方向,赶来的东方恪抓着她的手臂打量,语气里带着责怪:“怎么这么不小心?”

     阮流烟别过脸不理他,人前不好惩罚这只别扭的小刺猬,东方恪自我解嘲的笑笑,转向一旁的男子,“多谢这位兄台扶了爱妻一把,在下姓方,敢问公子尊姓大名?”书生连忙回礼道:“方兄客气了,在下周鸳生。”

     “周…生?”追随而来的陆鸯鸯不可置信的拉长了语调,惹得阮流烟与东方恪对视一眼。“你这个书呆子怎么会在这里?”陆鸯鸯一出口,就是毫不客气的追问。周鸳生听到她问,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就…就是随便来看看的。”

     这支支吾吾欲掩又遮的劲儿完全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看来这周鸳生就是追着这陆鸯鸯来的,大概是怕陆鸯鸯瞧见他、唐突了佳人,这才躲在山脚下“守株待兔”。

     周鸳生的确是追着陆鸯鸯来的,他们家跟陆家一样,都是做生意过活。周鸳生之所以认识陆鸯鸯,就是因为陆鸯鸯代替她家老爹给周家送过两大车绸缎,当时陆鸯鸯一身草绿色罗裙的少女装扮,仿佛枯燥时日的一股清流,在来的的人群里特别扎眼。周鸳生第一个就瞧见了,从此一颗心就沦陷了。

     “方大哥,你们一会儿去哪里呀?”

     无视了周鸳生,陆鸯鸯又开始对着东方恪问东问西,阮流烟在一旁看着,突然越过陆鸯鸯站定在东方恪的跟前,伸手整理他并不凌乱的衣领、前襟。

     陆鸯鸯一愣,脸色逐渐变的难看,“阮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不能跟方大哥说句话了?!”阮流烟摇头,浅笑开口:“不是,我的意思是,陆姑娘应该懂得什么样的人能碰,什么样的人是不能碰。我身边这位,就是你不能碰的,也碰不起的——”

     她淡淡的口气让陆鸯鸯面色苍白起来,她没想到一开始看起来温和无比,好似软柿子的阮流烟会前后变化这么大。这么强劲的警告单纯是为了施压她对东方恪的那一点小心思,被拆穿的窘迫让陆鸯鸯窘迫不已,恨恨的来回打量阮流烟一眼,她转身奋力跑走。

     “陆小姐——,陆小姐!”周鸳生慌乱的在后面呼唤,阮流烟抬了抬下巴示意,“既然有心,还不快追上去?”周鸳生还待犹豫,阮流烟下一句给他加了一剂猛药,“这里荒山野岭的,陆姑娘一个人跑走,若是遇上坏人可就不好了。”

     果然这句话讲出来,周鸳生急慌的脸色更加不安了,犹豫二三,他终于吵着陆鸯鸯跑走的方向寻去。

     自始自终东方恪都没有阻止阮流烟的所作所为,他看着她把陆鸯鸯“赶走”,看着她用语言刺激周鸳生去寻人,那嘴角微微的弧度似乎心情很好。反观阮流烟,经过了这一段小插曲,她的嘴巴抿的紧紧的,甚至有种拒绝和东方恪交谈的意味。东方恪看着她别扭的模样心里就有数了,吩咐墨弦与茗月走远些,他上前握住了阮流烟纤细的手腕。

     “做什么?”阮流烟并没有立即从停放的软轿起身,而是颦眉询问,仿佛东方恪不说出缘由就绝不随他去似的。这女人醋劲还挺大,东方恪哑然失笑,拇指摩挲着阮流烟手背的肌肤低声道:“不是说好下山陪你掷姻缘牌么,我没忘呢。”

     “是吗?”阮流烟转头看他,眼里意味不明,凉凉开口道:“我怎么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

     两人大眼瞪小眼,东方恪忍笑将阮流烟的手拉到脸侧贴着面颊,他的话里带着掩不住的笑意,“流烟,我很高兴。”

     高兴,你当然高兴了。

     阮流烟不满的瞪了东方恪一眼,想抽回自己的手。

     东方恪没让她得逞,“我高兴的是,你也会为我吃醋了。”

     “胡说什么——”

     阮流烟低吼出声,面颊快速而又可疑的红了起来,有种欲盖弥彰的味道。不远处茗月不时带着打探的目光投递过来,也让她心慌不已,唯恐被人看出异状。

     “好好,是我胡说。”

     东方恪见好就收,面上的笑意却始终没有消退过。

     半推半就的被东方恪牵着手来到香樟树下,阮流烟心中有些甜蜜,有些紧张,还有些不好意思。在这里准备姻缘牌的是一位老者,见到有客人过来,连忙起身热情洋溢的招呼。

     在姻缘牌上留字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用尖刀刻上两人的名字在竹牌,一种是用这里准备好的毛笔沾着特殊的墨料写在竹牌,这种颜料用上,就算是雨雪也没办法把字迹融掉。东方恪主张的是刻名字上去,阮流烟却是倾向于后者,就是祈个愿而已,哪里要用的舞刀弄枪呢?

     最终姻缘牌做了出来,上面写着两人名字和寄语的字迹已干涸,长长的红绳从竹片顶端钻好小孔穿过打结,小小的姻缘牌就做成了,写上名字的两人仿佛就能紧紧连在一起,像这两片竹牌一样永不分离。

     相偕牵手站定到距离适宜的地方,两人对视一眼,东方恪将右手中珍贵的东西抛了出去,姻缘牌冲上了高空,直到没了冲力后方掉落下来,而后稳稳的落在了香樟树最高处的枝桠缠绕,迎风而动,给这本就多彩的树身又添了一道亮色。

     离了云隐寺,东方恪还带着阮流烟逛了都城的街市,这里是最靠近皇城脚下的地方,繁华路段比比皆是。阮流烟被这热闹的街市和人流吓了一跳,人群拥挤中只能牢牢抓着东方恪的手掌由着他带领她在街道穿梭。虽然是秋天了,大街上还是有卖糖葫芦的老伯在吆喝叫卖,阮流烟就悄悄看了一眼,东方恪就让人把整个扎着糖葫芦的架子买下来,由墨弦抱着跟在他们身后,方便阮流烟随时取用。

     这就太“奢侈”了,吃一串还好,那么多根本就不吃不下的。后面抱着糖葫芦架子的墨弦更是憋了一口老血在吼,想他堂堂影卫,在皇帝出行的时候,任务居然是给娘娘抱好买来的糖葫芦架子,这真是…滋味酸爽!

     阮流烟不用回头也能感受到墨弦的郁闷,可惜东方恪可是不会对他怜惜的,咬着酸酸甜甜的糖葫芦,阮流烟感觉胸膛都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周身还有种甜蜜的想要化掉的感觉,甚至被东方恪偶尔的触碰到身体部位都会酥酥麻麻的,这种简直太新奇了,让阮流烟有些沉迷的贪恋。

     之后他们一行人到了洞心湖游湖,东方恪早就让人包下了宽阔而又的精致的画舫等候。湖水碧绿凝波,四周山峰林立,几人上了船,在阳光肆意弥漫中启程扬帆,立在船头就能饱览这洞心湖周围的景色。

     在船头站的累了,不得不依照东方恪的强势进到画舫的舱里休息,倚在东方恪的怀里,阮流烟将口中最后一口糖葫芦的冰渣和果实咽下腹去,伸手去端矮桌的茶盅——吃的太多甜了,她要喝口水压压甜味。

     手掌心抓了了空,阮流烟抬首,就望见东方恪一手持着茶盅,一面温文无害的冲她微笑的场景。心中警铃大作,她不着痕迹的想要起身跟东方恪挪离一些距离,腰身被人圈着不肯放开。

     “想喝?”东方恪璨眸盈亮,唇角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阮流烟连连摇头,随后又谨慎的轻点了点头,果然就在她点头的一瞬,东方恪唇角的笑意彻底侵染开来,“朕喂你。”犹如高大勇猛的家犬的男人凑了过来,让阮流烟嘴角略微的抽搐,僵硬的摇头示意不用,她觉着嘴巴里的甜味好像一瞬间变苦了。

     东方恪是说一不二的,阮流烟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嘴巴被堵住的瞬间,阮流烟有想过咬紧牙关的,就是那一丝的犹豫,就让男人的得逞了。唇舌纠缠里,有茶水顺着喉管缓缓滑过,凉凉的说不出的舒服。

     东方恪的吻是霸道的,仿佛怎么也压榨不够似的,翻来覆去的吻着她,让她唇角发麻、头皮发紧,渐渐的,这个吻好似失了原来味道。东方恪终于舍得放开她,静静的对视半晌,阮流烟清楚的看到了他的眼中有种叫做“*”的东西浅浅浮现。

     被男人手掌松松按在两侧的手腕肌肤相贴的地方微微发烫,东方恪视线缓缓略过阮流烟周身,接着略带暗哑的嗓音便在宽阔的船舱里低低响起,请求意味似的。“行么,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