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25. 第五只苏氏幻魔
最快更新我的师门有点强 !

    “为……为……为……”苏诗韵的脸上并没有太大的神色波动,刚才它们所吸收的那点剑气本源,根本不足以让它们真正的获得智慧,最多只能算是开启一点灵智,变得稍微更懂得趋利避害,不似先前那般完全由本能来决定行事。

     从苏捣蛋和苏失智两人居然能够彼此停战,这一点其实就能够看得出来。

     而一点灵智,并不等于就拥有了真正的智慧。

     或许它们的确拥有了一点吐人言的能力,但也就真的只有一点。

     苏诗韵说了老半天,也还是只有一个“为”字,显然并不是它真的太久没说话,而是它无法说出下一个字。

     或者说,脑子不太能转过弯。

     但意思还是能够表达出来。

     苏失智依旧神色冷酷,但它的语气却显露出几分不耐烦:“弱!”

     五个苏氏幻魔里,以苏捣蛋和苏失智的实力为最强,其次则是苏剑阵。

     苏诗韵则是五人里最弱的,因为它的形象是苏安然最为早期的形象——那会的苏安然,没有自己三师姐的剑仙令,就跟个废物差不多,也因此导致了苏诗韵的攻击手段非常单一,就只有相当于地仙境剑修的全力一击。

     而它很显然,也知道自己的弱势。

     所以抱团行动,就成了它的一种本能反应。

     但很可惜,高傲的苏失智拒绝了它的提议。

     于是苏诗韵转过头,望向了其他人。

     苏捣蛋二话不说,起身就走。

     但临走前,它还是望了一眼苏失智,只是受限于灵智的缘故,它的眼神并未表现出明显的神采,但这几只幻魔眼下的交流,明显也并不是完全依靠神色表情来进行表达,它们似乎有着一套额外的沟通方式,也不知道是刚刚才激活的,还是原本就已经拥有。

     但就结果而言,苏失智显然是看懂了苏捣蛋的意思。

     它昂起头,似是想表露一个不屑的轻蔑态度,不过对于眼下患了面瘫病的它来说,这大概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两个应该算是版本最新、全场最强的幻魔离开了。

     只不过这一次,两人并没有朝着相同的方向离开,而是各自挑选了一个相反的方向。

     大型剑气分食现场,就只留下了三只幻魔。

     苏诗韵、苏剑阵,以及苏安然至今都没有遇到过的第五只幻魔。

     也就苏安然不在这里,不然的话从刚才这只幻魔出手的那些如黑色流水般的剑气来看,他便能够猜到这只幻魔的来历——它是由甄楽假想出来的幻魔,同样也是来自于驾驶员石乐志所操纵的版本,只是那会苏安然的实力只有本命境而已,所以发挥出来的力量相对有限,哪怕如今这只幻魔拥有凝魂境的修为,但在剑技、剑气等方面的较量上,还是不如另外三只幻魔。

     它应该可以算是倒数第二弱。

     不过在这里,它依旧是比苏诗韵更强。

     “合……”苏诗韵再度发问。

     苏剑阵摇了摇头,然后起身:“别,强,弱,看。”

     相比似乎话有点、但又不具备完整说话能力的苏诗韵,还有只会吐出单字的苏失智,也不知道是不会说话还是不屑说话的苏捣蛋,苏剑阵的智商显然要比在场的另外几只幻魔更高一点。

     最起码,从它能够流畅的说出四个单字来看,它在语言方面的天赋还是比较高的。

     只是,正常人是绝壁不可能跟它有办法沟通的。

     不过好在,现在在场的另外两个也不是正常人,所以倒是听懂了它的意思。

     而随着苏剑阵的离开,第五只幻魔也看了一眼苏诗韵后,很快就离开了这里。

     从远处看,依旧坐着不动的苏诗韵背影,显得有些孤苦伶仃的味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诗韵才终于站了起来。

     因为面瘫的关系,所以并不能看出它此时的内心到底有些什么想法,但从它终于毫不犹豫的转头离开来看,显然它也是做出了属于自己的决断。

     很快,原本五只幻魔齐聚的这里,除了周围有着大量散发着剑道气息的各种痕迹外,这里和这片区域内的其他残垣废墟相比似乎也没什么两样。

     ……

     苏安然并不知道自己的那一道本源剑气已经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

     但他的确是感受到了有那么一丝本源的力量,从这个世界上被抹除了,与自己断开了联系。但最古怪的一点是,这丝本源力量虽然与自己断开了联系,但他却是感觉,似乎冥冥中有某种联系依旧存在着,只不过变成了不受自己控制。

     就连苏安然自己也搞不清楚为什么。

     但他的第六感表示,这种现象不太妙。

     而他询问系统,系统也表示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我毕竟只是系统而已,还是有点残缺的那种,所以在你没有获得足够的线索,我怎么帮你分析?”

     “你真是个废物!”苏安然怒骂。

     “与其找我出气,不如好好想想身为宿主的你为什么无法给我提供更多的消息吧。你真是我见过最废的一任宿主了。”

     “说得你好像有过很多任宿主似的,如果不是我,你现在还只是个死板的工具。”

     “所以你是我见过最废的一任。”

     苏安然无语了。

     他发现,自己吵架好像吵不过这个破系统。

     “出什么事了吗?”虞安看苏安然的脸色一会怒一会惊的,也不由得开口问道。

     “没事。”苏安然摇了摇头,“我只是在思考,我们该如何离开这里。”

     “你有办法?”虞安眼前一亮。

     她是误入这片区域的,所以此前自然也想过尝试离开,但她发现这片空间似乎被彻底扰乱了,根本就寻不到任何出路,所以根本就无法离开。再加上苏剑阵的一路追击,更是导致她的精神负担其实一直很重,后来苏安然撞见她跟苏剑阵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虞安其实已经心存死志了。

     “暂时还没有。”苏安然摇了摇头,“这片区域的混乱,是某种特殊规则的产物,在没有真正的了解这种规则产物之前,我们恐怕很难离开这里了。”

     虞安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此前在洗剑池,她是见过苏安然的指挥能力,毕竟能够跟她的大师兄朱元谈笑风生,三言两语间就给整个洗剑池的天罡区域确定了基调,这种实力虞安自认是没有的,所以在虞安看来,苏安然就是一位指挥能力相当强,头脑相当厉害的领袖,她那点三脚猫伎俩就没必要拿出来班门弄斧了。

     听苏安然的话,准没错。

     “你恢复好了吗?”苏安然开口问道。

     “差不多了。”虞安点了点头,“不过这次有点奇怪啊,那只幻魔居然没有追上来,平时我根本不可能获得这么充足的休息时间。正常情况下,我能甩开它后拥有个十分钟左右的休息时间,就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

     “我那道本源剑气,没那么好承受的。”苏安然淡淡的说道,“一个不慎,它就是身死的下场。”

     “如果它真的死了就好了。”虞安叹了口气。

     “这些幻魔,没那么容易死的,还是暂时当它受了重伤,无力继续追击纠缠我们比较好。”苏安然随口一说,“不过它暂时无法追击纠缠我们,也给了我们更多的时间,接下来我们就必须要利用好这段时间了。”

     “是。”虞安立即应道。

     她心想,果然不愧是太一谷的弟子,这种自信所带来的希望感,连她都觉得生活有了盼头和目标,未来的日子肯定能够好起来了。

     现在的虞安坚信,只要跟着苏安然,自己就肯定能够离开这里的。

     尤其是,她再也不需要担心丹药方面的问题了。

     然后很快,两人便离开了这处临时藏身点。

     虽然他的系统是敦煌出身,而且还没经受过爱的社会教育,但它毕竟也是跟天道暧昧过,因此还是知道了一些内幕消息。只是因为缺乏实践关系,所以无法准确的提供破局信息,不过苏安然毕竟有过在幽冥古战场的经验,所以和系统相互印证后,他还是找到了几个有可能破局的关键点。

     第一个,自然就是解决五只幻魔了。

     当然,如果没办法解决这五只幻魔的话,那么解决导致眼下这个局面的人也是可以的。

     例如虞安。

     她的那只幻魔就是想要杀她获得智慧,所以因为五只幻魔共有的某种强烈本能情绪所产生的共鸣,才导致这片区域的法则被更加彻底的扭曲异变,成了一处没有出路的死斗区域。

     这让苏安然想起了自家五师姐的小世界。

     因此他猜测,如果杀了虞安,让其幻魔无法获得升华蜕变,那么便有可能解除眼下这片地域的封锁。

     不过这终究只是一个猜测,苏安然自己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再加上他和虞安也不算陌生,所以才没有杀了对方的想法——而且这个方法杀了虞安就能破局的方法,系统估算成功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二十,所以实在没有尝试的必要。

     但想要解决五只幻魔的难度实在不低,因此苏安然只好将这个方法当作最后走投无路的参考答案。

     所以第二个方案,就是寻找到这片地域的核心。

     正如每一个秘境都会有一个核心一样,这个核心有可能是死物,也有可能是活物,但不管是什么,终究是维持整个秘境运转的某种机制:正常摧毁秘境的手段,就是将这个核心破坏,或者取走,那么这自然就会导致维持秘境运转的法则彻底崩溃。

     例如苏安然此前,就是在试剑岛拿走了剑气邪念本源,因此才导致了整个试剑岛的毁灭。

     后来的幽冥古战场,也是因为上官馨杀了那位九黎旧主,才导致整个幽冥古战场的崩溃,让所有陷入其中的人得以脱身。

     这片区域是法则扭曲后的进阶升华,拥有了一个全新的法则运转理念,所以只需要找出这份核心,那么自然也就能够破局离开。只是以这种方法破局,那么到时候能够离开这里的,可就不止苏安然和虞安两人了,那五只幻魔同样也是受益人。

     但苏安然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五只幻魔,他已经知晓了四只,也见到了其中的三位。

     所以秉承着“弱者先死”的理念,苏安然打算先解决其中的一、两只后,再看看有没有机会解决其他的,如果没有那就只能选择第二种方式先离开这片被封死的区域,然后再召集其他人过来一起解决这些幻魔了。

     苏安然就不信,那么多人还能打不过这几只幻魔。

     “你看!”就在苏安然逐渐完善着自己的战术思路时,虞安突然扯了一下苏安然的衣服,然后指着前方的一只苏氏幻魔,低声说道,“不过……不是我的那只幻魔。”

     所有幻魔,都有感应宿主具体位置的能力。

     所以如果真的是虞安的那只幻魔,那么就不是虞安先发现它,而它先找到虞安,然后急吼吼的冲上来了。

     “嗯,不是。”苏安然摇了摇头,但同时他的眉头也紧皱着,“这是……我此前尚未见过的幻魔。”

     “哈?”虞安一脸懵逼。

     苏安然以为虞安没有理解自己的话,于是便开口解释道:“之前天天在东边那一带搞野战的,是苏捣蛋和苏失智。你的那只幻魔是苏剑阵,然后这片区域内还有一只苏诗韵在流浪。……事实上,我此前一直以为只有苏捣蛋、苏失智、苏诗韵三只幻魔而已,所以我主要是来猎杀苏诗韵的,结果没想到这片区域有着额外的法则运转,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这里居然有五只幻魔。”

     “你居然都给这些幻魔取了名字?!”虞安一脸看怪物的望着苏安然。

     她心中震惊:难道这就是苏安然被称为天灾的原因?他去到哪里都会导致这些幻魔的出现,所以才会导致那些秘境被彻底毁灭?可是也不对啊,苏剑阵不是由自己内心的强烈心绪所产生的吗?

     等等!

     虞安终于发现,自己被带偏了。

     “你能认出这些幻魔的身份?!”

     “这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苏安然一脸奇怪的望着虞安。

     虞安实在很想抓住苏安然然后咆哮着跟他吼:这一点都不简单好不好!

     但她不敢。

     “奇怪……苏诗韵是苏嫣然的幻魔,苏捣蛋是穆雪的幻魔,苏失智是奈悦她们的幻魔,苏剑阵是你的。”苏安然一脸疑惑的看着正在不远处行走着的第五只苏氏幻魔,“这只幻魔……又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