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斩月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愿受命
最快更新斩月 !

    夜晚,西岳山神祠。

     原本,这座祠庙建造得匆忙,从建造到敕封山君再到如今其实也只有区区一个月不到,所以这座山君祠门可罗雀,祠堂内空无一人,只是远远的走出了一位白衣缥缈的白衣卿相风不闻。

     既然没人,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两人一起坐在了祠庙外的青色石阶上,各手持一壶佳酿,一口下去,辛辣之外却又带着一股醇香的感觉,白衣卿相在酒这方面的品味向来不错,买的固然都不贵,但美酒必定香醇。

     “怎么这么快就决定了?”

     风不闻倚靠在石阶之上,笑道:“不是说好了要等储君轩辕极成年之后再退位的吗?轩辕极这才十岁不到啊……”

     “没办法。”

     我皱了皱眉,道:“云师姐飞升之前把龙域托付给我了,我这个当师弟的也不能把龙域丢在那里,自己继续当这个逍遥皇帝,是不是这个理?”

     他笑着颔首:“道理确实如此,不过……兼任不行吗?”

     “不行。”

     我摇摇头,说:“当一个流火大帝已经够累了,现在又要执掌龙域,更何况在骊山一战之中龙域的损失实在太大了,一千名龙骑士战损超过八百,数十万龙域甲士也在那一场鏖战之中只剩下不到二十万了,我再不去重整龙域,恐怕龙域就要被恢复王座力量之后的樊异和韩瀛问剑了。”

     “确实是这个道理。”

     风不闻笑看秋月,道:“不过就这么撒手轩辕帝国了,真的放心?”

     “特别放心。”

     我微微一笑,说:“朝堂上,风相你的弟子林回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虽然比不上当年的白衣卿相,但一代贤相总能算得上的,再有张灵越、王霜、南宫驰这三公辅佐,就算是新帝轩辕极年幼,但朝堂上的风气不会有什么改变,整个帝国走势依旧是朝上的。”

     我看着他,笑道:“至于山水走势,这就更加明朗了,不用我多说,整个轩辕帝国,外加南方诸多藩属的气运都在风相的执宰之下,这次,云师姐走之前斩杀了那么多的王座,加上石师撞毁了一座王座,白鸟斩灭了一座王座,这些王座甚至是石师的修为、气运都已经开始反哺这片山河,其中轩辕帝国得到的实惠最多,而山水的气运与灵气是永远不会枯竭的,伴随着生民供奉增长,风相这位西岳山君的修为境界也会越来越高,可以说,在四岳范围内,樊异也不是风相的对手,这整个天下,风相在这一刻是最强的,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风不闻笑看我:“所以,你的意思就是相当甩手掌柜的,把担子丢给四岳和林回,对不对?”

     “对!”

     我并不否认,笑道:“而且,龙域之后需要的兵源、物资、器械、资金等等,我都会找林回讨要的,我这个还没死的‘先帝’为了龙域可是没什么做不出来的,相信林回也会给我这个面子,如果他不给面子,你这当先生就得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风不闻气笑道:“这是个什么道理,我这个当先生的不为自己的学生着想,却要为你这个不负责任的甩手掌柜的着想?”

     我抬起酒壶跟他手中虚握的酒壶轻轻一碰:“因为我们是兄弟啊……”

     风不闻怔了怔,眼圈微微红:“没有想到我风不闻生前孤家寡人,死后却媳妇与兄弟都有了。”

     说着,他仰头喝了一大口酒,像是那些江湖豪杰一样的擦了擦嘴角的酒渍,笑道:“如此一来,此生无憾矣!”

     我哈哈一笑,也喝了一大口酒。

     ……

     须臾,他问:“决定什么时候宣布退位?”

     “敕封东岳之后。”

     “哦?”

     他抬头笑着看我:“心目中有决定人选了?”

     “有的,南宫亦。”

     “……”

     风不闻怔了怔,道:“据我风某所知,那山海公南宫亦与你流火大帝一向是水火不容的,先帝轩辕应在时,朝堂站班上南宫亦就一次次与你针锋相对,后来你成了流火大帝,他依旧心怀先帝,对你从来没有心悦诚服,这是为何?东岳山君可是一个一等一重要山水官职啊!”

     我斜斜的躺在石阶上,看着空中的一轮秋月,忍不住浅吟道:“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啊……”

     风不闻摸摸鼻子:“从哪儿偷来的诗赋?”

     我也摸摸鼻子,哈哈笑道:“一位朋友。”

     他懒得听这些胡扯,缓缓闭上眼睛,西岳山君,浑身金光熠熠。

     我咳了咳,道:“其实,我决意敕封南宫亦为东岳,也有我的考虑,首先,南宫亦是龙武大帝轩辕应麾下的重臣,昔日帝国第一的炎神军团统领,追随先帝南征北战,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代名将,何况在骊山之战中南宫亦死战不退,其实是有资格担任东岳的。”

     风不闻颔首:“说其次,这个应该更重要。”

     “嗯。”

     我笑笑:“其次,我既然都已经决定退位了,自然要考虑将来朝堂的势力均衡,目前,林回是风相你的弟子,等于是白衣卿相这一脉的人,而张灵越、王霜、南宫驰,都算是我流火大帝的人,此时,我们敕封南宫亦这位‘死对头’为东岳,实际上也是表明心迹,我欧阳陆离退位就是退位了,绝不是在幕后牵木偶,随意摆布轩辕帝国,如果我这样的话,相信风相你也会看不过去的。”

     风不闻轻笑:“先帝确实是贤明之至啊……选择你为逍遥王,确实是神仙一笔,也算是龙武大帝对轩辕帝国最大的功绩之一了。”

     我摸摸鼻子,风不闻恭维的话我就听不得,总感觉太虚,这种人一向是不怎么夸人的,读书破万卷的人,就不该擅长逢迎拍马。

     “那么,何事敕封西岳?”他问。

     “不急。”

     我深吸一口气:“你要是没事,就跟我一起去见见南宫亦的英灵,如今……他的魂魄还被关阳老大人拘在骊山山脚下呢!”

     “行,这就走?”

     “走。”

     下一刻,风不闻起身,身周风生水起,一道移动禁制带着我一起穿梭而下,只是一瞬间,两个人就已经位于骊山山脚了,身后两道金光掠至,沐天成、关阳都来看热闹了。

     ……

     “唰~~~”

     一缕灰蒙蒙的光辉在夜光中浮现而出,化为一位战剑折断的悍将,他的铠甲已经稀烂,但依旧浑身战意,就在英灵被放出的瞬间,他的意识还停留在站死前的那一刻,手中剑刃寒光暴涨,怒吼道:“想踏平骊山,杀我南宫亦再说!”

     “山海公……”

     关阳轻声喊了一声。

     “啊!?”

     南宫亦这才停止前冲的姿态,看着面前我和三位山君,他瞬间泪眼婆娑:“我……我这是已经死了吗?”

     “嗯。”

     我点点头:“山海公南宫亦,镇守骊山山脚阻挡王座韩瀛,最终战死殉国,不愧为先帝轩辕应麾下的第一名将。”

     南宫亦提着断剑,泪如雨下:“咱们……咱们的骊山,守住了?”

     “嗯。”

     风不闻颔首,道:“山海公殉国之后,龙域的云月大人自斩心魔、踏入飞升境,先后斩灭菲尔图娜、兰德罗、东海坊主、林海四位王座,如今北境的九大王座只剩下两个,人族已经迎来的真正的曙光。”

     南宫亦露出微笑:“这么说来,我南宫亦死的也算是值了。”

     ……

     我上前一步,道:“山海公,南宫亦!”

     “臣……在。”

     他缓缓颔首,看得出来,对我这位流火大帝,他依旧心有不服,其实直至战死这一刻,南宫亦心里也有心魔,那就是先帝轩辕应对我的偏爱,远远超过了对他这位旧臣,为什么逍遥王不是他?为什么摄政的人不是山海公?另一个心魔就是外姓不封王,外姓更不能称帝,但这两件事几乎都被我做了。

     所以,南宫亦就算是配合我的功德战绩,但绝不会对我心悦诚服。

     看着这位名将在月光下的英灵身影,我心头有些复杂,道:“骊山一战之中,为了抵挡绝境中樊异的一剑,东岳山君弈平战死殉国,如今东岳山君的神位已经空缺出来了,论战绩与威望,帝国的殉国名单中没有谁能与你山海公南宫亦相提并论,所以我想问你一句,你可愿担任东岳山君之职?”

     南宫亦怔了怔,神色颇为茫然。

     “怎么,山海公不愿意吗?”沐天成问道。

     南宫亦却看着我,道:“陛下为何不敕封更为亲近的张勇?我南宫亦……活着的时候,从来没有顺过陛下的意思,从来没有赞同过陛下的方略……”

     “那又怎么样呢?”

     我微微一笑:“你南宫亦做的许多事,也是为了轩辕氏的江山,你我并非敌人,只是政见不合罢了,如今我在退位之前即将敕封东岳,自然是选贤任能,选择一位最合适的英灵人选来担任东岳了,你山海公南宫亦的威望与功绩最合适,舍你其谁?”

     “什么,陛下要退位?”

     “嗯。”

     我点点头:“僭越太久,如今天下大定,我的布局已经完成,也应该把江山还给先帝轩辕应的子孙了,如今,山海公南宫亦可愿担任东岳山君?”

     这位桀骜不驯的一代名将,缓缓单膝跪地,泣不成声:“臣……南宫亦,愿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