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圆梦师 > 1067 疯狂到无以应对
最快更新万界圆梦师 !
    黑人抬棺自带BGM,不过声音并不是很大,但几千队的黑人同时出现,产生的噪音足够震天撼地。
     掺杂在一起,刺耳的音乐声响起的那一刻。
     闻仲、张桂芳、黄飞虎不约而同走出了中军帐,转向了西城门的方向,一个个面色肃穆。
     尤其是黄飞虎,熟悉的音乐声瞬间唤醒了被棺材支配的恐惧,他的面色在一瞬间变得惨白,双手颤抖:“贼子!”
     黄天化站在他身边,奇怪的问:“父亲,何故惊慌?”
     黄飞彪的脸色同样难看,低声道:“天化,此声音是当初大闹朝歌的异人所用的抬棺异术。声势如此浩大,恐怕魔家四将惨遭毒手了。”
     “辱父之仇不共戴天。”黄天化义愤填膺,“姬昌用此恶徒,当真不是好人,我这便赶去西城门,取那异人的狗头,为父亲报仇雪恨。”
     当初。
     黄天化下山,一路去了朝歌,本想劝黄飞虎顺应天命,反朝歌投西岐。
     结果一路走去,看到的是政清人和,人们安居乐业,尽皆称颂帝辛圣明,看不到一丝丝江山衰败的模样,当时,黄天化心中就犯了几分嘀咕,回家认了黄飞虎,刚提起投西岐反朝歌一事,就被黄飞虎劈头盖脸一通训斥。
     黄天化性烈如火,因为打小和家人分开,对亲情格外看中,如今姑母黄氏依旧是西宫妃,一家人深受成汤恩宠。
     而姬昌用异人搅闹朝歌,还把黄飞虎装进了棺材,顿时是让黄天化义愤填膺,对西岐的成见陡然加深,还恨极了戏弄他父亲的西岐异人。
     于是。
     黄天化把道德真君的交待全都丢到了脑后,心甘情愿的归商,要助成汤延续江山。闻仲伐周,他随队来到了西岐,心中存了一个想法,就是要斩杀异人,为父报仇。
     “贤侄且慢,异人手段防不胜防,此事还需从长计议。”黄飞彪连忙拉住了黄天化。
     “无妨,叔父,师尊赐我莫邪宝剑、攒心钉。”黄天化自信的拍了拍百宝囊,笑道,“这些法宝变化无形,威力无穷,金仙也要退避三舍,只要让我遇到天外异人,一剑过去,包管他命丧黄泉。”
     说着。
     他唤过了玉麒麟,翻身骑了上去。
     “你自去小心。”黄飞虎高声叮嘱,黄天化的武艺早已超过了他许多,加上神通妙用的法宝,他对黄天化上阵之事,却也不太担心。
     “父亲放心,我去去就回,且等我的好消息。”黄天化大笑一声,催动玉麒麟,直奔西城门而去。
     玉麒麟刚跑两步,黄天化就看到了遮天蔽日的黑烟浓雾,生怕去晚了,异人被魔家四将除掉,黄天化一拍玉麒麟的背部,速度越发的快了。
     ……
     黑人抬棺的动静太大。
     闻仲喊过来辛环,同样让他去西城门查探情况。
     亚当蒙着自己的斗篷,从后营出来,冲闻仲点了点头,也跟了过去。他不明白西岐的圆梦师在干什么,怎么就敢搞出这么大的动静?现在正是了解敌人的好机会……
     十天君中的金光圣母、秦完听到动静,同样使遁术赶往西城门查探情况……
     ……
     一群好奇的人赶到的时候,战争已经接近了尾声。
     混元伞跌落尘埃。
     日月重开。
     他们看到的是漫山遍野的棺材,四散奔逃的士兵。
     也看到了,魔家四将不着寸缕,被抛到了空中……
     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
     “败了?”
     黄天化乍一见到漫山遍野的棺材,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脸色一变,拨转玉麒麟,调头就走。
     若两军对垒,还能打上一打,现在四散奔逃的全是溃兵,他的法宝纵然有万般奥妙,在这混乱的战场上,又能起到什么作用,总不能见人就杀吧!
     何况。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棺材太多了,多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还是回去和父亲商议之后再做决定。
     ……
     食为天自带焦点功能。
     辛环在天上飞,看得最清楚,魔家四将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拔的光溜溜,装进了棺材,让他打了个哆嗦,趁着距离战场还远,一脑袋扎进了云层,返回闻仲营中了。
     亚当看到的也是魔家兄弟被扒光的一幕,不由的愣了一下,一个技能闯进了他的心中,爆衣——瞬间脱掉所有衣服。
     高阶圆梦师第二个技能竟然是这个?
     莫非这技能除了恶心人,还有特殊的作用?
     亚当远远的看着李小白,把他的容貌记在了心中。
     一团蓝色的烟雾闪过,他的身形从原地消失,下一瞬,已经出现在了三里之外……
     ……
     “师妹,那边是什么情况?”
     看到金光圣母回来后情绪低迷,姚宾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天君都聚拢了过来,纷纷询问。
     金光圣母皱眉不语。
     秦完长叹了一声,把战场上的情况娓娓道来。
     几位天君当时就愣在了当场。
     好半晌。
     赵江道:“数千口棺材?”
     董全道:“西岐的异人竟有这般法力?”
     姚宾环视众人,道:“怕不是法力,而是邪术,就像那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没有合适的应对之法,我们遇到,恐怕也会陷进去。”
     “这该如何是好?”想到竟然要和这样的异人为敌,几位天君分外头疼,他们在朝歌亲自体验过异人的能力,简直防不胜防。
     “为今之计,只有我们的十绝阵才能应对了。”孙良道。
     “十绝阵是死的,他们不进十绝阵,我们该怎么办?”柏礼冷笑道,“以他对付魔家四将的手段,大可以在阵外,把商兵逼退。魔家四将是得道之士,法宝强劲,还带领至少二十万大军,却只支撑了一炷香的时间,就大败溃输,此等战术简直闻所未闻。”
     “劫数啊!”赵江长叹了一声,“早知如此,当初就该听老师的话,在金鳌岛闭关不出的。”
     “我们倒是想闭关不出。”金光圣母冷笑道,“由得了我们做主吗?”
     众人沉默。
     一旁的袁角忽然笑了一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之后,他才道:“你们紧张什么,异人凶猛,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两边都不是好东西,我们出工不出力就是了。左右该着急的不是我们,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朝歌的异人会一心一意为我们着想吧!”
     ……
     “……情况大致就是如此了。”辛环擦着额头冒出的汗水,一五一十的把见到的场景说了出来,“当时,情况完全失控,根本没办法收拢溃败的残兵,更别提营救魔教兄弟了。当时,异人肆虐,我怕离的近了,被异人察觉,故此才退了回来,还请太师恕罪……”
     闻仲根本没听辛环的后半句,他铁青着脸坐在帅位,单手扶在桌面上,眉头紧皱:“一炷香,二十万大军溃败,异人恐怖如斯。”
     “降者不杀!”
     “原地站立,弃刀弃甲。”
     “如若反抗,格杀勿论。”
     ……
     一声声劝降的口号声传来。
     大帐之内。
     九龙岛四圣,邓辛张陶等炼气士俱都沉默不语,西岐异人表现出来的战斗力,着实出人意料。
     谁也没想到,百万大军围城,还没站稳脚跟,就被西岐打败了一路。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如今,几路大军的士气已经低落到了谷底。
     不想办法挽回,这一场远征已经可以宣告失败了。
     帐内的精兵强将没有一人敢开口去打头阵和西岐异人硬刚,在座的人,谁敢说自己比魔家四将高明多少?
     去了也是送菜!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恶心人的神通和战术?
     ……
     亚当闪现回来回到后营。
     朱子尤等人同时站了起来,问:“亚当,什么情况?”
     “除了黑人抬棺,另一个技能是爆衣。”亚当道。
     “爆衣?”朴安真脸色骤变,下意识的抓住了自己的衣领,“那个瞬间脱掉衣物的技能?”
     “我亲眼所见。”亚当道,“魔家兄弟众目睽睽之下,被他脱光了盔甲,丢到了空中,然后,被棺材装了起来。”
     “他为什么会选这么恶心的技能思密达?”朴安真皱眉,厌恶的道。
     “不光恶心,还很鸡肋。”朱子尤道,“我想象不出这个技能在战场上有什么用?战场上都是男人,即便脱光了又能怎样?又不影响战斗……”
     朴安真狠狠瞪了朱子尤一眼,高声道:“亚当,我们必须干掉对面的圆梦师思密达,我不想在战场上遇到他……”
     “战场上失去的衣服是铠甲,就等于失去了防护,而且还能以最快的速度摧毁敌人的意志。”钱长君道,“一面全副武装,一边一丝不挂,这样的战争会一面倒的,即便是精兵也不行。不得不说,爆衣在战场上真的是个好技能,不是鸡肋。”
     “钱说的没错。”亚当道,“魔家兄弟被抛在空中的时候,不仅丢失了衣物,连武器也失去了,我怀疑爆衣爆的是全部。”
     “他真的把魔家兄弟在战场上脱光了?”朴安真还是不敢相信。
     亚当点头。
     “疯子。”朴安真骂道。
     “他还把数以万计的士兵装进了棺材。”亚当嘲弄的笑了一声,“公司唯一的高级圆梦师竟然是这样一个癫狂,做事顾头不顾尾的性格。他成为四星圆梦师,靠的一定是运气。”
     “难以想象,他是不怕惹麻烦啊!”钱长君道,“这次敢把数万人装进棺材,下次,他就可能在战场上把所有人都脱光了。”
     朴安真脑海里闪现出了一群男人赤|身上战场的画面,禁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从不考虑想着完成任务吗?”朱子尤禁不住问,“这样做他会成为世界公敌的!”
     “不得不说,他这疯狂的行为,替西岐赢来了短暂的喘息机会。”钱长君笑道,“我们不出手,闻仲几乎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西岐落到如今的田地,也是他造成的。”朱子尤反驳,“老钱,不要再替他说话了,他从头到尾就是个神经病,不可能跟我们合作。”
     “我没替他说话,只是想到要和这样的家伙交手,浑身不自在。”钱长君道,“我既不想被装机棺材,也不想被脱光衣服。”
     “装进棺材其实是有办法破解的。”朱子尤沉吟了片刻,道。
     “什么?”钱长君看了过来。
     “我的移形换位。”朱子尤道,“在朝歌的时候,我第一次遇到那样的圆梦师,有些慌乱。现在想想,移形换位,不光能换我自己,也可以带着其它人一起换,无论被封印在棺材里的是谁,我都可以把他们一起换出来。”
     “妙啊!这就破解了他一个技能。”钱长君鼓掌道。
     “可惜的是,移形换位的地点是随机的。”朱子尤苦笑道,“换出去容易,再回到战场就难了。我们的遁术都是半吊子。亚当拥有X战警夜行者的能力,可以带人一起移动,但只能移动到视觉范围内的地点,在封神世界,赶路并不快。”
     “那也算破解了黑人抬棺的技能。”朴安真兴奋的道,“传送出去,总有办法回来的思密达。”
     “回来之后呢?再被装进棺材?”朱子尤苦笑道,“那样会陷入一个永不停歇的死循环,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何况,还有可能被换进海里……”
     “的确。”钱长君也想到了这一点,他摊了摊手,无奈的道,“公司的技能太可怕了!”
     “无解了吗?”朴安真道,她看向了亚当,“要我说,亚当用画地为牢把整个西岐圈起来算了,困上他一两年,困到他向我们投降,再进行谈判。”
     “困不住他,他可以回公司,然后我们会代替他吸引世界所有的焦点。”亚当耸了耸肩,“这并不是个好办法。”
     “亚当,难道你还想和那个疯子共存吗?”朱子尤道。
     “事实证明,共存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亚当道,“我的意思是,可能的话,应该集合我们所有人的力量,为公司除掉这颗毒瘤。这样,才能永绝后患。”
     亚当的狐狸尾巴终于露了出来,“前提是,不能让他逃回公司。”
     “怎么除?”几人异口同声的问,肆意妄为的圆梦师惹了众怒,几人同仇敌忾,没有人希望有个疯子当自己的敌人。
     “也许,我们可以用技能配合十绝阵试试!”亚当环视众人,道,“仙术是个神奇的存在,这个世界的阵法非常的强大,我从闻太师的口中得知,这个世界天机被屏蔽,意思说这个世界失去了未来。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对我们非常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