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圆梦师 > 1069 一步慢步步慢
最快更新万界圆梦师 !

    闻仲大营。

     中军帐。

     闻仲、张桂芳、黄飞虎、金鳌岛十天君、九龙岛四圣、邓辛张陶、亚当等几个圆梦师共聚于此,紧急商讨如何应对西岐异人。

     “诸位将军,道友,魔家四将之事大家都已有所了解。我们四路大军围城,脚跟还没落地,一路大军已被破去,老夫从未打过这样的仗,说来颜面都被丢尽了。西岐仗着异人妖术,张狂之极。今番请诸位来,便是集思广益,共寻破敌之策。”闻仲环视众人,诚恳的道,“诸位切勿拘谨,尽管畅所欲言。如能破敌,我必奏请陛下,为诸位请功。”

     众人面面相觑,一阵沉默。

     魔家四将的遭遇太惨,被人装棺材不说,还在战场上被人剥的一丝不挂。

     在座的不是将军,就是修道之人,先不说能不能破解黑人抬棺,首先就丢不起那个脸啊!

     何况,三教签押封神榜,也不是什么秘密,即便死了入天庭封了正神,这件事传出去也不光彩……

     所有人都不说话,闻太师咳嗽一声,看向了黄飞虎:“武成王,你被西岐异人装入过棺中,想必颇有心得,你先来说说。”

     说就说,提装进棺材这件事作甚?

     牢骚归牢骚,黄飞虎也知道轻重缓急,看了眼闻仲,道:“当初,异人大闹朝歌,我被装入了棺中,那棺木坚硬,且憋闷异常,黄某用尽手段也无法脱离。不过半个时辰,棺材就自行消失,除了些许磕碰和憋闷,身体并无其他损伤。几乎在相同时间,商丞相,梅大夫也都脱困,综上,黄某以为,西岐异人的棺木只能困人,不能伤人。”

     看了眼亚当等人,他继续道,“黄某当时脱困,得益于诸将调兵对朝歌大肆排查,他们不得已,才放弃了施法。而此次,魔家四将被此异术所迫,一则是被异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二来是异人被西岐军中防护。所以我认为,哪怕他用黑人抬棺,只要士兵不慌乱,迎难而上,继续冲击西岐,一定能打断异人施法,迫其施放棺中之人。”

     公司的技能哪有那么容易破解?

     朱子尤眉毛一扬,正打算开口纠正黄飞虎的错误。

     旁边,钱长君瞪了他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朱子尤愣住,旋即醒悟过来。

     说起来,他们也是异人,技能是他们立身的根本,把技能弱点泄漏给土著,对他们没有一丁半点儿的好处。

     ……

     黄飞虎仍在侃侃而谈,传授他在棺中的经验:“……一旦被关入棺中,也无需惊慌,平心静气。任由黑人施为即可,不要呼救,也不要拍击棺木,反而可令自己舒适一些。纵观异人几次施法,时间都不长久,这次,大规模的使用异术,更是持续了盏茶时间,所以,待到他们法力耗尽,自能脱困……”

     等到黄飞虎说完,闻仲看向了圆梦师,道:“朱议员,武成王说话之时,我观你有异色,是否有所补充?同为异人,你们想必对黑人抬棺理解更甚,如今我们同殿为臣,当齐心协力,方能延续成汤基业。”

     “太师,虽然我们都是异人,但彼此之间并不熟悉。”朱子尤摇头,“不然,在朝歌也不至于闹出那么大的状况。和大家一样,到现在我们也没见过对面的异人长什么模样呢!我更是在那异人手中吃了不少的苦头,巴不得将他除之而后快。”

     “你们可有破敌良策?”闻仲又问。

     “太师,倒有一计策,需要十天君先行架设十绝阵。”亚当道,“十绝阵威力巨大,天君在阵中出手,或可直接诛杀西岐异人。”

     金鳌岛十天君同时变了脸色,看向说话的亚当,神色不善。

     “怎讲?”闻仲的眼睛亮了起来。

     “朱子有一招远程召人之术,可将人直接召入十绝阵。”亚当道,“我们不妨把姬昌召进阵中,做为诱饵,再引西岐异人入阵……”

     “既然能拉来姬昌,我们还管那异人作甚?”张桂芳道,“姬昌自立为王,已属大逆不道,我们把他纳入阵中,直接斩杀,西岐群龙无首,必将分崩离析,天外异人失去依仗……”

     “此言差矣,有姬昌在,异人在西岐,我们还有迹可循。若诛了姬昌,逃了异人。他去搅闹朝歌,我们该如何应对?”亚当反驳道,“姬昌好拿,异人难擒,所以,西岐的异人必须死。”

     “为什么不直接召唤异人?”闻仲问。

     “千里唤人之术,需要事先知道对方的名字和或者长相。”亚当道,“朱子之前见过姬昌和伯邑考,还有叛逆姜子牙等人的容貌,所以,能把他们唤来。但他对异人一无所知,故此,不能直接召唤他。不过,只要确信异人的容貌,再对他出手,也就省事了。”

     十天君看了朱子尤一眼,面色微变。

     根源竟在这里。

     若那日在金鳌岛若躲起来不见,或许就逃过此劫了。

     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

     不过,倒是可以把这消息传播出去,防止再有其它道友中招……

     被亚当暴露了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的弱点,朱子尤微微皱了下眉头,有些不太高兴,你们一个个藏得死死的,倒把我的底儿泄了个干净,不讲究。

     闻仲看了眼朱子尤,不动声色,他和这些异人相处的最久,亚当等人的所作所为他一清二楚。

     朝歌异人和成汤的利益早绑在了一起。

     成汤在,他们便是得利者,成汤亡,对他们并无益处,闻仲并不担心这等神奇的异术用到自己头上。

     况且,天下杀人于无形的法术多了,难道他就不过了吗?

     异人在朝歌,总比在西岐强。

     “好,便先依此计行事。”闻仲道,他站了起来,看向十天君,稽首道,“有劳诸位道兄了。”

     闻仲是金灵圣母门下,同为截教中人,别人可以不理会,他的面子总是要给的。

     金光圣母看看亚当,又看看闻仲,上前一步,无奈的叹道:“闻道友,十绝阵虽然威力巨大,但异人的手段太过离奇,能否对付他们,尚未可知。”

     “圣母,当前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试一试,若能成功,几位道友当记首功。”闻仲道,“不知道友摆阵需要多长时间?”

     “阵图早已祭炼完成,摆阵两个时辰足以。”金光圣母沉吟了片刻,道。

     “好,诸位道友先去摆阵。”闻仲道,“武成王,张将军,诸位道友,我们趁此机会,继续商讨善后措施,防止西岐狗急跳墙,拼死反扑,对我们造成伤亡……”

     话说了一半。

     黄飞虎脸色一变,突兀的转向了西岐城门的方向,不理会正在说话的闻仲,直勾勾向帐外走去,神色匆匆,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边走边道:“太师,回营之事稍后再说,我先去参加一个牌局……”

     “什么牌局?”闻仲一脸的错愕。

     “不好。”

     几个圆梦师同时变了脸色,紧跟着黄飞虎走了出去。

     闻仲等人不明所以,急忙跟上。

     帐外守候的黄天化看到黄飞虎突然出来,连忙迎上来:“父亲……”

     黄飞虎理也不理他,召来五色神牛,跨上去,催动神牛,奔西岐方向而去。

     黄天化察觉不对,顾不得那么多,把玉麒麟唤过来,就要去追黄飞虎,可刚跨上玉麒麟。

     朱子尤急切的声音已经从后面传来:“黄天化,不要去。”

     黄飞虎已经沦陷了,他们这边好不容易有个黄天化是十二金仙的徒弟,手中宝物一大把,什么力都没出,栽到了圆梦师手里,就太可惜了,把他手里面的宝物借来,杀对面的圆梦师也行啊!

     “为何?”黄天化转过身来,冷着脸问。

     “武成王中了西岐异人的邪术,你若追去,不仅救不出来你父亲,还会把你也陷入西岐……”朱子尤匆忙解释。

     对西岐那边的圆梦师,他是彻底服气了,果真是生命不息,闹腾不止啊!

     没这么玩的!

     技能想怎么用,就怎么用,都不考虑后果,甚至不考虑隐藏的……

     这还打探个屁,对方这么嚣张,用不了多久,技能自己就暴露的干干净净了。

     显然。

     对方装配了“一起打个牌”的技能。

     但包括亚当在内,所有人都没想到,“一起打个牌”竟然也是召唤技能!

     对面也有召唤技!

     百分百被空手接白刃就一点都不占优势了。

     逼到最后,很可能会是双方互相拉人,就是不知道,牌局能不能把人从十绝阵里面扯出来。

     “怎么回事?”黄天化拔出莫邪宝剑,指向了朱子尤。

     方才他被异人的技能吓退,一直心存不甘,如今,父亲在他面前,被异人用妖术抓走,黄天化简直要疯掉了。

     “放下宝剑,你还想对自己人出手不成?”随后赶来的闻仲看到这一幕,怒斥道。

     黄天化看了眼闻仲,把宝剑收了起来。

     “朱议员,方才发生了什么事?”闻仲问,“西岐异人对武成王使用了召唤神通吗?”

     “没错。”亚当看向了西岐的方向,声音有些低沉。

     对方圆梦师的手段让他感觉有些应接不暇,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步慢,步步慢吗?

     可分明他先进入这个世界的,甚至已经经营了七八年,节奏怎么就被对方掌握了呢?

     亚当经历了好多次艰难的任务,自问经验丰富,但头一次遇到这么不讲规矩的圆梦师。

     这个时候,甚至让亚当产生了一丝错觉,是不是高阶圆梦师怕他们追上去,影响了地位,也想借此机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同样需要知道名字和长相?”闻仲倒吸了一口冷气,问。

     “应该是,不然,他召唤的应该就是太师你,而不是武成王了!”钱长君皱了下眉头,道,“他在朝歌的时候,见过武成王的真容。”

     “那我们岂不是打仗都不能露面了!”张桂芳道。

     他看向亚当,自始至终,他都把自己的面孔隐藏在斗篷之下,几乎没人见过他的真容,恐怕防备的就是这召唤之术!

     朱子尤的心一沉,冷汗瞬间涌了出来,如果没有记错,他的容貌也暴露在对方圆梦师的眼皮子下面了吧!

     岂不是说,对方拥有随时召唤他的能力?

     “传令下去,校尉以上的将领日后出战,尽皆戴上面罩。”闻仲一阵头疼,他打了一辈子仗,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难缠的对手,近了装棺材,远了直接召唤,这仗快没法打了!

     “还有谁被对方知道了面容?”闻仲环视众人,问。

     “武成王的几位兄弟。”邓忠道,“还有朱浩天议员。”

     黄天化的脸色当时就变了,握着八棱亮银锤的手微微颤抖,催动玉麒麟,朝黄飞虎的驻地跑去。

     此刻。

     他的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黄家要被一网打尽了!

     “不好。”看着飞速离开的黄天化,闻仲大叫了一声,连忙吩咐张桂芳,“张将军,你速去武成王的营地,助黄天化稳住局势,主将被召唤,我担心他们会趁机袭营,我们禁不起第二场损失了。”

     话音未落。

     他身旁的辛环突然振翅而起,飞向了西岐方向:“太师,我也去打个牌……”

     邓忠、张节、陶荣齐齐变了脸色:“二弟(二哥)!”

     换做以前,兄弟被暗算,他们三人早冲出去营救了。

     但这时,三人仰望着天空中越变越小的黑点,没一个人动的。

     他们知道,跟过去,也落不到什么好?

     “卑下先去寻黄天化。”张桂芳叹了一声,向闻仲抱拳,扫了眼亚当等人,道,“太师,擒杀西岐异人之事还需尽快,不然,由他这样闹腾下去,仗也不用打了,我等尽数投了西岐便是。”

     说完。

     不等闻仲回应,张桂芳也不骑马,使了个遁术,匆匆的离去了。

     看着西岐的方向,闻仲面沉似水,他是主帅,何尝不知道,再由对方牵着鼻子走,他必败无疑了。

     长出了一口气,闻仲平复愤怒的心情,转向了十天君,道:”还请诸位道友尽快摆阵,此役能否成功,全仰仗诸位了。其余诸将随我回营帐,继续商讨如何拿下西岐异人,务求做到万无一失。十绝阵没有摆好之前,任由西岐挑衅,绝不应战。”

     露脸就可能出事,如今,闻仲连派人去查看黄飞虎发生了什么事的欲望都没有了。

     ……

     西岐。

     姬昌等人还没搞明白李小白所说的邀请对方来进行一场游戏是什么意思?

     一抬头,便看到闻仲大营方向,。

     着五色神牛的黄飞虎一骑绝尘,朝着城门冲了过来。

     “武成王?”姬昌一眼就认出了五色神牛,诧异的道。

     “单骑冲关!”杨戬眼睛一亮,亮出了三尖两刃刀,道,“好大的胆魄,陛下,容我下去会会那武成王。”

     “不用,他是来打牌的。”李沐笑笑,拦下了杨戬,“放下城门,让他进来就是了。”

     正说着话。

     辛环盘旋着从空中呼啸而下,朝着城门楼俯冲了下来。

     “护驾!”

     南宫适瞳孔骤然一缩,迅速拔出了腰间的宝剑,拦在了姬昌面前。

     姜子牙拿出打神鞭,正准备祭起打辛环。

     “别慌,他也是来打牌的。”李海龙扫了眼众人,不紧不慢的道。

     刚来的时候,他们恰好看到辛环在发报纸,李海龙就把他的容貌记了下来。

     好歹辛环也是榜上有名的神将,抱着能抓一个是一个的心态,他顺手把辛环也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