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庶子夺唐 > 第二十一章 强攻阁川驿
最快更新庶子夺唐 !

    雄骨已被席君买一招生擒,这也着实在很大程度了震慑了吐蕃人,破了他们的胆气。

     主帅已无,剩下的吐蕃人也没有了主心骨,这万余吐蕃人虽都是雄骨自国都带来的精锐,但面对人数倍于他们,同样装备精良的唐军,就已经注定了败局。

     唐军大营处的吐蕃军死的死,降的降,而与此同时,阁川驿那边的动静也起来了。

     雄骨领着大军出城,阁川驿满城剩下五千士卒,守备空虚,也给了唐军强攻的机会,就在雄骨落进唐军圈套的同时,阁川驿这边的苏定方也开始行动了。

     阁川驿外,苏定方兵临城下,领五万唐军精锐攻城,强攻只有五千守军的阁川驿,一下子就给了阁川驿极大的压力。

     其实自打雄骨领军出城后,阁川驿守将扎隆就一直担心阁川驿这边的情况,生怕雄骨出兵不利,以至威胁到阁川驿的安危,所以扎隆一直没有回去接着入睡,而是就在城上暂歇了。

     扎隆行事谨慎,就在苏定方大军逼近阁川驿,将要开始攻城的时候,扎隆是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按照雄骨原本的计划,现在的唐军应该还在睡梦之中,现在的唐军应该是在被雄骨偷营,肆意屠杀的时候,但事实却不是如此,现在唐军已经军容整齐地出现在了阁川驿的城下,而且领军的还是主帅苏定方,这意味着什么,就不用多说了。

     当扎隆看见苏定方的一瞬间他就很清楚,雄骨完了,那一万余的吐蕃精锐完了,现在危险来到了阁川驿。

     虽然仗着天堑之险,但扎隆仍旧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看着苏定方大军逼近,扎隆连忙布置城中防卫,一如之前几次击退唐军时那般。

     在此次之前,唐军已经连续多日攻城了,但都被吐蕃军挡了下来,以至于扎隆也养成了这般排兵布阵的习惯,觉着这样防备唐军就是最好的法子,但扎隆没想到,这一次的唐军攻城却是不同了。

     在此之前,阁川驿中吐蕃军人数众多,唐军明知攻城不易,所以攻城大多是例行公事,做做样子而已,为的是分散吐蕃军的注意,给自山中绕行的唐军提供机会,但现在不同了,现在阁川驿中兵力不济,正是破城的好时机,换言之,唐军认真了。

     “放箭,快放箭!”扎隆站在城墙之上,看着如潮水般涌来的唐军,连忙下令城上士卒放箭,像以往那般如法炮制,以箭雨阻挠唐军的前进的路,欲以此来逼退唐军。

     若是搁在以往,苏定方不想麾下士卒多添无谓的伤亡,当吐蕃军箭雨严密的时候,他就会下令暂缓攻势,但这一次不同,这一次苏定方是在李恪面前立下了破城的军令状的。

     这一次唐军非但没有因为吐蕃的箭雨而有丝毫的迟缓和退却,反而中军处的战鼓擂地越发地响了,这是在督促唐军将士向前,而唐军将士也依令行事,面对箭雨,举起铁盾,就迎面而来。

     唐军一改之前有些软乏的攻城姿态和力度,唐军悍不畏死的攻势给了扎隆前所未有的压力,也让扎隆对唐军攻城的本事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这一次,扎隆才意识到,原来这才是大唐南征北战,赖以横行天下的精锐,之前唐军攻城不过都是为了麻痹雄骨而已,为的就是等到今日,等到雄骨自己犯错。

     按照雄骨原本的估计,以扎隆在阁川驿的五千大军,是足以固守到向后方请援的,但那只是雄骨基于原本对唐军的了解而言。

     可现在不是了,现在的唐军攻城的力度是此前的数倍不止,而且扑上来的士卒源源不断,按照这样下去,光凭扎隆眼下的五千兵力,阁川驿绝没有雄骨之前想的那么稳妥,但扎隆也只能一面请援,一面硬着头皮守下去。

     入夏后的天色亮地早,唐军的攻势虽然很猛,但扎隆守地也很坚决,不知不觉地已经撑到了天边有一丝白光亮起,扎隆站在城上,看着守着艰难的阁川驿,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在这里看到明天的曙光了。

     对于扎隆来说,阁川驿外的唐军是对阁川驿最大,也是唯一的威胁,所以他竟还妄想着看到明天的曙光,但李恪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李恪连午时都不想让他撑到。

     阁川驿外,当天色渐亮地时候,解决了雄骨的李恪也来到了阁川驿外,亲自督战。

     “攻城多久了?”李恪一到阁川驿外,看着还在吐蕃手中的阁川驿,就对苏定方问道。

     苏定方回道:“启禀陛下,一个多时辰了。”

     李恪接着问道:“将士伤亡如何?”

     唐军彻夜攻城,吐蕃军守地又很是坚决,唐军将士攻城可谓是举步维艰,每前进的一寸都很不容易,李恪看着前面顶着吐蕃人的箭矢前进的唐军儿郎,也有些担忧。

     苏定方如实回道:“攻城已经许久,伤亡恐已有六千之数。”

     六千人,这对于唐军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李恪也有些心疼,李恪又对苏定方问道:“原本议定的突袭时间是何时?”

     苏定方看了眼天色,估摸着回道:“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放灯,绕袭的将士见灯出兵。”

     李恪咬了咬牙,道:“半个时辰,只怕又是数千伤亡啊。”

     李恪爱兵如子,苏定方知道李恪有些心疼了,于是解释道:“陛下,现在前部攻城的将士虽然已经渐渐扭转了风向,但还谈不上对吐蕃军的压制,阁川驿城中必定还有未动的吐蕃士卒,现在下令突袭不是最好的时机。”

     要想这绕袭的五百将士发挥最大的作用,最好的时机自然是在阁川驿的守军全部被调来了守城,后方空虚的时候,但现在苏定方还没有彻底将阁川驿逼到绝境,扎隆的手中应当还是有余力的。若是在这个时候下令绕袭的将士出击,多半起不到最大的作用。

     李恪不是不知兵的人,他也知道行军作战的大忌,李恪绝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李恪道:“你才是三军主帅,朕不过督战而已,此战一直是你在指挥,你对战况自然更加清楚,朕不过随意一问,你不必在意朕的意思,这一仗你自己打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