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一章 苏家有女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一章 苏家有女

     苏锦棉诞生到这个世界上的那天,正是普天同庆的春节。

     苏遮木从稳婆手里抱过苏锦棉的时候,差点没激动得一个手软把苏锦棉给摔了。他和自家夫人成亲的时候就在想第一胎得是个女儿,待字闺中慧雅聪颖。等以后大点了可以教管顽皮的弟弟。

     想不到上天降下的却是一个结结实实的胖小子,他也乐观,想着第二胎再要也一样,有个哥哥护着,女儿才能不受人欺负。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跟他开玩笑,第二胎在他日盼夜盼下还是个男娃。

     他虽然没有不欢喜,但是总有些遗憾,年前就跟夫人商量着第三胎还不是个姑娘的话,以后就顺其自然了。毕竟女人生产总是个耗费精力的事情,他是舍不得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让他这次如愿以偿。

     稳婆替苏家接生了三胎,最是知道苏老爷的心思,见是女娃心中暗喜,这回的红包可得多点了,这不容易啊。

     苏锦棉刚来到这个世界还陌生着呢,从这个人手里到那个人手里,最后交到自家爹爹手里的时候小嘴一扁,“哇——”的一声哭得惊天动地。

     本来得女心切的苏老爷正高兴着呢,这一哭可让他心疼坏了,当下抱着苏锦棉就那个轻声哄啊哄的。

     苏锦城和弟弟平日见惯了他严肃的模样哪里见过他这副小心讨好的样子,当下面色各异的同时,踮着脚争着吵着要看看他们的妹妹。

     一旁的稳婆见苏遮木心情好,当下笑着说道:“老爷这下如愿以偿了,这千金啊可真真是会挑人家,以后可得集万千宠爱为一身了。”

     苏遮木心情好,听了这话自然满意,当下挥挥手,打发了她,“夫人还好吧,事忙完了自个儿去帐房领赏吧。”

     稳婆这下算是心花怒放了,越看苏遮木怀里的女婴越顺眼,当下逗弄着苏锦棉的小脸蛋说道:“这姑娘模子好,以后必定是个可人儿啊。”

     苏遮木倒是没从苏锦棉的脸上看出什么花来,但这话也讨喜,当下眉开眼笑的进门看夫人去了。

     本就是个喜庆的日子,又添了这一桩喜事,算是双喜临门。

     苏家每个角落都因为苏锦棉的诞生一片和乐融融。

     ——

     苏遮木抱着苏锦棉进去看刚生产完的素心,苏锦城和苏锦连就跟在后面闹个没完。“爹爹你偏心,你都不让我和弟弟看看妹妹。”

     苏遮木:“不是怕你这小子不小心吓着你妹妹么。”说话间,抱了苏锦年给苏锦城看。

     苏锦棉刚哭完一场,闭着眼睛轻哼着,小嘴一努一努的。

     苏锦城没见过小女婴,见妹妹那么小小的一个,当下好奇地伸出小手轻轻地戳了戳苏锦棉的脸。那软乎乎的手感叫他爱不释手却又怕自己没轻没重真的伤着妹妹了,舔了舔嘴唇拿手在衣服上蹭了蹭。

     苏锦连也凑过头来看,“这就是娘肚子里跑出来的球么?”

     苏遮木和素心闻言皆笑了起来,“傻瓜。”

     苏锦连当下就有些不服气,“要不然娘的肚子怎么变小了。”

     说话间,一旁的婢女提醒道:“老爷,那小姐的名字可否想好了?”

     这一提点,苏老爷这才想起来自家女儿还没有名字了,可是好不容易得了这个女儿名字可不能马虎,当下就犯了难。

     婢女见明日精明的老爷一时难住了,捂着嘴轻笑了起来,“难得见老爷这副模样呢,小姐可真是好本事。”

     正睡着的苏锦棉想必是听见了这夸赞的声音,当下转了转脑袋,睁开了眼。

     那双眼睛黑溜溜的,干净得似玛瑙一般,一动不动地盯着苏遮木看着。看了一会估计是有些累了,闭着眼睛就又哭了起来。

     这下苏遮木又开始手足无措了起来,“怎么又哭了。”

     苏夫人见自家丈夫这般模样也笑了起来,“不过是哭了,怎么方寸大乱。”

     婢女小晴捂着嘴轻笑了起来:“想必是小姐饿了,老爷莫担心了,奶娘已经在路上了。”

     苏遮木知道这孩子这几天总是要来的,早就找了奶娘和稳婆在府里待着,这下苏锦棉的出生可正好派上了用场。

     因为有了奶娘,所以苏遮木就让奶娘带着苏锦棉住进了事先就准备好的“暖苑”,顾名思义一个“暖”字算是对苏锦棉全部的宠爱。

     苏遮木打苏锦棉一出生就开始想她的名字,总觉得叫这个俗了,叫那个又不够有韵意,就一直耽搁了好几天。

     这天,苏锦棉照例在喂饱奶之后被抱去给夫人瞧瞧。正碰上早晨才归来的苏遮木,人在门口还没进去呢,就被自家爹爹抱着逗弄了会才在奶娘的提醒下给抱进了屋里。

     苏锦城和苏锦连正来给苏夫人请安,见妹妹过来了,笑眯眯地就跑了过来。

     苏锦连跑得急,也没留心脚下,被凳子绊了个正着。苏锦城在他边上没来得及拉上他一把,当下笑得前仰后俯,“小心以后妹妹会笑你。”

     苏锦连闹了个大脸红,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膝盖,开始转移话题:“爹爹啊,你什么时候给妹妹取个名字啊。”

     素心抱过正睡得正香的锦棉,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提议道:“既然她住的是‘暖苑’,那不如叫苏锦暖好了。”

     苏老爷背着手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不妥,这暖字是好,但念第三声叫起来总是有点膈应的。”

     苏夫人闻言不甚在意地斜过去一眼,“哪有什么膈应不膈应的?”照她看来,这名字恰恰好。

     苏锦城见爹娘这里僵持着,眼珠子一转,想起了今天他那苑里的丫鬟嬷嬷嚼舌头说的那句:“苏老爷之所以想要女儿自然是因为有了儿子想要个龙凤呈祥,女儿毕竟是贴心的小棉袄,怎能不欢喜。”

     他想了想,学舌道:“女儿都是爹娘贴心的小棉袄,不如叫妹妹苏锦棉吧。”

     苏遮木和苏夫人对视了一眼,沉思了一番终于拍板定了下来,“女儿家的不图她能有你们那样的出息,一生平安就好。既然如此,就叫苏锦棉。”

     于是,苏家的老三在这个飘雪的早晨有了自己的名字,就叫苏锦棉。

     这名字一定,这消息就像是风一样传递到了这个京城的每个角落。

     “苏家总算盼了个闺女来啊……”

     “叫苏锦棉。听说这名字苏家老爷可想了很久呢……”

     “名字倒是次要,重要的是这姑娘投身在的是个好人家啊……”

     苏锦棉这个名字,在那一天响彻京城。

     谁让她有个苏遮木这样的爹呢,家财万贯,富甲一方。

     皇宫内。

     紧闭的朱漆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太监小心翼翼地捧着手里的茶盏往里走去。

     案牍上正俯桌看奏折的男人听见动静抬起头,见是自己贴身的公公,放下手里的笔,坐正了身子。

     “怎么样?”

     走至桌前,他把茶盏轻轻放在一边,那袅袅余烟升起,瞬间模糊了他的轮廓。

     “回皇上,这左盼右盼的啊,总算是让苏家盼到了一个千金。”

     闻言,坐于高位的男人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这千金来的好啊。”

     苏家三代世袭,到了苏遮木这一代算是把跟皇家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苏家从商,家大业大,苏遮木为人精明做事也小心谨慎让他几乎抓不到什么把柄,偏偏他又不愿和皇家做生意牵制不了。

     这么大的一家产业盘踞在京城,怎能让他不忧心。

     早前苏遮木只有儿子,他有心护着不让儿子接触皇家的人他自然没有办法把人招进来陪皇子读书更没有理由和他们一家子来往。但如今不同,前些日子雪灾,朝廷发放物资这事受阻无奈之下还是找了苏遮木前来商量。

     苏遮木的产业遍布天下,物流自然有自己的渠道。他没有办法把东西运出去,苏遮木却有。更何况,苏家的产业涉及什么的都有,每个地方都汇一汇比他从京城发放物资出去及时快速的多。

     索性他也当是试探试探苏遮木的态度,估计他也是有所忌惮的,当下就答应了下来。那批急救的物资在春节前夕及时运到,拯救了不少的灾民。

     他本就盼着苏夫人肚子有了动静就送去满月的贺礼,这下是个千金。他自然是不会放过指婚这种最好的牵制苏家的办法。

     小德子见主子龙心大悦,当下巴结道:“皇上,那作为这次救急物资的赏赐?”

     皇上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淡淡道:“等苏家千金满月之时,再做打算。”话落,又觉不妥,皱眉沉思了会道:“等会你还是去苏家跑一趟吧。”

     小德子自然不敢怠慢,忙应了一声,答应了下来。

     这日德公公走后,苏遮木的脸色就不大好看。

     素心抱着苏锦棉微微皱着眉,看着门外的大雪纷飞最终也只是叹了口气,淡淡道:“罢了,皇家有心如此何必心烦。既然不放心那就让他安心,只要不伤到我苏家人就好。”

     苏遮木也是一叹,回首看了看自家正安睡的老三,沉声说道:“不和皇家牵扯哪有那么容易,怕是当今圣上早已有了给我家老三指婚的念头了。”

     苏锦棉似乎也感受到了这沉重的气氛,扭了扭脑袋醒了过来,巴巴地蹭着自家娘亲的胸口,努着嘴吐泡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