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十六章 鱼和水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十六章 鱼和水

     八皇子的马车已经在后门口停了一会,苏锦棉一拉开门就能看见那辆虽然低调但还是处处透着奢华的马车正在小巷门口静静的等着。

     她撇了撇嘴,甚是不欢喜。

     等上了马车,还未等她行礼问好,就看见坐在车厢里的男人招了招手,“过来这边坐。”

     苏锦棉皱了皱眉,看了他几眼,这才慢吞吞地移过去。

     他似乎是看透了她在想什么,冷笑一声,“怕本皇子非礼你不成?”

     苏锦棉心情本来就极差,懒得搭理他,只在心里暗暗腹诽,“就算你想非礼也不会将就在这里。”

     所幸,相安无事。

     马车往前奔行,苏锦棉靠在门边,暖炉的暖意阵阵地烘过来,让她有些昏昏欲睡。

     但等马车出了城门,苏锦棉才开始意识到不对。“我们去哪里?”

     八皇子淡淡地抬眼扫了过来,“现在知道要担心了?”

     苏锦棉抿着唇不说话,只听他低低地说道,“莫慌,只是去城外的画舫罢了。”

     画舫?

     苏锦棉皱眉,“去哪里干嘛?”

     “这关你何事?”他一句话堵得她不知道要应什么,索性闭了眼靠在一边小憩。

     闭上眼的瞬间,她突然不得了的发现——最近似乎她胆子越发的大了,顶撞他质疑他反抗他的次数加起来是十根手指都开始数不过来了。

     画舫是在城外那条仙女湖上,仙女湖算是京城的一大名点。

     苏锦棉和八皇子一起上了画舫,水面凄凄,冬日的冷风肆意。一踏进画舫里面却是温暖如春,一入眼就是一排的歌妓正在伴舞助兴,来来往往的人绫罗绸缎,好不热闹。

     最明显最让人觉得印象深刻的却是二楼独独那一层的一个房间,说房间也不是房间,只见那一层是没有人涉足的,那一张印着美人图颜色艳丽的屏风甚是显眼,让人不留意也难。

     苏锦棉倒是第一次见过这样的盛况,当下有些不自然地往八皇子的身边靠了靠。

     八皇子倒是留意到了她这个动作,当下侧了侧眼,伸出手去,“挽着本皇子吧。”

     苏锦棉犹豫了下,有些防备地看着他。

     八皇子却难得地挑了挑眉,任她自己选择。见她僵在那里,也懒得再等她,径直缩回手往前走去。

     在场的人,苏锦棉倒是有好些都认识的。

     哪一家哪一户,甚至是家里排行家世背景都记得清清楚楚。她这几年跟着苏锦城在京城管些商店,又接触过一些人早就练就了对合作方过目不忘的本事。此下就算是没有合作过生意但凡她是有见过听闻过的,都能记得清楚。

     轻轻推开门扉,里面却是一处清静的地方。

     八皇子走在前面,过了一个回廊,他推开门,竟然是个阁楼。

     苏锦棉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走着,直到他停了下来,她才开始打量四周。

     “棉儿怕是没有来过这地方吧,所以好奇地紧?”他淡笑一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苏锦棉这才看见面前横着的这副墙壁哪里是墙壁,分明就是刚才她赞不绝口觉得分外好看的屏风。

     “这里?”她皱眉,微微有些迟疑。

     八皇子手指微抬,指了指他旁边的那个座位,“坐下吧,还要等上一会呢。”

     苏锦棉也不反驳,乖乖地在他身边坐下。

     这算是一个房间吧,忽略到那个分明与画舫大厅连在一起的屏风的话。

     “这画舫……应该是八皇子的吧?”迟疑了片刻,她还是开口问道。

     他自斟自饮了口酒,眯着眼看着屏风外人来人往的大厅,“棉儿这倒是聪明。”

     苏锦棉差点没翻白眼,若你不是这个画舫的主人,哪里有这么好的位置让你能看到这个画舫的情况。想必不管是谁再大度都不会愿意把这一切摊在他的面前的吧,毕竟眼前这个人手段雷厉风行,果断利落。

     见她不说话,他双目直直地看向苏锦棉,直截了当地说道:“棉儿日后嫁进八皇子府,势必是要管家的。这画舫本皇子已经无心关照了,不如棉儿做主如何?”

     苏锦棉愣了一下,随即冷笑起来,“那八皇子还真是信得过我。”

     他眼光流转,眼底瞬间略过一丝阴狠,“棉儿这话说得那么见外,让本皇子又想起些不好的回忆来。”

     苏锦棉大致是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事,抿了抿唇一声不吭。

     “说起来这画舫也算是烟花之地,客流有固定也有更新,但是这画舫的招牌却得保持新意。本皇子向来只知道用粗的,到不知道如何委婉的做到宾主尽欢,不知道棉儿有何高见?”他转开话题,但话里句句都是要她接手了的意思。

     她沉默了会,想着若不是自己以后也得逼良为娼做起老鸨的买卖来?当下就抗拒道:“这件事没辙,八皇子另请高明吧。”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棉儿倒是想错了。”

     想错了?她略一沉思,蹙了蹙眉,“哪里有错?”

     他略一沉吟,“这画舫并不是烟花之地。”

     他仅就这一句,就让苏锦棉心生不满,“哼,八皇子敢说这里没有寻花问柳之人吗?”

     八皇子抚了抚被水沾湿的袖口,漫不经心地抬眼回答:“你也说了,只是寻花问柳。本皇子手下哪有上不了台面的人,这里既然是雅座,必然有歌妓伴舞。那么谁在这里看上了本皇子的人那也是自然的事情,但人要带走必须付给本皇子赎金,这哪里有错了?”

     苏锦棉差点被他绕了进去,当下眉一皱,“可你分明就没有管他们把人要去做什么。”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是不是买卖基本的形式?”见她抿了唇不说话,他继续道:“那人家付得起赎金,我也得交人。至于怎么使用又岂是我们所能控制的?难不成棉儿卖了一个花瓶,只许人家当物件摆设用,不让人家当夜壶用么?”调侃完,见苏锦棉面色抽动了下,他笑得开怀,“付了钱拿了货你管人家怎么做。”

     苏锦棉却只留意了他说的那句“花瓶只许人家当物件摆设用不让人当夜壶用”当下唇角抽了抽,冷汗直冒。这种比喻,估计也只有他说出来才能让人觉得半点猥亵的感觉也没有了。

     既然话说到了这里,苏锦棉再不答应也不可能了。但她却知道的清楚,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因为自己忙得抽不开身去管理画舫了所以才把这交给她。与其相信他的这句话还不如相信他突然开窍,懂得尊老爱幼了。

     苏锦棉是聪明人,在某一种程度上她是知道八皇子对她并没有所谓的男女之情,而是和当初的皇帝一样。

     只是当初的皇帝是让她进宫陪读来牵制苏家,他却是让她嫁于他为妻用苏家的势力来一起牵制皇家。

     苏家早年因为苏锦棉的这件事,和皇家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上。如今太子人选未定,皇子党派之争惨烈,堪称你死我活。只有这个人一直置身事外,但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已经有这个能力选择对手。

     试问,就连当今皇上都要忌惮几分的暗帝八皇子,谁能与其争锋或者比肩而立?

     结果也明显的很,自然是无一人。

     但苏家在京城却是占了一个很大的位置,一旦别人拉了苏家去做其的后盾虽然不动其根本,却也是一股大势力,有了苏家自然是如虎添翼。

     但苏家和皇家不和,早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当年苏锦棉被皇子推下水差点死于非命的事情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苏遮木痛失爱女几年,更是让人看的分明,这个苏锦棉到底是一个多大的宝藏。说得了苏锦棉就得了一整个苏家的话倒是也不尽然,毕竟苏家还有两位公子,都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存在。但有了苏锦棉,就有了苏家的全力撑持倒是铁打铁的事实。

     一来,苏锦棉未及笄;二来,苏家不与皇家人打交道;三来,还从未有人见过苏锦棉。这三个原因让皇室所有动着歪脑筋的人都望而却步的时候,独独便宜了先下手为强的八皇子坐享其成。

     那么这一切都可以很好的解释了。

     苏锦棉不是不谙世事不食人间烟火的姑娘家,她早年懂事起,林素心就在边上教着她为人处事,如今长大了更是明白事情轻重。

     既然已经被八皇子招惹了,那么不论你再怎么不乐意,在别人的眼里都已经把你划分到了八皇子的党派里去。就算哪一天能从八皇子那里全身而退,想必也会陷进这个皇朝的更替当中去,生命堪忧。

     既然八皇子一手遮天,那苏家自然是不妨一试的。

     成之,荣华富贵权势地位,虽然这些苏家如今便有了。败之,满族灭门或流放,再轻也不过隐姓埋名,风光不再。

     苏锦棉一开始就知道自己陷进了什么地方去,八皇子在依附苏家的同时,苏家也在依附他的势力。

     他不成王,谁人成王?

     鱼和水,莫不过于是这种关系罢了。

     想到这里,她干脆地说道:“你便直接说你的目的吧。”

     苏锦棉聪明这件事八皇子打小时候认识她的时候就知道,但如今却能那么快的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当下还是诧异地挑了挑眉。但表面却是稳如泰山,“如这一事办好了,本皇子重重有赏。”

     苏锦棉挑了挑眉,突然对他口中的这件事有了分外的好奇和期待。踌躇半晌,她舒展了眉头,“八皇子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