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二十三章 医手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二十三章 医手

     睡到了半夜,苏锦棉就被窗外越来越大的风声惊醒。不知道是在下雪还是如何,窗户都在“噼里啪啦”地响着。

     喉咙里渴的厉害,只觉得浑身都在烧一般,想出声却发现自己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幼年那次落入白玉河差点命丧黄泉,苏锦棉对这个有阴影自然是不用说了,那么多年体质都调节不过来,离了白云观之后身子越发的弱。

     冬日的时候若是一刻离了暖炉受了一点的风寒都会如此,但这几年她有心在冬日的时候不出门,偶尔有些风寒倒都是睡了几天便好了。

     此刻外面风大雪大,天气冷厉。她又是舟车劳顿的,当下身子便开始吃不消,所以才这番的严重。

     苏锦棉倒是不急着看医生,自己这情况自己清楚,也没什么大碍,如今就算看了诊这极寒的夹道里资源都稀缺哪里去找药材?

     更何况,她苏锦棉哪里有那么娇贵。

     她一动一醒间,一向浅眠的八皇子早已经被惊醒,当下拍了拍她的背,只觉得她身上烫得吓人。“怎么了?”

     苏锦棉摇摇头,往被子里越发的缩了缩,不支声了。

     漫天的风雪里,屋内暖气虽然不充足,但是索性这地方小,暖气倒还是够用。苏锦棉只觉得心间还有点冷意,但揽着她的那个人却温暖地似是能烫了她一般,让她不由安下心来。

     外面的风声依旧,似乎还有预演预烈的态势。

     把自己置身于这般险境,她的心底却是一片宁静。

     苏锦棉早上起来的时候,还迷迷糊糊间,一睁开眼就看见八皇子靠在床榻上,微微眯着眼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苏锦棉只觉得喉咙有点干干涩涩的,倒不像昨晚一般像有火在烧一般地燎原之势。

     “起来还是继续躺着?”见她醒来,他稍微动了动身子。

     苏锦棉的脑袋里还一片混沌,听耳边的这个声音这么问,当下摇摇头,“不了,不想起。”起了又晒不了太阳,出不了门,何必多此一举出去同大家一起喝西北风?

     “那便起来喝口清粥吧。”

     外面的风声如今越发的大了起来,连这窗户似乎都有点阻挡不住了,隐隐透着风。苏锦棉见他要起身,抬手扯住他的袖口摇了摇头,“不想进食,不比多此一举。”

     苏锦棉不是一个舍得委屈自己的人,她说不要那么便是真的不要,当下他也不动,只是往下缩了缩身子,把她揽进臂弯里,拢了拢被子。“那你好生歇着。”

     苏锦棉闭了闭眼,现在倒是清醒了些,只额角有点隐隐作痛,随口便问道:“殿下有没有去看过这家小客栈还有多少存粮?”

     八皇子只一顿便明白了她是在问什么,当下不置可否地扯起唇角淡淡地一笑,“棉儿如今只管顾全自己便好。”

     苏锦棉却不以为然,“外面多少人我不知道,就算是这家小客栈每年都会在这时收留那么多过往的来客,那这粮草都是有限的吧。你我要吃,你的将士要吃,更别提外面那些不知道你身份偏偏一点便宜都不想被占走的江湖人士了。”

     他挑了挑眉,见她非要要个答案,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肩上搭了搭,不咸不淡地道:“顶多再撑三天。”

     这下苏锦棉倒是有了点数的,当下便沉默不语了。

     下了那么大的赌注,若是赌不赢……那下场可想而知。

     ——我是大雪磅礴分割线——

     直到傍晚的时候,苏锦棉刚有了些困意,就听见了楼下有了些动静。

     似乎是谁在起哄,一溜烟的都是一连串的呐喊声。她皱皱眉,屏声静气地听是发生了什么事。

     八皇子倒是闲靠在床榻上看书,闲心闲情。

     他也该是第一时间便听见了楼下的动静,抬眼看了看一瞬间惊醒了的苏锦棉,抬手抚在她的后背,轻轻地拍了拍。“棉儿不用理会。”

     这里人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安心养病才是。

     苏锦棉倒也不是好奇,只是总觉得楼下的动静有些怪异。那大雪磅礴下呼呼的风声似乎都掩盖着什么叫声,一声比一声的凄厉。

     想必是苏锦棉察觉到的,八皇子也察觉到了,当下皱了皱眉,放下书,侧头朝门口问道:“何事那么慌乱?”

     小厮在外面倒是把事情看的一清二楚,当下眉头都不皱一下,叹道:“是两个路人罢了。”

     一句话轻描淡写,倒也的确是轻描淡写,无关紧要的人的确是不必要搭理的。

     苏锦棉却是敏锐地嗅到了些什么,微微撑起身子,看向八皇子,“不知道人可有否受伤?”

     外面的风声越发的大了起来,“砰砰砰”的声音越发的清晰可闻。

     苏锦棉却听见外面的小厮说:“都受伤了,一个只剩下一口气了。”

     苏锦棉闻言只是皱了皱眉,倒是并没有医者那种悲天悯人的心性,当下虽然有想过下去救治,但又想起楼下积了那么多的人,何必自己下去招惹众人的目光带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心里到底是有些犹豫不决的,当下,她抬头看了看八皇子,见他目光微沉却不表态便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便乖乖的躺了回去。

     但身子倒是一直保持在警醒的状态内怎么也睡不着了。

     好半晌,才听见门口传来小心翼翼地敲门声。“主子,夫人要的茶水来了。”

     苏锦棉一直微闭着眼休息,此刻闻言倏然抬眼看去,桌上已经有了一盏刚换上的热茶,如今小厮却是这样说道,当下便知道是下面生了变故。

     八皇子皱了皱眉,虽然不悦,但是也知道是有了事情,沉吟了片刻终究是说道:“进来吧。”

     小厮低着头,进门之后就关上了门。等把手里的茶盏放在了桌子上,他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主子,怕是遇上大麻烦了。”

     他乌黑的发正垂下来,此下侧过头的时候那发端从她的脸上扫过,痒痒的,挠得她的心头都是一颤。

     只听那小厮一字一句,分明道:“楼下那两个都是从深山里逃出来的,下雪天一路上都没吃的便铤而走险的进了深山想找点吃的熬过冬天,哪知正好撞上狼群了,如今五个人通行已经死了三个,接下来这两个一个受伤严重话说不清楚另一个只剩下一口气也怕是要咽气了。”

     这事情可轻可重,但如今字字句句都在说明一个事实——这个夹道,如今危险重重了。

     倒不见他慌乱,只看他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漫不经心,“慌什么,狼群来了再不济也有楼下那一群英雄好汉挡着。”他言语里都是嘲讽的笑意,估摸着是哪个江湖人士不小心在哪里惹着他了,此时说出的话都是夹枪带棒的。

     苏锦棉却是皱了皱眉,掩着唇轻轻地咳了几声,扯了扯他的衣袖道:“不如我下去看看吧。”

     “只剩下一口气了你去了又有何用?”他挑眉,倒不是看轻了她的本事,而是此刻的确是实话实说罢了。

     夹道里且不说外面风大雪大,半步都走不了,就算能走得了,你又能确保半路没有狼群的攻击?

     这夹道本就是商人之间贸易往来落脚的地方罢了,只是折了中间的地方作为歇脚,哪里有那么好的位置让你能自给自足的同时还草药齐全,可以自如的应付各种难题?

     苏锦棉倒是知道他说得是实话,当下也不反驳,只是凝神盯着他的眼睛,字句分明:“能不能姑且让我下去看看便罢,眼睁睁看着一条人命没了我会良心不安。”

     她倒也没有隐瞒,刚才从知道这两个人受伤起,她便不能安心休息,如今虽然抱恙在身,但不让她下去想必她浑身都舒坦不了。

     当下挥了挥手,眼神灼灼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只轻飘飘的吐出四个字来。“量力而为。”

     苏锦棉点点头。

     房门被打开而发出的“吱呀”一声在这噪杂的大厅里还是引起了一小片刻的沉寂。

     只见这两日众人一直在讨论八卦的那间房门终于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和被遮盖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漆黑眼睛的女子。

     自打那日八皇子从暴风雪中回来之后再也没踏出这个房间半步,只有这家门口的小厮一直候在门口,就连每餐的米粥都是专门有人端送上去的,一时之间这身份神秘地不能再神秘了。

     如今,却在这个时间出现了。

     苏锦棉倒是不知道这么些时间楼下的人早已经心思千回百转了,只是被八皇子揽着腰,径直往楼下带。

     那两个路人正被人放在桌子上,一个已经陷入了昏迷,另一个神志虽然清醒,但是身上满是血污,狼狈不堪。

     她皱了皱眉,差点被那扑面而来的血腥味逼得反胃。

     当下还没发话,候在身后的小厮已然很霸道地清开了一些围观的人,面无表情的给苏锦棉寻了个位置出来。

     苏锦棉也不耽搁时间,先把了脉。

     那已经昏迷了的人左臂被咬去了,腿上也是撕扯的伤痕,想必是历尽了艰险才在狼口下捡回了一条命,可惜如今却是草药都没有。

     她把了脉,见并不是没救,只舒缓了语气,“请哪位好汉帮我看看这位兄弟身上的伤口有几处以及受伤的严重程度。”

     本来对这小厮颇为不满的几个人见苏锦棉是下来救治人的,当下骂骂咧咧的话也收了回去,一副热心十足的样子。“我来我来。”

     “这兄弟身上手臂被扯断了,腿上有三处伤口,其中一处已经伤及了经脉,伤势很严重啊。”

     苏锦棉闻言点点头,不置可否,只是皱了皱眉,问一旁忧心忡忡的掌柜,“掌柜的,不知道这里最近的一处补给站是多远?那里可有药草堂?”

     八皇子似乎是明白了她要做什么,皱眉阻到:“这天气,怕是没有人愿意出去的。”

     苏锦棉却是定定地看着他道:“不愿意不要紧,就怕是不敢。”

     此话一出,一阵抽气声频频响起。

     八皇子也是眸色一深,不知道那深邃的眸底在酝酿着些什么,深不可测。“你这是要为夫的出去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