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二十五章 用情多深?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二十五章 用情多深?

     苏锦棉打从开始便知道这八皇子与身俱来就有一种让人不能直视的气质,如今一身狐裘,加上这与生俱来的优雅与绝美面容,远远望去,是那样的遥不可及,恍若天仙。

     门被打开,那一直被阻在屋外丝毫不甘心的暴风雪再起,那狂肆的风如若无人之境,瞬间席卷了整个大堂,使得门外那飘着的雪花都一蜂拥地涌了进来,吹得桌上的烛火都摇曳着即将燃尽。

     暖气本来就稀薄,如此一来越发的寒冷起来。

     苏锦棉站起身,正要说话,只听见身后狼群的叫声越发的近了,皱了皱眉,张开嘴就是一股冷气袭来,让她掩着唇咳了好一会儿才歇了下来。

     那原本站在门口的八皇子见她又咳上了,皱了皱眉,快步走了进来。

     “身子这般弱,不是交代了让你带夫人回去楼上歇着的吗!”前半句话似是叹息一般,后面那句语气直接凛冽了起来。

     苏锦棉咳得喉咙一阵一阵的发紧,当下抓着他袖口的手一紧,等停歇了下来,这才帮那小厮开脱道:“不关他的事,如今如临大敌,我们先看眼前的吧。”

     她这话一出,他的眉头反而越皱越紧。半晌看了看外面群山浮动以及那隐隐闪动的幽绿,指着那个陌生面孔道:“狼群一时半会还不敢下来,这里的烛火都点上了。大家小心提防着来探路的独狼就可以了。大夫,你随我来”说罢,这群人竟然也没有反驳,只是沉着脸点了点头,越发的严肃起来。

     苏锦棉却是不知道,他们下山的那段路上已经遇见了些麻烦。那一批被山雪拦着上不了山的人如今穷途末路,看见他们就跟看见猎物一样死命地往上扑。

     这个男人走在人群的后面,却在这个时刻,一句话控制了场面。“互相残杀不如互帮互助,你死我活不如互相扶持。”

     这种看似没有力道的话在那样的场面被他那样气势万钧地讲出,竟然生生的让人有了一股他是天生的将领般的错觉。这个男人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动作,都让他们骨血里流动着一种叫做服从的东西。来的莫名其妙,又心安理得。

     总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上天派下来救他们命的。

     自然而然的,他如今在这帮面对生命威胁已然无措的人面前就是领导者。

     八皇子二话不说,拉着苏锦棉上楼去。房内因为许久没有人,已然蔓延着一股子寒气。苏锦棉只觉得这里比外面的大堂都还要冷上几分,不由自主往他身上偎了偎,只觉得这温度难忍地她难受。

     一直跟在后面跟来的大夫倒只是山下这个小村里的小诊医,平常也只看看一些小病罢了,但如今被抓了来,只能无奈的上前替苏锦棉把脉。

     八皇子替她拢了拢被角,看她脸色比他离开时越发的不好看后脸色也微微沉了下来,“你若是比为夫的还先走,我必定闹得苏家鸡犬不宁。”

     听到这句话,她的眼底亮了亮,看着他的眼神都带了光泽。“既然你都那么说了,自然是不能比你先去的。”

     听了她的保证,他眼底一直燃烧着的怒火倒是熄了些,带上了些玩味,“倒不是棉儿觉得这副模样能多得为夫的怜惜才一病拖了那么久?”

     苏锦棉只想翻白眼,但此刻只乖乖让大夫把着脉,直接把他这话当作是耳旁风了。

     隔了一段时间,这大夫才皱着眉道:“虽然老夫的医术很浅,但是这脉象还是略懂一些。姑娘你既然畏寒怕冷,又何苦让自己来这极冷的地方?身上本来就有久疾……”

     苏锦棉却是一语堵住他,“大夫尽管开方便罢。”

     大夫摇摇头,随即拿起医药箱正要去开方,便被一旁的八皇子拉住手。“什么久疾?”

     大夫看了看她的脸色,见两人的关系已是如此亲密,当下也不隐瞒,“夫人怕是年幼的时候受过一次凉吧,如今留下了病根,怕是怎么都好不了了。”

     闻言,他略略眯眼。突然眼神一骤变,声音带着冷腔:“也罢,大夫你先下去给我夫人开个药方吧。不知道在这里要停留多久,不知道药可带齐全了?”

     “尽管放心,老夫这就下去煎药。”话落,他作了一揖便被小厮带着出去了。

     远处狼啸的声音间断地想起,想必也是被大雪挡住了去路。苏锦棉正暗自失神,只觉得手腕一疼,便看见他眉色阴沉脸色很是不好看。“幼年的时候受过一次凉?”顿了顿,他问道:“可是十一推你下白玉河那次?”

     苏锦棉见他已经猜到了,也没打算隐瞒,毕竟受害人是她,怎么都轮不到她觉得提心吊胆的。当下便是一点头,“那次小命去掉了半条,皇上还不准找大夫看,只寻了我师傅。若不是我命大,估计也撑不到她来就去了。”

     八皇子的脸色一沉,眉间酝酿起了一股淡淡的却是极为强烈的风暴。“我只是知道你病了一阵子,倒是不知道那么严重。救上岸之后我一直见不到你……”说到这,他眉一皱,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再说了下去。

     苏锦棉倒是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只抿了唇,轻咳了咳,“罢了,活该我有此劫罢了。”

     八皇子却是听不得这种话,掀开被子和衣上了床,把她揽进怀里。“棉儿这话是不是在怪为夫的了?”

     苏锦棉抬头只能看见他的下巴,只觉得周身都暖了一些,换了换角度窝的更舒服些。“哪里敢这样想。”但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在说,若是不怨你,还怨我自己跟那白玉河感情深厚,那么冷的天还自个儿往里面跳?

     他低低地笑了起来,不知道是想到了些什么,只感叹道:“我走到现在,这步棋并不是最险的,最尤为让我觉得深刻。”顿了顿,他低低地说道:“我当初光芒毕露,一步一步走向权利中心的时候一个人,看着的人看笑话,身在其中的人则是不以为意。等我终于迈上了那一台阶,他们慌了,招招都是杀机,那是想送我去见我母后啊,那么狠。”

     他自嘲地一笑,眉间却是重重杀机,“我每走一步都赌上了我全部的身家,到如今,终于是别人提到我就胆颤。棉儿可知道里面的心血我花了几载?”

     见苏锦棉不说话,他也不以为意,只是抬了手揉着她的发继续说道:“只是为了那日眼睁睁看着你落水罢了。”

     苏锦棉却是一怔,猛然抬起头看来他,却看不见他的脸上有任何的神色,只有眼底有着那难以捉摸的深沉的痛色和挣扎。

     “只是棉儿啊棉儿……”他的声音绵长,抬手按住她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不让她再去深究他眼底的深色。

     半晌,苏锦棉才哑着声音问道:“这招棋,哪里让你觉得深刻了?”

     八皇子叹了口气,声音带着慵懒,还有一丝的无奈,“棉儿是真的不知吗?如今我身边多了一个你,我除了要赢得漂亮,还要护着你安然无忧。选择你,等于选择了你的全部去保护。”

     说不震撼是假的,苏锦棉从未料到原来从再次相遇到如今竟然是他别有心机。从刚开始的那敌意和作弄分明是故意降低了她的防备,让她觉得他只是纯碎地是回来报复她当初的不告而别的。

     她以为他是把幼年那场逃离看成了对他的背叛。虽然她如今还是觉得他就该是那般想得,但是听了他的这番话显然是知道他走到这一步是费了多少心力,只是让她重新回到他的身边——真的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重要么?

     他也分明知道,选择了她等于选择了她的全部。想护住这个全部,他以后走得每一步都如踏在刀刃上,分毫不能差。

     “棉儿又何必多想呢?我只是想这样做了而已,并没有原因。”只是觉得这个女人从他最落魄的时候陪伴着他,这一份情,足以他记到现在。

     只是这份感情至今还不至于让他觉得这是爱。

     “只是我想要,便放在身边。我看上的,从来没有谁能夺走。”

     苏锦棉靠在他的胸口,听着那心脏的跳动,只觉得眼睛酸涩。

     说到底,这终究还是个局,用来困住她的局。若当初不带一点的私人感情,她也许日后有机会离开的时候还会潇洒地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是并没有想过他对这份利益的看待却不是单纯的利益关系,而是带了私心。

     不管任何东西,一旦带了私心,那终究是真的……会牵扯不清的。

     皇宫的城墙太深,若有一天他真的成了这宫闱里的皇,她不见得会委屈自己和那么多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

     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她想,与其陷入那种无止境的斗争里,还不如把所有的遗憾都留在他还有情的时候。

     谁都拦不住她。

     谁也阻止不了她。

     哪怕用情再深,她都不会让自己陷入那么宫闱里成为一只金丝雀。

     她见过他的童年,所以……一定不会让自己陷进那个境地里。一点妥协都不要。

     直到这一刻,她才那么清晰地看见自己的未来。

     那么清晰地去想自己的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