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二十七章 久病良药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二十七章 久病良药

     苏锦棉再次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颠簸中,她皱了皱眉,只闻到一股子药味。然后她开未睁开眼,就感觉嘴被撬开,那苦涩的药便顺着汤勺流进她的嘴里。

     那从舌尖蔓延开去的苦涩只让她的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她别开脸,捂着嘴把那刚喂进去的汤汁都吐了出来。

     那一身锦缎做的衣服瞬间晕开了一圈一圈的花纹,像极了被泼上的墨,一朵一朵。

     那喂药的人却是一喜,垂放在她唇边的手移上去摸了摸她的脸,那冰凉的触感让她瞬间一颤,缩了缩。

     他倒是不在意,见她缩了缩,反而打蛇随棍上,又揉着她的脸摸了摸,伏低身子侧头看她,“棉儿总算是醒了,再不醒,为夫的可就要把你丢出去了。”

     苏锦棉只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了般,都提不上劲,当下只是偏了偏头看了他一眼,捂着唇又咳嗽起来。

     “可是要水?”他见她皱着眉,眼睛在找着些什么,便捏着茶杯递到她的面前。

     苏锦棉这才发现自己是靠在他的怀里的,当下挣扎着就要起来。

     他却一把按住她,手臂一圈,把她困的牢牢的。

     “别动。”

     见此,她也不动了,只是接过茶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这才哑着声音问道:“还有多久到江南?”

     见她一副爱搭理不搭理的样子,八皇子的眸色沉了沉,却也只是淡了声音道:“晚上才走水路,你在客栈昏过去之后就带着你去了小镇,在那里上留了两天。”

     “两天?”苏锦棉惊了一惊。

     他却是低低地叹了口气,“是啊吗,棉儿的身子原来已经是这般的弱了。身子太弱没办法赶车,便在镇上停留了两日,今天一早见你好些了,才上的路。可有什么不舒服的,下个镇马上便到了,寻了大夫去看看罢。”

     苏锦棉却是摇摇头,握着自己的手把了把脉,见并没有什么大碍,当下只闭了眼不再说话。

     他却像是知道她的心思一样,冷笑了一声,嘲讽道:“可是又堵着一口气呢?”

     苏锦棉听着他的语气,只觉得心底一阵一阵地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当下睁开眼,直截了当的问:“哪一天,我要是成了你棋盘中该立马弃掉的废子,你会怎么做?”

     他却是一窒,似乎是没想到她敢直接把这个问题摆上台面来,当下愣了愣,便理所当然的反问,“棉儿何以见得自己就有这番能耐?”

     苏锦棉心中冷笑,果然如此。

     只是可有可无的人罢了,自己何必讨个没趣,去相信他之前的那些话。

     没有这番能耐,还要去奢求些什么呢?

     想到这一点,她终于释然,抬眼看了看他,弯起唇角笑了笑,“如此棉儿便明白自己的身份了。”

     她这番话说得倒是天外飞仙,没头没脑的,八皇子却是听得分明,却也不解释。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移到她的发间,一下一下地梳理着。

     “棉儿听着本皇子的这话可是松了一口气呢?”

     苏锦棉只觉得心中一股子气闷得难受,偏偏没有他说的那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只觉得郁闷难平,懒得搭理他,只生生的说了句:“殿下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

     他却在听闻这话音一落的时候,低低地笑了起来,“还是这番小脾气。”

     苏锦棉却只觉得心中那股子沉郁着的气翻涌着,隐隐地冒着火气,赶紧闭紧了眼逼自己再睡过去。

     有些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偏偏,你又对他无法。

     捏蛇七寸,他捏得恰到好处,让她浑身的刺在他面前慢慢展开,却只能伺机而动。

     等到小镇的时候,他倒是不由分说了,扯了人就往医馆走。

     苏锦棉奈何不了,浑身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被他半搂半拖的就带了进去。

     那一帮黎明才赶来的将士已然成了这护卫队中的一员,说得好听点是保护八皇子的安危,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皇上安插在他身边的探子罢了。

     苏锦棉倒是恨自己的不成钢,偏偏这边堵着气,这边却是小心翼翼的做事,争取不留下任何把柄。

     医馆里倒是热闹,大堂里坐满了来看病的人。苏锦棉好奇的探了探头,等看见坐在里面看诊的老大夫时,不由挑了挑眉,“倒是没有听说过这里有哪些名医。”

     闻言,他把她往自己的身上揽了揽,“哪里有你全部知道的事情。”

     苏锦棉却是一撅嘴,喉咙里干干涩涩的,说出口那清脆的嗓音也变的喏喏的,“江南虽然我还没有来过,但好歹我祖母都是在这里的,多少都能知道些。”

     八皇子虽然不知道苏家的家世,但对她外祖母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的,“那你可知是在哪里吗?”

     苏锦棉倒是不防备他,但也只是摇了摇头,“外祖母多久才来一次京城啊,来了也不会详尽地说她的住处,只是邀了我去玩罢了。”

     “那你倒是还没有去过的。”

     “那是自然。”

     大概是话说得有些多了,她这次咳起来倒是有几分厉害,那苍白的脸都泛起了病态的红来,想必是这里的动静惊扰了那位看诊的老者。

     他探过头来,看见直立在门口的苏锦棉和八皇子,当下眯了眯眼,吩咐了旁边的小童把人请了过去。

     苏锦棉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只感觉抢了人家的位置,偏偏身旁的男人还若无其事,心安理得地拉着她坐下。

     老者看了她几眼,又看了看一旁的八皇子,摇了摇头,“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苏锦棉见他面目慈祥,弯唇笑了笑,便伸出手去,“不知道太医你叫什么?”

     一般人都是叫他大夫的,却偏偏这个女子一见到他便叫他太医,他挑了挑眉,不置可否地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笑呵呵地问:“不知为何有这一问啊。”

     八皇子似乎也没觉得她叫的有什么不妥,但见这大夫这么一问,当下凝神看了看,这下也觉得这老者有些面熟了些。

     “太医看诊的手法独特,药方开得刁钻,倒是让棉儿记忆深刻。”

     苏锦棉起先倒也不是很确定,但看见那手法和药柜中那些中药的配方,自然是明白了些。

     这人是她幼时那次在白玉河落水时,看诊的祝太医,倒不是他的医术高明,只是苏锦棉那时尚有一丝清明的时候记得他为了让她不昏睡过去,问过她叫什么名字。

     她说:“我叫苏锦棉,苏杭的苏,锦缎的锦,棉袄的棉。”多年来,她介绍自己的名字时都是这般介绍。

     那时,他倒是笑着,一句一句地跟她说着些什么,她听不太清,只觉得脑袋都要炸掉了般头疼欲裂,浑身又冷得像是血液都要凝结了一般,喘气都有些奢侈。

     她倒是在昏迷前听着他义正言辞的说:“此刻搭救还能有法子救这姑娘,时间拖长了可就危险了。你们为何不让我开方。”

     想必是他也知道找他开药方只是因为他祝太医威名远播,他们想要她死,但又不想若她真的死了,苏家怨起皇家来百口莫辩,就拉了他来做垫背。

     苏锦棉却是一直记着他的,只是后来再未听见过他的音讯。

     “呵呵,但是不简单,这就认出我来了。”说罢,他看了看身旁的八皇子,估摸着是认出来了,却是不屑一顾,懒得搭理。

     “我还以为你活不长了的,福大命大啊。”话音一落却是狐疑地看了眼八皇子,沉声问道:“可是你渡了真气给她?”

     八皇子看似漫不经心,但是把这个人牢牢的记得清楚,却是一点印象全无。“是。”

     “倒是及时的救了你一命啊。”叹了口气,“想必你也是知道这是久疾的,怎番还如此大意呢。”

     苏锦棉却是不在意的一笑,“有何大碍?”

     “大碍倒是没有,以后得注意着不要受凉了。否则英年早逝。”他倒是把话说的直白,听者却是有心的。

     八皇子的眉峰一拢,甚是不悦,“我全当没有听见。”

     祝太医却是一点也不在意他的言词,只在落笔写方子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不知道你和这位姑娘是何关系?”

     他却是不假思索,“她是我的娘子。”

     那落笔的手一顿,竟然抬眼看了看八皇子,一哂,笑了起来,“哈哈。”

     苏锦棉倒也不辩解,只是问道:“不知道太医有何法子能调理我这久病之躯?”

     他皱皱眉,“倒是有个法子,只是需要常年吃,不能断了。”

     苏锦棉倒是没想出什么药还能克着自己这怕冷的性子,当下甚为感兴趣,“那太医便再给我开一方吧。”

     “这有何难,以后每到冬天便要熬制着喝,喝过一个冬天便罢。十五味药倒都不是难寻的药,想必只是没人觉得这个能滋补身体罢了,你便安心地吃着,再加一味人参冲服,对你这身子是有好处的。”

     苏锦棉点头允了,静静地等着他写药方。

     八皇子却是对他们这番熟稔有些难以理解,当下偏了偏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勾起唇角道:“该不是那一年自行请命告老还乡的祝太医吧?”

     他倒是不意外他能猜出来,只是“嗯”了一声,不发一语。

     八皇子却是因为这一个“嗯”字,目光都柔和了起来。“倒是我的错了,竟然没认出你来。”

     “哈哈,这位小姑娘倒是真的好,老夫变化那么大,她倒是仅凭这几点便认出我来了,想必也是学医的吧?”

     苏锦棉倒也不掩饰这点,点点头,“略懂一二罢了。”

     祝太医倒是但笑不语,“抓了药便上路吧,老夫可没有什么好招待你们的。”

     天色倒是有些黑了,苏锦棉自然是知道不便留宿的,点点头便起身告辞,“那我们便不打扰了。”

     他也不做挽留,连叮嘱都没有,只是看着他们即将离去时,对着八皇子道:“她这身子极寒,怕是难以受孕。”

     他的脚步一顿,连头都不回,直接回道:“那也是本皇子自己的事情。”

     只一句话,却让他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下摇头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