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一章 金丝悬脉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一章 金丝悬脉

     苏锦棉进了十一皇子的床前,看着布帘后面隐隐的一个轮廓,微微皱了皱眉。

     太医倒是听说苏家这小姐医术有些了得,不由多看了她几眼,又不好太过光明正大,此刻这里人少,只有床前还有两个宫女服侍这才轻声问道:“苏小姐这是?”

     苏锦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笑了笑,“只是药味有些重,闻不惯罢了。”

     一句话,看似不打紧,却是让太医的心微微一松。不常闻药味的别说药味重不重了,单闻到一点就会觉得草药的味道带着一股重重的湿气。

     苏锦棉这句话,显然是在证实八皇子之前说的半桶水所言属实。

     而太医松了一口气,更是因为他们作为皇家御医,自然医术是顶尖的,但就单单这鞭刑反反复复查不出原因治不好让一外人一进来就弄好了岂不是打皇家御医的脸。

     太医这边留意着苏锦棉的举动,苏锦棉自然也是处处小心的,她根本就不打算给皇家留把柄,更是步步都要走得小心谨慎。

     太医把脉搭到了十一皇子的手腕上,苏锦棉就着那丝线把着脉。

     其实金丝搭脉比起手直接接触难上许多,要留意的也多,她微微皱了眉,细细的把了一会便心知肚明了。

     但她脸上的神色却是片刻都不松,看了眼一旁紧绷着的太医,有些为难,“不知道太医是怎么看待十一皇子这脉象的?我搭上去一摸,倒不是什么很混乱的脉象,却又有些说不清楚。”

     太医面上的神色也是一动不动,心下却是微微的惊了惊。倒真不能小看了眼前这姑娘,不过她虽然搭出来却并不是很熟悉了解这倒是有些学艺不精了。

     太医撸了撸胡须,摇了摇头,略微无奈。“十一皇子体质异于常人不好用药,此脉象弱却也稳健,但老舍还是有些无计可施了。”

     苏锦棉听得仔细,随即点点头附和道:“那能否让我看看十一皇子平日的用药?”

     太医点点头,直接拿出药方来,“这是近日配得药方,苏小姐看……”

     苏锦棉一看药方就更能确定自己心里的猜测了,面上却带了些为难,“民女不如大夫的医术渊博,也只是小有点了解罢了。大夫这药方正对症,只是民女也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导致十一皇子的病情反复不好。”

     太医见此附和道:“是啊,本是外伤却不知病情这么反复,伤口始终不好。”

     苏清音把药方记下来,再回头看了眼病床上显然有些神志不清的十一皇子,心底却是暗暗心惊。

     哪里是病情反复,伤口不好,分明是有人动了手脚。

     但就是不知道这个用药是在哪里,是外伤还是内服。这剂量分明就是慢性毒药,拖着十一皇子的身体时间久了就真的久治不愈,就算外伤好了,内里却是空虚的。

     到时候灵丹妙药怕也是补不了他的缺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虚弱而死。

     皇上再宠爱又如何?

     就在这时,床帐内的人却微微动了,“外面是谁?”

     伺候的大概是心腹的宫女,见十一皇子醒了,看了眼苏锦棉回答道:“回十一皇子,是大夫来了。”

     十一皇子闻言便是冷哼一声,“你当本皇子是傻瓜吗?分明有女人的声音。”

     苏锦棉正折了药方子还给太医,听了这话唇角微微动了动,似笑非笑的。

     宫女这才恭敬的又补充了句:“回十一皇子,是贵妃娘娘担心你特意从宫外请来的苏小姐。”

     十一皇子沉默了片刻,才哑着嗓子问道:“可是母妃前几日提到的苏府的三小姐?”

     苏锦棉见状服了服身,“民女见过十一皇子。”

     十一皇子是记得她的,苏锦棉当日作为八皇子的陪读进宫上学堂。后来还被他一鼓作气推进了白玉河差点小命都没了,那时候他还被皇上狠狠训了一顿。

     但她此刻以这种身份出现,饶是嚣张跋扈的十一皇子都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

     苏锦棉也没想着他能开口和她说什么,和太医又窃窃私语了一阵便出去了。

     ——

     八皇子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见她出来了,微微挑了挑眉。

     而一旁高坐上位的皇上和落贵妃显然都是等着她回复的,苏锦棉福了福身,垂了头思忖片刻才开口道:“请皇上和贵妃娘娘恕罪,民女才疏学浅,无能为力。”

     落贵妃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阴沉着脸看了苏锦棉一眼,分分明明是对她说的这番话有些怀疑。不过那么多太医都无法诊治在先,她还真不能发作。

     苏锦棉一看她的脸色,就冷冷扯了扯唇角。她怕是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此刻病重的原因无非就是宫廷斗争罢了。

     苏锦棉其实一把脉就知道哪里出了问题,除了那张药方之外,一定加了一定剂量的慢性毒药,至于是什么她却不能立刻断定。

     不过苏锦棉可不认为这些太医什么都不知道,定是也知道些什么,碍于背后的势力太大所以根本不敢开这个口,只能自己封了嘴说无能诊治,其实大家都心照不宣。

     她凉凉的扫去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不过民女有个建议,不如把外伤用的金创药换成龙骨外敷吧,至于效果民女虽然不能保证,但是绝对和金创药无虞。”

     落贵妃见她开了这个口,这才有些微的尴尬起来。“那我就替十一谢过苏小姐了,皇上,臣妾先进去看看他。”

     苏锦棉这才微微后退一步,立于下首。

     皇上审视了她片刻,心底也不由暗暗赞叹这苏家的姑娘是个好坯子。

     眉色如黛,眸如皓月星辰,比起他的后宫佳丽三千,苏锦棉也能算得上是个拔尖的。真正是个美人,还年幼便有如此之姿,淡雅温和,不骄不躁。

     苏锦棉察觉到皇上审视的眼神,也不瑟缩,只是心头打起鼓来。这压迫的气势虽然不至于让她承受不住,但还是威压甚重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片刻,皇上才挥了挥手,笑道:“坐下吧,不用拘谨。”

     苏锦棉这才松了一口气,忙福身谢过在八皇子的身侧坐下。

     八皇子唇边微微扬起个笑,不动声色的在她走过时碰了碰她的手,见她缩了手差点没笑出声来。

     苏锦棉虽然谨小慎微,但从不至于到这个地步,显然皇宫于她是囚笼,让她不得不小心翼翼,举步维艰。

     接下来,皇上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和八皇子谈了谈国事,这才放他们离开。

     苏锦棉直到走出这个宫苑才松了一口气,脸色煞白的很是吓人。

     八皇子眉头皱了皱,抬手去扶她,她却避了避,“还在宫里,不宜过分亲密了。”

     八皇子可不管这些,一把握住她的手紧紧攥在了手心里。“我想做的事情,谁能说半个不好?”

     苏锦棉扫了他一眼,却半分跟他抬扛的心思都没有,她直到现在才发现她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想到这,她又想起十一皇子那脉象,只觉得皇宫偌大,却处处透着阴森。

     她抬眼看向八皇子,握着他手的手更是紧紧的抓住他,没说一句话只是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

     她身后就是宫苑外围的一株寒梅,她的肤色剔透,映着身后清尘淡雅的梅花却是半分不减她身上独立遗世的气质。

     他一时晃了眼,看着她那双眸子,里面略略掩饰不住的惊慌失措,惶恐不安都让他瞬间读懂了她未说出口的是些什么。

     他微微沉了眸子,握住她的手松了松,“我们现在就回去。”

     他什么都没多说什么都没多问,就从她的眼里知道了她在想些什么。

     吕公公是侯在宫门口等着的,等会还要回去陪皇上批阅奏章,见两个人走了出来,陪着走了一段路。

     苏锦棉默默的看了眼吕公公,听着他和八皇子那不咸不淡但每句都意义深刻的话只觉得这个皇宫不仅仅是阴森冷沉,更多的是血雨腥风。

     苏锦棉对这皇宫唯一的温暖就来源于眼前握着她手一直没有放开的人,对这皇宫唯一的留念也是他,就连非踏入皇宫的理由也是他。

     这种囚笼里的生活,虽然金贵,却折了多少性命在这里。

     这里的青砖红瓦,虽然大气华贵,却始终是囚禁自由的地方。

     吸引人的是里面的荣华富贵,权贵地位,可一旦触怒龙颜或者卷进宫闱争斗,赔进去的不仅仅是性命还有许多珍贵的东西。

     脚下的青泥石砖由于昨夜下了一场雪有些滑,苏锦棉低头数着格子,认真而专注,就连上边的脚印都能看得清晰。

     走至宫门口的路还有很长一段,天气却冷了许多,进宫匆忙,就连披风都放在了马车上没有拿下来。

     他边走还边留意着她,见她垂了头兴致不高,鼻尖又冻得红红的,生怕她身子娇弱又着凉了,眼看着他在宫里的宫苑就在不远,唤住了前面走着的吕公公道:“吕公公有事便去忙吧,锦棉身子弱,进宫匆忙又没多带衣服过来,先去我宫里那件披风穿上。”

     吕公公转身看了眼抬起头来的苏锦棉一眼,笑着点点头,弓着身先退下了,只留了八皇子身后跟着的两个宫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