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三十八章 回京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三十八章 回京

     苏锦棉进了屋,他正坐在案牍前面,见她撩开帘子过来,朝她招招手。等她走到面前,把一旁放着的小暖炉子递到她的手里让她抱着。

     苏锦棉垂了眸子,任由他拉着她坐在他的腿上。

     他兴致好,唇边不自觉地也带上些笑意,眼底含着淡淡的光彩,夺目璀璨。

     她微微侧目,就看见了皇上亲笔的书信正摆在他的面前。移开目光,她不解地看向他,却看见他唇边的笑意不断,显然心情极好。

     “本来我打算带棉儿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的,但似乎……天不从人愿。”他一笑,笑容邪佞。

     苏锦棉却是看不出来他哪里有遗憾的样子,微微撇嘴,“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了?”

     见她并不是很感兴趣,他勾唇道:“皇城出了点事。”一句话轻描淡写。

     ——

     直到隔日苏锦棉被抱上马车往皇城赶时,她总算是嗅出了一丝不对劲。“皇城一点事哪能惊动你?”

     见她反应过来,倒是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低低的应了一声,手指绕着她的头发转着圈。“棉儿可是猜出些什么了?”

     苏锦棉摇摇头,她哪敢妄自猜测,想必也是皇宫里所谓皇子们的家务事。不然八皇子正在出皇差,哪有皇差才做了一半就要往回赶的道理。

     见她心下有数,却是一声不吭,他也不逼她,只是问道:“棉儿若是进宫看见皇上了,可愿意再叫他?又是叫什么?”

     苏锦棉转着脑袋想了想,摇摇头,“我哪里敢不尊敬。”

     他眸色漾开淡淡的光晕,凑近在她的耳垂上轻轻吻了吻,赢得她猛地一颤,顿时笑出了声,“棉儿当真是敏感。”

     苏锦棉却暗暗翻了个白眼,拖过他的手枕在身下,缩在一边就睡了过去。

     等到皇城的时候已经是五日之后,天色还灰灰的,蒙着一层厚厚的云。苏锦棉刚睡醒撩开车帘子往外看就是夜深人静的景象。

     她揉了揉酸疼的脖子,一转头就看见他靠着抱枕闭着眼睡着的样子。她微微一顿,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生在何方。

     他闭着眸便少了一份栗色,她定神看去,才觉得这样看着少了一分锐气的他面部轮廓竟然冷然的让人心惊,那一抹随着他眼神波光潋滟的妖艳在这样精致的五官下意外的柔和了些许。那挺直的鼻梁,微翘着的唇,竟让她微微失了神。

     窗外有凉风拂过,她被吹得耳根子一凉,刚清醒过来就看见他微微睁开眼睛,见她呆呆坐在那里。起身把她揽过来,顺手关了车窗,“怎么开着车窗,不怕着凉?”

     苏锦棉摇摇头,看着阴沉的夜色,“我跟你回去还是直接回苏府?”

     他思忖半晌,“等明日早上我再送你回苏府吧,天都快亮了,还是歇在我这边。”

     苏锦棉却是拉了拉他的衣角,“还是送我回去的好,早上平白无故闹出动静来。”

     他低头看了看她,应下,“那便随你吧。”

     等送她到苏府门口,大门已经开着,苏锦城正立在门口等着。见到马车过来信步踏着台阶下来,缓缓过来候着。

     把苏锦棉抱下马车,苏锦城看着撩开帘子慵懒地靠在一边的八皇子,微微颔首,“这么晚了,殿下小心。”

     他眯着眼睛笑得和善,“苏公子客气了,什么时候有空过来我这边坐坐我们叙叙旧。”

     苏锦城对八皇子客气则已,却一直不喜欢他。苏锦棉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那时还年幼就被召进了宫里,他想探视都无能为力。等她能出来时,却差点丢了一条小命,他自然是打小就记恨着这宫里的人,八皇子的印象最为深刻。

     毕竟,如今都要带走她妹妹了。

     苏锦城皱了皱眉,“那是自然,自会有这机会的。”

     八皇子低低的“嗯”了一声,转头看披着他狐裘站在苏锦城身后的苏锦棉吩咐道:“回去便歇着,谁来都不用见,等过几日我来接你。”

     苏锦棉看着他眸底那股子精光,颤了颤,却是心平气和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苏锦城在一边听着两人这句简单的对话暗暗心惊,心细如他,自然是察觉到了话里那简单的称谓。

     见马车缓缓驶离了视线,他转过头看苏锦棉脸色并不是很好看的样子,抬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是不是又着凉了?”

     苏锦棉却是顺势抱住他的手臂倚在他的身上,“哥哥,我好想你。”

     闻言,苏锦城自然是高兴,揽着她进屋,“大半夜的怎么不直接跟八皇子回去,瞎折腾。”

     苏锦棉的眸色却是一暗,“他自是有他的事情要做,我也急着赶回来见你啊。”

     “也罢,你这性子自然是待不住的。我叫了厨子给你弄了点吃的,进去吃点再睡。”苏锦棉抬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见她眯着眼的样子唇角漾开淡淡的笑意。“小馋猫。”

     等坐在屋子里吃上东西的时候,苏锦棉才想起一路过来倒是没几个人,想必是她回来这事也没多少人知道。但……她抬头看了眼坐在一边的苏锦城,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回来?”

     苏锦棉见她这才想起要问,挑了挑眉,“管那么多干什么?”

     苏锦棉却是皱起眉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苏锦城思忖半晌,道:“自然是八皇子接应的我,而且虽然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但是皇宫一有风吹草动自然是逃不过那么多人的耳朵的。我知道点什么事会很奇怪么?”

     这反问倒是难住了苏锦棉,这其中自然是有些不对劲的,但是她细细一想却觉得很是合理,“迟早我会知道出了什么事。”

     苏锦城却也只是笑笑,“倒是听说你们在夹道的时候被狼群围攻?”

     苏锦棉拿着筷子的手一颤,瞬间想起那大雪中飘摇的木屋和那冰天雪地的寒冷。那是她第一次如此近如此直接的面临生死,那也是她第一次那么近地接触到真实的八皇子。

     回过神,她点点头,“嗯,哥哥何须担心,我现在好好的在这呢,那日不过只是虚惊一场而已。”

     苏锦城却知道并不只是这样,只是她做了这番解释,他自然没有步步紧逼的道理,点了点头,吩咐一旁候着的阿萝照看着点,便离开了。

     一连三日,苏府都是安安静静的,倒还真的有些人寻来说是要见苏锦棉,都被苏遮木一一回绝了。

     苏锦棉自然是乐得清闲,每日午后都会去后山转转,摘点草药看看医书,再没有的惬意。

     ——

     这日,苏锦棉命人搬了贵妃椅到后院小憩,刚坐下没多久,就被慌慌张张跑来的阿萝打断了兴致。

     她眯着眼,手里拿着树叶有些不耐的转了转,“什么事?”

     “八……八皇子来了,正在前殿呢。”她喘着气说完却见苏锦棉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黑线,“小姐,你倒是听见没有?”

     苏锦棉抬头看了看阿萝,反问:“那我要怎么表达我的存在感?跳起来抱住你?还是跳起来勒住你?还是要直接从椅子上摔下来?”

     阿萝大囧,但还未等她囧完,身后便传来一个兴味的声音,“棉儿。”

     苏锦棉震惊,手上捏着的那根树叶就直直地从她的指尖滑出去落在了他的跟前。

     “给你们家主子收拾收拾,马上出门。”他嘴角向两边一牵,迈步过来拉起苏锦棉。见苏锦棉还愣着,抬手敲了敲她的额头,“怎么今日那么迟钝?”

     苏锦棉一个回神,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你怎么在这?”

     闻言,他皱了皱眉,不悦道:“你不想看见我?”

     苏锦棉见他脸色不好看,摇摇头,“不是,只是有点意外。”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他身上还穿着正装,显然是刚从皇宫里出来又或者是正打算去皇宫里。但是他现在的出现,的确是有点诡异了。

     这几日,整个皇城都是死气沉沉的。

     四皇子前段时间拉拢大臣,上朝的时候还没轻没重的顶撞了皇上,被皇上狠狠叱了一顿,关了禁闭。四皇子被关紧闭自然是大事,如今太子之位悬空,自然有的是人眼红。四皇子仗着平日里皇上的喜欢,那狼子野心也是越发的不遮掩起来,倒是这样惹得自己一分可能生生折成了两份。

     十一皇子和四皇子手足情深,求情不成,差点把自己也搭进去。十一皇子的母妃是落妃,见此倒是狠狠数落了十一皇子一顿,罚跪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好一顿自我反应。皇上也是爱屋及乌,宠极了这个皇子,自然是舍不得真下重手罚他的。

     却不料,十一皇子还是死不了心,暗自动了手脚,明着暗着都在替四皇子说好话。前几日皇上发怒起来,狠狠地责罚了他,好一顿鞭刑伺候。

     至此之后如何倒是不清楚了,落贵妃倒是心疼的紧,成日也不出门了,守在十一皇子的身边照顾着。

     这时候八皇子应该脱不开身,但此刻他一身正装站在这里……

     苏锦棉心底顿时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