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四十二章 惴惴不安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四十二章 惴惴不安

     其实苏锦棉这一路都想着事情,根本没空去管冷不冷。而且他一直握着她的手,暖呼呼的,除了割面而来的冷风倒不至于让她觉得有些不适。

     刚开口想要说没关系,八皇子却淡淡瞥了她一眼,那眼神似笑非笑,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那妖孽摸样看的苏锦棉一怔,乖乖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回去。

     八皇子的宫苑还是小时候住的那一个,苏锦棉几乎是一踏入就感觉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

     虽然空置着,但这里还是干净整洁,比起八皇子刚失势的时候已经好了许多,算不上华丽富贵异常倒也少不了奇珍异玩。

     八皇子拉着她信步走过这些长廊走道,到了自己以前的房间就推门而入。

     扑面而来一阵淡淡的清香,屋内窗明几净,屋内侧室开着的窗还能一眼就看见苏锦棉一直记忆深刻的树。

     这么一想她倒是笑出声来,一双眸子都被这笑意点得亮晶晶的,如黑亮的晶石。

     八皇子看着也勾了勾唇角,“笑什么?”

     苏锦棉是想起了幼时在韶华殿的事情,她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刚入宫那天晚上就胆大包天到抱了被子就去他的房间睡,还哭得稀里糊涂的。

     她眨眨眼,心底对这皇宫的压力都少了许多。

     苏锦棉不说,八皇子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去拿了披风就走了回来,“日后有机会再回来吧,今日不方便。”

     苏锦棉自然知道,八皇子的府邸已经在皇宫外了,如今在韶华殿逗留太久的确不妥。

     八皇子把手里的披风给她披上,还细细地打了个结。

     苏锦棉就顺着他专注的视线移到了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上面。

     苏锦棉那年冬天在八皇子这里可是鲜少有这样的待遇,通常都是侍女服侍的她,只有从学堂里面出来她有时候系的不紧,松松垮垮的时候他就会到没有人的地方时给她重新系。

     八皇子看了她一眼,唇微微扬起,“还记不记得小的时候,下了课你急着回来看书带子也不系紧,松松垮垮的全部垂在地上了?”

     苏锦棉点点头,眼里都是笑意。“记得。”

     她还记得每次下雪天路不好走的时候,八皇子都会牵着她的手陪她慢慢走过来,那柔软温暖的触觉至今都历历在目。

     他系好了带子,抽回手时还有意无意地擦过她的下巴,见她愕然的站在原地又伸出手去。“走了。”

     她就下意识伸出手来握住他的,被牵着走了。

     快到宫门口的时候人就多了些,苏锦棉看了看两个人相握的手还是挣了挣,挣了开来。

     八皇子眉头一蹙,扫了她一眼,虽没有说话那双眼睛里的意思却是分分明明的问她。

     苏锦棉不得不谨慎,当下福了福身子,“宫里人多眼杂,还是各走各的好。”

     “各走各的?”八皇子嚼着字又念了一遍,眼神无波,但隐隐的周身就有一股寒气袭来。“棉儿身上穿着的可是本皇子的披风,各走各的,不如棉儿来教我?”

     苏锦棉恨极了他这种云淡风轻实则咄咄逼人的样子,连礼数都懒得维持,只看了他一眼。却又不敢太放肆了,心里却提了一口气。

     刚才一路走过来,那些异样的目光简直让她有些如芒在背。

     八皇子这才不紧不慢的转了头过去,停顿了片刻,才硬生生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跟上。”

     苏锦棉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暗笑自己的这点小心思,谁不知道她是八皇子的人。她怕的是这些人的异样目光还是……别的?

     行至马车前,八皇子侧身扫了她一眼,还颇戏谑的问道:“要不本皇子再给苏小姐叫辆马车来各走各的?”

     苏锦棉走到针落地都能听见声音的路上还想着事呢,这么突兀的听见他说这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想说话。八皇子就是一拂袖,直接上了马车,理都没理她一下。

     苏锦棉囧了一下,顿时不知道他又在生什么气。

     可不是要生气么,八皇子被她挣开手就有些怒气了,这么一回头跟她说话她还直接出神了。这还不说,他憋了一路想发作,当事人却没当回事……

     拉着马车的小厮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苏小姐你等会,我去拿凳子。”

     话音一落,原本在马车里的人又矮身出来,直接朝她伸出手来。“上来。”

     他的语气夹杂着几分威严和力度,让一旁的小厮就是一颤,默默的俯低了身子。

     苏锦棉见他那双白皙素净的手就在他面前,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好笑,抬手握住他的,直接被他一个用力提起抱着就进了马车。

     车内的暖气很足,苏锦棉一被抱进马车就是暖暖的一股风袭来。

     呛了一口风,她嗓子有些不舒服就咳了几声,原本还不想搭理她的人闻声眉头皱的越发的紧了,直接把软榻边上的暖手炉子递给她让她抱着。

     见她面色不算糟糕,又探手摸了摸她的脉搏,无碍这才慵懒的靠在软榻上。

     苏锦棉路上设想了一堆的可能,最担心的就是这皇上会不会就此打上了她的主意三天两头的让她入宫,愁得眉头都要打结了。

     大概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八皇子微微撑起身子,眼神无波,只语气还有些重。“跟我待在一起就那么不情愿?”

     苏锦棉一向和他亲近惯了,他今日刻意疏离了她也没意见。马车前行着,马蹄声嗒嗒作响,她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

     开口却只有一个字,欲言又止的。

     八皇子顿时明白她的意思,抬了抬手,示意那小厮不打紧。又朝她招了招手,“怕冷就靠过来些。”

     她上了马车之后他就松了手,她就这个位置靠在车门边上,离暖炉最远。

     苏锦棉现在纠结的都想自己打滚了,他这么一招手她就直接挪了过去,挨着他坐下。

     他的发绾的一丝不苟,一身的正装,看着更是俊逸非凡。此刻眼角微微挑起,又有着一股子的慵懒,那精致的五官顿时模糊了去隐隐的就有些妖孽起来。

     她默默的转过头,把暖手的炉子搁回小桌子上。“我有很多话想说。”

     八皇子自然是猜到了,她本事了得,脑袋瓜子更是灵光的很,有自己的想法。他若是有些破绽留给她,不多时就能让她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她放下了暖炉,他就牵过她的手揉进自己的掌心里给她暖着。“那便慢慢说。”

     苏锦棉琢磨了下,这才道:“我确实不知道要怎么医治十一皇子。”

     八皇子正摩挲着她细嫩的手,细细滑滑的,手感还不错,闻言这才来了兴趣抬眼看了她一眼。“怎么说?”

     苏锦棉只是知道他脉象有些虚浮,但此时还浅浅的一层并不深刻,所以那些太医就权当不知道。

     不过眼下她就有些不知道要怎么说,因为她不清楚是朝廷势力在排挤十一皇子还是别的。十一皇子金贵着,又有落贵妃撑腰,谁敢用药用得不动声色又让太医全部噤声的。

     八皇子等了片刻,见她提了一个头又不说了,自然心中有数,重重捏了她的手一下。见她抬眼注意了过来,这才道:“就说你知道的,不用去猜测,越猜心越乱。”

     苏锦棉这才定了心神,“他脉象看来并没有什么征兆,只是身子有些弱。学医不精的人绝对看不出他的脉象有问题,大概是服用的或者是外伤药下做了手脚。那药也说不上是毒,只是加大了剂量又和药方子里的几味药有了冲突这才会这样。”

     但是因为药方写的太精妙,她便一时不知道是哪种罢了。

     这倒新鲜,直接在药方子里做个不明显的手脚。这帮人这边查翻了天,却不知道小动作就在最原始的根源上。

     现在问题不严重,太医自然不敢涉险换药,谁知道动手脚的人是谁。

     八皇子倒是不在乎这个下药的人是谁,反正这次他不在京城,就算怀疑他也没那个理由怀疑吧?除非要栽赃,但栽赃到他的头上……

     呵,不知道他的九族做好准备了没有。

     苏锦棉见他不怎么上心,脸上更是一点表情波动都没有,眉头皱了皱,心里越发的郁结了。

     沉默了一段,八皇子又突然问道,“棉儿怎么不问问本皇子这次出皇差是收获大还是损失大?”

     苏锦棉被他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来,不过想来八皇子这次面圣大概也没有什么结果。“那皇上是怎么说的?”

     八皇子叹了口气,眸底却隐隐有了一丝笑意,还有些无奈。“棉儿关心别人可比关心为夫少多了。”

     苏锦棉被噎了一下,默默垂了头不说话。

     八皇子扫了她一眼,这才不疾不徐地道:“之前来时我就问过你知不知道皇上允了我什么,我才愿意带你来吗?”

     他这么一提,苏锦棉就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她大概能猜到什么,但是却不怎么愿意承认。片刻,她脑中思绪斗得两败俱伤了,她才问道:“可是允诺了让你早日娶了我?”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妙不可言了,他盯着她那粉红的唇半晌才移开目光,再开口时语气里满满都是笑意。“棉儿真是冰雪聪慧。”

     苏锦棉却没有一点的成就感,又不好意思摆出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来,反正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