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宠令 > 第五十八章
最快更新盛宠令 !

    第五十八章

     苏锦城坐下之后,抿了一口茶,见她神色淡淡的,只唇角一抹淡然的笑意,不由觉得好笑:“你现在倒是我们全家最处之安然的人了?”

     苏锦棉抬眸看了他一眼,一双眸子里波光流转,笑意更深:“怎么样?”

     苏锦城“嗯”了一声,沉吟片刻才道:“依你的意思。”

     五个字而已,已经把内里的决策告诉了她。

     她点点头,神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动,只微微一笑,“这几天就可以开始准备了,我这几日闲着也是闲着,可以帮忙理一下账目。”

     “这倒不需要了。”他转身看了眼窗口,那枝藤隐隐有了一丝新绿。“快要出嫁了,就安心等着八王爷来迎娶你。家里的事情,自有我和爹爹,还有弟弟筹划。”

     苏锦棉“嗯”了一声,也不再多言。

     “出嫁三日之后回门,到时候有些该说的还要和八王爷说几句,这件事就开始办了。”他扬着唇角笑了起来,随即想起什么,面色很快就是一沉:“但你要知道王府不像我们自己家,你和他再亲密,该有的礼节也不能忘。说不准以后还会有别家的姑娘进门,棉儿你……”

     “哥哥不必为我担心。”她轻轻打断他,笑容越发柔和:“我心里有数。”

     苏锦城凝神看了她片刻,心里却隐隐有些作痛,但这情绪也就片刻,一闪而过。

     他又坐了片刻,就起身离开了。

     ——

     大婚之日就在眼前,苏府以及八王爷府都是一片忙碌。

     唯独暖苑里却是安安静静的,只一些下人在妆点,挂满了喜绸。不知道是否沾染了喜气,全府上下都是喜气洋洋的。

     苏夫人经常过来闲坐,有些时候布置的事情也会过问苏锦棉的意思,苏锦棉不懂这些,自然全凭苏夫人做主。

     是以,全府忙得黑天暗地的,这一处却是亲近的地方。

     苏夫人拿着新修改过的嫁衣让她试试是否合身,那嫁衣是奇珍斋最好的女工做的,早已筹备多时,那一针一线都是绣娘亲手绣的,一纹一厘无一处不精致。

     苏锦棉摸了摸那如火似的嫁衣,指尖触感细腻。阿萝看着喜欢,帮她摊开在床榻上,这才看清那嫁衣,真正是上品之作。

     袖口的金线,裙底花纹,都格外好看。

     苏夫人等她穿上,细细地看了一眼。

     苏锦棉身子弱,肤色白皙,如今穿上着嫁衣,难得看上去面色也红润了不少,眉目之间似含着水雾,鼻尖挺翘,唇轻轻抿着,看起来更多了一份雅致的精美,衬得她清丽好看的脸越发精致。

     苏夫人的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含了一丝酸楚不舍,一时之间眼底也凝了一丝水汽。

     苏锦棉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和阿萝进去脱了这身衣服这才出来。

     苏夫人已经坐在了椅子上,手里捧着一盏茶,静静地看着窗外。这几日一直在下雪,大雪飘飞,一片银装素裹。

     她的房屋之外,每日都有人细细的打扫,只院子里覆了一层白雪。

     阿萝见夫人和小姐似有话要说,识趣地转身退下。

     苏锦棉替苏夫人斟了一杯茶,替换了手里已经有了一丝凉意的茶水后,这才在她手边坐下来:“娘,我迟早要嫁人的,如今嫁得好,那个人是人中龙凤,你不该为我高兴么?”

     见苏夫人不说话,她又轻声道:“他对我挺好的,很照顾我。而且我也喜欢他,并没有什么不好。这是喜事,应该高兴。”

     苏夫人低头抿了一口茶水,笑了起来:“是好事,我也是高兴,不过就是舍不得罢了。才在我身边多久啊,就要嫁出门了。”

     苏锦棉握住她的手,眼底都是一片温润,却没再说什么。

     ——

     时间过的飞快,眨眼到了大婚的前日。

     八王爷让人送来了一纸信筏,里面却寥寥只有两个字。

     吾念。

     苏锦棉反反复复念了几遍,也没察觉出他要表达什么,但见阿萝一直在一旁等着,这才了然,他大致是想过来一趟。

     她咬了咬下唇,暗忖了一句,“胡闹。”

     把那纸直接凑到烛火下烧尽,阿萝眼珠子滴溜溜转了一圈,笑着出去回话了。

     晚上安寝之前,苏锦棉特意叫阿萝留了下来。

     阿萝掌了灯,就靠在床头,陪她说话。一直到了夜深人静,她终于沉沉睡去时,她这才轻声退了出去。

     刚掩上门,一转身,就看见院落之中站了一个人……还是个身材纤长,撑着伞的男人。

     她被吓得心口一跳,刚想出声大喝,话还没出口,那伞就被他轻轻抬起,露出了伞下掩着的那张脸来。

     阿萝这才看清来人是人,吓得惨白的脸这才回了丝血色,对他福了福身:“八王爷。”

     八王爷应该站了很久,伞上已经落了一层的白雪,他披着狐裘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了会,这才“嗯”了声,问道:“睡了?”

     阿萝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八王爷问的是苏锦棉,连忙点头:“睡下了。”

     他抬手捏了捏眉心,上前走了一步,但想起下午小厮的回话,不由又笑了起来,“你先下去吧,我站会就走。”

     阿萝犹豫着还想说什么,但一想到明日苏锦棉就要嫁进王府了,便也就退了下去。

     八王爷还真的就站了片刻,他凝目看向眼前的房屋,看着牌匾上“暖苑”二字,扬了扬唇,缓缓笑了笑,随即转身便走了。

     明日她就来了,此后便是名正言顺,他着急什么?

     ——

     大婚之日,天公也开眼,连日的大雪纷飞,到今日却天气放晴,阳光普照。

     苏夫人看着坐在镜台前的苏锦棉,接过阿萝手里的木梳轻轻地给她梳头:“这几天忙起来顾不上,现在看见你穿着嫁衣坐在这,就感觉日子过得更梦一样。好像不久之前,我也是这样,刚刚嫁给你的爹爹。”

     苏夫人笑了笑,手指落在她如瀑布一般的长发上,轻轻的梳理着:“如今,我的棉儿也要嫁做人妇了。”

     苏锦棉透过镜子看过去,苏夫人唇边含着笑,眼睛正看着她,声音格外轻柔:“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地……”

     苏锦棉鼻尖一酸,眼眶顿时红了,她垂下眸子,就静静地看着镜台上的金玉簪子,和放在一旁的大红色盖头。

     苏遮木来的时候,苏锦棉已经一切准备就绪,就坐在镜台前和苏夫人说着悄悄话,眼角眉梢都是淡淡的笑意。

     他轻咳了一声,刚想要说话,门外就跑进来一个小丫头,说是时辰已到,八王爷府的迎亲队伍已经到了苏府的门外,就等着接苏锦棉了。

     苏夫人眼眶一下子红了,但依然镇定地指挥着阿萝给她盖上盖头,让喜婆扶着送了出去。

     苏锦棉眼底都映上了这一大片喜色的红,鼻子却微微的酸,握着苏夫人的手微微一紧,终是什么也没说,被阿萝扶着缓缓走出了暖苑。

     外头鼓声号角长鸣,热闹非凡。她蒙着盖头,只看得清自己脚下这一寸地方,刚迈出苏府就察觉到一抹炙热的视线落下来,她微微一顿,便被喜婆送上了花轿。

     八王爷娶正妻,这是大喜事,百里长街都是围观群众,整个京城都陷入了一片喜气之中。花轿绕城一周,十里红妆,风光大嫁。

     到八王爷府时,花轿缓缓停了下来,喧闹之中,只感觉眼前亮了一下,八王爷掀开轿帘,他那只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就伸了过来,就落在她的面前。

     “棉儿,把手给我。”

     她看着那双手片刻,只觉得这双手以后都会牵上很久,心里蓦然涌动起不知名的情绪来,片刻才缓缓伸手握住他,指尖温热。

     她刚放上去的瞬间,他就往前一移,整个的包住了她的手,握在了掌心里。

     她出来的瞬间,那一瞬的寂静之后,便是排山倒海一般的欢呼,他低低地笑了声,就这样握住她的手,缓步往王府里走去。

     “父皇和落贵妃也来了,还有其他皇子……”他凑近她低声说了一句,“不过你用不着见他们。”

     皇帝亲自过来,这意味着重视八王爷,她心里顿时有了计较,垂着眸子轻轻捏了捏他的掌心:“知道了。”

     等进了内堂,喜婆和阿萝一直在她身旁提点着,拜过堂,八王爷送她进洞房。刚想掀盖头,喜婆连忙阻止道:“要等会才能看新娘子,殿下还是先去前堂,八王妃这里有老奴照看着。”

     他今天高兴,也不跟驳他兴致的喜婆计较,只冷睨了她一眼,就握着她的手半蹲下身来,透过盖头看着她。

     苏锦棉一张小脸莹莹如玉,光洁又白皙,略施粉黛后,一双眸子格外清澈,就这么微微垂着眼看着他,眼底还有淡淡的笑意:“你去吧,怠慢不得,我等你。”

     他心里一动,便想掀了盖头吻她,但还是顾念着图个吉利,只是抬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轻吻了一下,这才站起身,吩咐她身旁的阿萝:“暖炉就放在那边的桌子上,王妃冷了就拿过来捂手,饿了让厨房备些饭菜。”

     说罢,转身又看了眼坐在床榻上的苏锦棉,快步离去。

     走到门口时,吩咐青衫:“王妃的陪嫁丫头刚来府上什么都不知道,你留下来照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