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神通有技术 > 第四十三章牺牲准备
最快更新我的神通有技术 !

    扬州,芦苇荡。

     一年之前,这里还是一个默默无闻之地。几乎没有多少人知道,在扬州境内,还有着这么个地方。

     但是,到了今日,这儿却已经是整个九州最为瞩目之地了。

     因为,此地就是九州强者和魔族强者交战最为激烈,地阶强者参战,被俘,以及陨落最多的地方。

     芦苇荡,方圆百里之内,就是双方最大的绞肉场,自从开战至今,也不知道一共陨落了多少高手。双方在这儿,已经杀红了眼。

     九州和魔族在扬州的公开战场绝对不止芦苇荡这一处。

     可是,其它地方虽然有着天位强者驻扎,但最多仅有一个。而此地,却始终保持着两位天阶强者。由此可见,此地的重要性是何等的突出了。

     芦苇荡的两位天阶强者,分别是扬州杨子江门的天阶强者隆崇,和雍州巧器门的天阶强者裘芍蓉。

     他们两位在这儿的地位尊崇,平日也就是四处观战,但却从未插手其中。

     因为双方都知道,一旦开启天阶之战,那就是两地最后的大决战了。

     纵然是某一方获胜,最终也必然是两败俱伤之局,所以,无论哪一方,都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哪怕他们都是心知肚明,这最终一战,早晚必有,肯定是无法避免。但是,无论九州,还是魔族,其内部也都是矛盾重重,天阶强者们和各大宗门都是各有思量和打算。

     除非是走投无路了,否则哪有可能轻易联系的起来。

     更不用说汇聚一方全部的实力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到了今日,双方依旧是保持着足够的克制,任由地阶修者们在各地不断的较量,以求在某些方面占据上风。

     远处,裘芍蓉身在半空,她的眉头突然一皱。

     身形展开,飞落下方。

     地面上,突兀的出现了一片油腻之地。那旷野之上,一丝丝黑色的魔气弥漫,似乎是从地底深处释放而出。

     裘芍蓉的脸色阴沉,她静静的降落下来。凝视着这一片逐渐变成黑色的土地,突然间伸手一挥。

     一股奇异的力量以她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释放而出。

     这是属于天阶强者的法则力量,当她释放之时,在法则领域之内,所有的一切,都将遵循于她的法则意志。

     下一刻,那地面上犹如泡泡一般不断沸腾的黑色魔气顿时静止了。就像是它们后续的力量突然间消失了,于是再也无以为继。

     仅仅是那么的一瞬间,眼前所有的土地上都泛起了一片灰蒙蒙的色彩,似乎给这一片天地蒙上了一层灰色的薄纱。

     然后,那些魔气就开始消散了,它们消散的极快,比出现之时更快数倍。几乎就是几个呼吸间,这一片区域中的所有魔气就再也不见分毫了。

     至此,裘芍蓉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倦色。

     刚才的那一幕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她已经是全力施为了。哪怕是对天阶强者来说,这样做也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远处,突然间一道人影破空飞来。

     能够在天上飞行的,除了飞舟之外,也就只有天阶强者了。

     这是一位中年汉子,他的眼睛特别的大,那目光炯炯有神,一扫之下,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此人正是扬州杨子江门在此驻扎的天阶强者隆崇。

     他先是看了眼裘芍蓉,再看了眼四周,那虚空中依旧弥漫着一丝丝诡异的黑色魔气。

     这魔气已经被裘芍蓉的法则之力净化,普通人看不到,就连地阶强者都未必能够感知。但是,一身实力十之八九就在眼睛上面的隆崇,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他降落下来,轻叹一声道:“裘师兄,你又何必为此动气呢?如今芦苇荡方圆百里,这种魔气侵袭之地不知凡几,我们处理不过来的。”

     虽然裘芍蓉是一位女修,但是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地步,哪里还分什么男女。

     若是不同门派,一概以师兄相称。

     裘芍蓉沉默着,她当然知道,不仅仅是芦苇荡。凡是九州与魔族所开辟的战场,都有着无数魔气丝丝入侵,它们就像是跗骨之蛆般,依附在九州的土地上。

     别说是普通人对其无可奈何了,纵然是地阶强者遇到,也唯有退避三舍的份儿。

     虽说天阶强者凭借法则领域的力量,可以将这些魔气洗涤,甚至于是净化干净。

     但是,这样做所消耗的精力非同小可。

     若是想要将所有地方的魔气全部净化,除非是九州中的所有天阶强者放弃成见,齐心协力才有可能做到。

     但是,就算九州全部强者汇聚一堂,难道人家魔族的强者们就是瞎了眼,对此不闻不问么?更何况,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裘芍蓉虽然明白这个道理,但是每当她看到魔气汹涌,几乎难以遏制之时,她都会忍不住出手,将一些关键点的魔气净化。

     虽说这样做对于全局而言,基本上就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但是,对芦苇荡这个战场,却有着不小的帮助,大大的延缓了魔气的持续入侵。

     所以,裘芍蓉看了身边友人一眼,淡淡的道:“隆师兄,我也就是尽人事,听天命,问心无愧而已。”

     隆崇苦笑连连,道:“裘师兄,你这样的做法,可是要消耗大量精力的,若是一个不济……”

     裘芍蓉冷笑道:“有什么可怕的,魔崽子们的打算,不就是想要拖时间,让魔气愈发的弥漫嘛。呵呵,他们现在敢与我动手?若是他们真的敢,老身就算是舍了这条命,也要奉陪到底。”

     隆崇微微摇头,叹道:“何苦,何苦。”

     裘芍蓉不屑的道:“其实魔族的意图,所有人都看得明白,但总是有人想不明白。哼,现在是扬州,可魔气一旦侵袭了整个扬州,这九州还有哪一个能逃得掉?”

     隆崇自然知道,裘芍蓉所说的,乃是除了与扬州接壤的那几个州。

     如今,连扬州在内,一共有四个州的宗门主张迅速集结全部的实力,与魔族一战。

     若是败了,那也无话可说。若是胜了,就要马上关闭通道,清理魔气沾染的土地。

     但是,另外五州的态度暧昧,他们的心思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

     不就是想着让扬州等四州打前锋,最好四州内所有宗门中的天阶强者都死光了,并且将魔族中的天阶也拼光了。然后,他们五州再下场,就可以坐收渔人之利收拾残局了。

     五州之中,并不乏有识之士。他们也是想方设法,想要让各州齐心协力,一起共抗强敌。可是,只要一个州,一个宗门不愿意,那么最终的结果,必然还是一盘散沙。

     这,就是人类的劣根性。或许,只有到了整个扬州都被魔气淹没,眼看着整个九州都无法幸免之时,那些聪明人才会惊慌失措的想要联手。

     但问题是,真到了那时候,一切也就都晚了。

     两位天阶强者彼此对望一眼,他们对如今的情形,都是心知肚明,却又无可奈何。

     明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可现实逼的他们,无法不拖延啊。

     突然,隆崇手腕一抖。那空空如也的手上,顿时多出了一道信封。

     拆开看了几眼,隆崇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之色,道:“裘师兄,我们宗主来信,他和闳廿太上长老马上就要到了。”

     裘芍蓉讶然道:“忘尘道长也要来?”

     “是。”隆崇的面色颇为古怪。

     忘尘道长可是扬子江门当代宗主,虽然并非天阶强者,但是身份非同小可,在某种程度上而言,甚至于比天阶强者还要更胜三分。

     而闳廿太上长老更是杨子江门的新晋天阶炼丹师。

     虽说天阶炼丹师擅长的是炼丹,在武力值上无法与真正的天阶强者为敌。但好歹也是天阶啊,并且很多时候,那些天阶强者,还要看天阶炼丹师脸色行事呢。

     因为,他们所需要的丹药,唯有天阶炼丹师才有可能炼制出来。

     这样的两个人,实力自然是顶尖儿的,在天阶以下,可以号称无敌。但是,他们来此,却没有任何意义啊。

     虽然裘芍蓉和隆崇都是见多识广之辈,但愣是想不明白,这两位的来意。

     隆崇摇了摇头,道:“算了,我去迎接一下,裘师兄呢?”

     裘芍蓉心中好奇,道:“我也无事,那就同去吧。”

     两个人身形展开,瞬间飞上了天空,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天阶强者的飞行速度之快,远胜一般飞舟。所以,当他们两人全力飞行之时,没过多久,就看到了远方的那艘带着杨子江门标识的飞舟。

     “是隆崇太上长老,不得攻击。”

     飞舟上,传来了整齐的号令声。

     以裘芍蓉和隆崇的实力,自然不会惧怕飞舟上的攻击。但这可是杨子江门的飞舟啊,若是真被人攻击了,那么脸面也就丢光了。

     幸好的是,飞舟上的人眼神尚可,判断准确,避免了一场误会。

     飞舟并未停下,但裘芍蓉两人却是轻易的降落在飞舟之上。

     忘尘道长和闳廿早就听到招呼,一起迎了出来。

     隆崇看着他们,苦笑一声,道:“宗主,闳师弟,此地危险,你们不应该来啊。”

     忘尘道长先是向他们一个稽首,然后道:“如今魔族入侵,每日里都会输入大量魔气,我们在后方待着,纵然能够暂时保住一命。但又能如何?当魔气弥漫全州之时,莫非还有地方可逃不成?”

     他的语气平淡,没有半点波澜,显然在来此之前,已经想明白了。

     其实,哪怕魔气遍布扬州,依旧还有退路。只是,这种退路已经不在忘尘道长和闳廿的考虑之中罢了。

     若是扬州全军覆没,杨子江门还有存在的必要么?

     裘芍蓉心中微动,道:“忘尘道长,你们过来,可是为了如何消除魔气之事?”

     忘尘道长苦笑一声,道:“不错,我和闳太上研究了许久,但一直都是束手无策。所以,我们决定亲赴前线,靠近第一线的魔气,看看是否有什么办法能够解决此心头大患。”

     裘芍蓉微微点头,心中却是有些不以为然。

     魔气之物,他们并不是第一次接触,甚至于在各家各门的祖师宝典之中,其实都是有所提及的。

     所以,到了他们这个身份,其实都知道所谓的魔族和魔气是怎么回事。

     魔气,那是能够侵蚀一个世界的诡异之物。在魔气数量较少之时,还能够以法则之力将之剔除。但是,当魔气已然弥漫天下之后,纵然是神仙来了,也是无能为力了。

     这就像是人类身上的癌细胞。

     若是发现的早,动手术切除掉,还能够保全性命。但若是到了晚期……那就是病入膏肓,必死无疑的了。

     但是,以如今的状况,指望诸多天阶强者出面清除魔气,那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至于忘尘道长和闳廿能够研究出什么……

     若是这魔气真的那么容易祛除,九州和魔族,还需要为此苦苦挣扎那么多年么?

     隆崇的眉头略皱,神色狐疑,他沉吟片刻,道:“宗主,闳师弟,你们来了,也未必有用啊。”

     裘芍蓉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什么叫未必有用,那是肯定无用的。

     忘尘道长淡然一笑,道:“隆太上,我在来此之前,就已经立誓,若是不能去除魔族大患,那就……死在这儿了吧。”

     众人都是心中一惊,裘芍蓉也是一脸的惊讶。

     忘尘道长一声长叹,道:“现在九州各大宗门均有心思,不能齐心协力御敌。若是长此以往,九州必将沦陷。”

     隆崇深吸一口气,道:“宗主,这不能怪你。”

     忘尘道长淡然道:“我知道,但我是杨子江门的宗主,而魔族又出现在扬州境内。呵呵,我只希望,能够以一宗之主的陨落,给各门各派一个警醒。”

     “宗主。”隆崇双目圆睁,身上气息涌动,他大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想过没有,就算你牺牲了,难道就真能唤醒那些家伙?这,不是白白牺牲啊。”

     裘芍蓉深深的看了眼忘尘道长,至此,她才明白过来,这位打得是什么主意。

     虽说她并不赞同忘尘道长的做法,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对于他的选择,却是颇为佩服。

     忘尘道长苦笑一声,道:“隆太上,其实我也知道,纵然身死,太概率也是白死。但是,不尝试一下,又怎么知道呢?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

     飞舟上,四位大佬都是沉默起来。

     不仅仅是他们,任何旁听到他们对话的杨子江门弟子,都是眼圈微微泛红。

     其实,能够坐在这艘飞舟之上,绝对都是忘尘道长的心腹之人。他们对于宗主的决定,早已有所猜测。但是,哪怕明知此行乃是赴死,也未曾有人退缩过。

     隆崇转头,道:“闳师弟,你为何不劝劝宗主?”

     闳廿苦笑一声,道:“宗主心意已决,并不是老朽能够劝得动的。”他顿了顿,又道:“何况,老朽此来,也同样不曾打算回去了呢。”

     “啊,什么?“隆崇脸色大变。

     闳廿肃然道:“老夫查遍了各种笔记,得出一个结论。先人已经将魔气研究无数,但始终都无法找到解决的办法。”

     “哼,魔气出现那么多年,若是能够研究出解决之道,还用得着你么?”

     闳廿微微一笑,道:“隆师兄,不过,我发现还有一种尝试未曾做过。”

     “什么尝试?”隆崇纳闷的问道,但是不知为何,他就是有着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闳廿缓缓的道:“这种尝试就是,以身试毒。”

     千裘芍蓉和隆崇都是脸色骤变,他们顿时明白了闳廿的想法。

     魔气一旦沾染,对于普通弟子而言,那是必死无疑。

     但是,如果有天阶强者,特别是天阶炼丹师故意去沾染魔气,又会有何后果呢?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心中怦然而动。

     隆崇沉吟片刻,摇头道:“不行,太危险了。”

     闳廿哑然失笑,道:“既然宗主连性命都能舍弃了,老朽还有什么舍不得的?或许,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呢。”

     隆崇重重一跺脚,道:“宗主,师弟,你们为何总想着自己牺牲?难道,其它宗门,就真的只会坐视不管么?”

     一旁的裘芍蓉脸色微微泛红,虽然她也知道,隆崇并没有侮辱自己和巧器门的意思。

     但是,他的这句话却是实实在在一点儿也没错。

     这一刻,她的心中,竟然真的泛起了一丝羞愧之色。

     相比于杨子江门,巧器门做的,却是不够啊。

     然而,就在此时,裘芍蓉的心中却是微微一动。

     她手腕微微一抖,已然多出了一张符箓。当此物出现之时,裘芍蓉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她自然知道,这是巧器门定海神针章昊空的符箓传书。

     但是,让她惊讶的是,从符箓上的波动来看,似乎章昊空已经不再遥远。但是,他为何会离开宗门呢?

     神念一扫,裘芍蓉更是狐疑无比。

     “各位,本门太上长老章昊空来信,他带领援兵即将到达。”

     “援兵?”隆崇讶然道:“什么援兵?”

     裘芍蓉犹豫了一下,道:“章长老说,是诸多天位强者。”

     众人一怔,不由地面面相觑。

     如果是一、两位天阶强者,并不稀奇。

     但是诸多?那又是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