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神话版三国 > 第三千九百七十六章 造血功能
最快更新神话版三国 !

    蒯越的精神天赋能让蒯越以第三视角去看待凡尘的事情,再加上葱岭好歹是大通道之一,很多东西都要从这边过,所以蒯越多少还是知道非洲那边发生了什么。

     虽说不能保证绝对正确,但是结合以前各大世家的作死程度,以及罗马元老院不断更新的邪神召唤术,外加非洲兽潮千百年来的正常状态,蒯越摸着良心说,这破事里面要没有汉室和罗马的锅才是见鬼。

     最多区别只在于这两家的锅有多大,而但凡是涉及到自家人给自己人挖的坑,蒯越都默默的将这个坑调整到最大的可能。

     因为汉室和罗马都属于那种除了自家人,正常应该是没有办法击败的存在,反过来讲就是,其他势力挖的坑,汉室和罗马肯定能跳出来,而且爆发出激情和战斗力,将对方揍个半死。

     可换成自家人挖的坑,那就做好往死了杠的准备吧,毕竟只有自己人最懂自己人了。

     因而在收到长安这假文书之后,蒯越就明白长安那边是什么意思,妥妥的让李傕等人去跳坑,这年头,没个变态级别的任务,蒯越寻思着根本不会找李傕三人来干。

     再想想一个去扶桑的晋级福利任务,都能被这群人搞成环北极圈生存拉练,这种据说真的有危险的任务,落在这群人头上,天知道会被搞成什么鬼样,故而蒯越默默地给出了提示,也算是尽职尽责了。

     “去非洲?”郭汜不解的看着蒯越,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要哥仨去非洲,哥仨不是才从罗马回来吗?屁股都没坐热呢,怎么就突然收到了长安的调令,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应该是非洲兽潮事件,需要三位过去一趟。”蒯越顶着一副棺材脸非常冷淡的说道,“调令是长安调令,给,我已经将话传到,那边听说挺危险的,诸位一路顺风。”

     蒯越将话传到,然后将文书递给李傕,李傕看了一眼就能感受到李优从字里行间表达出来的意思——赶紧去,给我看看那边情况如何!我要详细的情报,带人去,快点!

     “军师的命令。”李傕看着郭汜和樊稠说道。

     当即两个坐的笔挺,之前还嘴硬自己不识字的家伙,赶紧来到李傕的身后,这一刻他们俩人识字了。

     “老卢那边被放鸽子了,怎么办?”李傕将调令收起来,非洲肯定是要去的,李优下了命令,那你说啥都得去。

     “哥俩不识字。”樊稠瞬间又不识字了,郭汜也连连点头,李傕脸拉的老长,然后三人在内庭开启了全武行,最后李傕蘸着郭汜和樊稠的血,自己着笔给老卢写了封道歉信。

     没办法,当初说好了让老卢过来当弓箭手教头,以后就是他们西凉铁骑的教官了,比万鹏靠谱几条街,结果这回头,环北冰洋一年游之后,他们哥仨直接把老卢给忘了,老卢也是个暴脾气啊。

     回忆着当年在凉州混日子的时候,老卢用弓箭将对手挂树的战绩,以及对方那刚烈的作风,这种说好了,却失信的情况,李傕寻思着对方能拿弓箭将他们三个一起挂树上。

     所以现在要赶紧非常诚意的写道歉信,表示哥仨之前并不是有意放鸽子,实在是因为环北冰洋拉练,一时失控,没能按时抵达,还请卢老哥原谅一下哥仨的冒失。

     然而要表现诚意,以西凉的画风当然是血书了。

     “再吐点血,写血书的话,你刚才吐的已经干了。”李傕锤了一系樊稠没好气的说道。

     外围的万鹏看着这一幕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插话,总觉得自己就这么过去的话,大概率被对方打吐血,然后拿去当血书的材料。

     “简直了,这群人的变态总让我觉得格格不入,总觉得我可能不是西凉统将,真的是见鬼了。”万鹏躲在草丛之中暗自吐槽,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三个队友的变态行为。

     “为什么我们不用万鹏来凑数呢?”樊稠突然抬手询问道。

     万鹏闻言直接从草丛中跳出,玩命的跑向了远处,如果是其他人的话,万鹏还可能以为是说笑,但是换成西凉三傻的话,万鹏真的不敢认为是说笑。

     毕竟这三个玩意儿,以前就做过了很多很变态的事情,更何况现在正用樊稠和郭汜的血在写血书。

     基于这种前提条件,万鹏寻思着,就算是用他的血来进行血书,也不是什么太过奇怪的事情,毕竟这群人以前对他做过更为过分的事情,现在做这种事情的话,也不算什么太离谱的情况。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万鹏可能也是适应了这个生活环境,至少以前的他,生活在列侯世家的时候,绝对不会思考如何面对当前的这种情况,毕竟从逻辑上讲,人类不会变态到现在所见到的程度。

     “啧,居然将那个家伙吓跑了。”樊稠摇了摇头说道,“我其实就是在开玩笑而已,他居然当真了。”

     “啥?你是在开玩笑吗?我刚刚都扑了出去。”郭汜如此说道。

     “我去,那可是我们的战友啊,你居然敢这样对待。”李傕发出了疑问,一脸的震惊,就好像他没有这么干一样。

     “你们有点儿脸行不行啊?”从一旁出现的蒯越耷拉着脸,一脸阴郁的对着几人说道,他可不觉得这几个家伙是在开玩笑,“如果刚刚万鹏不跑的话,我觉得你们可能真的会下手。”

     “我们怎么可能会对万鹏下手呢?他可是我们的战友,作为我们西凉四大天王之中的第五后补天王,我们怎么可能会对他下手呢?”李傕当场进行反驳,一副义正言辞的面容。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们所谓的第五后补天王,不应该是你们的侄子吗?”蒯越带着几分无奈的语气说道,“忘了给你们说了,非洲区那边儿应该很危险,我寻思着长安那边也做出了相同的判断,我看调令文书的意思,让你们带上足够的兵马。”

     “安心,安心。我们去的地方,哪里有什么安全的呀?像我们哥仨,那不是纵横四海,天下无敌的存在吗?”李傕带着强烈的自信开口说道,“你说我说的对不?”

     “对对对,我们哥仨什么时候参与过所谓的安全任务,不都是非常危险的任务吗?”樊稠一脸的得意,然后掏出自己的文王八卦,“看看这可是圣器,有此物在身,天下无处不可去!”

     蒯越沉默了一会儿,觉得还是不要和这三个家伙进行交流比较好,“总之我将话给你们带到了,非洲区的危险可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最好多做点准备。”

     说完蒯越就走了,他只是负责给三人出谋划策,该怎么干是这三个家伙的事情,当然最主要的是非洲区那边的情况,蒯越没有详细的证据,如果有的话,他现在直接怼到三人的脸上。

     “喂,巫祝给你发起了危险宣言,甚至很有可能是死亡宣告,哥仨怎么办?”樊稠在蒯越离开之后,带着几分调侃的语气对着李傕开口说道,李傕当时就认真了起来。

     看的郭汜当场就想要打人,最近两年李傕的跳大神行为终于得到了遏制,结果这不还没有彻底解决,樊稠又来了一个死亡宣告,这不是没事找事吗?难不成真要破除迷信?

     “你这么一说的话,我觉得确实是要小心一些了。”李傕将血书收了起来,神色认真了很多,他对于巫祝是信得过的,毕竟这人是李优拿来顶替诸葛亮给他们当脑子用的,虽说是个巫祝,但能力很强。

     既然对方给自己下发了危险宣言,甚至是死亡通告,那就意味着接下来必须要认真对待此事。

     “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三天赋的骨干?”李傕开始清点人手,虽说他原本的想法是带着五百人过去混混日子什么的,但是现在蒯越既然说了很危险,李傕觉得还是需要多带人。

     “还有三千左右,但是不能全部带走,得留下一部分守卫葱岭,有部分骨干承接了训练新人的任务。”樊稠眼见李傕认真起来,也不再充当搞笑角色,神色也郑重了起来。

     “那就带着两千人过去,再带上一部分禁卫军。”李傕神色认真的说道,“还要给伯渊补充一部分的骨干。”

     “这个我和子健进行了联系,子健的意思是,让我们给他补充一部分素质足够的顶尖双天赋,他转化为军魂之后,让士卒脱离军魂,这样至少能速成一批入门级别的一重熔炼的禁卫军。”郭汜这个时候也收敛了笑容,干正事的时候,他们可不含糊。

     “那样的话,他的补兵也会出问题,从我们这边转一部分骨干禁卫铁骑给他,奇迹姿态还是要维持的。”李傕思考了一会儿开口说道。

     “让他抽一批双天赋进入军魂,拉到禁卫军放给伯渊,天变之后军魂的造血功能又有意义了。”李傕对着郭汜招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