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一千零四章 没这个必要
最快更新天醒之路 !

    暗黑学院逃亡苦寒之地已有千年,在千年这样的时间长度中,金万年这样的老者也不过是个后辈中的后辈。

     千年前大战的种种经过口口相传,已经逐渐模糊了,但是苦寒之地的艰辛却有切身的体会。这持续千年的艰辛未曾变过,造成这份艰辛的原因也永远不会被遗忘。

     四大学院便是让他们如此艰辛的罪魁祸首。这份仇恨无需特意的灌输,日常的艰难每时每刻都在鞭挞着他们每一人。金万年在年轻时曾同几个小伙伴一起潜入过关内,被察觉身份后如过街老鼠般被追杀。小伙伴悉数陨命,只有他侥幸逃回。这样的经历,让他对四大学院为首的关内修者势力的怨恨更加刻骨铭心。

     逃了千年。

     这种事可不是他一个人可以做到的。这是他们一代又一代人传承累积下来的血泪。千年前的是非曲直到他们这早已说不清道不明了。可是这次四大学院却已率众追杀到了关外。逃?还能再往哪逃?

     和后辈一起也没分什么长幼尊卑,看起来不什么正经的金万年,这一刻冲上得义无反顾。周身泛起的血气,让他本人仿佛一把出鞘的快刀,直朝营宿劈去。

     躲!

     下意识在营宿脑中闪过的便是这个念头。即便他的身后还有其他玄武门人,即便知道这一击他必须要去挡,但是他的经验,他的意识,却全然没有给他这些方面的选项,给出的只有一个方案,就只是躲。

     营宿随即抬步,身形向左急掠。身后的玄武门人竟就这样被他不管不顾地暴露在金万年如快刀般的身影下。

     “呵!”

     金万年冷哼了一声。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顾同伴的生死,这对他们暗黑学院而言早就习以为常。但以正义自居的关内学院,不是向来不齿这种行为吗?可到了这种迫不得已的时候,做出的选择还不是一样?

     金万年心中鄙夷,出手却毫不留情,随手一削,一道血气直朝最前一排的玄武门人头颅斩去。但在身体的左侧,一股灼热却快速袭来,伴随着六里高呼的一声“老头”,金万年不假思索,身形早在向右急抹。原本削向玄武众门人的攻击也转势朝着这一击削来。

     轰!

     金万年视线转回时,首先入眼的便是撩人的火焰。在这苦寒之地,火是最受暗黑学院喜爱的东西。可是眼下,火掌握在营宿的手中,正蜿蜒着朝他袭来。营宿整个人的速度相比起他之前竟暴涨了数倍。让原本大幅度闪开金万年攻击的他偏可以又后发先至地反击回来。

     好在是火,在营宿亮出攻势的瞬间,温度就让金万年有所察觉,否则这快速又刁钻的一击,等听到身后六里的惊呼再去躲那无论如何也是来不及的。

     成串的火焰袭来,金万年挥出血气迎上。可就是这一度将玄武门人的神兵都报废的血气,却在碰到这火焰的瞬间就溃散开了。

     金万年微愣,但马上反应过来。

     是神兵。

     堂堂玄武七宿,又岂能没件趁手的强悍神兵?突然提升的速度,还有这烧散血气的火焰,都是因为这神兵带来的强化。亮出神兵的营宿,展现出的才是他的最强实力。

     金万年顿时颓了下来,周身犹自泛着的血气看起来已成了多余。

     这又是一项差距,极大的差距。

     连生存物资都极度匮乏的暗黑学院,对神兵只能可遇不可求。即便是金万年这位暗黑一路的领袖,手头也没有适合他的神兵。他用化血大法将这有过神武印强化的斗血杂杀吞下,对身体造成的损伤每分每秒都在持续,他不惜以此换取战力,想与这玄武学院的顶尖大人物放手一搏。

     结果呢?

     人家轻飘飘地亮出了神兵,神兵燃起的火焰恰好对这斗血杂杀的血气有一定的克制,金万年用命换来的提升瞬间已被抹杀。他的放手一搏在玄武七宿这位关内顶尖的修者面前是如此的可悲可笑。

     他垂下了双手,发丝上的窜红也意兴阑珊地止住,留下了一头半红半白的怪异发色。他回过头,看了眼六里,看了眼无诟,看了眼暗黑一路的所有人,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苦笑。营宿手中的火焰却没有停下,依旧向前,朝着金万年的胸膛刺去。

     火焰穿过。

     金万年整个人都燃烧起来,他一动不动,但是瞬间便似散了架一般地垮下,成了一团焦黑的尘土。

     营宿身形不止,已经移至金万年的身后,接过了刺穿金万年的火焰,继续朝着暗黑一路的人走来。

     “快走。”六里没有流露什么悲切的神色,只是扭头朝无诟说道。

     “那么快,哪里走得掉。”无诟苦笑。他这样说着,可是转头却又向其他人道:“都跑,走一个算一个。”

     “一个都别想走!”营宿冷冷说着,手拎着那串火焰立即朝着无诟冲来。

     “为什么先是我?”无诟抱怨了句,下意识还想抵抗一下。可用上神兵的营宿实力超他实在太多,对他伸手的抵抗连看也不看,一击就要连他的抵抗和人一起焚烧殆尽。但是一道疾风忽在此时抹来,营宿那强大到让金万年直接丧失战意的火焰因为这风得到来,竟然随着风向摇摆起来。

     路平,以更在营宿之上的速度横在了他的攻势之前。

     火焰止住,停在了路平身前不过两尺的距离。营宿看着路平:“什么意思?”

     “算了吧。”路平说。

     “算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营宿说。

     “七星谷的圈套,其实跟他们关系不大。”路平说。

     “暗黑魔头,人人得而诛之!”营宿提高了音量。先前他喊这话,一度是想路平施以援手来着。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快他就又一次喊出这话,而这一次,竟然是因为路平阻挠他,拦在了他与暗黑学院之间。

     “我觉得没这个必要。”路平说。

     “你觉得??你……”营宿下意识就想说你算什么东西,但是话到嘴边生生止住。

     什么东西?

     路平此时左手神武印,右手万华筒。别说他本身就已实力超凡,哪怕是个普通修者,手里抄着这两件超品神兵,也没有人敢等闲视之。

     “你是要与天下为敌吗?”营宿看着路平,一字一顿地说道。

     “有这么严重?”路平踌躇起来。

     “怕了?”地上的六里看着他踌躇的模样说道。

     “那倒也没有。”路平说,“就是觉得麻烦,为了你们……我和你们又不是很熟。”

     “有个好办法的。”被路平护在身后的无诟说话了。

     “什么办法?”路平回头看他。

     “杀光他们。”无诟咬牙切齿地看向玄武学院所有人。

     路平顺着他的目光看来,所有玄武门人,包括营宿在内,心里忽就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