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174章:用正确眼光看待历史
最快更新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准备睡觉时,敲门声响起。

     这好像是姜禾大半夜第一次敲他门,许青虎躯一振,该来的终会到来。

     搜完了生孩子的问题之后终于要来了吗?

     “这个快用完了,我在网上搜出来的名字一样,但是长得不一样。”

     客厅电脑已经被关闭,看上去是准备睡觉了,姜禾拿着之前周素芝送的护手霜,另一手拿着手机,某宝上是姜禾搜出来的同品牌,“有没有一模一样的?”

     见许青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姜禾稍稍往后退了一小步,“你干嘛这样盯着我?”

     “没事没事,不就找一样的嘛……”

     看着许青在官方旗舰店里找出来相同的一款,姜禾凑过去看看,上面的价格让她感到有些肉痛。

     “阿姨送的这么贵呀?”

     “该叫妈。”

     “……”

     还没等姜禾说话,就见他准备下单,姜禾赶紧伸手阻止,“等等,我还是用那个大宝吧。”

     “大宝是我用的,你用这个。”

     “那我自己来买。”

     “你自己……好吧。”

     许青把手机还给她,反正地址都是默认的,上次姜禾还给她自己买了菜篮子。

     “你不要舍不得用,手越来越细滑了。”

     “哦。”

     姜禾应了一声,低着头转身,接着又回头看看,许青还站在门口,她想了想,过去把许青往房间推一下,然后帮他房间的门拉上关好。

     回到自己房间,看着手机上的价格和手上的护手霜,姜禾纠结半天,摸摸自己小手,确实变得滑滑的。

     这些天每天早晚各抹一次,还香喷喷的。

     她小心地把剩余的一点挤出来涂在手上,用力揉搓许久,然后看着手机陷入沉思。

     好像用大宝的时候也差不多……

     许青房间的大床很大,软软的,关掉灯躺上去,丝毫不像杂物间那样一伸手就能摸到床沿,再一伸手摸到另一边床沿,姜禾重新按亮手机看了一会儿,想着刚刚在沙发上靠在许青怀里的感觉,慢慢地抱紧了被子。

     胳膊贴在一起真的很舒服,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扒掉许青的睡衣来着。

     这不能,她是女侠,怎么可以做那种事情呢?

     ……

     第二天一早,许青练了半小时剑花,自我感觉良好,却还没像姜禾那样能轻易甩出剑鸣声,只有丝丝感觉。

     这是一个基本功,需要技巧把力传到剑尖上,学会了不会立刻变成高手,但不能不会。

     秦浩好像是忙了一通宵才下班,喜滋滋地给许青打来个电话。

     “我发现我有个特异功能。”他声音里带着小小的兴奋。

     “什么特异功能?”

     “金口玉言!我和王子一块上车的时候开玩笑,说和你们一起出去指不定碰到个什么东西给我抓一下……”

     “瞎耗子碰上死猫。”

     许青拿着剑慢悠悠转着,那边秦浩肯定想不到他正拿着三尺长的凶器玩耍。

     咦,这剧本好像往宿命之战那方向去了……

     “什么破话!我说真的,那次在ktv,我出门的时候也和同事提了一嘴,说不定能碰到熟人,然后碰到你们几个了,还有刚上班的时候……”秦浩劲儿劲儿的。

     “你确定你这不是乌鸦嘴?”

     “金口玉言!”

     “行吧行吧,改天没钱花了你就从嘴上抠一块金子。

     昨晚你抓的那是个什么?犯什么事了?”

     “就……就一个诈骗的。”

     “嘁。”

     许青半个字都不信,一个诈骗的值得他那反应?和碰着天敌似的。

     挂掉电话。

     拒绝秦浩再吃饭的邀请,许青估摸着这家伙还想吃一半再抓个什么东西,愚蠢的黑胖子就和火鸡一样,还试图从偶发事件里找出规律,金口玉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你才是金口,小嘴和抹了蜜似的。”许青朝姜禾道。

     “?”

     姜禾对他没头没脑的话表示无法理解。

     “我用剑,你空手,我能不能打得过你?”

     “试试吗?”

     “不要,就问问。”

     许青不想拿剑砍她,不管能不能砍得过都不想,输了没好处,赢了也心疼,这是白痴才会做的事。

     提着剑又练了半个小时,他搓搓手掌再打一套拳,感觉到身体都活了起来,筋骨松开,便收拾一下,带姜禾回家。

     回许文斌他们那儿。

     住在一个城市里,总要时不时回去一趟,一个月一次许青认为很频繁了,如果不是没什么钱,他甚至想在别的地方,比如洛城买套房,这样就可以很久很久才回家一次。

     许青还是穿着黑色短袖,姜禾没有露出自己的白胳膊,而是在短袖外面套上一件白色的防晒衫,看上去很潮,这是许青帮她搭配的。

     他对于奇迹暖暖的游戏乐此不彼,手机上还专门下载了好几个女孩穿搭的软件。

     “衣服上的颜色尽量不要超过三种,超过三种的话会变得有些浮躁和土气,一点气质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就很好。”

     “我喜欢穿黑色。”

     “你可以穿那个黑色的袜子,只在家里穿,我再给你买个短裤,这样夏天就很凉快。”

     “那还是算了吧。”

     姜禾虽然喜欢丝丝滑滑的,但想到许青会摸,就放弃了。

     “看到喜欢的衣服你也可以自己买,给你科普就是让你自己选的。”

     “我买的没有你买的好看。”姜禾小声叹了口气。

     虽然很希望自己的衣服全都自己买,但不得不承认,她买的都是非常土气的,就像许青说的那样,一件衣服最好不要超过几个花色……她买的衣服花花绿绿的,买的时候还不觉得,后来被许青一提醒,才发现那是程婶儿她们那个年纪爱穿的。

     依赖就这样不知不觉形成了呢……姜禾牵着许青的手前后甩动一下,迎着春末的阳光,微微眯了下眼睛。

     等下叫阿姨?还是喊妈?

     总觉得很难为情,两个人现在又没成亲。

     到家里,周素芝难得的没有出去打麻将,待在家打扫卫生。

     “阿姨好。”姜禾打声招呼,被许青捏了捏手,她不动声色地捏回去。

     “妈,我爸呢?”

     “这几天不回来。”

     “奥。”

     许文斌工作主要是研究和抢救性的保护,并不是看到个墓就兴冲冲的扛着铲子去挖,这种工作又费事又费时间,还要开专家会研究申报,去外地的话,十天半个月不回来是家常便饭。

     真可惜……

     许青还想看看姜禾喊许文斌一声爸会有什么反应,结果姜禾还喊不出来,许文斌也不在。

     “为什么手机不设计一个可以拆卸的电池?就像手电筒一样,把电池塞进去就可以用了。”

     姜禾昨晚抱着被子想着事,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忘了给手机充电,以至于现在摸出来就提示电量不足。

     “可拆卸电池?”许青表情变得有些奇怪。

     如果没记错的话,以前到处都是能拆电池的手机,还有一种叫万能充的东西,然而现在号称万能的东西已经完全废了,一点用都没有。

     如果找一下应该还能找到……许青想起了自己杂物间里那一堆破烂。

     “如果你能自己搞明白这个问题,就太好了。”许青接过她的手机翻来翻去看了看,思量着道:“其实以前手机都是可拆卸的,后来才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印象里是从iPhone 4开始变得不可拆卸的,也许更早的时候也有,但许青没接触过,只有关于当初的大火的肾机记忆,然后从那时开始,慢慢的可拆卸款产品就被淘汰了。

     不过这些许青并没和姜禾说,他把自己的手机交给姜禾让她去玩,然后起身来到许文斌的书房。

     姜禾总要学着自己去发现和解决问题,培养自我学习能力,而不是习惯性问他,就像上次问圣诞老人一样,这种随手就能百度出来的问题,他更喜欢姜禾自己去查找答案,所以顺嘴瞎掰扯一下,然后她自己如果想知道的话,自然会去寻找答案。

     ‘你不会百度吗?’这种话说起来很伤人,但习惯了做伸手党,对于她的成长没一点利处。

     许文斌的书房大多都是资料,还有书架上一堆书和手抄稿,重要的东西都被锁进柜子里,外面放的都是可以随便看的,许青不知道什么时候对历史有了些兴趣,坐在许文斌常坐的椅子上随便翻看。

     一个早上很快过去,到吃午饭的时候他才出来,姜禾已经坐到位置上,把手机递还给他,壁纸被换了一张。

     本来是冬天时姜禾穿得和企鹅一样憨憨的照片,现在被换成了穿着薄外套在江边钓鱼的侧影,头发长长的束在身后,一手拿着鱼竿,另一手托腮盯着江面。

     周素芝见他出来随口问:“你在书房搞什么?”

     “看看历史,了解一下民族传承。”

     “就你?”

     “什么叫就我,这是咱老许家的基因,都喜欢古物。”

     许青一边说着一边去洗把手,回来拿碗筷就开吃。

     没有许文斌在,无端地少了点气氛。

     “你看那个许仙,喜欢一千年的妖精,我爸,喜欢一千年的古墓,我,嘿嘿。”

     “净瞎说,你什么你?”周素芝白了他一眼,转头朝姜禾道:“多吃点菜,别听他乱叨叨,那是遗迹,什么墓……”

     姜禾暗戳戳看了许青一眼,她早听说过许仙了,娶了个蟒蛇精。

     “现在天儿热,多吃点苦瓜清热解暑,你们在那边最好也常吃一点,别经常吃油腻的,炒之前先用盐泡水抓一下,就不那么苦了……”

     “苦瓜不就是要吃苦的吗?”姜禾回过神,不由开口。

     “呃?”周素芝愣了愣。

     “哈哈哈对,如果不苦还不如买黄瓜来炒了。”许青忍不住笑,姜禾把周素芝问住的样子太可爱了。

     “妈,她现在会做的菜比你还多,天天就在那儿研究怎么给我做好吃的,学的可快了。”

     “看把你能的。”

     周素芝算是看明白了,许青每次回来就是来炫耀这个女朋友的,给许文斌炫耀,许文斌没在了就给她炫耀。

     “别把你爸书房弄乱了,等他回来跳脚骂你。”

     “不会,看完就复原了,我没随手乱扔的习惯。”

     许青吃饱喝足,又钻进书房里,看唐女皇武则天的野史。

     没想到老爹斯斯文文的,竟然还会研究这种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被姜禾影响,他对唐朝那一段过往很好奇,还对功夫感觉有些不实际,难道隋唐演义什么的传说都是真的?

     李世民三千破十万,于虎牢关大胜,俘虏窦建德,一战封神,如果是带着三千大当家的这种人对常人,还真有可能。

     一锤子下去,直接把敌军吓破胆子,三千人一起冲锋,估计和坦克碾压的架势差不多。

     书房的门被悄声打开,姜禾迈步走进来到许青身侧,看他正在研究史料,随意看看周围。

     “这里都是历史书吗?”

     “对,你想看什么可以看看,不过要记得从哪拿的,看完再放回去,不然我爸想看的时候找不到了。”

     “哦。”

     姜禾应一声,没有乱动,伏在他旁边一起看桌上的书。

     她学习现代的一切,许青学习古代的一切,侧头看许青一眼,姜禾莫名就感觉怪怪的。

     周素芝在从门外往里面瞧瞧,俩人一个坐着一个俯身都快贴到一起了,辣眼睛地摇摇头,帮他们把门关上。

     听到门响,姜禾回头看一眼,想了想没再看许青拿的旧唐书,掀开他手边的手稿随便看两眼,忽然红了脸。

     这是许青察觉到她进来后扣在一旁的野史。

     “你怎么看这种东西?”

     “啊?”许青装傻,顿了顿忽然想起这是哪儿,总不能说这是许文斌的收藏……

     “咳……这是很严肃的历史研究,请不要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

     姜禾啐了一口,把手里的野史放下,绷着小脸瞪他:“我会信你的鬼话吗?”

     亏她刚刚见到许青学古代知识还觉得很开心,原来是看这种东西。

     “怎么会是鬼话?男宠是什么你知道吗?”许青很认真地翻开书问她。

     “就是……就是……”

     姜禾憋了半天,还真说不出所以然。

     就像她知道脚是不能给人乱摸的,但为什么不能,就是说不出来。

     只知道那很下流。

     登徒子!

     “来来来,我教你,怎样以正常眼光去看待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事。”

     许青拉了姜禾两下没拉动,干脆放下书双手揽住她,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你硌到我了。”

     “……那你还是站起来吧。”

     许青幽幽地道,身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很多事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

     “这里面全都是历史资料,唐朝的也有很多,说不定能从里面找出来你那个寨子的痕迹,二娘武功那么高,说不定就有哪里的史料提上一笔,像什么红拂女,公孙大娘什么的。”

     许文斌的书房就是个宝库,虽然许青的历史知识大多停留在各种演义和电视剧上,但并不影响他认真地研究学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