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80章:姜氏薰衣草
最快更新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司机时不时瞅一眼后视镜,觉得这对小情侣特有意思。

     出租车平稳安全抵达北望路,停在小区门口。

     程玉兰和赵叔一个活动着双臂伸伸胳膊踢踢腿,一个夹着烟美滋滋抽。

     俩人就是两个典型,一个想的是岁数大了,该保健养身体就养身体,好好活动一下,争取能多活几年是几年;一个是“岁数大了快半截入土的人了还不赶紧多抽两口,等啥呢”。

     “歇着呢?”

     “嗯,你们出远门了?”

     “旅游去了。”

     “嗐,怪不得觉得有段日子没见着了。”

     俩人背着双肩包路过,随口搭两句话,程玉兰继续活动着胳膊和赵叔闲聊。

     “我觉得他俩先生小孩。”

     “肯定得先结婚啊。”

     “肚子起来才想起来结婚。”

     “要不要打赌?”

     “赌什么?”

     “……”

     那边八卦着,这边许青和姜禾回到家,出门的时候电脑电视冰箱都罩了一块布,倒是没什么灰尘,只是大半个月没进人,房间有些清冷,还带着一点点空置后特有的味道,先打开窗子通通风。

     姜禾看着熟悉的布置舒了口气,不过离家半月,却好像很久了一样。

     以前在寨子里出门也都是家常便饭,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想到这里,她心里轻跳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看一眼在那边摆弄窗户的许青,回到卧室把包放下,去看自己的花。

     仙人球不用管,出去一两个月都没事,姜苗一直在水里,也不用费心,只有窗台上的薰衣草,是需要小心呵护的。

     还好,离家时已经发芽的薰衣草已经长出了大片的叶子,有巴掌大小,纹路粗……

     嗯??

     “你的薰衣草长得真别致。”许青摸着下巴走过来瞧了一眼,点点头,“有没有考虑换个大点的盆?这个真的很难装下。”

     “……”

     姜禾想起来之前许青在一旁看着她摆弄花草时的古怪眼神,直觉感到不对。

     许青却没有多说,去把两个人的双肩包打开,里面该洗的衣服都拿出来,扔进洗衣机里面去,还有在苏州晚上闲逛买的小零碎和赢来的战利品都归置一下。

     里面有些可以放在电脑桌上当装饰,有些让姜禾当礼物送给萍萍,闺蜜送太贵的会变了味儿,不是攀比就是炫耀,还是这些小玩意儿合适。

     男人就没这么麻烦,送小玩意给王子俊和秦浩?他俩得菊花一紧,跑得远远的。

     等许青整理好背包,姜禾还在研究自己的薰衣草,搔搔头,百思不得其解。

     为什么她的薰衣草长出来和图上的不一样?

     见姜禾用狐疑的眼神瞅自己,许青赶紧撇开关系:“别瞎想,我可没碰过你的花,都是你自己买自己种的。”

     “……我感觉这不是花。”姜禾想不通,干脆浇点水。

     不管是什么东西,等长大就看出来了。

     “不是花是什么?”

     “你肯定知道。”姜禾笃定道,抬抬眼皮看他一眼,明知道却不说,这个家伙太坏了。

     “姜氏薰衣草。”

     “嘁。”

     “想知道吗?叫老公我就告诉你。”

     “许老师,我们切磋一下吧。”

     “没劲。”

     叛逆期到了,老想逆着他来,一点都没以前可爱。

     许青叹了口气,掐指算算她什么时候叛逆期过去。

     回来时已是下午时分,两个人出去随便吃点当作晚饭,一大盘炒饼,七块钱,可以吃得半饱,比在苏州舒服的多。还能配大蒜,店里桌上直接放一盆,供自取。

     对于姜禾一口炒饼一口蒜吃得香甜的模样,许青移开目光,这是早晚的事。

     女土匪让她学刀叉西餐不现实,不说姜禾会不会有耐心学,谁家日子也不那么过,更何况还吃不饱。

     大晚上不好去接冬瓜,商量好了明天过去,吃完饭回家,许青坐沙发上打开电脑,姜禾倚在他旁边嚼红薯干。

     现在她已经不喜欢吃了,留了一大堆卖不出去,只能自己慢慢解决。

     “虽然我在这周肯定能做出来这期视频,在这个时间轴上它是一个确定的结果,但是周末到来之前,它仍然是一种不确定的量子状态叠加,有无数种可能性。

     作为观测者,如果你们提前看到它,这个观测行为会使它发生坍缩变成固定状态,简单说,就是让它失去了无数种变得更好的可能……”

     “拖个稿都能说得和发射火箭一样。”

     姜禾手指头捏着一根红薯干含在嘴里,微抬着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一点一点慢慢品尝,同时不屑地撇撇嘴,另一只手掰着小脚盘膝而坐。

     “你别给我打岔。”

     “我是女土匪,干的就是给人打岔的事。”姜禾挑挑眉,把已经含软的红薯干咬下来一块慢慢嚼。

     “你哪里像女土匪了?不是女侠吗?”

     “一直都是。”

     “莫名其妙,你不要想乱七八糟的,去苏州一趟好像变蠢了。”

     许青摆弄着自己的电脑,旁边姜禾没再应声,仰头看着灯光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后,她红薯干吃完,又静坐片刻,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两年前,她就是坐在这个沙发上,第一次吃到这个时代的东西——他点的清粥小菜外卖。

     吃着他点的粥和小菜,听他讲这个时代的注意事项。

     当时连电视都不知道为何物,现在能听懂许青的瞎扯淡,这要归功于他平日里不停的啰啰嗦嗦……虽然有时候感觉很烦,但确实是帮助最大的,如果没有他的啰嗦,要自己摸索很久。

     而且随着对这里熟悉,许青的话也渐渐少了,没有再像初来时一样长篇大论,更多的是时不时耍一下贱。

     恶趣味。

     明明打不过,偏要招惹她。

     目光移到许青脸上,姜禾轻咬一下嘴唇。

     “喂。”

     “嗯?”

     “老……”

     姜禾拉长了声音,许青怔了怔,侧目期待地看着她,渐渐兴奋起来。

     “……东西!”

     姜禾眉毛上扬,吐出两个字,穿上拖鞋踏踏踏离开这边,哼着歌进去卧室里研究自己的花。

     “??”

     ……

     第二天才去接冬瓜。

     这憨货在这边生活的不错的样子,周素芝生怕自己把它饿着了,等许青他们回来瘦了不好,猫粮狂撒。

     短短半个月,许青感觉它好像又胖了一小圈,一副大橘为重的模样。

     这样不行,必须让它减肥了。

     “妈,我给你求的平安符,带这个打麻将容易赢。”

     “爸,这个檀木手串,带檀香的……你闻闻,香吧,姜禾买的。”

     许青掏出来俩带回来的东西,一人一个,“这也是佛前供的,有灵气,你要是下墓碰到粽子……”

     许文斌瞪他一眼。

     “……就算有什么邪祟,这也能把它们冲开。”

     “我怕那玩意?”许文斌很不屑,还粽子呢,那是盗墓的才能碰到的,和他们考古的无关。什么人点烛,鬼吹灯,勘舆倒斗觅星峰……花里胡哨的。

     说归说,手串他还是利索地收下了,不管是姜禾买的还是许青买的,现在许青用姜禾的名字送,那肯定差不了,除非这小子也被人蒙了。

     一看就比那个符值钱。

     许文斌真没猜错,去苏州这一趟带回来的东西里面,这就最贵的了,其他的都是一些零散小玩意,属于玩游戏白送和夜市地摊上挑的那种。

     周素芝拿着符就想拆开,被许青赶紧止住了,这玩意拆开鬼知道还灵不灵。

     虽然不信这东西,但打牌有点心理安慰还是舒服很多的,周素芝表示这个东西很好,不拆了。

     “那天你姑带着小东过来,小东看到冬瓜眼睛都快放光了,我说那是你养的,他摸都没敢摸一下。”周素芝把符收起来,说起两人出去旅游的时候发生的事。

     姜禾抱着冬瓜,闻言瞅瞅许青。

     “你怎么治他来着?都这么久了还和什么一样。”

     “我又没碰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许青很无辜的摊摊手。

     周素芝翻个白眼,这一大家子里面,除了几个熊孩子,许青就是那个最缺德玩意的,那几个多熊见了他也不敢炸刺。

     “苏州都有什么好玩的?”

     “就一破剑池,一个破寺,市区倒是挺好玩,比那些名胜强多了,这些景点都是见面不如闻名,你们有空也出去玩玩,别照着名气过去就好了。”

     “我不去,哪也不如家里好。”

     “哎,那边环境比江城好,咱们这儿还光秃秃的树杈子,那边到处都是花,地上的树上的,有那个哪儿,一路都是樱花。”

     “我还不如打打麻将,跑那么远看花……你们拍的照片挺好。”

     周素芝摸出手机,懒得搭理许青,凑过来和姜禾说话,他俩在景点拍的照片挺多。

     别人一起打麻将的那些老太太经验,人家都是亲家见面,把事定下来,然后再彩礼什么七七八八该鼓捣的鼓捣好,重要的是办酒,然后同居,领证在拍婚纱什么的过程里或者挑一天喜欢的日子就领了……

     这些经验在她这儿都用不上,干脆还照以前,把关系拉好了,俩人结完婚,催娃娃能方便点——

     按许青的性子,不知道要玩几年才舍得生娃,必须得催着。

     另外姜禾的工作,怀了娃娃就不好整天玩电脑了,这样正正好。

     “爸,你猜我这次出去又干嘛了?”许青嘚嘚瑟瑟地凑过来,一看架势许文斌就知道他要吹牛。

     ……

     接了冬瓜回家,小房子里又重新热闹起来,不再是孤单单的两个人。

     不管吃饭,打拳,练剑,还是抱在一起亲亲什么的,都有另一双猫眼盯着。

     屋子里没有冬瓜的时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似的。

     这天。

     姜禾抱着自己的宝贝薰衣草出门,许青自己在家,打开某宝搜索半天,买了一些猫草回来给姜禾种,顺带下单一个彩灯小球回来给冬瓜玩,让它多运动。

     都是有利于减肥的,太胖了不爱动,嗜睡,这样会越来越胖,还是早早减肥才行,起码要恢复正常水准。

     另一边,许文斌思索了很久,终于找周素芝商量。

     “你觉得不给他买车,早点让他买房结婚怎么样?”

     “嗯?”

     “就差多少,给他垫一下。”

     “这你得和青子他俩商量吧?之前不是说好你把车给他吗?”周素芝觉得奇怪,这家伙怎么忽然又改主意了。

     许文斌皱眉,想了一下道:“也是,得找他说说。”

     “你以前不都说他能自己就自己,肯定不帮他吗?”

     “你看看现在这些小年轻的,哪有几个真不用帮的,我就……”

     许文斌沉吟了一下,颇为不爽的道:“之前就想让他正正经经的去工作,死倔,去苏州还跳水救人……上个月那天儿多冷,这小子都敢跳,我觉得他赶紧结婚算球。”

     “……”

     “这事是好事,但……”许文斌摆摆手,没多说。

     跳水这玩意,他要碰见说不定他也跳,但放到家人身上,那就不一样了,一边觉得好啊,一边觉得真危险。

     就很纠结。

     许文斌忽然有点理解秦茂才在医院守着秦浩的心情了。

     都是普通人。

     又没超能力,逞什么强。

     不过还是觉得挺有种的,这事办得漂亮,就是和憨批一样不知道怕。

     ……

     下午。

     姜禾抱着自己的薰衣草回来,一脸不高兴,拿着手机要给商家差评。

     她和萍萍研究了半天,确定这肯定是种错了,薰衣草没有这种,甚至它都不是花。

     枉费心血,白种了。

     “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什么?”许青把腿上的书合起来,抬起头装傻。

     “你早就知道这不是薰衣草,天天就躺那儿看着我浇水也不提醒一下。”

     想到自己傻傻的天天等薰衣草长出来,许青在一旁等看戏,姜禾就气得咬牙。

     “它不是薰衣草还能是什么呢?”许青瞧姜禾抱着花盆,脑袋里浮现出《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玛蒂达形象,某种方面来说有点相似。

     要是剪个短发,抱着这个花盆,还挺让人兴奋的。

     “是颗白萝卜!”姜禾大声道。

     她低头看花盆里那宽大的绿叶,恨得牙痒痒。

     怪不得这家伙一直劝她换大点的花盆,现在天气暖了,照顾得好的话,很快就要长出大萝卜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