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281章:你媳妇在干什么
最快更新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种花种出一棵萝卜的事让姜禾耿耿于怀。

     种出萝卜无非再重新买种子,气人的是许青就躺一边看着,天天看着她浇水也不说话。

     她本以为两个人都是准夫妻了,什么事都是一起的,我帮你,你帮我……

     假的!

     没想到许青这么蔫儿坏!

     姜禾抱着花盆去处理了,白萝卜已经种出来了,总不能把它揪出来扔掉,这玩意也会开花,换个地方种,拿泡沫盒装上土,放阳台就好了。

     泡沫盒有些大,许青本想买些土回来,被姜禾震惊之余赶紧阻止。

     “土还要花钱买?!”

     她看许青的目光简直像是在看村头的二傻子一样,没听说过还要花钱买土的。

     “不然你去挖?这么大的泡沫盒,你这是破坏环境,外面花草长得好好的你去挖一大块出来,像什么话。”

     “……”

     现代都市的土都要花钱,姜禾觉得长见识了。

     “我去城北农田里挖。”

     “……”

     无奈,许青只好和她化身窃土大盗,趁着天黑,在外面挖了一路,每棵树下面都刨点土出来,聚少成多。

     回来看着姜禾蹲在地上移栽她的萝卜,许青又深刻理解到,和姜禾沾边的事就从来没正常过。

     偷偷下单一袋黑土,防止姜禾再想种什么的时候再拉着他出去找土——许青看到她下单了好几份不同的种子。

     现在姜禾有自己的某宝了,两个人不是共用的,剁个手什么的也没办法互相看记录。姜禾之前始终带着的一丝拘谨逐渐消失,各方面来说,都在向完完全全的正常人转化。

     想到的想不到的地方,都会依据环境和本能去逐渐适应,直到完全褪去以前的记忆,深深埋藏起来,说到底,她不过是个二十来岁的女孩而已。许青甚至偶然看到她手机订单里有新买的睡衣,样式比去年的大胆了很多,至少露出来膝盖,可能方便她盘腿坐着玩游戏,不知道为何,她现在习惯一只脚蜷在椅子上玩,从以前双盘腿变成单盘腿。

     昨晚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她喊老公了,许青不知道是做梦还是真的,也不敢问,也不敢说,只能装睡看看还会不会叫,说不定女侠是有点闷骚的,只是一直装模作样没让他发现而已。

     出去游玩回来,就该学习了,许青想让她最少上个大专,姜禾了解了之后,也觉得上个大专不错。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所以,努力学习,你现在是刚刚踏入社会的年纪,不给自己充电,会被社会抛弃的。”

     许青又买了一大摞书回来,姜禾瘪瘪嘴没有拒绝,话是这样没错,她融入现代只是相对于古代人来说是个大大的进步,对于现代人来说,相当于啥都不懂,从小放牛的娃,没有好运气成为形象大使,这辈子就这样了,只能欺负欺负许青。

     所谓的欺负也只能在物理上欺负,这不是姜禾想要的,她希望智商见识武力全方面压制许青,让他乖乖承认他是愚蠢的,那样才够。

     不然被他欺负一辈子?种个花都被许青嘲笑等着看她笑话,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

     五月份。

     王子俊给他家的宝贝儿子摆满月酒,许青过去参加。

     这货看起来也像脱胎换骨了一样,没有以前瘦瘦巴巴的肾虚模样,整个人圆润了好几圈,依然是过年时的寸头,不复当年风采。

     许青刚下打量着,啧啧称奇,果然,婚姻会改变一个人。

     “你别瞅,结婚了都会长胖,你也会!”王子俊被他看得不自在,嗤道。

     “我不会。”

     “我结婚前也是这么说的。”

     “我已经结婚了。”

     “啊?”

     王子俊震惊了一下,“啥时候?!”

     “都快半年了。”

     “不通知我?”王子俊眼神不善,等他解释。

     “领个证,又没办酒。”

     “那不算结婚!”

     听到许青说没办酒,王子俊大手一挥,“等着吧,你办完酒不出两年,也会胖起来。”

     “我可是习武之人。”

     许青不以为意,胖是不可能胖的,他们家没有那个基因,许文斌结婚几十年,也没变成大胖子。

     小宝宝被宋慧抱着,这女人产后恢复的不错,优雅又精神,一副昂扬的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生了儿子的缘故,许青觉得她眼下的样子有点像大公鸡,雄赳赳的。

     刚满月的小宝宝,眼睛黑亮,咕噜咕噜转着,也不怕生,王子俊接过来逗弄一下,“想不想抱抱?”

     “别了,我不会,没经验。”许青摇头,只站在旁边看。

     很神奇,对别人家小孩都觉得烦,他从来都不喜欢小孩,现在看王子俊的小孩却觉得挺好,甚至想自己生一个。

     考虑到生孩子之后的压力和麻烦事,还是算球,等过个四五六七年再说,不着急。

     “这小东西,哎呀,你不知道多好玩……”

     “尿你一手也好玩?”

     “好玩!”

     王子俊得意的不行,“自己家的臭小子,怕什么?”

     “噫~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

     “当初是当初,你不知道,他被医生抱过来的时候,我看他第一眼,这心就化了知道吗,就觉得……哎呀,等你生一个就知道了!”

     说着话,王子俊抱过瘾了,递回给宋慧,看他们两个的模样,过得还挺和谐。

     满月酒没有大办,只有双方比较近的亲朋好友,应该是宋慧的主意,不然按王子俊的性格和对儿子的喜爱,肯定得风风光光的。

     秦浩缺席,他这几天忙得脚不沾地,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实还是什么,比其他人忙,还乐在其中。

     “什么时候结婚?”王子俊问。

     “快了吧,等买好房什么的,再考虑办酒,不然办一趟,买房又得延后,万一房价蹭蹭涨一波不就完了嘛。”

     “收礼金就收回来了,花不了太多!”

     “总得有个新房。”

     “也是。”

     王子俊点点头,“你们两个人挣着,也不慢,差不太多了吧?有缺口尽管说话,几十万没有,少点还是能凑出来的。”

     “哈,能找银行还是先找银行贷,不然老惦记着,掉头发。”许青笑道,他不喜欢借钱。

     王子俊也知道他性格,没有多说,看着不远处抱孩子的宋慧,忽然乐了一下。

     “你说人活这一辈子……”

     “放羊,娶媳妇。”

     “娶了媳妇呢?”

     “生孩子。”

     “生了孩子以后呢?”

     “让孩子放羊。”

     “哈哈哈……”

     俩人笑着,都有些唏嘘。

     被家人管控生活费凑在一起吸溜泡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王子俊曾经还想过做不婚一族来着,年少轻狂,就想着玩。还口出狂言,“老子这么有钱,年轻该玩玩,等以后养老院一躺,比娶个娘们不强一百倍?”

     结果娶媳妇生娃的速度和坐火箭一样。

     “你领证,那个谁身份的事解决完了?”

     “解决了。”

     “准备的东西也没用上。”

     “就是以防万一的,真用上了就麻烦了,难度得大好几倍。”

     “也是,解决就好。”

     王子俊点点头,除了自己这儿,许青肯定还准备着别的,这不用想就知道。

     垃圾堆里捡的冒鼻涕的傻妞……

     王子俊乐一下,和许青还挺配。

     今天姜禾没来,不过当初在家里给许青做饭拖地的印象挺深,他差点以为走错门。本来以为许青会先结婚的……现在领证了,如果不是他这儿出个意外,应该就是了。

     满月宴办完,许青离开,抄着兜走在五月的江城,两边树叶繁茂,郁郁葱葱,稀疏阳光从树的间隔漏出来。

     如果不是突然出现的姜禾,他现在的背影应该像大话西游结尾的狗一样……

     单身狗。

     命运无常啊。

     一边感慨一边坐上公交,许青站在车尾看着窗外,五一假期街上的人多,公交也没平时工作日那么空。

     路过一个小广场,公交停下,一拨人下车,另一拨人上来,许青看着外面热闹的人群,视线扫过一个人群中间弹琴的,看向别处,静了两秒又重新望过去。

     “师傅等等!”

     刚要关闭的车门又重新打开,许青挤过去,在司机不满的嘟囔声里跳下车。

     凌厉的琴声从广场边缘不断传来。

     许青围过去,看着中间弹琴的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是宫萍。

     宫萍旁边,是同样戴着墨镜的姜禾,坐在一个小板凳上,双手放在膝盖,坐得端端正正。

     ??

     许青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妈的就是这俩人!

     姜禾好像看到了许青,紧张地拨弄一下额前发丝,祈祷他不要冒出来。

     一曲完,俩人微微鞠躬,宫萍摸摸索索,把古筝盖起来,坐在那儿不动弹等人散。

     “你们这是街头卖艺呢?”

     许青凑过来瞧着稀奇,几天没见,这俩货不去钓鱼了,改卖艺了?

     琴包里还有稀稀拉拉一点零钱,看上去是别人给的,不多,现在都电子支付,没几个人带现金出来玩。

     “别说话,我们走。”

     姜禾嘴皮微动,小声吐出几个字,帮宫萍收拾好,提起小板凳慢慢离开。

     “你怎么不表演吞剑,胸口碎大石?”

     “闭嘴!”

     “该放个二维码,现在谁带现金……”

     “你不要讲了!”宫萍和姜禾抓狂。

     离开广场到了路边,两个人带着许青腾腾加快脚步,走出这条街才松了口气。

     “丢死人了!”宫萍抹一把汗哀嚎。

     “谁叫你占人家便宜?”姜禾幽怨地摘下墨镜。

     听着两人解释,许青渐渐明白前因后果。

     宫萍去少年宫参加一个活动,姜禾跟着,俩人戴着墨镜背着古筝站得好好的,有个家伙手贱在她们眼前晃晃手,这俩货懒得理,结果被人当成盲人让座,宫萍一看还有这好事?就拉着姜禾坐下了。

     那人还很好奇,问她们是去干嘛,表演嘛巴拉巴拉,宫萍敷衍了一路,等到了地方那人竟然跟着一起下车……

     还热心地帮忙找到空地,看她们开始弹起来,才心满意足地离开,深藏功与名。

     宫萍差点感动哭了。

     许青哈哈哈大笑了三分钟,被姜禾追着打。

     “不是,你们……哈哈哈哈哈哈……”

     接过姜禾的墨镜戴着,许青还是忍不住乐……

     两个盲人少女身残志坚,五一劳动节街头卖艺,太励志了。

     “帮忙拿一下!”

     宫萍提着二十多斤重的琴累成狗,让许青帮忙提着。

     “这样不错,打印二维码,换个场子继续,现在地摊经济,你们又是盲人,不怕城管……哈哈哈哈哈……”

     走一路乐一路。

     “还是钓鱼好。”姜禾满满的怨念,今天就不该出门来着。

     “创收,很不错,你可以在她弹琴的时候表演胸口碎大石,我拿锤子。”

     “闭嘴吧你!”

     说着话手机响起,许青单手把古筝背在身后,另一只手接起来,是许文斌找他。

     等把两个女孩送回家,他出门走几步,看到许文斌的车,过去拉开车门上去。

     “房子?我不是说我俩买吗?”

     知道许文斌的来意,许青有点惊讶。

     “当是我借给你的,房价一直在涨,早点买早点省钱。”

     许文斌看着姜禾和宫萍离去的方向,目光深邃。

     几天不见,他这儿媳妇怎么扮的和盲人一样?

     “你不是想……又找借口让我去上班吧?”许青狐疑道,去年老头子还百般不愿意,现在变主动了。

     “你都结婚了,我管你那么多。”

     “……”

     “行,钱拿来,等我们生个大胖儿子,带回去给你们玩。”许青张口就来。

     “房呢?”

     “这不是还在看,有好几处暂定的。”

     “看好了差多少,我再给你。”

     俩人商量着,许文斌话语一顿,瞧向窗外,许青也望过去,就见姜禾提着塑料袋拿着小铲铲,和宫萍一起鬼鬼祟祟的在树底下装土。

     “……”

     “……”

     “总之,买了房把婚礼办了,你爱干什么干什么。”许文斌收回目光继续道,顿了顿,忍不住又道:“你媳妇……在干什么?”

     外面俩人装几铲就换个地方,看起来很诡异的样子。

     “呃……想养花,装点土回去吧。”许青买了黑土,姜禾念叨他半天,心疼得不得了,赶紧买花盆把它用完了。

     许文斌沉默了一下。

     “……挺好,你不一起去?”

     “我不去。”

     小言那种年纪才会拿着小铲出去玩土。

     “下去吧。”许文斌赶人了,他看许青眼神老往方向盘瞄。

     “我们看房老坐公交不方便,这车……”许青搓搓手,许文斌觉得动作像只苍蝇。

     “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