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十安的校服有些脏,晚上姜禾给他洗了,顺便把许锦的也一起洗掉。

     许锦的校服一直是比十安的干净很多的,女孩子爱干净,十安就不会了,袖子上还有点点笔痕,估计是无聊时自己拿圆珠笔画的,一个弯弯的笑脸。

     “la violence.la barbarie .pas intelligent.”

     许青凑到门口对正倒洗衣液的姜禾说了一句,有些得意地仰了仰头。

     姜禾看他一眼,没有言语,虽然听不懂,但她知道这家伙肯定在骂她,今天懒得和他计较。

     有些人纯粹就是闲的,和十安一样,没事就喜欢撩拨一下许锦,然后被打一顿就老实了。

     许青很满意姜禾的反应,愚蠢的禾苗就应该对青大人保持敬畏才对。

     等洗衣机开始工作,姜禾洗了洗手出来,到客厅四处瞧瞧,见许青又在抱着电脑看新闻,她轻手轻脚地从书架上挑出来一本书看看,有些不确定地翻几下,若无其事的进去许锦房间。

     “小锦,这个你能学会吗?”姜禾关上门偷偷道。

     许锦正在摆弄自己房间的拼图,她打算把这个挂在窗子上。听到姜禾的话转过身来,瞧见姜禾手里的书,摇了摇头。。

     “你爸爸能学会,你应该也能学会吧。”姜禾觉得女儿应该是比许青聪明的,没理由比不上许青。

     “这是外语,哪有那么容易学。”许锦无奈地看着妈妈,“我们老师给我们讲英语都要学很久。”

     “哦……”

     姜禾有点失望,“他经常偷偷拿这个骂我,要是容易学就好了。”

     让女儿帮自己一起镇压愚蠢的许青这个计划失败了,姜禾嘱咐一声早点睡,出来客厅看到许青,忍不住哼一声。

     听不懂又怎样,不开心就找个理由揍他。

     隔日。

     许锦和十安被姜禾开车送到校门口,两个人背着小书包进学校,往自己班里走过去,许十安还在揉眼睛打哈欠,前面赵立龙挡住两个人。

     “昨晚放学你们怎么跑了?”

     放学没见到他们俩,赵立龙很理所当然地认为这两个小家伙怂了,用睥睨的姿态瞧着他俩,好像昨天被打了一顿的不是他,而是姐弟俩似的。

     许锦和许十安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心思。

     许锦:你让他打你一下,我们就能揍他一顿了。

     许十安:我又不傻,你怎么不让他打你一下?

     俩人看向赵立龙,赵立龙被姐弟两个期待的眼神看得毛毛的,忍不住退后一步。

     他直觉感到这剧本好像不太对。

     “我们要上课了。”许锦等了一下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撇了撇嘴跟十安进去教室。

     “潇潇,早上好!”

     十安很高兴地和潇潇打招呼,因为听过许青对姜禾说女侠早上好,他觉得这样说很棒。

     “许锦,早上好!”阿庆学着十安的样子和许锦打招呼。

     砰!

     许锦一巴掌拍在他桌子上,可怜的桌子都晃了晃。

     “不许学我弟弟和潇潇说话!”许锦很严肃地警告他。

     “哦……”

     阿庆怂了。

     “你姐姐看起来好可怕。”他偷偷对十安道。

     “不是看起来可怕,是真的很可怕。”

     许十安悄声说,这个野蛮的姐姐有时候比妈妈还可怕,起码妈妈不会无缘无故抢他的东西,而且不好好学习许锦还会告状。

     “以前没看出来啊。”阿庆惊叹。

     “我们家都是很讲道理的。”许十安扯了扯校服袖子,不再和他说话,把手伸到前面帮潇潇把发卡往上面挪一下。

     这样看起来就比较好看了。

     潇潇回头看十安一眼,抿嘴朝他笑笑,眉眼都弯起来。

     许锦从书包里把书拿出来,马尾辫一晃一晃的,准备朗读课文。

     早晨的时光一晃而过,许锦和潇潇还有十安三个人走在小路上,往老房子那边过去,猜测今天中午会吃什么的时候,前面却被赵立龙堵了路。

     许锦很生气地让潇潇两个人退后,上前两步抬头瞪着眼前的人,这人怎么像牛皮糖一样,好赖皮。

     “想干什么!”

     “你们不是很拽吗?堂哥,就是他们两个!”赵立龙带着六年级的堂哥准备找回面子,昨天被他们两个打了一顿,越想越气。

     “我不打女人。”堂哥酷酷的,把眼神放到后面的许十安身上,“小子,你过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许锦瞪大眼睛护住十安,“我弟弟只能我欺负!”

     许十安:??

     “我还不如和他们打一架……”许十安本来让潇潇躲到一边,正挺着腰准备再打这个赵立龙一顿,听到许锦的话顿时难过。

     “我犯你了又怎……”

     “弟弟,打他!”

     赵立龙被许锦一拳过来打懵了。

     按照规矩,应该先放几句狠话,再互相推搡几下,调动起来情绪,再……

     他底气十足的表情还挂在脸上没来得及收回。

     中午放学的小路上,阳光和煦,姐弟俩追着赵立龙和堂哥乱蹿,潇潇在一旁看着有趣。

     本来她还很着急的,但是瞥见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蹲在墙边嗑瓜子之后,就放下心了。

     “服不服?”许锦大喊。

     “你给我等着!”

     “敢再过来打死你!”

     许锦哼了一声,和十安一起从潇潇手里接过书包,潇潇转头再朝那个方向看过去,只见到一个离开的背影。

     “帮我看看背上有没有土,免得一会儿被妈妈看见。”许十安凑到潇潇身边,潇潇帮他拍打后背。

     十安裤子上的鞋印是没办法拍打干净了……许锦恨不得把那两个人逮回来再打一顿。

     “潇潇你帮我们作证,是他们惹我们的啊。”

     她背上书包叮嘱,耽误了一会儿,三个人加快了脚步往老房子那边过去。

     “堂哥……”

     “闭嘴!”

     赵立龙和堂哥可怜兮兮地在另一条路上,神情恍惚。

     “今天我们和初中的人打架了,和三个男的,他们被我们打得更惨,知道没?”堂哥揉着胳膊吸气,他被表演了一个当场逮捕,完事还被绊在地上踹了几脚。

     妈的越想越气。

     “你欺负老实的不行吗?”堂哥一巴掌拍赵立龙头上,“惹他们干嘛?”

     “我……”

     赵立龙委屈死了。

     ……

     “干爹!”

     回到老房子,潇潇放下书包脆生生地喊一声,许青已经系上围裙在厨房里。老房子的厨房只有一个门帘,和以前差不多,只有厨具什么的翻新了一下。

     “嗯,放学了?”

     “是呀,爸今天你做饭啊?”许锦探头进厨房看一眼,感觉事情不太简单。

     “不喜欢我做的饭?”

     “喜欢!太喜欢了!”

     许青虽然一直没能学会姜禾的手艺,不过偶尔做一顿还是可以的,给三个小家伙做个午饭,也不用什么硬菜,简单炒几个菜就好。

     许十安十分想把裤子上的脚印掩起来,主要他们还没编好措辞,怎么把自己弄成一个绝对的受害者形象,毕竟昨天刚打过架,今天又打。

     “没吃亏吧?”

     许青做好了菜看三个小家伙吃,笑着问道。

     许锦姐弟俩一惊,老爹真的是他们之前猜测的那样全知全能吗?

     潇潇倒是没什么表示,她果然没看错,那个吃瓜子看戏的就是干爹。

     “没吃亏,快把他们打哭了。”

     许锦试探着道,十安的擒拿对她没用,非常容易就反制,不过对上那个家伙很有用。

     “嗯,等下午上学了可以和老师说一下这个事,小锦你去说。”

     许青表情没什么异样,起码在许锦看来并没有生气,“等下我回去拿裤子,十安你换上。要是他们喊家长来的话再告诉我。”

     “哦,知道了。”

     “这不是在鼓励你们打架,知道吗?如果惹事还是要被妈妈打的。”

     许青看着两个小家伙,许锦眉眼间很有姜禾的影子,打架的时候更是干脆利落不废话——也幸好是许锦,比十安懂事的多,也更聪明一点。

     “今天还是他们惹我们的,我都警告他们人不犯我,我也不犯他们了。”许锦捧着碗点头道。

     “嗯嗯,对!”潇潇附和,“他们要打十安。”

     “我看见了,今天做的没错。”

     许青笑一声,“打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也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只是你要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以及做了之后,该怎么解决,比如他们回去再叫十个人下次堵你们怎么办?”

     “我不怕!”许十安道,然后被许锦拍了一下。

     “我们就跑。”许锦道,她清楚就算再加两个十安,也绝对打不过十个今天那两个人。

     顿了顿,她继续道:“然后告诉你们。”

     “哼,刚说了就差点忘了。”许青指了指她,也没再多说。

     起身到窗前打开窗户透透气,中午的阳光透过纱窗,回过头,潇潇正偷偷把不爱吃的苦瓜往十安碗里夹,她刚刚不小心夹到了。

     “潇潇,不要挑食哦。”

     许青笑眯眯地道,潇潇吐了吐舌头,打算夹回来,十安已经一口吃掉。

     “妈妈教你们动手,不是让你们逞勇斗狠的,也不是为了欺负别人,是为了让你们遇到事情的时候,不至于没有反击的底气,你们要做心地善良,安心学习的好学生,但是必要时,也可以让别人滚蛋,明白吗?”

     许青看向许锦。

     “明白了!”许十安大声道。

     但是并没什么卵用,许锦想了想,才点头道,“我知道了爸爸。”

     “嗯,不要把别人打太狠,也不要让别人伤害到你们。

     吃完把碗放在那里就好,我回去帮十安拿裤子。”

     许青出去开车走了。同是从那个年龄过来,成长中总会经历各种事,没有最完美的道路和解决办法,很多都需要他们自己去摸索,他只能从小教会他们聪明,要多想,多思考。

     许十安有些不开心,“为什么不问我?”

     “因为你还小。”许锦捧着碗道,她在想如果对方真喊十个人来怎么办,潇潇跑得比较慢,要往大门口这边跑,赵爷爷应该会护住他们。

     “明明你就比我早那么一会儿!”许十安非常不服气。

     “那要是他们再来呢?”

     “我们跑!”

     “我又没说几个人。”许锦翻了个白眼,很关心地夹一大筷子苦瓜进十安碗里,多吃苦瓜才健康。

     许十安正要给她夹回去,潇潇又给他夹了一大筷子。

     好在艰难的吃完饭,趁许锦不注意,潇潇偷偷亲了他脸一下。

     许十安开始傻乐了。

     等许青回来时,把裤子扔给十安,进去厨房发现碗都洗好了摆放得整整齐齐,笑一声又出门去。

     到花店里,宫萍正坐在角落嗑瓜子,见许青过来,往前凑凑身子八卦道:“听说小锦他们和人打架了?”

     “是把别人打了。”

     “这么厉害?”

     “那可不,姜禾教的。”

     许青接了杯水喝掉,姜禾瞅他一眼,“怎么样了?”

     “就那样……教了他们功夫,总要多费心让他们把武德也跟上,不然惹出事你哭都来不及。”

     许青缓了口气,“十安被踹了一脚,看起来没什么事,晚上你再看看有没有伤到……小孩子打架疼点也好。”

     “呦呦呦,哎我刚刚没空,不然看看是谁这么胆子大敢惹他们姐弟俩,让你这暴力的家伙发起火来……”宫萍啧啧赞叹,不知怎的,很期待许青发飙,在学校办公室一巴掌把桌子拍裂……好吧,有点夸张了。

     不过在她印象里,许青一直是个暴力的家伙,曾经一巴掌把人家饮料机打个坑,天天在家练桩打拳,虽然刚刚许青说是姜禾教的功夫,她不过觉得开玩笑而已。

     姜禾这么美,怎么可能像他那么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