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许十安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又愤怒了一天,在许文斌这边吃完饭,回到家了还在愤怒,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发誓等许锦找到男朋友……

     “找到了你怎么样?”

     “等着瞧!”

     “那我还不找了。”许锦瞥他一眼,转头道:“爸,你听见了啊,我以后要是不想找男朋友,就怪他,他威胁我不敢找。”

     许十安:“?”

     许青:“??”

     外面雪花飘飘洒洒,北风裹挟着雪花,打着旋儿从窗前飞过。

     雪大风也大,姜禾回来时已是晚上,带着一身冷气进门,摘掉围巾帽子,脸蛋儿冻得通红,跃起一扑就打算给许青后脖子里来一招超级寒冰掌,旋即想起来姐弟俩在家。

     许十安就坐在那儿,手里拿着遥控器,侧着头,很吃惊地望着姜禾,他是想不通为什么姜禾能跳那么远。

     “看什么看?”姜禾站直了,恢复稳重成熟,捋一下刘海,若无其事地转身去冰箱前。

     这俩家伙太能吃了,回来以后做饭都嫌麻烦。

     “妈,刚刚你好像……那么一跳?”

     “像只蛤蟆是吧?”许青道。

     “……”

     然后父子俩被打了。

     许十安就很冤枉,明明是老爹说的,他只是好奇了一下,关他什么事,他又没说像。。

     “爸,我妈年轻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许锦那么暴躁?”许十安听着厨房的笃笃笃切菜声,小声问。

     “十个你姐都比不上。”许青揉了揉胸口,还记得当初一个头锤让他疼了好几天,甚至怀疑这女人练过铁头功。

     许家好像有点阴盛阳衰,不太妙的样子……他瞧瞧许十安,这肯定也是被潇潇拿捏的货。

     “你和潇潇闹过别扭没?”

     “没有。”

     “说实话,我又不管你们。”

     “那……好像有吧。”许十安思索着道,“女人嘛,都那样。”

     “都?”许青皱眉。

     “嗯?”

     “你说什么都?”

     “我说了吗?”许十安奇怪。

     父子俩对视着,你瞅我,我瞅你。

     “你说的对,就是都那样。”许青看一眼厨房,再看看许锦房间门。

     许锦缩在屋里刷早期人类驯化许青的珍贵影像,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二十年前的事,不仅有俩人打游戏做广告,也有王子俊坐着轮椅到处溜达,还有开花店以后做花篮做鲜切花的教程,以及宫萍老阿姨弹古筝——弹得真不错。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怪不得这几个相熟,许锦感慨,她甚至见到宫萍和姜禾互相引流,也不知道后来为什么不做了。

     听许青讲,好像是开花店了,就不再播打游戏了——老坐着对身体不好,更重要的是打了几年打腻了。

     不务正业的典范……

     雪又下了一夜加一天,到下午时转成毛毛细雪,时断时续。

     一家人出去买衣服,像这样四个人一起出来逛商场的时候很少,在许十安记忆里,上次好像是很久之前了,最起码是高三之前。

     其实没什么好逛的,不仅老爹是个直男,买衣服从来都直来直去,要么网上随便挑一件合适的码下单,要么不想等就去找实体店随便挑一件买下来,连老妈也一样,钓鱼的吸引力对于她来说,比逛街要大得多。

     然后还有许锦……她更喜欢窝在家里。

     思来想去,喜欢逛街的好像就潇潇一个人,此情此景,他忽然想带上潇潇,五个人一起出门,浩浩汤汤,像个大团伙乌拉进去店里,再乌拉一起出来。

     “小锦穿红的好看,飒。”许青老想把许锦打扮成喜庆的,红焰似火,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惹,气场强大。

     “我妈也穿?”

     “穿!都穿!”

     热衷于打扮老婆和女儿,许青对于自己和许十安就凑合了,随便挑件格子的,许十安不喜欢,又换个条纹的。

     母女俩人换好了试穿衣服出来,成熟和靓丽两种风格,站在镜子前左瞧右瞧。

     “我都多大年纪了,还和小锦穿一样的……”姜禾表面不愿意,心里在偷偷笑。

     低着头打量几眼,她把盘起来的头发散开,和许锦一样束在身后,拿着手机拍了张照。

     眉眼间带着藏不住的喜意。

     看着儿女长大成人,有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与成就感。

     还有许青……

     回头看看,许青也在笑,这个男人已经不再年轻,像是把岁月赠给了儿子,旁边站着的许十安似他年轻时的翻版。

     “就这个了!”许青拍板决定,从兜里摸自己卡就准备去结账。

     “爸我还没试呢?”许十安懵。

     “嗯?你在身上比划一下不就选好了?”

     “……”

     “快去试吧!多拿个大一号的。”许青笑道,他不用试,两人身高差不多,只要号码大一点,他就可以穿了。

     “买一样的,是我老气还是你穿年轻花里胡哨的……”

     许十安拿了一件直接脱掉外套换身上,对着镜子看看,两眼就决定下来,打包装好。

     走走转转,在广场四楼碰到王子俊一家三口,正在选眼镜,当初说要个二胎也没要,还是王奕豪一个独生子。

     宋慧有点发福,像个贵太太——她貌似一直都是,耳钉戒指包包,这些小零碎不显眼,却能给人平添一股气质。

     姜禾连耳洞都没有,许青建议过她打一个,戴上耳环,必要时可以摘下来当镖用,被姜禾鄙视,在城市里没有需要她用得上镖的场景——假如真有那种情况,耳环大概率也不好使了。

     至于戒指,金的一直当宝贝收着,许青补了个铂金的给她戴着,莫比乌斯样式……姜禾只觉得这个名字高大上,她看不懂就对了,很喜欢,闲暇时摸着手指发发呆,也算个乐趣。

     “要不我就不爱和你们碰面。”王子俊就一脸嫌弃,指着许青特不爽。

     “明明同岁,我都戴上假发了,你们两口子还停在十年前。”

     许青道:“再过十年我得叫你大爷。”

     “真就不当人了。”

     王子俊觉得离谱,这一个个的,看到许青一家,他就想起来那个明星去养老院探望同龄人。

     ‘小伙子你多大了?’

     ‘大爷,我比你大两岁……’

     “你练的是不是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教教我。”

     “健身一样,你看耗子,就是胖点,也没像你这样,把烟戒了,轮椅扔了,天天跑个步。”

     许青看着王子俊也唏嘘,不光王子俊不爱和他碰面,他也一样,每次碰面王子俊就像是在提醒他,尽管看起来年轻,但岁数真的没少。

     “医生也是这么说的。”王子俊摇摇头。

     “然后呢?”

     “还有什么然后,等死吧。”

     “?”

     许青皱了皱眉,“把轮椅设计图给我一份,到时候做个模型给你烧过去接着玩,免得鼓捣这么久没机会享受。”

     然后俩人腰上各自被宋慧和姜禾掐了。

     “大过年的说什么破话?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有病?”

     很难理解男人这种生物,很多时候就和神经病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