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娇华 > 702 他不太行(一更)
最快更新娇华 !
    詹九爷和莫五爷在台阶拐下来时,和老佟还有支长乐迎面撞见。
     詹八爷的教训,让詹九爷和莫五爷脑袋一空。
     怕支长乐冲动,又惹出事来,二人忙上前,好声好气让支长乐先别着急,有话好好说,稍后千万别动怒。
     “走走走!别挡路!”支长乐推开他们,加快脚步朝河边赶去。
     一声声恶毒诅咒传来,听得他们拳头梆硬。
     见到少女站在岸边,背在身后的双手清闲握着一根长竹,天青色的裙袂临风蹁跹,清逸洒然,半点不受河中妇人的辱骂所惊,他们才稍稍松一口气。
     “阿梨!”支长乐和老佟跑去。
     夏昭衣转过头来,神情温和地喊了他们一声。
     “难怪这么嚣张,原来带着两个野汉子呢!两个姘头!”妇人骂道。
     “这女人嘴巴太脏,我去教训她!”老佟怒道。
     “没事,”夏昭衣看回水中谩骂不止的妇人,“她骂我,我不掉肉,但她是真的落水了,可能还会生病。”
     支长乐和老佟也朝妇人看去。
     从认识夏昭衣之后,至今这么多年,支长乐和老佟从未见到任何一个人,指着夏昭衣的鼻子骂成这样。
     诚然,“阿梨”二字不是金银财宝,不会人见人爱,李乾那边至今恨着她,诸多段落文章,极尽造谣,污蔑,咒骂之能事。
     读书人的嘴巴,读书人的笔,那是真正的刀子,可以杀人诛心。
     但真的真的,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当着她的面破口大骂。
     这般卑劣恶臭下流的言辞,听着都觉得脏。
     以及“娘们”二字,支长乐和老佟早便开口不说了。
     因为支离说,“娘们”两个字带着很强的蔑称意味,嘲讽男人时,常说他们跟个“娘们”一样,相对的“爷们”却是夸人的,这不公平。
     支长乐和老佟当时不以为意,支离往夏昭衣的卧房指去:“可是,我师姐就是个女子。”
     不仅“娘们”,许多粗话,支长乐和老佟都在渐渐改掉。
     现在……哼,早知道不改了!
     极致的嘴臭回去!
     “你们愣着干什么!”詹九爷赶来便冲岸上围观的人大叫,“还不下水把人救回来!”
     莫五爷则朝夏昭衣这边走来,询问夏昭衣具体发生了什么,以及想劝夏昭衣回去。
     “嗯。”夏昭衣应声,身子却没动,仍看着河里的妇人。
     小童被村民和民兵们捞上去了,妇人还在水中,不给任何人碰。
     在水中泡了那么久,那些想靠近她的民兵仍被她用力挣开,连咬带骂。
     河水将她的头发衣裳打湿,苍白的脸庞,眉目狰狞凶狠,口中骂骂咧咧,称自己最好死了,到时候让人把尸体抬去对方家门口,就在那边臭着,她死,对方也别想好过。
     小童心性再大,胆再比天高,也被这样的场面吓到,一直在岸边大哭。
     詹九爷大怒,指着妇人说道:“把她拽上来,给我强拖上来!”
     妇人边挣打,边继续骂。
     夏昭衣面淡无波,听着她的骂。
     越到后面,那些粗鄙的谩骂越是重复,她似乎已骂到词穷,或者词汇量便就这么匮乏。
     这时,斜道上传来动静,妇人的家人们赶来了。
     没有七大姑八大婆那么多,但也来了六七个。
     乡间村庄,最忌惹了“大户人家”,所谓人丁兴旺,每每在与人起争执时最见有用。
     六七人赶来,瞧见还在河中的妇人,性子泼辣的几个人上来便找麻烦。
     民兵们当即去拦,莫五爷也第一时间上前。
     “阿梨。”支长乐小声唤道。
     他蠢蠢欲动,也想过去。
     “让他们处理。”夏昭衣说道。
     妇人被詹九爷令人从水里强行拖了出来。
     她早就被冻坏了,浑身发抖,咯吱咯吱颤,河边的泥土滚了一身,好不狼狈。
     缓过气来爬起,她抱住哭着扑上来的小儿,随后又对着夏昭衣一通骂。
     妇人的家人围在她身旁,也在骂。
     他们口中的辱骂,跟落水妇人一般无二。
     林双兰站在人群不远处,此前不是没有听过这些骂声,是会觉得不舒服,但远不及眼下不适。
     她不止一次朝夏昭衣看去。
     少女平静得不像话。
     换作任何一个姑娘,听到这么多人连声对自己攻击,满口肮脏不堪的言论和诅咒,都会受不了吧。
     “这是外来的吧?将她赶出去啊!”
     “说我们虎儿偷钱,证据呢!”
     “把这个臭婊子也丢水里去!莫五爷,你是不是瞧见人家水灵漂亮,你想睡人家!”
     “外来的凭什么在我们这里猖狂啊!把她赶走!”
     ……
     莫五爷耐心劝着他们,让他们先将妇人带回去,这样吹风,早晚会生病。
     他们不依,同时,来得人越来越多。
     一些邻里也开始出头了。
     “阿梨!”老佟咬牙,“我受不了了!”
     “没事。”夏昭衣说道,语声仍平静。
     “让她滚出去!”不知是谁高声喊道。
     “对,让她滚!”旁边有人也喊。
     “滚!”
     “滚出去!”
     ……
     “这些不识好歹的!”支长乐握紧拳头。
     林双兰听不下去了,小跑向夏昭衣:“阿梨!”
     夏昭衣看去。
     “你先离开吧!”林双兰低声道,“你先回去,这里没事的,他们只会虚张声势,不敢真闹。”
     “他们敢的。”夏昭衣说道。
     按照目前趋势来看,继续闹下去,就会要她赔钱了。
     “敢也不怕,你先离开!”
     “我想看看,这个村子值不值得我留。”夏昭衣说道。
     “……啊?”
     夏昭衣看向那边的莫五爷:“他不太行。”
     说着,目光移向另一边的詹九爷。
     詹九爷正在听那几个民兵说话。
     高大的民兵用人头保证,他是亲眼看到那个小童偷的。
     另有人说自己的东西被偷时,也曾瞧见这个小童在场。
     “这个孩子手脚不干净!”
     “他就是个贼!”
     ……
     詹九爷捏着胡子,没有打断他们。
     忽的,他似有所感的抬头,便瞧见这边站着的,以夏昭衣为中心的四个人正在看着自己。
     那些辱骂声还在响,好几个字破音时,詹九爷没回头都想象得到口水在灯檠下乱喷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