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大侠等一等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一决雌雄【三更,各万字】
最快更新大侠等一等 !

    伊贰三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他沉思了片刻之后开口问道:“坤老,那月球封印的通道,另一边连接着什么?”

     坤老缓缓摇头说道:“没人知道通道的另一边到底是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另一边无论是人还是兽,定然都强悍无比,不是我们地球人能够抗衡的。”

     伊贰三皱着眉头说道:“那个自称天帝的家伙,岂不是在自寻死路?如果封印真的被解开,无论对面有什么东西被放过来,既然我们这些进化者不是对手,就连普通民众都要跟着遭殃。”

     坤老冷哼一声,有些厌烦的说道:“所以说那个臭打更的已经疯了,他现在只想着自己登上天位,其他人的死活,他才不会去考虑。”

     这已经是坤老第三次给小天庭的天地换了称呼,伊贰三又接受到了一条信息,一手建立小天庭,称自己为天帝的人,竟然是一个打更人。

     之前在滨海荒地中,伊贰三便曾见识过打更人的难缠,像天帝这种境界的打更人,恐怕真的可以称得上是暗夜君王了。

     难怪他可以自负到自称天帝,难怪像如小天庭这种组织,竟然能够生存到现在。

     坤老感觉到包厢中的气氛有些沉闷,便为众人宽心道:“当然,月亮的封印即便已经自然松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解开的,而且我们国运部也不可能坐视不管。

     我们曾调查过常思拓这个人,他不像那个疯子,良知还是有的,不然他也不会设法主动联系我们。

     只是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没有来,或许是自己改变的了想法,也或许是小天庭的其他人阻止了他,我们还是要想办法与常思拓接触一下,听一听他的想法,如果他是被人所迫,那么一切都好说。”

     听着坤老的话,伊贰三脸色变了变,“如果常叔是自愿的呢?”

     他不敢确信常叔的心是不是还像以前那般温暖,毕竟他经历过那么痛苦的事情,之前他对任何人都是那样的温和善良,但却被人生生挖去了双眼。

     伊贰三不禁在脑海里幻想,如果是自己被他人挖去了双眼,他会如何去做,会不会觉得世界对自己不公而去报复社会。

     坤老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如果解开月球的封印,是常思拓的自我意愿,小六子,你会怎么做?”

     伊贰三木然的摇了摇头,他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一边是给予他太多帮助的常叔叔,一边是全球的人类。

     他自知自己不是一个那么伟大的人,为了那些不认识的人,甚至连天朝人都不是的人,去伤害常叔叔。

     看着伊贰三有些犹豫,坤老笑呵呵的说道:“我知道这个问题对于你来说,有些不太好选择,如果解开月球封印是常思拓的本意,我希望你能够劝一劝他。

     毕竟你和常思拓的关系非比寻常,说不定你可以令他回心转意,常思拓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也不想让他们死在我们的人手里。

     之后会有专门负责调查小天庭的专员联系你,帮你找到常思拓的。”

     伊贰三郑重的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或许是最好的安排,如果常叔真的想要帮助小天庭,也许只有他可以劝一劝常叔。

     坤老看着伊贰三严肃的面庞,突然笑着说道:“小六子你可以放心,就算常思拓不听你劝,国运部也不会让你对他动手的。”

     听着坤老的话,伊贰三根本一点也笑不出来,他不希望常叔出任何事情。

     “好了,该说的事情,都已经说完了,大家都动筷子吧。”坤老率先拿起了筷子,尝了一口面前的菜肴。

     让伊贰三去劝说常思拓,纯属坤老一时兴起,他觉得如此安排也不错,说不定比自己去劝说常思拓,要有用的多。

     况且伊贰三现在已经是甲级强者,有着不错的实力,又有左了了时刻在身边相伴,除了那臭打更的,其他人想要伤他都难。

     当然,那个臭打更的也没有机会对伊贰三出手,天老虽然嘴上不说,但他时刻关注着那个臭打更的动向。

     虽然那老家伙有些难缠,但天老是绝对不会给他任何机会,让他对伊贰三出手的。

     晚餐,在众人的沉默中吃完,大家都在心中默默的消化着从坤老那得来的信息。

     告别了坤老,傅郡烨开车法拉利载着伊苯疏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月亮会不会再次脱落,根本影响不到伊苯疏的心情,趁着傅郡烨去洗澡的空档,他用玫瑰花瓣在床上摆了一个大大的心形,自己则是非常风骚的端着杯红酒,躺在心形的中央,等待着佳人的到来。

     傅郡烨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到伊苯疏一脸骚气的模样,忍不住问道:“你还有这些心情,难道你对将来的事情一点都不担心吗?”

     伊苯疏起身来到傅郡烨身边,将手中已经醒好的红酒递到了她的手中,“有什么好担心的,天塌下来有头大的顶着,月亮落下来,有坤老他们托着。

     咱们俩头都不大,境界嘛……连甲级都没到,那些事根本轮不到我们两个去操心,享受当下才是我们最应该做的,毕竟今天可是新婚之夜哟。”

     傅郡烨听着伊苯疏的话,轻轻点了点头,她抬手将额前的青丝捋到脑后,似乎是想将心中的杂乱也抛之脑后。

     她抬手与伊苯疏轻轻的碰了一碰杯,浅抿了一口高脚杯中的红酒。

     伊苯疏很是男子气概的搂着傅郡烨的腰肢,低头看着怀中的妻子说道:“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请假休息吧,我们考虑一下去哪里度个蜜月,我们是在国内呢,还是去国外?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傅郡烨喝了一口红酒后说道:“度蜜月的事情不用那么着急吧,反正六子娶了了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事,我们等他们两个办完婚礼,我们四个一起去不好吗?”

     伊苯疏想了想说道:“带着小六子和了了也不错,让他们两个给我们当保镖,有两个甲级强者跟着我们,就算去国外,安全上也能得到保障。”

     昏暗的灯光照射在傅郡烨的美丽的脸庞上,不知是红酒折射的红色光韵,还是因为刚刚新婚,令看她看上去不在像以往那样冷冰冰的,而是有些风情万种。

     她用那双好看的双眼白了伊苯疏一眼,“人家跟我们一起都是度蜜月,凭什么让人家两个给我们当保镖,而且我也不想去国外,我还一直没去过西藏呢,经常看到我那些朋友们发去西藏自驾游的照片,觉得哪里好美啊。”

     伊苯疏看着怀中美的不可方物的妻子,将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用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向着床上走去,“他们两个是我们的孩子,让他们拎拎包,给我们当当保镖,都是他们应该做的,你想去西藏?当然没问题,正好可以让小六子给我当司机。”

     听着耳边伊苯疏那强劲有力的心跳,傅郡烨哪会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如同少女般,害羞的将脸埋在老公的肩膀上。

     看到傅郡烨害羞的模样,更是激起了伊苯疏男人的欲望……

     现在已经是属于伊贰三的海景别墅中,伊贰三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有些闷闷不乐。

     左了了坐在他的身边,出言安慰道:“六子,别想那么多了,虽然之前只见过常叔寥寥几面,但我相信常叔一定不可能是资源帮助小天庭的,定然是被他们逼迫的。”

     伊贰三点头说道:“我也相信常叔的为人,他一定不会那么做的。”

     左了了“对啊,所以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我们找到小天庭所在,想办法把常叔救回来就可以了。”

     伊贰三有些牵强的笑了笑,当初常叔被巨灵带走时,他不是没有劝阻过,但常叔是自己愿意加入小天庭的。

     双手捂着额头沉思了片刻,伊贰三从茶几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巨灵的电话。

     听着阵阵忙音从手机中传出,伊贰三此刻有些后悔,当初如果没有把巨灵得罪的那么惨,现在想要找常叔也能方便许多。

     左致远与佑之岚坐在一张单人沙发上,他看着伊贰三愁眉苦脸的样子,忍不住说道:“六子,不要太过担心常叔,就像坤老说的那样,无论是小天庭还是国运部,乃至整个大天朝,都找不出第二个与常叔进化者技能相似的进化者,更不用说相同的。

     也就是说,他对于我们所有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所以至少在月亮的封印完全解开之前,常叔一定是安全的,现在的你应该更加努力的提升自己,到有一天面对小天庭的天帝时,也能够从容不迫,才能令常叔叔更加的安全不是吗。”

     佑之岚依靠在左致远怀里帮腔道:“对啊六子,只有你的实力越强,你想保护的人才会越安全,如果你的实力有一天能够超越坤老、天老,那国运部的想法,你一样可以干预,到时候常叔的生死不就是你一句话的事吗?”

     发现自己说完话之后,所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佑之岚有些不好意思的往左致远怀里挤了挤,她仰着头看着左致远悄声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大家为什么都这样看着我。”

     伊贰三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笑容,“嫂子,你说的道理倒是没错,但是如果被其他人听到你说的这些虎狼之词,真的会把你抓起来,非要给你判个几年不可。”

     佑之岚可爱的吐了吐舌头,看着左致远问道:“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看到左致远肯定的点了点头,佑之岚忍不住再次吐了吐舌头,“因为我知道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所以才敢这么说的啊。”

     佑之岚的话,确实点醒了伊贰三,他现在虽然已经是一名甲级强者,但是他的实力还不够,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左右坤老那些上位者的想法。

     如果有一天他能够像坤老、天老他们一样强大,那他所说的话所做的事,即便不是正确的,大家也会顾及他的感受。

     当然,首要的前提是,伊贰三要忠于国家,忠于国运部,如果他想要危害国家的利益,就算他的实力再强,那些国家的守卫者们,也会联合起来将之灭杀的。

     伊贰三倒是不担心忠诚问题,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对于祖国的热爱,他比任何人都要强烈。

     卢有蓉翘着二郎腿,晃动着好看的小腿,对着伊贰三说道:“六子,不要再去想常叔的事情了,还是想一想如何风光无限的赢得了了的比武招亲吧。”

     伊贰三拍着胸脯说道:“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我后妈都说了,不管是进化者还是修炼者,参加了了比武招亲的人里面,应该没有甲级强者,就算有甲级强者,我也会把他揍的连他妈都认不出他来。”

     左了了看着伊贰三得意的模样,伸手偷偷拧住了他的肋间软肉,“你就这么自信?”

     “嘶……这点自信都没有的话,怎么当你这天之骄女的男朋友。”伊贰三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左了了的魔掌。

     左了了露出一抹带着玩味的笑容说道:“我跟哥哥明天就准备回我们左家小圣地了。”

     伊贰三瞬间坐直了身体,看看左了了,再看看左致远问道:“什么意思?不带着我吗?”

     左致远清了清嗓子说道:“下午刚刚接到三叔的消息,参加了了比武招亲的进化者不在少数,不可能把这些人都带到小圣地之中,所以家里准备在东安市举行初赛和复赛。

     经过选拔之后,能够获得决赛资格的进化者们,才能有幸进入小圣地,在那里进行最后的比试,我妈着重叮嘱我,让我转达你,左家对所有参赛者一视同仁。”

     丁越古忍不住笑喷,“什么意思?堂堂六爷也要参加你们左家的初赛和复赛?他可是甲级强者。”

     卢有蓉扭头看着左致远问道:“对啊,小六子现在好歹也是甲级强者了,难道连个特殊通道都不给开吗?”

     左致远有些无奈的摇头说道:“我们老妈的性格,一向是说一不二的,别说是我们,就连我们老爸也无法左右她的想法。”

     伊贰三面色变得有些古怪,他用眼角余光,频频向左了了看去。

     左了了皱了皱好看的鼻尖,轻哼一声说道:“你跟所有参加比武招亲的人一样,也算是参赛者,我可不能因为你是我的男朋友就给你特殊照顾,那样老妈会生气的,后果会很严重,万一老妈一气之下取消了你的参赛名额,那怎么办呀。”

     虽然在左了了的双眸中,看出了一丝狡黠,他知道如果左了了想要帮他,一定可以做的到。

     即便知道她是故意的想看他吃瘪,但是伊贰三没有丝毫的办法。

     就像那些电视广告中,经常备注的那句话一样,最终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人家左家为了了办的比武招亲,所有的规矩当然是左家说了算。

     其实伊贰三也不在意左了了给不给他开启绿色通道,无论参加初赛还是复赛不过都是走个程序而已。

     既然未来岳母想要看到他按部就班的赢下比武招亲,那走走程序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多费些时间罢了。

     只是当着丁越古等人的面,他这个左了了的正牌男友,竟然没有受到一丁点的特殊照顾,面子上稍稍有些挂不住罢了。

     不过伊贰三也不是那种死要面子的人。

     清晨,伊贰三结束了一晚的修炼,扭头向身边看去,却发现已经不见了左了了的身影。

     听着房间外有些嘈杂的声音,伊贰三起身推门而出,却看到别墅中,除了他以为,所有人都已经整装待发,客厅里还有一个行礼箱。

     不用问,伊贰三也知道行李箱是宋东阳的,其他人都有着须弥戒指之类的空间物品,根本不需要准备什么行礼。

     伊贰三对着围在餐桌上吃早餐的众人问道:“看你们这架势,衣服都换好了,你们准备去哪?”

     卢有蓉点头说道:“我们跟了了一起去左家,在那边等着你。”

     丁越古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六爷,我们家蓉蓉已经决定了,兄弟我就不陪你了,你知道的我一向重色轻友的。”

     伊贰三冷哼一声,“本来也没想指望你。”

     左致远对着伊贰三摇了摇头,“没办法,为了了举办比武招亲,家里上下都忙的不可开交,我也的早点回去帮忙。”

     佑之岚有些幸灾乐祸的笑着说道:“了了的比武招亲,在修炼界绝对算得上一件轰动全国的事,如此难得一见的盛会,我们当然要去凑凑热闹。”

     伊贰三没好气的回嘴道:“你想去见未来婆婆就直说,我们都懂,何不说的拐弯抹角的。”

     “老宋,你也跟他们一起?”伊贰三看着正在埋头狂吃的宋东阳问到。

     被伊贰三点了名,宋东阳实在无法若无其事的继续吃早饭,他抬头看着伊贰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六爷,我还从没去过小圣地,听了了说他们家小圣地的天地灵气非常浓郁。

     我想早一点过去,能够在左家小圣地多修炼几天,说不定能有所突破,毕竟你们一个个不是甲级就是乙级,只有我还是丙级,我也很想变强,跟你们一起并肩作战。”

     伊贰三伸出食指,隔空点了点众人,“好啊,你们一个个都叛变了!”

     丁越古捂着嘴偷笑道:“六爷,话不能这么说啊,你跟了了之间还要分彼此吗,我们是你的兄弟也是了了的朋友,何来叛变之说。”

     卢有蓉将自己盘中剩下的三明治推到丁越古面前,对着伊贰三说道:“六子,初赛和复赛没什么看头,就是为了淘汰一批自以为是的小角色,我们直接在左家看你的决赛表演就好。

     况且我们这么多人跟你一起去东安市也不方便,不然还要给东安市的镇守使添麻烦,所以不如我们直接去左家,东安市的镇守使也能省点心。”

     伊贰三走到别墅大门处,将宋东阳的行礼都扔到了门外,“走吧,你们都去左家吧,让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去参加初赛就好,真弄不明白,一个比武招亲大会,弄的这么麻烦干什么,让他们所有人一起上,分分钟不就把事情解决了。”

     佑之岚洗着用过的碗筷,扭头看着伊贰三说道:“我们了了好歹也是驱魔左家的大小姐,更是年纪轻轻就成为了甲级强者,美貌更是不用多少,左家为了了举办比武招亲,当然要隆重一些,正式一些了。”

     伊贰三冷哼一声,有些不爽的说道:“还你们了了,你忘了,当初在荒地之中,若不是我,你们俩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吗。”

     佑之岚回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左致远的时候,嘴角忍不住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我们之间是缘分使然,跟你有什么关系。”

     左了了绕过伊贰三身边,来到洗菜池旁,“嫂子,别跟他废话了,我来帮你刷碗,一会我们收拾完了,就快些出发吧,别让老宋家的司机在外面等太久。”

     “你们等我一下,我跟你们一起去东安,到时候我留在东安参加初赛,你们直接去左家便是了。”伊贰三转身便往卫生间跑,反正他也不需要准备什么,只要洗刷一下就可以了。

     左了了将一张机票放到茶几上,“不用了六子,我已经给你订好机票了,到时候高大仅会在机场接你的。”

     伊贰三站在原地楞了一下,有些不解的问道:“那你们呢?你们不也是要先乘飞机吗,我跟你们一起就是了。”

     左了了若无其事的说道:“昨天晚上跟老宋一说这事,他就跟他爸把他家的私人飞机借来了,我们直接乘老宋家的私人飞机去东安。”

     伊贰三眯着眼看着左了了,“昨晚?昨晚我们两个不是在一起修炼的吗?你什么时候跟老宋商量的这事,再说了,既然私人飞机都已经借来了,为什么还要给我订飞机票,我直接跟你们一起乘坐老宋家的私人飞机不就好了。”

     宋东阳接话说道:“六爷,我们家的私人飞机买的比较小,只能乘坐六个人,你要是上去了,空乘人员就没地方呆了。”

     “阴谋,你们决定有背着我有什么阴谋!”伊贰三指着宋东阳等人大声说到。

     左了了一手掐腰,用自己那尖尖的下巴指着伊贰三说道:“什么阴谋阳谋的,就是单纯的看你不爽行不行?”

     伊贰三有些委屈的问道:“姑奶奶,我哪里惹到你了,让你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他们全联合起来孤立我?”

     “你自己想吧,我们出发了。”说着,左了了率先出了别墅大门。

     伊贰三看着自己的几位好友,跟在左了了身后离开,他蹲在空旷的别墅里,怎么也没想明白他到底怎么得罪的左了了。

     看着茶几上的机票,在转头看看窗外的欧陆,心中突然萌生了一种想法。

     伊贰三打开了欧陆的敞篷,吹着海风听着音乐,沿着滨海大道行驶着,准备驾驶着新车前往东安。

     导航显示着还有两个路口,便即将向右前方行驶,通往泉滨高速。

     伊贰三跟随者车上的音乐哼哼着小曲,心情一点也没有被早上的事情所影响。

     突然伊贰三感到心中一紧,心轮之中的双生一灭阴阳蛊急切的释放着危险的信号。

     伊贰三警觉的环视着四周,却发现周围并没有任何的一场,依然是车来车往,一派安宁的气象。

     一柄令人熟悉的蛇头杖出现在伊贰三的余光之中,不用回头看,他已经知道,之前那名实力恐怖的老妪,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欧陆的后座上。

     伊贰三猛地一脚踩在刹车上,“老婆婆,您不是说不杀我了吗,怎么又来了?”

     老妪用蛇头杖的顶端碰了碰伊贰三的侧脸,“好好开车,晃得老身不舒服。”

     伊贰三连忙打转方向,将车停靠到了路边。

     “嘻嘻。”耳边传来一阵如同银铃般的笑声,伊贰三回头看去,才发现后座上还有一个长相可爱,看上去有些古灵精怪的苗族少女。

     心轮之中的双生一灭,在伊贰三与苗族少女对上眼的那一刻,再次轻轻的跳动了几下,向他传达这危险的信号。

     看着眼前少女身上挂满了银饰,伊贰三瞬间明白,蛇头杖老妪是什么人了,她定然是苗疆十万大山中的强者,难怪在国运部查不到她的资料。

     这一刻,伊贰三也没白了,她们为什么要寻找自己了,定然是为了双生一灭阴阳蛊。

     看着伊贰三略显紧张的神情,苗族少女再次发出一串好听的笑声,“奶奶,这家伙实力不错,怎么这么胆小,不过是后座上突然出现两个人,竟然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亏他还是甲级强者呢。”

     听到苗族少女对老妪的称呼,伊贰三终于知道老妪为什么要杀他,另一只双生一灭阴阳蛊应该是在苗族少女的身上,老婆婆应该是担心孙女的安危,想要直接出手将他灭杀。

     只要他死了,双生一灭阴阳蛊之间的联系就不存在了,无论伊贰三和苗族少女身上的蛊虫,哪一只是阴蛊,哪一只是阳蛊都变得无所谓了。

     苗族少女便会免去替他人承受伤害的危险。

     老妪再次用手中的蛇头杖怼了怼伊贰三的脸颊,“娃娃,找个安静的地方,有话跟你说。”

     伊贰三挑了挑眉毛,这一次他从老妪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上次那种杀气,似乎真的是有事情要跟他商量。

     他调转方向,一路开到了滨海公园。

     停下车,伊贰三带领着蛇头杖老妪和苗族少女,来到一处四处无人的小凉亭,“老婆婆,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不等老妪开口说话,苗族少女率先说道:“你是叫伊贰三对吧?”

     见伊贰三点头承认,苗族少女继续说道:“我是梁诗涵,另外一只双生一灭阴阳蛊是在你那里吧?”

     听着梁诗涵的自我介绍,伊贰三一脸诚恳的说道:“是,这只蛊虫已经困扰我很久了,其实我一直想要联系你们,想让你们把这双生一灭收回去,也替我解除心中的忧虑,但奈何你们太过神秘,根本联系不上。”

     梁诗涵皱着一双如同新月般的眉毛,“你把双生一灭当什么了,你以为是寻常人家养的蝈蝈吗,送人之后还可以反悔,想收回来就可以收回来的?

     当今整个天下,只有一对双生一灭,一只在我这里,另外一只在你那,既然被你得去了,那便是你的命中的机缘,既然双生一灭选择了你,它便会跟你同生共死。”

     伊贰三看着梁诗涵,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同生共死?我怎么觉得,我这只双生一灭正在我的心轮里储蓄力量,随时准备置我于死地呢?”

     梁诗涵抬手捂在自己的心脏上,有些不满的说道:“说什么呢,双生一灭是天下蛊虫中最为忠诚的。

     伊贰三抬手指了指梁诗涵手捂的地方,“你的双生一灭也在心轮之中吗?”

     梁诗涵挺了挺胸膛,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双生一灭一开始会呆在宿主的心脏之中,等到宿主开启了心轮之后,它就会自行进入心轮之中。”

     老妪用手中的蛇头杖轻轻锤击了一下地面,干咳了一声说道:“小诗,奶奶带你来,是来办正事的,不是让你来给这个傻小子做科普的。”

     梁诗涵笑嘻嘻的回应道:“奶奶这段时间的抖音没白看啊,都知道科普这个词了。”

     被孙女看扁,老妪没好气的说道:“奶奶年轻的时候,可是寨子里最有文化的人,太阳太晒了,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赶紧办完正事我们回了。”

     梁诗涵用那双如同闪着星光般的眼睛,看着伊贰三说道:“双生一灭阴阳蛊,是靠强弱来定雄雌的,这一点你知道的吧?”

     听到梁诗涵的话,伊贰三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来意,让两只双生一灭阴阳蛊对决,强的一方自然为雄蛊,也就是阳蛊,输的一方接下来的便要开始那凄惨的命运了。

     持有阳蛊的一方,无论是受到的任何伤害,或是不管得什么病,即便是日常生活中因为不小心,磕磕绊绊而产生的伤害都由持有阴蛊的一方来承担。

     双生一灭会有这样的属性,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无论哪一方都不想变成持有阴蛊的那一个。

     不然之前梁诗涵的奶奶也不会万里迢迢,从十万苗疆大山中出来,就是为了灭杀他。

     伊贰三不想跟梁诗涵比斗什么阴阳蛊,他对自己的双生一灭根本没有信心,虽然他的双生一灭跟着他在荒地之中,吃了不少的蛊虫,来强化自己,但是人家毕竟是专业玩虫子的。

     他这种连蛊都不懂的半吊子,怎么跟人家比,若是赢了还好,若是输了的话,岂不是这辈子都栽在她们手里了。

     虽然不愿,但毕竟梁诗涵的奶奶就站在旁边,伊贰三还是点头承认道:“这个我是知道的,你们来找我,就是为了把双生一灭分出个公母来吗?”

     梁诗涵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分阴阳是双生一灭的使命,也是我们养蛊人的使命。”

     伊贰三撇嘴说道:“哪来那么多使命,好好活着就是我的使命,如果跟你斗蛊输了,我的使命就玩完了,咱们就像现在这样多好,谁也不用当谁的替死鬼。”

     梁诗涵用一双灵动的大眼,如同看白痴一般看着伊贰三说道:“你是不是傻?难道你不知道吗,双生一灭成长到成虫之时,如果不让它们尽快决出雌雄,因为那什么无法发泄,会令它们陷入疯狂。

     那个时候,双生一灭会用它们那锋利的牙齿,咬碎一切眼前看到的东西,包括你的心轮,还有你的五脏六腑,不然我干嘛要跟着奶奶万里迢迢来滨海,我也很担心的好不好,如果斗蛊输了的话,我不同样也要承担风险吗。”

     伊贰三根本不信梁诗涵的话,看着她那双眼睛,就知道这丫头鬼精鬼精的,她如果没有十成的把握,怎么可能跑来找自己斗蛊。

     况且他也根本不相信梁诗涵说的话,什么如果不斗蛊分阴阳,便会陷入疯狂乱吃一气,都是一些骗鬼的话。

     如果真的如梁诗涵说的那样,伊贰三的双生一灭现在已经能够简单的表达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自从见到她们祖孙二人,双生一灭就不断的释放危险的信号,根本没有一丝想要去与另一只双生一灭比斗的意思。

     斗蛊是不可能斗的,必须尽快想个办法脱身才行。

     伊贰三稍稍后退一步,与梁诗涵保持一段距离,“我妈生前告诉过我,长得越漂亮的女人,她的话越不能信,你说我是信你的话呢,还是不信你的话?”

     “你当然应该……”梁诗涵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差点上了伊贰三的套,如果让他相信自己呢,那便是承认自己不漂亮,“我们养蛊人,怎么可能拿这种事情骗人,你不信你把你的双生一灭放出来,仔细看看,是不是它的翅尖是不是已经微微泛红,那便是双生一灭进化成成虫的标志。”

     伊贰三将信将疑的试着跟双生一灭沟通了一下,然后他将嘴唇张开一道缝隙,双生一灭便慢悠悠的飞到了伊贰三平摊的手掌上。

     确实,双生一灭金色的翅膀上,翅尖处已经有了明显的红色。

     不等伊贰三反应过来,梁诗涵的也将自己的双生一灭放了出来,似乎是感受到同类的出现,伊贰三的双生一灭瞬间向着另一只双声音没阴阳蛊飞了过去。

     看着梁诗涵脸上那诡计得逞的笑容,伊贰三心中狂叫不好,知道自己上当了。

     “回来!”伊贰三对着双生一灭大喊到。

     而此时的双生一灭似乎根本听不到他的话,眨眼间,两只双生一灭阴阳蛊便碰撞在了一起。

     伊贰三顿时面如死灰,虽然没见过双生一灭斗蛊的场景,但现在两只蛊虫已经碰撞在了一起,他知道自己的双生一灭定然不是对手。

     难道真的要当他人一辈子的替死鬼?也不一定是一辈子,指不定梁诗涵什么时候受个致命伤,他早早的便会一命呜呼了。

     这一刻,伊贰三不禁有些后悔,当初不应该和老爹一起去鬼市淘宝,更不应该选中那只装有双生一灭的罐子。

     现在的他,肾病早已痊愈,更是成为了甲级强者,还有了了那样优秀的未来媳妇,生活一切都变的那么美好。

     他还要继续努力修炼,杀到亚特兰蒂斯去为师傅报仇,他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做,而他的命运却即将被一个苗族姑娘攥在手里。

     这种事情,伊贰三绝对不可以忍受!

     伊贰三猛地出手,想要直接将两只双生一灭捏死在手里,只要双生一灭死了,那便就一了百了了。

     就在伊贰三的手掌要握住两只双生一灭阴阳蛊的那一刹那,一柄坚硬的蛇头杖挡在了他的手上。

     当!清脆的金属碰撞声,从伊贰三的手和蛇头杖上发出,在小凉亭中回响。

     梁诗涵看到刚刚奶奶手中的蛇头杖明显的颤了颤,不禁有些惊讶的说道:“伊贰三,没想到你的力气还不小呢。”

     不等伊贰三答话,老妪用那有些尖锐的声音说道:“娃娃,你是真的一点也不了解蛊虫吗?”

     伊贰三知道有蛇头杖老妪在一旁,自己的计划便不能成功,他很干脆的回答道:“不了解。”

     梁诗涵张开双臂,如同护崽的老母鸡一般,挡在伊贰三的身前,“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你没有用心蕴养过双生一灭,但它开始便生在在你的心脏之中,待你开启心轮,便又在心轮之中生长,不断的吸收着你的心脉精血,早已与你的心轮融为一体。

     它虽然可以自由的从心轮中出入,但只要它一死,你的心轮必会立即破碎,心轮破碎了,后果你自己应该知道的吧?”

     看到伊贰三双眼之中明显的不信之色,梁诗涵继续开口说道:“不信的话,等它们决出胜负之后,你可以攻击自己的蛊虫试一试!我们静静等待它们一决雌雄便可,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

     然而下一刻,梁诗涵刚刚转过身,看向半空之中的两只双生一灭阴阳蛊,便惊讶的长大了嘴巴。

     就连站在她身后的伊贰三也愣在了当场。

     两只双生一灭阴阳蛊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般,在半空之中展开激烈的战斗。

     而是在两只蛊虫一碰面的那一刻,便非常拟人化的,在半空之中做起了某种激烈的运动,而且是不是还要换个姿势。

     看着自己的蛊虫将梁诗涵的双生一灭压在身下,伊贰三忍不住问道:“它们就是用这样的方式一决雌雄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