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战神奶爸 > 第981章 不恤人言
最快更新战神奶爸 !

    第981章 不恤人言

     与楚歌握手的盛烟绯朝着温子华使了一个眼色。

     两人多年的默契,一个眼神就足以让温子华明白,自家小姐想要做什么。

     她想要看到楚歌的真面目,于是温子华出手的目标自然是楚歌的面具。

     他闪电出手,速度极快,光是这一招就足以看出,这家伙不是泛泛之辈。

     可楚歌是何许人也,又怎么会轻而易举被对方夺下面具。

     只见他脚下一个身形步伐,就拉开了与温子华的距离,让温子华这一击扑了一个空。

     温子华“咦”了一声,这一击出手之前,他可是隐藏了自己气息,没想到这面具男居然可以躲过去。

     要知道,若论偷袭这一点,温子华可从未失手过,这与他自身修炼的阴暗武技有着很大的关系。

     即使楚歌实力强悍,应该也来不及反应才对。

     可却还是被他躲了过去。

     一招不成,没有揭露下楚歌的面具,温子华可不敢继续放肆。

     毕竟,眼前这一位可是雷云城的英雄,再依依不饶,明显就有点作死的节奏了。

     “哎呀,楚先生不必紧张。”

     温子华故作镇定的找了一个借口道:“我就是看到了先生肩膀上有些灰尘,忍不住想要帮你清扫一下。”

     这个借口有点烂。

     反正是烂到了齐云熙都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

     本以为糊弄过去的温子华连忙后退一步,不敢造次。

     楚歌却突然笑问道:“你这肩膀上也有些灰尘呢。”

     “啊?”

     温子华疑惑的看向了楚歌,只见楚歌右手顺势就搭在他的肩膀上。

     砰!

     温子华瞬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灵压,让他身体下坠,双腿更是陷入地面之中。

     这让温子华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这丫的也太记仇了吧。

     心中吐槽了几句,但却不敢乱动,额头上更是冒出了不少冷汗。

     楚歌不以为意,扫了扫温子华的肩膀,仿佛真的帮他清扫灰尘一样。

     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是楚歌给温子华的一个警告,让他不要再打自己面具的注意。

     察觉到这一点的温子华,露出了乖巧的表情。

     楚歌这才收回了手:“现在清理干净了。”

     温子华连忙赔笑:“谢谢楚先生了。”

     楚歌表面上云淡风轻,但心中却是颇为赞赏,能够顶着自己的灵压,依旧保持站立的姿势。

     这个温子华不简单啊!

     盛烟绯见自己的计划被打乱了,只能暂时作罢。

     她若无其事的朝着楚歌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那么,采访可以开始了吗?楚先生。”

     楚歌点了点头,坐回了位置上。

     盛烟绯也坐在了楚歌的面前,并且从包里顺势拿出了一个录音笔,放在桌面之上。

     原本盛烟绯是打算全程录像的,但齐云熙早就与她有过协议,不能暴露楚歌的真实样貌。

     所以录像自然也不被允许,不过声音倒是无所谓。

     温子华艰难的抽出自己一双陷入地面的腿,与齐云熙也找了个位置旁观了起来。

     齐云熙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温子华道:“看你还敢打什么馊主意。”

     温子华尴尬一笑,他心中也挺无奈的,要不是自家小姐的命令,他还真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

     所有人准备就绪之后。

     盛烟绯便拿出笔记,一边看着一早准备好的采访内容,一边开口询问道:“听齐小姐说,楚先生不是雷云人,那么是因为什么原因,会参与到雷云城的内斗之中呢?”

     不愧是专业的记者,没有半点废话,一开口就直接入主题。

     楚歌回答道:“我与萱萱的相遇应该算是缘分,至于为什么会参与雷云城的内斗,仅仅只是因为看不惯他们追杀一个六岁的小姑娘而已。”

     “所以楚先生的所作所为都只是单纯的行侠仗义?”

     盛烟绯直视楚歌的眼神道:“完全没有半点自己的目的?”

     楚歌平静道:“我来到七城,自然也有自己的目的,只是这一点与这一次的雷云城事件没有关系。”

     “方便说一下吗?”

     “不方便。”

     盛烟绯听到楚歌说不方便,并没有穷追猛打,而是直接下一个问题道:“曾家是盘踞雷云城多年的顶级豪族。”

     “其曾经的家主曾丰源更是七城著名的高手,名列枭雄榜前十。”

     “楚先生是用什么办法打败他的?”

     楚歌言简意核道:“实力。”

     “是吗,我不信。”

     盛烟绯狐疑道:“按照齐小姐提供的信息,楚先生还未满三十岁,即使天份再出众,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打败上一代的强者。”

     “除非楚先生认为,你的实力已经足以登上枭雄榜前十。”

     这算是合理的怀疑。

     毕竟,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不愿意相信,曾丰源会死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

     “可事实就是如此,曾丰源死了,而我还活着。”

     楚歌反问一声道:“这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这家伙,每一个回答都是再简单不过,压根就不打算多说一些多余的话。

     这让盛烟绯有些头疼,如果他不愿意透露更多信息,写出来的报道也只是三流的报道。

     所以不得不剑走偏锋了。

     盛烟继续询问道:“楚先生的实力既然凌驾于曾丰源之上,那么雷云城之内应该无人是你的敌手。”

     “既然如此,何必扶持一位六岁的小女孩上位。”

     “自己取而代之,不是更完美吗?”

     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稍微说错一句,可就会让楚歌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

     甚至所谓的英雄也会成为一个笑话。

     察觉到盛烟绯话里的坑。

     齐云熙忍不住开口道:“盛小姐,这个问题过于敏感了,我觉得……”

     齐云熙话还没说完。

     盛烟绯便打断道:“我问我的,楚先生自然也可以拒绝回答,当然如果没有正面回应,那么我也就只能以我个人的理解去解析这个问题了。”

     不愧是七城第一记者,这话说得极为有水平,几乎堵住了楚歌所有的后路,让他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

     楚歌老神在在道:“因为我没兴趣。”

     “没兴趣?”

     盛烟绯追问道:“我觉得先生你可能不诚实,天底下任何有野心的男人,又怎么可能对权利没有兴趣。”

     “谁都会享受这种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快感。”

     楚歌额摇了摇头道:“我举得没必要所有人都要拥有野心,又不是所有人都想成为你口中那样的人,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正好适合自己的地方。”

     “我已经去世的父亲曾经教过我一句话,至今我依旧将其视为我的人生信仰。”

     “那就是成为你自己想成为的,别成为他们所希望的。”

     盛烟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