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 第1363章 辉哥威武
最快更新替嫁神医:腹黑世子,甩不掉 !
    “刘大人,这件事陛下会处理好的,并且,这种事只要陛下私底下跟国公爷夫妇提一嘴就行了,没必要一定要如此夸张的摆在朝堂上吧。”有那听不过去的,实在没忍住开口了。
     头天听到这话的时候,就觉得这刘大人不像话,想跟皇上告状你直接递折子啊,皇上会看到的,怎么就非得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这样说出来?没想到今个竟然又提起。
     刘全扭头朝开口之人看了眼:“汤大人,话可不是这么说的。看着是在下较真,小题大做,可是,这是关乎于延国的道德风气问题,这可不是小事!”
     辉哥对于户部汤大人的印象本就极好,知道他开口,并没有巴结讨好的成分,纯属是听不过去了。
     带着笑意对着汤大人做了个退下的手势,汤大人笑着退下,怎么忘记陛下是什么人了呢,怎么可能让刘全占上风。
     “刘全,朕有一事不明,想问问你。你说我父亲母亲在大街上举止不妥,引得百姓效仿,你觉得这是败坏道德风气的问题。
     可是,以朕对父亲母亲的了解,他们彼此恩爱,对彼此忠诚。
     我母亲会对父亲撒娇,但那是她的丈夫啊,又不是对着别的男子。
     他们会牵手逛街,只是因为相爱太深而已,又没有去非礼旁的人。他们会如此,朕一点都不觉得哪里有丁点的不妥。
     对于延国,我父亲多少次为了保家卫国,带兵远征浴血疆场,驱逐来犯的外敌。
     母亲为了这个国,功劳还少么?
     他们为了朕这个跟他们没有血缘的孩子,经历了什么,付出了什么你就算没亲眼看见,朕不信你没听说过。
     朕的父亲母亲,就应该是百姓们效仿的榜样。
     说到道德风气问题,反倒是刘全你,家有贤妻美妾还有暖床的通房丫头,但你却还是要去勾栏里找姑娘,你对妻不忠。
     就连你祖父重病榻上,也没耽搁你去勾栏,你乃大不孝!
     刘全,你是读圣贤书的,却做出如此行径,于私,你给自家的儿孙做了一个什么榜样?
     于公,你难道就没觉得自己影响了延国的道德风气么?
     你这样三观都不正的人,是怎么有脸有资格站出来指责我的父亲和母亲行为举止不端的?”辉哥越说越是激动,嗓门也拔高了。
     忽然,感觉有人在捅咕自己的腰,回头一看,是曾祖父。
     “别激动,忘记你母亲交代的?你在变声期了,不能大声喊的。”陶老爷子压低嗓音提醒着。
     哦,还真忘记了,辉哥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再回头的时候,就看见刘全面如死灰的样子。
     “怎么,朕有说错了么?不服气你可以反驳朕啊。”辉哥一点都不同情这货。
     刘全的这些事,是头天下朝后,立马就安排人去调查的。
     原本想着刘全经过一晚上的思考,意识到他的举动是错误的,就此停止,主动认错道歉,就对他小惩小戒。但是没想到,这货执迷不悟,作死到底啊。
     辉哥刚刚的一番话,已经把刘全给砸懵圈了,稍微回过点神儿来,噗通就跪了下来,匍匐地面:“陛下,微臣该死,微臣有错,微臣糊涂。”
     “传朕口谕,刘全自身行为不端,不忠不孝,颠倒是非污蔑国家的功臣,罪不可恕,死罪可免,免去副四品官阶,发配边境充军,没有朕的特赦不得私自回京,违令者杀无赦。”辉哥看看时辰也差不多,直接宣布处置结果。
     他是皇帝,最大的好处就是,这样的事不需要跟大臣商议,也不用征求他们的意见。
     “谢陛下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刘全一听自己命保住了,痛哭流涕的磕头谢恩。
     辉哥高高在上,端端正正的坐着,冷冷的看着他被俩禁卫军押出大殿。
     “吾皇圣明。”
     “陛下圣明。”大殿里,所有的文武百官们,齐声道。
     “朕若是连是非都分不清的话,这龙椅朕也没资格坐着了,众爱卿可有正事禀奏?没有朕就退朝了。”众人的神情,尽落辉哥眼底,没错,他今个就是杀鸡儆猴,看看今后还有哪个不长眼的找母亲父亲的晦气。
     “陛下,微臣有。”有大臣站出来回应道。
     辉哥点点头:“奏来。”
     大殿里又恢复了往日的氛围,君臣一起讨论着国事。
     但是,氛围又与往日略有不同。
     朝堂上不敢分神想私事,下朝后一部分大臣走出议政殿后,显得心事重重。
     几乎都在心里咒骂刘全,愚蠢至极,连累了大家。
     看样子,以后花楼啊,勾栏瓦舍的地方是不能再去了。
     本来没有刘全这一出,皇上根本就不理会这种事的。现在好了,再去那种地方,就是道德品德不好的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皇上对刘全还算是网开一面了,只发配他一人去边境充军,他的家人并没有被连累到。
     而宫内,往养心殿走的路上,陶老爷子夸了辉哥好几次了,夸他厉害,一开口就一针见血,怼得刘全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夸辉哥有气魄,夸他孝顺,说白疼他。
     “对了,曾祖父,等下可别说漏嘴了,虽然这件事已经解决了,可是我还是不想母亲知道。”辉哥想起来,连忙叮嘱着。
     “就你母亲那个性子,你还不了解她?她才不会为了这种事这种事动怒呢。”陶老头不以为然的说到。
     辉哥摇头:“话是这么说,可我就是不想母亲知道。”
     “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以为瞒得住?”老爷子笑着提醒。
     “不管不管,能瞒多久是多久。”辉哥想了想,坚持己见。
     老爷子无奈的笑笑:“小子,你有没有想过,今个朝堂上的事,带来的后续影响会是什么?”
     刘全的事,外面的百姓很快就会听说。
     官员们怕影响自己的仕途,和皇上对自己的印象,勾栏瓦舍那种地方肯定是不会去了。就算不是当官的,有钱的人家也都不傻,会看风向的。
     最后,真正受到刘全连累的,是那些勾栏瓦舍,花楼之所。
     生意清淡,自然就有人不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