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幽冥仙君 > 第553章 横渡欲壑斩龙皇
最快更新幽冥仙君 !
    云天之上,苏幕遮最后留下的话,仿佛成了太古末年最为使人绝望的谶语。
     似是一语成谶,似是本就如此。
     那些忽然出现,动荡着荒古界天地,又悄然散去的异界孽修,无端地给人以恍惚之感,仿佛这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明日醒来,仍旧是那个鼎盛的太古时代。
     然而中州陆沉,冥府崩碎,虚天之劫……
     这些留在荒古界天地永恒的伤痕,却清晰的告诉天地间的芸芸诸修,他们注定要在一场腥风血雨中,踏过尸山骨海,才能走进远古时代。
     至于苏幕遮。
     果如他曾经在云天之上所言,身处南域,坐镇现世,冷眼旁观诸修历劫而行。
     高天深处灰雾弥漫的那一天,苏幕遮不曾现身。
     迷蒙灰雾荡尽云天之上的那一天,苏幕遮不曾现身。
     诸修与灰雾中的诡谲人形生物生死攻伐的那一天,苏幕遮仍旧不曾现身。
     他仿佛将自己隔绝在了芸芸诸修之外,隔绝在了荒古界之外,隔绝在了远古时代之外。
     可是任谁将视线投注到南域,便可看到那端坐在山巅,身披白狼大氅的孤寂身影。
     而苏幕遮,也只是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有妖圣殒命,他不曾出手。
     有大能喋血,他不曾出手。
     这里面,甚至有曾经与苏幕遮同赴五域论道者。
     曾有人横隔万里,与苏幕遮怒视,目光对上的瞬间,却不见苏幕遮有丝毫动容,他们只能望见那双浑浊的眼眸。
     似乎这个人真的就要静静地坐在那里,同整个太古时代一起,埋葬在岁月之中。
     如此,一月,两月……
     一年,两年……
     ……
     岁月兜转。
     转眼间,便是近百年岁月过去。
     虚空深处。
     岁月长河。
     灰袍太元子静坐在河岸旁。
     他伸出手来,轻轻地波动着滔滔不绝的河水,不时地在长河中翻腾出涟漪来。
     光影激荡,粼粼波光之中,竟映照出一幅幅蕴含着苏幕遮的画面。
     灰袍太元子只是端坐在原地,饶有兴趣的观瞧着波光中所映照出的。
     仿佛时光倒转,将苏幕遮在太古时代的一切都呈现在了眼中。
     浪荡万古,苏幕遮固然大道独行,一往无前。
     可他到底,仍旧模糊了太多太多的记忆。
     大半生走在阴谋诡计之中,大半生都在行生死攻伐之事。
     苏幕遮罕有这样的时日,静静地端坐在河边,回忆着过去。
     这仍旧是老天尊留给苏幕遮的惊喜之一。
     老天尊自言,将苏幕遮的痕迹从洪涛界的岁月中抹去。
     这本是愤恨之语,却教苏幕遮明悟了岁月之炁的另一种用途。
     到了今日,苏幕遮也不得不去思量这些事情。
     毕竟,他堪称是独断了太古末年,在这场倾天之劫,苏幕遮留下了太多力挽狂澜的身影,太元子这三个字,势必会和洛仙、洛尊一般,留在三古时代的故纸堆中去。
     而今,他却洞悉了将自身痕迹从岁月中抹去的法门。
     再度伸出手来,灰袍太元子想要重新扬起波澜。
     可是凝望着波光中呈现出的一幕幕回忆场景,罕有的,他的手颤抖了。
     良久,良久。
     灰袍太元子到底还是未曾落手。
     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感怀的看着粼粼波光中的一切。
     ……
     现世。
     许久岁月逝去了。
     苏幕遮长久地凝视着高天深处,凝视着天外天的永恒有缺之处。
     洪涛界修士的身影再也不曾出现过。
     老天尊像是负伤的野兽一般,不知躲到了何处去,暗暗地舔舐伤口,暗暗地积蓄着倾覆远古时代的力量。
     正此时,忽地,有悠长的道钟声传遍天地。
     紧接着,便是煌煌神音,朦胧之中,似是有亿万人在齐声诵念着甚么。
     苏幕遮的神情一怔,紧接着,皱起眉头,偏转了目光,望向北域。
     他的眼眸很是疲惫的张合。
     喑哑的呢喃声音传出。
     “欲壑难填……”
     话音落时,苏幕遮已然自山巅起身,一步迈出,遁光裹着苏幕遮的身形,消失在原地。
     ……
     北域。
     昔年东皇血祭之地。
     如今已然得见微萌生机。
     诸妖齐聚于此。
     正中央,有老龙妖圣,身披衮龙袍,头戴平天冠,正立于一处古老祭坛之上。
     这是昔年东皇证帝君之处。
     下一瞬,虚空壁垒撕裂,苏幕遮蹈空步虚,迈步而出,立在老龙妖圣面前。
     “你……在做甚么?”
     瞧见苏幕遮身影,那老龙妖圣且惊且惧。
     “太……”
     未及妖圣呼唤苏幕遮道号。
     原地里,苏幕遮只是冷冷地望着老龙妖圣。
     “你想要做甚么?”
     闻言,那老龙妖圣无端地打了一个寒兢。
     “敢教道兄知晓,如今……已然改天换颜,老龙欲全一族之力,谋此世天帝果位。”
     “谋天帝果位……”轻声念着这句,苏幕遮已然怒极反笑,“那你再教一教贫道,是谁改的天?是谁换的颜?岂能轮得到你?想做天帝,可曾来问过某!”
     话音落时,煌煌雷音响彻天穹。
     彻底将原本亿万生灵齐声诵念之音荡碎。
     凄风冷雨,直教老龙妖圣寒入骨髓。
     他再也难以自持,急慌忙间,推金山倒玉柱,轰然而跪。
     “不敢!不敢!是老龙一时蒙昧心智,做得忤逆之举,若道兄有意天帝果位,吾等全族愿举力相助!”
     此言一出,苏幕遮的声音愈发幽冷。
     “你在骂我?”
     老妖圣跪在那里,身形颤抖的愈发厉害,再开口时,他的声音中依然带出的哭腔。
     “断无此意……断无此意……”
     “你宁肯跪下来求我,也不肯从天帝祭坛上走下去?天帝果位……”又轻声念了一句,苏幕遮负手而立,狂风席卷,白狼大氅猎猎作响,苏幕遮浑浊的眼眸环视四方,似是在与天下群修对视,“贫道还在一天,这天帝谁都别想做!想要这个位置,等贫道哪天不在了,你们再伸爪子!”
     说罢,苏幕遮缓缓地下头,复又凝视着跪地不起的老龙妖圣。
     “衣服不错,可惜了。”
     话音落时,无端有风起,待轻风拂过之后,原本蹈空步虚而立的苏幕遮,已然散去了身形,不知何时就已经离去。
     原地里,齑粉风尘扬起。
     待诸修再看去时,那祭坛上,再也没有了老龙妖圣的身影,唯有一件衮龙袍,一只平天冠,散乱的落在地上。
     ……
     南域。
     苏幕遮自虚空中走出,立在山巅。
     正待盘膝坐下,继续盯住高天深处的时候,忽然有清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你为何非要杀他?”
     苏幕遮循声回望,却是梦还真出关,正立在他身后。
     “杀他一人,是为救荒古界,是为救芸芸诸修,为此计,死一人,不足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