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幽冥仙君 > 第555章 向死而生道是缘
最快更新幽冥仙君 !
    岁月长河中,苏幕遮逆流而上。
     滔滔河水迎面灌涌而来,卷动着他的白发狂舞如龙。
     一时间,天地间似乎未有那纯粹的灰,成了唯一的颜色。
     只是苏幕遮浑浊的双眸平静无波,踏波澜如履平地,一股同源而出的力量萦绕在他的身周,这是岁月祖炁的权柄!眼前的长河,似乎已经再难侵蚀他分毫。
     渐渐地,有凌乱的光影碎片,伴随着浪花的汹涌,呈现在苏幕遮的身旁。
     那是被人编织过的一段岁月,有因天崩而失帝位的东皇太一,有横压一世的盖代妖孽洛尊,有搅动太古星海以杀证道的梦还真……
     量劫降世,老天尊横压天外,荒古群雄奋起挣扎,向死而生!
     可这里面,却独独缺了哪个披着白狼大氅,大道独行的孤寂身影。
     一段又一段光影碎片浮现,复又伴随着浪花打落,消失在岁月中不见。
     一整个太古时代,那个真正搅动着风云的人物,却被他自己抹去存在的痕迹,初时,苏幕遮目不斜视,这毕竟只是一段虚假的时光。
     渐渐地,当越来越多的光影生灭,当岁月逆转,当苏幕遮真正迈过那条线,走到自己还未横跨混沌海归来的节点之前。
     苏幕遮那浑浊的眼眸,终于落到了这些凌乱的光影上面。
     那是一位鬼修摇晃着手中的幡旗,形只影单,血战中州!
     那是一道缥缈的身影,裹挟着云海,大半个身子越长生路而上!
     那是一座骨城坠世,城中鬼魅若烟消云散,只留那喋血之人自顾癫狂!
     再往前走,苏幕遮看到了柳鬼证炼体之法脉,与笙箫楼主大道争锋!
     再往前走,苏幕遮看到了孙不死游走十万大山,筹谋寿龟老怪的龟壳!
     再往前走,苏幕遮看到了数之不尽的妖圣云集北疆,东皇登天帝果位!
     偌大的太古!漫长的太古!
     那一段段可歌可泣的故事,那一个个映照着星海一般惊艳的天骄,当他们的身影消融于岁月之中,当古史只剩下故纸堆里的只言片语,谁又曾想到,一个出生于末法时代的修士,会逆流追溯至此,横隔万古岁月,见证他们的绽放!
     “逆流而上,向死而生,古往今来唯我一人!今日,我为古之先贤见证!来日我证道时,岁月当为我著史!”
     即便是心性坚韧若苏幕遮,在见证了一段又一段波澜壮阔的光影之后,仍旧不禁失神感叹。
     他那清瘦的身影大步疾行,不曾为任何一段光影而驻足,却仍旧心向神往,以喑哑的声音作歌,吟啸而徐行!
     渐渐地,浮现在岁月长河中的光影愈发稀少。
     大河滔滔,巨浪翻腾,河水愈显湍急,偶然间浮现出的光影之中,只能教人看见莽荒的天地,肆意纵横的妖兽,和茹毛饮血、步履艰辛的先民……
     直至某一刻,最后一道光影在他的身旁生灭。
     湍急的岁月长河,几乎教苏幕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他逆着时光,走到了太古时代的初时,走到了荒古世界绽放斑斓瑰丽的开始!
     第一次,苏幕遮停下了脚步。
     他回望来时的道路,那浑浊的眼眸张合,视线似是堪透了万古。
     再回身,苏幕遮轻笑。
     “时光……岁月……似是而非……”
     喑哑的声音回荡在冥冥之中,话音落下的瞬间,岁月祖炁的道与法在苏幕遮的身上升腾,那原本脚踏桎梏不前的阻力,悄然间消失一空。
     于是,苏幕遮坦然迈出了脚步。
     下一瞬,前所未有的光芒将他淹没,那已经不再是光影,而是无量的道法之灵光!
     这一整段岁月长河,似乎被无上伟力所凝固,苏幕遮微微眯起双眸,倒映在他眼波深处的,是荒古世界开天辟地之处,最为纯粹的光亮,是腾空而起的太阳与太阴,是顶天立地的三千先天神魔!
     光明的绽放与消隐似乎都在这一瞬,三千先天神魔的造化与寂灭似乎也在无量光芒中定格。
     这是传说中的太初时代,是三古之上,荒古世界生灭的真正辛秘所在!
     它或许是一段极其漫长的岁月,更甚于太古,能教先天神魔磨灭自身寿元!
     可又或许,这本就难以称得上是一个时代,因为它从未曾显化于世!因为彼时,甚至时光的力量都凝聚在某尊先天神魔的身上,不曾造化在天地间。
     漫长与瞬间,极端的融合在了这一刻。
     第二次,苏幕遮驻足,他的目光落向天地的西南方向。
     那里,在无量光芒的照耀下,一缕灰芒若隐若现。
     “遂古之西极,有地,来风曰夷,处西南隅以司日月之长短。”
     轻声呢喃着,这简短的字句,却是苏幕遮身上,横跨万古岁月的因果之始。
     就这般凝望着,不知过去了多久,苏幕遮方才收回目光,不再留恋眼前的场景。
     他既是在回忆自己身上已经逝去的岁月,更是在借着三千先天神魔,为自己参道悟法。
     开天辟地的场景,再也没有甚么比过眼前更为直观的呈现。
     这或许会是苏幕遮即将要亲自走过的路。
     此刻多观览一瞬,来日,或许便能化解一段瑕疵。
     若道法不能圆融,若天地不能完美,苏幕遮又如何能敌老天尊,他又如何能于红尘证道仙君!
     可到底,终归还是要踏上前路,亲自去走。
     一步迈出。
     苏幕遮越过了荒古世界开天辟地的太初一瞬。
     无量的光芒在他的身后收敛。
     顶天立地的神魔身影若泡影消融。
     ……
     空怀铁马横戈意,未试冰河堕指寒。
     ……
     迈出这一步的那一瞬间,苏幕遮沉沉地吸了一口气。
     幽深的寒意将他吞没。
     时光的力量在他的身上如冰雪一般消融。
     举目望去,灰色的岁月长河在这一段彻底化作了死水坚冰。
     天地间彻底失去了颜色,只剩下了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灰。
     他低下头,甚至看不清身前的路。
     渐渐地,有白霜笼罩大氅,复又被苏幕遮的气机搅碎。
     接下来,将会是一段漫长的岁月,一段教石夷国主无端疯掉的漫长岁月。
     向死而生,昔年苏幕遮如是,走出了万鬼洞窟。
     如今,苏幕遮亦如是,走出了荒古世界。
     兜兜转转,仿佛回到了从前。
     向死而生。
     多么教人艰难的字眼。
     沉默中,沉郁的岁月弥漫而来,苏幕遮的身影亦随之,彻底消失在岁月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