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幽冥仙君 > 第556章 大梦混沌重开界
最快更新幽冥仙君 !

    路终有尽头。

     漫漫岁月,逆流而上,无以纪年。

     但是岁月本身,仍旧在苏幕遮的身上留下了深刻地,无法抹去的痕迹。

     这条向死而生的道路,甚至比悠悠万古的磨砺,更为可怖。

     冰冷,死寂,便是苏幕遮跃出开天一刻之后,面临的全部,而这样的冰冷与死寂,已经在往后时光之中,始终萦绕在苏幕遮的身周,侵蚀着他的道心。

     这是一段,曾经将石夷国主彻底逼疯的岁月。

     路到尽头,苏幕遮昔日飞扬的白发也不再张狂,隐约间显露出些许枯败的痕迹,不时间,鎏金色的不朽光辉,从苏幕遮的身上一闪而逝。

     那是他昔日所掌握炼化的不朽物质,曾经本已与自身本源道基熔炼为一,成就了苏幕遮部分超脱的底蕴,但是在漫漫岁月之中,这样的圆融,似是有了分裂的迹象。

     无尽岁月的沉默之中,苏幕遮有了更多的体悟。

     超脱的道与法,并不等同于超脱本身。

     再惊艳的道与法,哪怕蕴含着大千所无法容纳的禁忌,可不真正跃出那一步,到头来,终归敌不过岁月。

     石夷国主如是。

     笙箫楼主如是。

     老天尊亦如是。

     抬眼望去,苏幕遮似是洞彻了混沌海潮,凝望道了无归寂灭之地。

     同样的荒凉与破败,同样的死寂与绝望。

     恍惚中,他似是已经难以分明,岁月与无归寂灭之地的分别。

     葬尽了万古岁月群生,葬尽了一代又一代的妖孽天骄。

     彻底失去了希望的大千之界,又和那无归寂灭之地有甚么分别呢!

     终归,不过都是凉薄的落幕罢了。

     而在路的终途,又会有甚么在等待着自己呢?

     岁月长河中,苏幕遮负手而立,他的长发枯败,剑眉花白,甚至身形隐约间,可见佝偻。

     无尽岁月走过,险些压垮了他的脊梁。

     苏幕遮的身上,隐约间有着昔日石夷国主一般的癫狂,他强自镇定着,可无尽岁月的沉默与死寂,终归侵入了他的道心之中,那闪烁着不朽光辉的道躯之下,仿佛每一缕气血,都蕴含着诡谲与不祥。

     这一刻,苏幕遮浑浊的目光,望向愈显湍急的岁月长河的尽头。

     有璀璨而惊世的华光,在苏幕遮的前路绽放。

     斑斓而瑰丽,仿佛是一部用岁月书就的古史,在他的面前展开了波澜壮阔的画卷。

     惊鸿一瞥之间,苏幕遮似是窥见了一鳞半爪,只是这些,就足以教人悠然神往。

     那是荒古界的上一世轮回,那是亿万群生上一世的生灭,那是一个,曾经还有过仙的时代……

     眼前除去那瑰丽的华光,便只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灰色岁月。

     可苏幕遮清楚,自己已经站在了某种临界线上。

     那是鸿沟,是天堑,只要再越过一步,便要直视某种不可言说的禁忌!

     只要再迈出一步,他或许便可以洞彻古往今来的最大辛秘!洞彻无归寂灭之地诞生的根源!洞彻万古无仙的真正缘故!

     而为之要付出的代价,或许便是自己的性命。

     沉默中,苏幕遮感受到了心悸。

     历世万古岁月,他从一场场血战,一片片尸山血海之中走过,从没有哪一次的生死之战,让他这般心悸过。

     纵身一跃,或许已经不止是殒命那么简单,而是同化在禁忌之中,被从因果和岁月等诸般本源之中,彻底抹去自己存在的痕迹。

     恍然间,苏幕遮再度明悟,逼疯石夷国主的,或许不止是这段漫长死寂的岁月,更有着石夷国主无形间越过了这道临界点,顺流而下的缘故。

     所以他葬下了两世身,失去了过去未来,忘却了前尘中的许多记忆,成为了三古时代的孤魂野鬼。

     抹去这些的不止是岁月本身,还有着禁忌的缘故。

     沉默中,苏幕遮折转回身来,望向自己来时的方向。

     “向死而生……”

     开口轻叹时,他的声音喑哑,仿佛四个字已经耗尽了全身的力气。

     走到此地,已经是他的极限。

     他终归是未曾真正超过的凡夫俗子。

     这一刻,他的手掌抬起,掌心处,一团暗金色华光绽放。

     昔日铸就他道基的不朽物质,彻底在岁月之中脱离开来。

     这些终归不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他要在渺茫岁月中,真正的向死而生,重开道种世界!历经真正的造化,凝练属于自己的不朽物质!

     沉默中,大道熔炉显化,将苏幕遮掌心的不朽物质吞纳,炼入其中。

     而后,岁月之焱燃起熊熊火光,将大道熔炉吞没。

     另一只手抬起,须弥风暴涌动,漩涡的尽头,是苏幕遮的道种世界,是昔日曾经被停止了时光于一瞬的道种岁月。

     二十四道黄庭道篆横隔天地,三十三天闪烁星光,三千神魔眸眼猩红,大地皲裂,山川崩碎,阴冥动荡……

     苏幕遮这一生修道,全部的成果与谬误,尽在于此。

     那一片向死而生的高天厚土,亦是苏幕遮这一生,曾经有过的最大造化。

     沉默中,苏幕遮的身影中,灰袍太元子走出,而后缓步迈入那须弥风暴之中。

     道种世界,天穹之上,灰袍太元子的身形蹈空步虚而立,伸手间,灰袍太元子虚握,旋即将斩灵剑从虚空之中抽出。

     观潮起意,坐剑杀人。

     下一瞬,滞留时光于一瞬的岁月,再度开始流淌。

     轰——!

     二十四道黄庭道篆绽放着造化之力,呼天啸地,引动着万物生灵,诞生异样的“灵”,反抗着天地本源!

     再一瞬,惊世的岁月之芒,随着灰袍太元子挥剑,划过整个天地,甚至将黄庭道篆的华光都因之黯淡。

     灰袍太元子出手,剑斩三千神魔!剑斩八百魔佛!

     三千大道,八百旁门。

     这曾经是苏幕遮一身伟力之根源所在。

     但这一刻,岁月无物可当,神魔陨落,魔佛寂灭,苏幕遮身上那可怖的气息,却在一点点的衰弱下去。

     直至某一刻,偌大的道种世界中,除去剑鸣声,再无丝毫响动。

     苏幕遮的身上,再无丝毫道与法的气息,可他却愈显出尘缥缈,仿佛洗尽铅华,真正有了登仙之相!

     斩灭神魔,渡尽魔佛,他却真正拥抱了大千之界!

     最后,苏幕遮将掌心的道种世界抛入了大道熔炉之中,他抬起手来,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最后的两枚道篆打入其中。

     岁月。

     不再是来风,不再是夺宙。

     只是岁月而已,只是岁月本身!

     这是逆流无尽岁月,苏幕遮于此道真正的超脱!

     下一刻,苏幕遮立身在原地,拥抱着岁月之焱,拥抱着大道熔炉,缓缓入梦。

     生是大梦,死是大觉。

     拥抱着这一切,苏幕遮跌入岁月长河之中,沿着昔日走过的痕迹,顺流而下。

     丹田之中,一缕微茫的金光绽放。

     那是属于苏幕遮的不朽物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