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轮回乐园 > 第二十九章:炼金造物
最快更新轮回乐园 !
    惊喜来的很突然,苏晓原本认为,这棵枯死黑枫树内蕴藏的秘宝,应该是与其息息相关的东西,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不过换一种思路的话,这棵黑枫树内,为何会有【起源石·世界】的碎片?这是在尝试挽救这棵黑枫树?再或是【起源石·世界】的碎片,能辅助黑枫树的成长?
     苏晓观察手中的【起源石·世界】碎片,和之前获得的没区别,只是个头稍大了些,换种角度来讲,如若【起源石·世界】的碎片,真的可以辅助黑枫树生长,那也是建立在不伤及【起源石·世界】碎片的基础上。
     如此一来,苏晓回去后,完全可以试试,算上这块【起源石·世界】碎片,他已经获得四块【起源石·世界】碎片,还差一块,就能凭猎杀者权限,在轮回乐园内合成完整的起源石。
     如若【起源石·世界】的碎片只是辅助黑枫树成长,那倒是没什么,之前他获得的【世界之核(残片)】,就有这种特性。
     41块【世界之核(残片)】插在黑枫树周边的泥土内,用这东西给黑枫树当肥料的,从古至今,无论是虚空,还是超脱·原生世界,再或是各个乐园阵营,苏晓是独一人。
     既是因为黑枫树少,也因为【世界之核(残片)】同样不多,这东西可以算是乐园阵营的特有产出,其他阵营想剥离出这东西,付出的代价会超出所得的几十倍,乃至更高。
     说来有趣,就算苏晓一路拼杀而来,获得过几枚世界级宝箱,但没可能开出这么多【世界之核(残片)】,其中绝大部分还要感谢亡灵系。
     之前苏晓把【世界之核(残片)】的收购价提了些,从690枚灵魂钱币一颗,提到800,想必,近期内会有不少亡灵系找上门,售卖【世界之核(残片)】。
     对此,苏晓来者不拒,对他而言,【世界之核(残片)】是消耗品。
     如若【起源石·世界】的碎片只起到辅助黑枫树成长的作用,苏晓没兴趣将其安放在黑枫树附近,可如果这东西能提升黑枫树的品质,让其产出更有价值,那就是巨大收获。
     苏晓看向不远处的罪亚斯,以对方的速度,想到树下,最起码还得慢动作步行几小时。
     这让苏晓放心了很多,‘好队友’之间虽能一同对抗强敌,但在分赃环节中会有些‘小动作’,比如放出噬魂虫,或将对方二维化、再或是斩下对方头颅几次,这种事还是偶有发生的。
     分赃嘛,有点‘小动作’很正常,眼下不用担心罪亚斯这狗贼有小动作,除非他想被高墙上的苍白猎手们射成刺猬。
     从罪亚斯那眼神来看,对方仿佛在说:‘放开那棵树,让我来。’
     不理会罪亚斯的心理阴影面积,苏晓的手再次探入树洞内,很快摸到一个外表光滑的圆球。
     这东西约有鹅蛋大小,将其拿出后,苏晓发现此物为中空结构,外层是质地不明的圆形半透明结晶,里面是粘稠的黑暗,这黑暗的中心,犹如缩小到极点的一片星辰所汇聚。
     看到这东西的第一眼,苏晓就知道此物的珍贵与不祥,只是触碰到这东西,他就感觉这东西在逐渐侵蚀他的内心。
     如果他不是主修刀术宗师,外加还有近战宗师与血枪宗师,三者让他的内心无比坚定与强大,他在触碰到这东西的瞬间,就会被侵蚀内心、理智蒸发,化为全身黑色触手的怪物。
     就算如此,他依旧不能长时间触碰这东西,否则右臂会最先向古神系蜕变,此等惊人之物,他别说见过,听都没听过。
     苏晓认为这是后天造物,而且很像是炼金造物,虽说以他的炼金学水平,完全理解不了这东西的结构,但上面第二纪·炼金文明的风格还是比较明显的。
     晶体层攀附在苏晓的右手上,他单手托着未知「诡异物」,目光转向罪亚斯,他算是知道,罪亚斯来死寂城的目的,以及为何在灰石广场死磕。
     此刻的罪亚斯,心态当场裂开,不过他也安心了几分,他要找的东西到了苏晓手中,远比找不到或被其他人得到好上太多,至于后续会不会挨宰,这是显而易见的事。
     苏晓确定黑枫树内没其他东西后,他没摧毁这棵黑枫树,而是从箭矢间蜿蜒的小径,返回广场边缘。
     他激活手上的圣歌印记,这立即吸引到高墙上苍白猎手们的注意,罪亚斯当然不会错过此等时机,几个纵跃就退回来。
     嘭!嘭!嘭……
     一根根骨箭钉落,罪亚斯虽很会把握时机,但依然被射中三箭,这让他的气息骤然虚弱了一大截,可见苍白猎手们的骨箭之威。
     也幸好苍白猎手们偏中立,否则苏晓在内城将寸步难行,死之民、树蚀等带来的压力已经很大。
     “白夜,开个价吧,而且你别直接拿这东西,你先把它扔地上,据说它会影响所有生灵的内心。”
     罪亚斯开口,他并没立即拔身上的骨箭,这东西暂还拔不得,否则会造成严重的灵魂损伤,只能说,不愧是圣歌团教导出的猎人们。
     “这是?”
     苏晓以拇指与中指捏着未知「诡异物」,用食指敲了敲,这东西看似中空,其实很沉重,拿着他的感觉,就像把一片浩瀚的黑暗与未知托在手中,这感觉,既让人有对未知的恐惧,也是种难以抗拒的诱|惑,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
     !
     苏晓的动作骤然停住,不知何时,他已将这圆球般的「诡异物」送到额前,准备将其抵在眉心。
     一根根猩红的触须,缠在苏晓的右臂与脖颈上,一半先古面具戴在苏晓下半边脸上,猩红触须就是从面具上蔓延出,阻止苏晓触碰这「诡异物」。
     而在对面,罪亚斯双眼变的漆黑,全身各处生出黑色触手,这些触手无意识的扭动着,此刻在罪亚斯眼中,已再无其他,只剩这「诡异物」。
     苏晓松手,五根灵影线连在他五指的指尖,另一端缠上「诡异物」,捡起吊在半空。
     “欠你一次。”
     苏晓开口,这句话是对先古面具说的,他眯起眸子,这件事是个教训,就算他猎过不少古神,以及对古神的本源力量有过很多研究,但他对上位古神的了解,还是太少,对于古神的那份警惕与敬畏之心,不能丢。
     多种原因下,苏晓与「爹级」器物互相嫌弃,来自这方面的风险不算高,反之,有些诡异的器物,让他有两次险些栽了,一次是触碰「暗黑面具」,另一次就是触碰这「诡异物」。
     这东西初始对内心的侵袭虽强,作为三宗师的苏晓能抗住,否则他不会拿起这东西,可这东西的危险之处在于,它会逐渐适应持有者的抵抗力,这个过程不算长,只需几秒或几分钟。
     更危险的是,只要触碰到这东西,就会被其吸引,并想尽办法保住。
     最为离谱的是,作为古神系,且没直接触碰这东西,身处几米外的罪亚斯,都受到了影响。
     “拿来,把它…给我。”
     罪亚斯开口。
     “好。”
     苏晓示意罪亚斯自己来拿,待罪亚斯靠近的瞬间,一根「仁慈之刺」出现在他手中,扎上罪亚斯的肩膀。
     罪亚斯初时没反应,但在下一秒,他全身的黑色触手上,裂开很多遍布尖牙的嘴,发出带着黑色冲击波的吼声。
     片刻后,罪亚斯坐在地上,脸上满是冷汗,见此,又一根「仁慈之刺」出现在苏晓手中。
     “够了够了,停,老子清醒了,你把那玩意拿远点,手里的晶体锥子也收起来。”
     听闻,苏晓一甩手,将「诡异物」丢到十几米外,他不担心有人抢走这东西。
     “这是?”
     苏晓右手上飘散出很淡的黑雾,被诡谲力量侵袭的感觉快速消失。
     “这是你们炼金师的惊人造物。”
     罪亚斯擦了把脸上的冷汗,对于苏晓掌握了炼金学这点,罪亚斯其实早就发现,这是难免的事,无论是增益型药剂,还是猛毒,都比较有炼金师风格。
     “这东西被炼金师们称为「力量容器」,在陨灭星,它被称为「无尽本源」,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冥神,也想得到它。”
     罪亚斯不准备隐瞒关于「无尽本源」的事,这是‘好队友’四人多次合作的前提,其次是,苏晓作为炼金师,大概率能戳破这方面的谎言。
     根据罪亚斯所言,他此行的目的就是来找这东西,并且不是冥神所派遣,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无尽本源」的由来,要追溯到灭法时代之前,那时灭法者们只是强大,达不到成为一个时代的代表,但在那时,灭法们就和吮|吸世界的古神们是死对头,猎古神,是灭法们会做的事情之一。
     双方后续的恩怨,持续了整个灭法时代,期间灭法们斩杀了很多古神,问题是,灭法们不是乐园阵营,也不是炼金师,他们斩杀古神所得的战利品,基本就是神血加上抽离而出的古神「力量本源」。
     前者还能偶尔用到,后者虽更珍贵,但对于灭法而言,却没什么用,更为闹心的事,抽离出的古神「力量本源」还保存不了多久。
     事情很快出现转机,那个时代,第二纪·炼金文明还没灭亡,炼金师们得知有此事后,心疼的不轻,这么好的素材,那些灭法居然不知道怎么用。
     之后的事就喜闻乐见,原本有些互看不爽的灭法阵营与第二纪·炼金文明,关系有所缓和。
     炼金师们的意思是,今后再弄到古神「力量本源」,就卖给他们,那边早就有个设想,只因没有古神「力量本源」没法实现,至于古神「力量本源」的保存问题,这对炼金师们而言,根本不是问题。
     再之后,灭法们被炼金师们的富有所震惊,炼金师们被灭法的强大惊到瞪大眼睛。
     到了第二纪·炼金文明的末期,炼金师们已存了大量古神「力量本源」,他们终于开始完善那个设想。
     已知情报是,第二纪·炼金文明不是因此而灭亡,但这件事,却大幅度加快了第二纪·炼金文明的灭亡速度。
     炼金师们的设想显然没成功,但他们以众多古神「力量本源」所制成的炼金造物,却成为古神们所需的至宝。
     这炼金造物正是「无尽本源」,在炼金师们的构想中,它原本应该是某个强大存在的核心,为了解决适配性问题,「无尽本源」有很强的适应性。
     对于古神们而言,如果得到「无尽本源」,并将其植入神躯内一段时间,「无尽本源」的适应性将激活,从而让里面的古神系本源能量,转变成那位古神的本源特性。
     如此一来,古神就能吞噬「无尽本源」内的海量神灵系本源能量,而且这神灵系本源能量,与古神系的契合度极高。
     如果一位古神,将「无尽本源」内的海量本源能量都吞噬,它将变得极为强大。
     「无尽本源」为何会在死寂城,这就不得而知,考虑到【神圣分割器】就是治愈教会委托炼金师们所制作,幽暗大陆与炼金师们的关系,应该很不错,炼金文明灭亡前,将「无尽本源」送到这边,也是情理之中。
     据说因为「无尽本源」,陨灭星还与幽暗大陆开战过,双方开战后发现奈何不了彼此,才逐渐平息。
     这让人不禁怀疑,幽暗大陆衰落到今天的程度,陨灭星是不是元凶之一。
     姑且不论「无尽本源」是谁存放在黑枫树内,苏晓对罪亚斯来找「无尽本源」的原因更感兴趣。
     古神系不等于古神,两者有质的区别,就好比,罪亚斯不是古神,他也永远成不了古神,哪怕他有一天比所有古神都强大,那他也不是古神。
     「无尽本源」只有古神能用,罪亚斯冒着身死的风险,深入死寂城来找这东西,显然不符合他的自身利益,外加他这次来,还不是冥神所派遣,这太耐人寻味。
     “高高在上的至高神位,总不能一位神祇永远坐着吧。”
     罪亚斯突然说了句驴唇不对马嘴的话,闻言,苏晓眼中浮现不一样的神采,事情竟向他预想的方向发展了。
     在陨灭星坐在至高神位上的,自然是冥神,而这句‘至高神位总不能一位神祇永远坐着吧’,明显是想把冥神拉下神位。
     以罪亚斯现在的实力,说这种话难免显的狂妄,但不要忘记,在罪亚斯身后,可是有一位上位古神的,那位上位古神的实力虽不如冥神,但在陨灭星也有很高地位。
     罪亚斯这次是来帮谁找「无尽本源」,已是再明显不过。
     在很久之前,苏晓得罪过冥神,并且还不止一次得罪,外加他是灭法,冥神想弄死他,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白夜,出价吧,你应该知道,我很有诚意。”
     罪亚斯开口,闻言,苏晓没说话,他一扯灵影线,「无尽本源」向他飞来。
     苏晓抓上「无尽本源」之前,丝线般的精神力编制成纹印,缠束在他手上,他就这样抓上「无尽本源」。
     罪亚斯看到,苏晓抓上「无尽本源」后,「无尽本源」对外的侵袭被抑制。
     这是第二纪元炼金师们的老手段,尤其是那些老古董,特别喜欢留个‘后门’,以此造物失控。
     拥有炼金秘典,作为第二纪·炼金文明最正式知识传承者的苏晓,当然知道炼金师喜欢留哪种‘后门’。
     “送你了。”
     苏晓作势要将「无尽本源」抛给罪亚斯,罪亚斯下意识后仰身,那种‘你要借机弄死我就直说’的神情格外明显。
     三宗师+心之冥想Lv.80的苏晓,都会被「无尽本源」侵蚀内心,要论内心坚定,各系中,刀术宗师罕有敌手。
     “装这里面。”
     罪亚斯取出一个好似被火烧过的焦黑木盒,苏晓将「无尽本源」丢进去后,罪亚斯立即合上,他刚转身要走,却又眉头紧锁的停下。
     “要不,你开个价?你就这么送我了,我心里瘆得慌。”
     “……”
     苏晓没说话,他这不是投资,而是钓鱼,以他炼金学水平,虽无法解析「无尽本源」的结构,但他能确定一点,就是在没有外部装置辅助的情况下,古神没可能吸收里面的本源能量。
     神特么将其植入神躯内一段时间,「无尽本源」的适应性就会激活,也不知道这是谁造的谣,这种说法,就好像和一名物理学家讨论零损耗永动机一样。
     苏晓虽无法仿制「无尽本源」,但他有六到七成把握,制造出外部辅助装置,让神灵系存在吸收里面的本源能量。
     而陨灭星的那些古神学者,并非苏晓看不起那些古神学者,炼金造物和眼之仪式是风格截然不同的知识,试图以眼之仪式激活「无尽本源」,比较接地气的比喻是,就像用手机理发,这是完全说不通的事。
     眼下把这东西白送给罪亚斯,既是钓鱼,也是让那边筹备资金,现在和罪亚斯开口才能要几个钱,况且双方合作过多次,就算痛宰,也是限度的。
     反之,要是之后罪亚斯所在的势力派来人谈,那就不是罪亚斯这待遇了,对方不付出足够的代价,苏晓都不会理会对方。
     “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罪亚斯这狗贼看出端倪,一点都没方才白拿东西的心虚。
     “去狼冢。”
     听闻此言,罪亚斯的脚步一顿,说道:“告辞。”
     留下这句话,罪亚斯快步消失在建筑间,整个内城区,他除了灰岩广场外,唯一去过的就是狼冢,原因是之前伍德去了那边,后来返回求援。
     原本两人商定的是,罪亚斯先帮伍德去解决狼冢的强敌,之后对方帮他取黑枫树内的东西。
     结果是,罪亚斯去了狼冢,和狼骑士交手没一会,罪亚斯与伍德就撤了,伍德还好,罪亚斯则被大剑斩的懵逼。
     银.月狼是灭法的盟友,以前一同猎古神时,银.月狼极擅长追踪古神的气息,战斗时也是主力。
     狼冢的狼骑士,是银.月狼的力量传承者,古神系的罪亚斯去那边,简直是自己找罪受。
     罪亚斯事后发现,伍德这厮找他去,既是想对付狼骑士,也是出于一种,不能只有我自己被狼骑士砍的想法,此等好事,得分享给‘好队友’,结果没找到大教堂区的苏晓,找到了罪亚斯。
     等罪亚斯想把伍德忽悠到灰岩广场,把被苍白猎手射到怀疑人生这体验分享给伍德时,他发现伍德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可惜。”
     苏晓略感惋惜,要是把罪亚斯忽悠到狼冢,对战狼骑士的胜算,要提升一大截,怎奈‘好队友’太难忽悠,罪亚斯还会偶尔中招,伍德和凯撒那边,则完全忽悠不了。
     苏晓沿着来时的路径返回,他行进了十几分钟后,细微的声响,在十几米外的一栋建筑后传来。
     周边安静到针落可闻,苏晓停步在原地,目光环视周边,他的手按上刀柄上,虽没锁定敌人的位置,可他确定,周边的某栋建筑后,隐藏着强敌。
     啪嗒、啪嗒~
     血淋淋的利爪踩踏地面,一道全身灰白色毛发,四爪着地,背后生满后竖骨刺的怪物,从建筑后走出,它的体型不小,都有一栋房屋高,但却协调与敏锐,它遍布尖牙的口中咬着半具死之民的尸骸,发黑的鲜血,顺着它嘴下的长毛发滴落。
     苏晓以众神之眼侦测,却只侦测到这怪物的名称,嗜血野兽。
     一阵渗人的咀嚼声后,半具死之民尸骸被嗜血野兽仰头吞下,它的舌头舔舐爪上血迹。
     嗜血野兽鲜红的竖瞳盯着苏晓,它作势要扑袭上来,可它的长尾,却轰然钉进地面内,强行遏止自己的扑杀动作。
     “白、夜。”
     嗜血野兽口吐沙哑且模糊的人言,它一个纵跃消失,再次出现时,已位于百米外半坍塌的高塔上。
     “终究是变成了野兽。”
     苏晓低声开口,他看着嗜血野兽消失的方向,已猜到这是谁,这是喝着烈酒、脾气暴虐,但在高墙城见面时,说着‘活着回来哦’的圣祭祀。
     苏晓刚要走向大教堂方向,他就听到前方传来奔跑声,定睛一看,是刚分别不久的罪亚斯。
     罪亚斯迎面跑来,奔跑中的罪亚斯看到苏晓后,目露喜色,但在下一秒,苏晓消失在原地。
     街边的民宅二楼内,苏晓目送罪亚斯,以及追杀他的几名死之民远去,片刻后,远处彻底没动静,他才出了民宅,向大教堂返回。
     半小时后。
     砰!
     一把锈迹斑驳的长刀翻转着从苏晓肩旁飞过,没入到前方的建筑内,他一步不停,纵跃上建筑房顶后,向街对面的房顶跃去。
     身处半空,苏晓听到背后的呼啸声,劲风将他的头发吹起。
     轰!
     后方建筑,被一条树根构成的巨大手臂砸爆,之后这树根手背展开,一根根树根向苏晓缠束而来。
     ‘刃道刀·环断。’
     长刀脆鸣,断裂的树根四散,后方的树蚀怒吼着,以巨手抓上一名身形低俯的死之民,将其向苏晓抛来。
     砰的一声,这名死之民被抛飞,还冲破一股气浪,它身处半空中,已抡起战斧。
     当啷!
     战斧被斩龙闪挡下,可这名死之民反手抽出后腰上的轮弩,轮弩连续射出小号弩箭。
     几乎是同时,又一名死之民落在苏晓附近,它的发辫很长,落地后就是一脚旋踢,还带起破烂衣摆上的刀链,直奔苏晓的头部斩切来。
     血气在苏晓右脚上汇聚,他一脚踏在地面,血气冲击轰然扩散,将对面的两名死之民暂逼退。
     让人汗毛倒竖的危机感骤然袭来,苏晓周边的一切仿佛都慢下来,他一刀斜斩,斩出一连串火星。
     一条手臂飞落在地,一名戴着头罩,手持短刀的死之民现身。
     苏晓再度后跃,成功踏入到「安眠庭院」的范围内,大门外的三名死之民与树蚀没追进来,更远处站在高塔顶,背着几根矛枪的苍白猎手,也不再远程狙杀苏晓。
     苏晓没可能避开所有死之民,眼下这情况就是如此,他方才正走在一条偏街上,忽然一根矛枪射来,他下意识一刀斩上去,那反震力,他整条手臂麻了半分钟。
     不知这名苍白猎手为何攻击他,对方与其他苍白猎手有明显不同,首先是近乎4米的身高,以及不是使用弓箭,在对方赤膊的胸膛上,有一道三角形印记,大教堂的十二张石座上,就有与这相同的印记。
     苏晓推开大教堂的门,在此等待,外加节省【庇护石】的布布汪与巴哈都迎来,大教堂内没有死寂能量蔓延,自然无需庇护。
     走上二层的石台,苏晓发现石座上的大主教竟比之前好了几分,至少不是那种随时都会老死的模样。
     “月光侍女不再是教会的成员了吗?”
     大主教开口。
     “嗯。”
     “也是好事,她送别了很多被选者,能坚守到现在,已经出乎我们的预料。”
     大主教有几分感慨,更多是缅怀。
     “我遇到一名苍白猎手,它身上有那印记。”
     苏晓指向隔壁的一张石椅,见此,大主教点了点头,道:“最好别去惹他,教会里除了圣歌团和那些狼骑,就是他最强。”
     “哦。”
     苏晓没继续和大主教闲聊,他盘坐在一旁的石椅上,开始恢复状态。
     两小时后,苏晓睁开双眼,之前的战斗并不激烈,他是且战且退,两小时的恢复,已让他达到巅峰状态,是时候前往狼冢。
     苏晓刚下到一层,没走几步,就感觉不对,他侧头向一旁靠墙的台阶上看去,一名戴着银色面具,身穿灰色长袍的女人站在上面,正是灰色侍女。
     灰色侍女双手叠于小腹前,对苏晓略躬身施礼,并没说话,似乎是不能说话。
     灰色侍女的能力如何,苏晓不清楚,但有一点,要是不仔细去感知,很容易忽略对方的存在。
     “等等,你是去狼冢吧,我也一起去。”
     坐在高处吊灯上的咕噜开口,自从目睹苏晓在宝库内的收益后,咕噜就决定,之后的战斗她也出力,从而分得一杯羹。
     之前咕噜亲眼看到,苏晓收起72颗灵魂晶核时,她心里都快馋疯了。
     “你确定?”
     苏晓即将要去对付最后的狼骑士,理论上来讲,狼骑士比圣歌团强,最初双方的实力相近,但考虑到大主教提起过,狼骑士们对死寂侵蚀的抗性都奇高,所以说现在狼骑强过圣歌,是没问题的。
     “当然确定,这次我们四个围攻一名狼骑士……”
     “汪!”
     布布汪赶紧打断,那意思是,它是辅助,它可不敢上去和狼骑士嚣张,狼骑士一脚就能把它踹死。
     “就算三打一也有优势,这次看我的,实不相瞒,我其实一直在隐藏实力。”
     咕噜言罢,咔吧一声咬碎口中的糖,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