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869 雨天
最快更新网游之王者再战 !

    重建营地,修整魔法,时间便是在这样的生活节奏里渐渐经过,用看似毫无止境的热火朝天将看似和平的生活节奏盖了过去。这其中自然也发生了不少专属于玩家群体才会有的冲突和节奏,各类事件的发生也是第一时间传到了段青等人的耳朵里,但即便是以青灵冒险团目前在这个地区所拥有的威望和地位,也不是什么样的麻烦都可以随手处理掉的:“……什么?江湖的人又与剑北东闹起来了?”

     “北方出现了骚乱?‘咸鱼罐头’行会的人又挖断了金属线路?不都跟他们说了这地方是有原住民势力的吗?要是再招惹到它们,我们就再也不管了!”

     “巡逻队已经越过了LH区域,正在向LG区域进发,但是相比较于发现那些复仇者的老巢,这些先遣队伍似乎对寻找安定点来建立营地更感兴趣一些,所以干劲都不是很足……”

     “营地的改造工作基本上已经完成了,许多会长倒是已经开始提前找上门来要报酬,然而他们要的不是钱财,也不是部族的特产,而是与江湖那样的行会同样的待遇——嘁,待遇什么的不是早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说好了吗?怎么现在又反悔了?这些朝三暮四、得寸进尺的家伙们!”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了青灵冒险团的内部,小小的团队也因为各自负责工作与职责的不同而产生了需求上的分歧,主要负责营地重建工作的格德迈恩与主要负责外交工作的朝日东升之间也开始因为彼此代表人群的不同而各自吹胡子瞪眼了起来,让一直以来不闻不问只顾闭关修炼的雪灵幻冰也大为头疼不已。这中间自然也有过手把手的较量和各自撂下狠话的意气之争,以剑北东为代表的麻烦制造者也不断地将自己的个性化争端延伸向了其他的行会势力头上,这也让一直以来负责魔法阵重建工作的段青不得不放下自己手头上的繁重任务,加入到了管理这些麻烦人群的工作中来:“都给我老实点!不想在这里待的就滚回去!”

     “我是语殇的叔父,在这个游戏里叫索托斯,我带着我的部下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才跑到了这里来,结果得到的就只是这种待遇和态度吗?”

     “啊?是,是絮语流觞的亲戚啊,失敬失敬,我实在是没有想到你们居然会不计前嫌地跑到这里来提供帮助……你放心,不管你们遇到什么样的问题,我们都会帮你出头解决的!”

     “很好,那么——帮我们把这块地盘上的蛆虫们赶走吧,仗着来的时间早,居然占据了这么一块好地方而不给我们让路,而且还敢打我的部下!简直就是没把我们楼家——”

     “谁跟你们是一家人了!”

     漫长的纠缠之后是絮语流觞满腔怒火的咆哮,湛蓝色的剑光也连同那所谓的“叔父”气急败坏的惨叫声一起扬向了远方,手握普通长剑剑柄的蓝发女剑士随后也收起了自己宣泄怒火之时气喘吁吁的模样,那不断起伏的傲人胸脯也随之逐渐平息了下来:“……呼,这些家伙。”

     “真的没问题吗?虽然我知道你早就已经脱离了楼家自立门户,不过这些前来凑热闹的亲戚朋友也算是不大不小的一股势力,他们连带着大家族的支持,应该也有利于你的那个联盟在上层受到承认才对……”

     “我当然知道这些利害关系,不然我也不会留他们到今天,但倘若他们妄想靠着这层关系胡作非为、给我们惹麻烦的话,那这股助力还不如不要呢!”

     “好吧,本来我还想多劝你两句,不过还是让你自己来判断吧,省得我一不小心又被指成了‘幕后听政’,天天干涉你们新联盟决策的关系户……”

     “谁?谁那么说的?”

     叉着腰将自己的蓝色长发甩开到了一边,絮语流觞一脸气愤地说道:“怎么净说大实话?我为什么一手建立这个新联盟,难道他们还不知道吗?”

     “不不不不不,请你务必跟他们解释清楚。”脸上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段青急忙摇起了自己的双手:“而且我真的不适合搞这些争权夺利的玩意儿,会让我很头疼的。”

     “天天搞你的那些魔法研究就不头疼?你什么时候让约翰那群人把你的个人问题解决一下?”没好气地向前走了两步,絮语流觞那白皙而又挺直的鼻梁仿佛快要戳到段青的脸上:“我们的联盟大赛开幕式还在等着你来参加呢!”

     “这,这个……我不是说了我不参加了么?”举着双手的段青顾左右而言他:“这个世界还没有完全拒绝我,看上去也没有放我走的意思,就算我真的可以成功下线,能不能真的恢复意识还是另外的一个未知数……”

     “魔法的力量真的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压低了自己的声音,絮语流觞展现在段青眼前的那双视线里也充满了认真询问的感觉:“为了不引起别有用心的注意,我私下里用很隐秘的方式问过约翰那些人,他们也说你现在的情况非常特殊,而且好像已经来到了什么‘关键的地点’——是这样的吗?”

     “外界的事情我不清楚,不过薇尔莉特确实对我描述的这种‘症状’非常感兴趣。”段青则是捏着眉头缓缓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虚空世界是最接近里世界的世界,那里面的存在或许有办法让我更加接近这个虚拟游戏世界的本源,虽然我也不知道接近这种不详有什么用途,不过从现在我们得到的情报来看,‘以斩断锁链的形式来左右命运’这种方式,与底层程序操作的形式是很相像的。”

     “楚灵冰也向我描述过你们在神山里的遭遇了。”松开了自己步步紧逼的动作,絮语流觞将自己眼中闪过的那一瞬间的担忧再度隐没了下去:“你真的可以找回属于你的那条锁链吗?”

     “玩家身份的个体存在可是没有锁链的,要是真的找到了才麻烦呢。”段青撇着嘴巴回答道:“当然,我的内心也有一个猜想,不过要等真正实验成功了再说吧。”

     “不管怎么说,到时候我一定要在场。”冲着对方呲了呲自己洁白的牙齿,絮语流觞重新摆出了自己的一脸凶相:“下次不准再瞒着我们独自闯入底层程序世界了!也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们!楚灵冰那个小女人哪有我们这些老战友来得专业?还有那个陨梦和那个叫千指鹤的小女娃娃——”

     “你不会还在天天妄想着鬼混几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回来吧?”

     狐疑的眼神在抬起的视线中显现,这位原本表现出亲昵无比模样的蓝发女剑士随后也一把抓住了苦笑无比的灰袍魔法师的衣领:“我警告你,要是你敢辜负我的感情,你的下场要比任何被我料理过的人都惨!”

     “我已经全力拒绝那个小姑娘了,但是架不住对方如火般的盛情啊。”视线向着左右两边迅速地巡视了一圈,段青随后也压低了声音一脸为难地回答道:“而且我们之间确实是以魔法交流居多,私下里的闲聊和相处反而非常少……”

     “那也不行,为了修复营地,你们都快围着这个营地转了一圈了。”没好气地再度叉腰而起,絮语流觞的话音仿佛也因为磨蹭的牙齿而显得模糊不清了几分:“这么明目张胆地招摇过市,难怪你们身上惹了那么多的麻烦。”

     “前几天法师议会前来告状的事情,你不会已经忘了吧?”

     絮语流觞此时所提到的事情,是这几日以来发生的系列节奏中曾经还算比较出名的法师议会临时驻地遭袭事件,这个在玩家与NPC里地位都非常高级的势力建造的营地居然被掠夺走了大量的钱财,也算是在当时闹出了不大不小的风波。当然,事件后期的调查也算是将当时发生的整个过程基本还原了出来,而这一事件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千指鹤回去之后又大发了一顿足以将驻地烧毁殆尽的雷霆,以及身为芙拉的黄金龙族在玩家群体里广为所知的名声了:“那件事啊……呵呵,当时那个雨夜真的跑过来告状的时候,我还真的是被吓到了呢。”

     “你想多了,‘黄金龙族抢劫人类’这种新闻,远远没有‘营地里存在黄金龙族’本身来得更有冲击力。”絮语流觞面无表情地回答道:“这几天想要寻找那个黄金龙族、想要从对方手上搞到隐藏任务和宝藏的人数不胜数,要知道这种传说级单位在其他游戏世界里,一向都是传说级战利品的来源啊。”

     “只要他们别真的把芙拉当成BOSS来打就好。”段青苦笑不已地摊了摊手:“我倒是不怕芙拉本身的安危,我怕的是不胜其烦的那位龙族女士跑到我这边来算账啊。”

     “NPC的名声系统应该不会把群体性行为归结到一个人的头上,除非你真的在她的面前大包大揽、胡说八道。”絮语流觞抱着双臂转过了头:“而且芙拉本身的实力虽然有所增长,但也顶不住这些顶级玩家从未间断过的骚扰吧,更何况她的伤也一直没有好——对了。”

     “先前你让我帮忙寻求莎娜帮助一事,好像也有新的消息了。”

     似乎是刚刚才想起了这个重要的信息,蓝发的女剑士重新竖起了自己的眉毛:“她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你最好过去一趟。”

     “什么时间?怎么过去?”迅速发出了一连串的提问,段青的表情也显得无奈和迷惘了许多:“为什么要我过去?她究竟查到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负责把你的问题转达给她。”耸了耸自己的肩膀,絮语流觞的眼中也逐渐显露出回忆之色:“不过据我所知,她为了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整个虚空图书馆里查找了很长的时间,几乎把那些无穷无尽的书架全查了一遍……哎?”

     有些惊讶地瞪大了自己的眼睛,这位女剑士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然后一边将滴落在那里的雨滴沾到了自己竖起的白皙玉指上,一边抬头向着昏黄的天空中望去:“啊。”

     “下雨了啊。”

     **********************************

     为了追求真实,整个自由大陆各个地区的气候也做成了非常符合各自地理环境的模样,但作为自由世界里最经常出现的异常天气,“雨天”这种存在却是已经在段青他们的冒险过程中久未出现了。除去因为战斗、元素紊乱等各类特殊情况所引起的狂风与雷暴,这种径直从空中滴落雨点的普通天气也确实让营地里的玩家拥有了几分“久旱逢甘霖”的感觉,长时间以来忙碌于营地修建的疲惫也因为这场大雨的落下而暂时被搁置和放飞,与段青同样出现在这个营地角落的身影一道躲藏了起来:“话说这个地方居然会下这么大的雨——你们这些原住民们有见过吗?”

     “没有这样的记录。”

     同样躲在了临时撑起的帆布所制作的避雨点内,不知何时出现在此地的普利六世用合成的机械电子声音回答道:“水和水元素会极大地影响机械身躯的正常运转,所以我们曾经也采用了许多可以规避水元素的方法与手段,不过自从神山创立以来,这些手段从来没有被用到过。”

     “……是因为熔炉核心停止运转的缘故么?”

     “熔炉核心停止运转可能导致的意外结果有很多,这只是其中的一种。”

     金属合成的方块脑袋抬起了少许,普利六世用摄像头一样的眼睛指着被雨滴所染成的灰蒙天空:“但不知为何,见到这种从未出现过的天气出现在神山之上,我和我的同伴们都感到庆幸。”

     “神山是突破了云层高度的存在,即便是已经没有了固定释放的风压,山巅之上应该也看不到云朵。”段青叹息着点了点头:“想要看到这种千百年来从未看到过的天气,或许也只能在这种时间和地点了。”

     “由狂风所卷起的沙暴依然还在附近肆虐,我们只能靠着不完整的元素隔绝力场来防御这些。”普利六世转了转自己的方形脑袋:“希望你和其他人类可以继续帮助我们修复这些隔绝装置,保证过滤而来的水只是普通的水。”

     “这也是为了保护熔炉——不,元素之泉的缘故么?”

     “风元素之泉目前状况不明,任何其他元素的出现都有可能导致结构不稳定。”用上下的摆动表示出同意的态度,普利六世那电子合成的声音也在段青耳边低沉回响:“我们不知道这场大雨目前意味着什么。”

     “希望不会带来任何坏消息吧。”